♂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终于,秦牧带着众人走出南天门,压力骤然一轻,众人如释重负。

    “师兄是哪里人?”

    有一个与人族长相最接近的男子上前,询问道:“在下三目神族胡不归,在斗牛界不曾见过师兄,刚才见师兄与天师谈话,因此不敢上前。”

    “秦牧,秦凤青。”

    秦牧打量这个三目神族的男子,却见此人手大脚大,肩膀很宽,肩头的肌肉缩成一团,上臂却很细,不成比例,到了小臂肘关节处又显得肌肉很粗很壮,但到了手腕处,又变得很细,没有多少肌肉。

    他的腰身也是如此,虎背蜂腰,腰与背形成一个三角形,而他的大腿肌肉很是粗大,到了膝弯处又变细了,小腿上部肌肉粗大,到了脚踝处又变细。

    他将自己的肌肉锻炼得呈现出一种恐怖的爆炸力,这与秦牧不同。

    秦牧的身材匀称,胡不归是将肌肉炼成一团,肉身的力量在一瞬间爆炸出来,突然间的爆发力惊人。

    而秦牧的肌肉则炼成了线条,增加肌肉的韧度,并没有他那种夸张的肌肉,秦牧每一次发力都像是弯弓引箭,将力量蓄到极限,再一瞬间爆发出来。

    从调动力量上的来说,胡不归更快,他的出击必然像是雷霆连珠,在短短时间内便可以攻击无数次,然而从力量上来说,秦牧这种肌肉线条经过蓄力爆发出的力量会更强一些,只是反应速度比他要慢。

    “我来自大墟,还是头一次见过诸位师兄师姐。”

    秦牧疑惑道:“胡不归的意思是何不回家,胡师兄这个名字是否有什么来历?”

    胡不归跟随众人向前走去,沉默片刻,道:“我父母离开斗牛界,在外面生了我,他们试图在外面寻找到突破的办法,解决族人没有神桥的隐患,不过一直没有成功。后来他们想要回来,发现自己已经回不来了,即便回来,心也不在这里了,所以他们给我取名胡不归。”

    他露出笑容:“何不回家?父母给我取名,其实是让自己的心灵有个归宿。斗牛界的师兄师姐们总是笑我取了这个名字,不过现在他们都叫我大师兄。”

    秦牧点头,刚才他也看出来了,胡不归在这些生死境界的武者中是修为最高的那个,南天门下,他的肉身高度要超过其他人。

    秦牧让众人的精神众志成城,挡住了南天门的压力,胡不归也是最快恢复肉身的那个人。

    斗牛界修炼,即便比别人晚也没有关系,因为大家最终都会被困在生死境界,就像是从前的延康一样,所有神通者都会被困在神桥境界,无法突破。

    胡不归能够后来居上,成为这里的大师兄,也可看出他的天分和努力。

    前方的人已经来到了一座宫殿中,斗牛天宫的道路很是奇特,这里的道路穿过一座座宫殿,从这些宫殿直达瑶池、斩神台、玉京和凌霄。

    秦牧和胡不归落在后面,讨教武魂的修炼方法。

    秦牧对武魂所知甚少,只从老农那里听到了以武修神是为武魂,武魂入道便是武道,具体武魂是怎么来的,他就不清楚了。

    “武魂其实就是武道元神。”

    胡不归迟疑一下,四下里看了一眼,低声道:“我是用外面的办法来修炼武魂的。在斗牛界一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严禁学习外界的神通道法,不过我跟随父母在外界学过一些道法神通,对元神的理解与斗牛界的人们有些不同。”

    秦牧心中倍感好奇,道:“武道元神与普通的元神有什么区别?”

    “不觉醒灵胎,先炼武魂。”

    胡不归道:“不觉醒灵胎,把自己的魂魄锤炼到如钢似铁的程度,少年时便格杀猛虎,斩角蟒,杀蛟龙!斗牛界的少年,能够通过这样的考验的人不多,很多都早夭了。”

    秦牧吓了一跳,即便是自己少年时代也没有经历过如此残酷的历练!

    残老村诸老对自己的训练虽然也很残酷,但还不至于拿自己的性命去历练。斗牛界的人竟然让孩子去与猛虎、角蟒、蛟龙这等凶悍的异兽争锋,真是不把孩子的命当命!

