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牧迟疑,救樵夫老师固然很重要,但是与胡不归结伴去寻虚生花,与虚生花一起开创出神藏合一飞升天宫的法门,似乎更有趣更有意义一些。

    而且樵夫圣人毕竟是一位瑶台境界的神祇,在臭水沟里泡上一年半载应该也死不了,似乎不必急于一时。

    不过,自己毕竟是樵夫弟子,不把樵夫从臭水沟里捞出来,就让他在那里泡着也的确说不过去。

    然而,即便是老牛放水,他们也不可能打得了帝座强者。

    老农是帝座境界的强者,而且是以武入道的帝座,从凌霄到帝座,有着一段不可逾越的距离,帝释天王佛便是凌霄境界,然而还要死皮赖脸去求大梵天王佛的真经,由此便可以看出帝座是何其艰难。

    他正在迟疑不定,突然老农走下帝座,走出凌霄殿来到门前,脸上满是褶子,尽显沧桑,道:“三多,他们已经过关了。”

    老牛微微一怔,连忙道:“老爷,他们连我这一关也不曾过去,更别说老爷这一关了。为何老爷说过关了?”

    老农走下凌霄殿的台阶,老牛连忙前蹄着地,又化作一头牛跟在他的身后,老农摇头道:“斗牛宫考验的目的,是为了让孩子们领悟以武入道,参悟出一条可以跨越神桥境界直接飞升的道路,给后人一个希望。曾经我以为,有人打败了我,便可以开创出这条道路。”

    他走下来,唤来秦牧和胡不归,上下打量他们俩,朴质得像是被铁犁耕出一道道痕迹的脸上露出笑容,道:“但我刚才突然想到,跨越神桥直接飞升天宫,其实我早已经做到了。我是第一个缺失神桥境界的人。我没有读过多少书,我的道路不适合别人。”

    秦牧和胡不归都是心头大震,难以置信的向他看来。

    谁能断去了武斗天师的神桥?

    既然武斗天师已经在缺失了一个境界的情况下还能进军神境,那么他为何不将自己的功法传授给斗牛界的人?

    不过玉京城三十六武神对此却丝毫也不惊讶,显然早就知道老农就是这样的人。

    “我刚才想通了,我能做到的事情,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

    老农道:“我将毕生的精力献于武道,我心里没有其他任何东西,精诚,赤子,我虽有妙法妙诀,但别人却学不来,学不会,也不可能如我一样飞升天宫。即便胡不归修炼到我这一步,飞升天宫,他也是走上我的老路,他的功法还是无法让更多的斗牛界的人飞升天宫。砍柴的说得对,这不是解决斗牛宫难题的办法。”

    他的眼角抖了抖,看了看秦牧,继续道:“砍柴的来找我,说延康的变法者们有办法可以解决斗牛宫的难题。我原本不信,但是现在信了。砍柴的也不是一无是处,他毕竟还是收了个好弟子……胡不归,你可以离开斗牛界了。”

    秦牧心中生出一线希望,连忙道:“那么天师,我是否可以把老师从阴沟里捞出来了?”

    老农脸色一沉,他的脸像是被老牛耕了一百遍的地,看不到任何笑容,只能看到条条皱纹:“我说话不像砍柴的满嘴胡柴,放屁一般风轻云淡,我言出必行,我说过谁敢捞他出来便要吃我三拳。你要捞他出来,便要吃我三拳!”

    秦牧吓了一跳,老农抬起粗糙的拳头,武道巅峰的霸气一览无余,一拳向秦牧轰来。

    咚。

    他的气势无边,拳头却很轻,轻轻的敲在秦牧胸口。

    他又敲了两下,秦牧的胸腔发出悾悾的声音。

    老农收回拳头,冷笑道:“你虽然初步做到以武入道,但距离大成还差得远,肉身还有欠缺,继续勤修苦练,不要荒废了霸体。明白吗?”

    秦牧又惊又喜:“晚辈明白。”

    老农又露出笑容,率众向外走去,笑道:“不过你很不坏,的确很不坏。砍柴的也不是徒有嘴皮子,还是有点本事的,把你教导得这么好。嘿,不对,你是霸体,倘若换做我来教,只会教的更好!砍柴的还是不行,不如我!”

    他显得很是开心,其他战神也很是开心,跟上他的脚步。

    秦牧左顾右盼,看着他们,这些人当年威名赫赫,名动一时,而老农更是名动天下的帝座强者,然而他们此刻尽显纯真质朴,像是寻常可见的农夫农妇。

    这是一些可爱的人。

    但也是一批顽固的人。

    让他们改变很难,但是他们只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便会改正过来,哪怕是嘴上有些不太乐意。

    因此他们还是可爱的人。

    胡不归激动莫名,离开了斗牛宫便立刻直奔下界的斗牛界而去,准备行头,辞别亲友。

    秦牧则唤上龙麒麟,龙麒麟果然在斗牛宫外酣睡,并没有去偷偷将樵夫捞上来跑路。

    秦牧黯然:“这是我的坐骑,那边是武斗天师的坐骑……嗯,还有樵夫老师的坐骑黑虎神,还有霸山师兄的青牛……”

    龙麒麟睡得很饱,精神抖擞,只是十多天没有吃饭总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瞥一瞥秦牧,想要提醒他又有些不敢。

    村庄里,樵夫圣人被捞了上来,秦牧忙来忙去,为樵夫接上断骨,治疗伤势,将他泡在一个大药缸里,下面用火炖着。

    樵夫捧着一个大海碗吃药,旁边老农坐在小凳子上,门口的老牛则一屁股坐在地上,慢吞吞的抽着水烟,呼噜呼噜作响。

    秦牧则坐在老牛旁边喝茶,询问道:“三多师哥,你今天不耕地?”