    前方的大殿中突然传来猛烈的碰撞声,有如万雷奔腾,那是武道强者的身形移动爆发出的雷音,虽然还未踏入殿内,但秦牧已经可以想象得出肌肉千锤百炼形成的筋躯,在刹那间碰撞,汗洒如雨的情形!

    胡不归对此习以为常,一边向前走,一边继续道:“炼到一定程度后,魂魄便会炼得与肉身融为一体。武道精神炼入血肉、骨髓之中,动静间如奔雷、如静止的闪电,武道神通带着自己的意志精神,便是武魂上身了。这时候再灵胎破壁。灵胎为辅,以元气来滋润肉身。我因为是跟随父母在外面生活过,等我回到斗牛界时,已经灵胎觉醒了,再炼武魂便倍感艰难,吃了比所有师兄弟更多的苦。”

    他虽然说得风轻云淡,但显然其中的磨难极大,外人难以想象。

    秦牧想了想,自己当年修炼走的也是这条道路,不过自己的霸体三丹功有成,便突破了灵胎境界没有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没想到,斗牛界竟然真的沿着这条道路一直走下去,炼出武魂,走出了一条与外界不同的道路。

    “武道神通带着自己的精神意志,便是武魂上身。”

    秦牧思索自己当年跟随屠夫、马爷、瞎子等人学习战技时的情形,自己只差一步便可以炼到武魂上身的程度,心道:“武斗天师说我的拳有精气而无神魂,的确如此,我当年不曾练到武魂上身。等到后来我成为神通者,便忽于这方面的修炼了,我现在能够做到元神与肉身相容,但我并没有领悟到武者的精髓。”

    他们走入殿中,突然一个人影奔面而来,秦牧与胡不归侧身,那人连翻带滚飞出大殿,轰隆一声撞在南天门的门楣上,然后坠下。

    南天门高达万仞,这人坠落良久这才重重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么强横的肉身,应该死不了。”

    秦牧向殿内看去,只见一个农夫脚步不丁不八的站在大殿的宝座前,气血如潮,他的身边是气血形成的身影。

    那是他的拳意精神,形成了一个个正在演练绝学演练功法的身影!

    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闭上眼睛,没有去看四周,而他的拳意精神正在向进入大殿的斗牛界武者攻去!

    这是意志上的攻伐,犀利,霸道,拳意中带着不可匹敌的威力!

    “将拳意精神炼到化作真实的层次,应该算是以武入道了吧?”

    秦牧心中赞叹:“他倘若睁开眼睛,拳意精神融为一体,一出手只怕便是天崩地裂的一击!”

    那个农夫是小山村中毫不起眼的一个耕田农民,普普通通,倘若走在延康的大街上,只怕没有人会多看他一眼。

    但是此刻他却如同一尊神魔之中的大将军,掌控着武道的神祇,有着令人无法仰视的气度,显然是历经了战场厮杀,无数神魔在他手中丧命,被他生生格杀!

    从沙场出来经历开皇时代覆灭之战的强者,其气势根本不是普通的神魔所能媲美!

    他若是真的出手,在场所有人都将灰飞烟灭,直接被他的拳意轰碎。

    不过这次,他只是考验众人,他的拳意精神所化的一个个人物像是壁画中正在演练武学的图案,然而却是立体的,活生生的。

    这种拳意会将肉身神通的奥妙畅快淋漓的施展出来,每一击都像是以武入道的生死境界强者打出的一般!

    秦牧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考验方式。

    即便如此,一起走出南天门的五十多人也难以抗衡他的拳意精神的攻击,很多人被打得皮开肉绽。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又有一人连翻带滚被打出大殿,动弹不得,接着一个女子被打得挂在大殿的墙壁上,震得大殿抖动不已。

    斗牛界这五十多位武者都是生死境界,每个人的实力都极为强大,在武道上浸淫的时间很久,他们的实力每个人都不容小觑,即便是秦牧也对这些人的修为实力佩服不已。

    倘若他放开了打,不局限于武道,也未必能够胜过这些人,毕竟相差了一个境界。

    然而就是如此强悍的武者,面对这个农夫也只能被对方的拳意精神吊着打。

    真正能够打通这一关的,恐怕十不存一。

    秦牧皱眉,自己该怎样才能通过这一关?

    这还是第一关,之后的关卡肯定更难,难不成自己只能让樵夫圣人躺在阴沟里发臭?

    倘若自己可以放开打,不管什么武道什么剑法,那么自己过这一关并不麻烦,甚至可以说他杀到凌霄殿也不算困难,不过那样也就失去了这次考验的意义。

    “龙胖如果足够聪明的话,应该现在便跑出斗牛界,去村口的阴沟把樵夫老师拖出来撒腿就跑。”

    秦牧眨眨眼睛:“龙胖的确聪明,但以我对他的了解来看,他此刻应该是在南天门外睡懒觉。”

    胡不归突然站定,脚步不丁不八,突然气血翻滚如潮,竟然也爆发出拳意精神!

    他的气血化作一个身影迎上冲向农夫的拳意精神,两个气血所化的身影碰撞,两人的拳意浩浩荡荡,竟然大有返璞归真的趋势!

    秦牧惊讶,能够做到这一步,胡不归果真是非同小可!

    不过他与那个农夫还有些差距,很快他的拳意精神便被农夫一拳轰爆!

    胡不归身躯移动,真身上场,他以肉身为武器,拳脚清楚分明,肉身每一块肌肉都可以在刹那间爆发出移山填海般的力量,甚至他的每一块肌肉的弹跳,都会爆发出雷鸣般的巨响!

    他一拳轰出,龙盘虎踞,异象万千,他的发丝甚至也可以媲美最锋利的剑,肉身任何部位都可以化作攻击武器!

    秦牧脚步移动,并未踏入大殿之中,而是目光死死的锁定在胡不归的身上,眼瞳中一层层阵纹旋转,九重天开眼法被他催发到极致,观察胡不归的肌肉运动方式,解析他的发力技巧。

    “不对,不是发力技巧的原因,而是他的魂在发力!”

    秦牧眉心竖眼打开,观察胡不归的肉身神藏和他的元神,只见他的元神与肉身紧密如一的结合在一起,一道道元气如龙,从灵胎神藏贯穿到日月之中,从日月中贯穿到五曜星辰之中,从五曜辐射到盘绕的星河,星河之中元气如柱,轰入灵台大地,激发六合之力!

    他的元神正是站在六合大陆之上,如同天地根,根须扎入幽都。

    就是这样,他的元气元神融为一体。

    他的肉身如同一个无比精密的灵兵,将他那种泼天的精神化作肉身能量,爆发出来!

    “武魂,原来如此!”

    秦牧眼睛一亮,在大殿门口施展拳脚,一板一眼的将自己从前所学的战技流派神通施展出来,从马爷的拳法,到屠夫的刀法,瞎子的枪法,再到三头六臂的神通,到祖龙搏杀之技,认真无比。

    他在锤炼自己的精神,锤炼自己的意志。

    过了不知多久,秦牧突然醒来,只见大殿内空空荡荡,除了自己再无旁人。

    殿内处处血祭斑斑,应该是先前的斗牛界武者留下的。

    那个农夫依旧站在宝座前,依旧是双眸紧闭,并未看他。

    突然,农夫开口:“你准备好了吗?”

    秦牧点头:“好了。”

    他向前走去,突然气血爆炸般澎湃起来,霎时间血气填满整座大殿!

    农夫睁眼,血光中两道眼眸如电,接着农夫拳意精神爆发,他虽然站在原地未动,但一道身影直奔秦牧而去!

    秦牧哈哈大笑,一拳迎上,拳法一开,如同混沌开辟,打开一扇大门!

    “我以我血鉴武魂!”

    神殿传来轰隆一声巨响,过了片刻,归于平静。

    秦牧从殿后走出,抬头看天,一道血色长虹贯长空,那是他的武道精神。

    “一身斗志,如牛斗群星,璀璨不可直视。”

    殿内,那农夫依旧站在那里,闭上眼睛继续养神:“开皇后继有人,是个好娃子。”

    ————这章是不是很长?因为是四千字大章吖!哼哼,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