    老牛慢吞吞道:“耕完了。稻子刚种上。”

    “霸体不是你教的,你教不来。”屋子里,老农说话的速度与老牛一样慢,瞥了樵夫一眼。

    樵夫喝完碗里的药,打个饱嗝,把空碗递给他,笑道:“他是我的弟子,便是我教的。你没有这么出色的弟子,你没有这个本事,也教不来。”

    老农哼了一声,接过空碗:“不是你教的,你得意什么?你不过是又一次冒领功劳罢了。这次是卖给霸体一个面子,饶了你,否则臭水沟里泡个十几年,让你烂得只剩下一张嘴。”

    樵夫正色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桃李满天下,你又是谁教出来的?你又教出了谁?”

    老农黯然。

    樵夫淡淡道:“你的确是武道第一,普天之下,宇宙之中,哪怕是旧日的天庭也寻不到一个能够在武道上超越你的人。能够在缺失了神桥境界的情况下,还能凭个人的武道之力,武道元神横跨神桥虚空飞升天宫,修成绝代武神的,只有你。别说两万年,就算再往前推几十万年,几百万年,也仅有你一人。你能成功,别人却不可能像你一样成功,你救不了斗牛界的人。”

    老农沉默。

    樵夫继续道:“而这次延康变法可以。咱们之间的恩怨是小事,我知道你这些年很清苦,知道你在大战之后寻到这些孤儿寡母照顾他们,开皇覆灭后你也做了很多事。你想为他们寻找一条生路。但是你又太笨,两万年始终没有找出这条路。”

    老农喉咙中发出一声困兽般的嘶吼。

    他在开皇时代覆灭后,照顾战死的战友留下来的遗孤,但是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个又一个的老死。

    这是莫大的折磨,让他的心里充满了内疚。

    “走出来吧,走出来,你就是武圣人。”

    樵夫看着他,目光有些怜悯,但更多的是期待:“开皇封我们为天师,但是封为圣人的,只有我一个。不过他的本意是,我们四人都可以成为圣人。你是武斗天师,武力第一,毋庸置疑,但是圣人不是武力。走出来,你便是唯一的武圣,开皇的武圣天师!”

    老农还在沉默。

    樵夫没有继续劝说。

    他对这位老兄弟知之甚深,知道他很顽固,但并非冥顽不灵,事实上他只是嘴头上顽固罢了。

    自己的话已经说到点子上,他会想通,会成为独一无二的武圣。

    “我被你说动了,延康改革变法,我的确想去看一看。”

    老农突然道:“不过我不会帮延康什么。我们开皇时代是一穷二白,白手起家,延康被你吹得这么好,那么没有我们的帮忙,也可以发展到延康的高度,又何必依靠我们这些失败者?”

    樵夫笑道:“我们只是帮他们争取一下时间,不让他们还在幼年时便被旧日的天庭灭掉。这点,不算违背你的本意吧?当年开皇时代初期,上皇时代的某些遗留存在也是给了我们不少帮助。”

    老农露出笑容,道:“你又让我回忆起那段青葱岁月。其实,我也算是半个上皇时代的人。”

    “其实,我们都算是半个上皇时代的人,包括开皇也是。”

    樵夫道:“生命就是如此,生生不息,传承也是如此,从一个时代交到另一个时代的人手中。你的武道精神,需要流传下去,不要让你的传承灭绝。”

    老农起身,冷笑道:“但我不会就此原谅你。我走出这里,走出大墟之后,心情不好的时候还会揍你。你就求爷爷告奶奶,期盼自己能够提升几个境界,扛得住我的拳头罢。”

    他走出屋子。

    樵夫脸上的笑容僵住,秦牧从屋外走进来,给他换药,低声道:“老师与武斗天师有仇吗?”

    樵夫无精打采,叹了口气:“算是有吧。那是一段往事。”

    他显然不想提这段往事。

    秦牧眨眨眼睛,更加好奇,却不说话。

    樵夫气结:“你这是什么表情?你这么想知道别人的私事?”

    秦牧不说话。

    樵夫叹道:“告诉你无妨。其实当年我与他,还有书生和钓鱼的,关系都挺好。我的修为虽然最弱,但是他们也都很敬重我。开皇让我主持变法,把我推到台前,所谓郎才女貌,男人太出色了,便会得到女人的垂青。当时他有个喜欢的女孩……”

    秦牧帮他换药,耳朵却不由支棱起来,仔细倾听。

    门外,老牛也不再呼噜呼噜的抽水烟,牛耳朵从门外探到门内。

    龙麒麟原本在无精打采的趴着,此刻突然仰起头,大耳朵扑扇两下。

    ————终于回到家了!累,但写完这一章突然感觉到很充实。月底啦,兄弟们,我有章节有更新,你们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