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二章 星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543113.html
    残老村的人除了司婆婆,其他人都各有所长,可以说他们各有独到之处,而且都修炼到了神境。

    当神桥之路断去,他们无法进军更高境界,所以毕生精力都用在对某一个方面的研究,这样反而让他们的实力可以与上苍的神祇媲美,并不比豢龙君那样的伪神弱小。

    仅仅是某一方面达到神境,便可以与上苍的强者抗衡,倘若有一个人可以方方面面都达到神境呢?

    那就是真神了吧?

    显然,这位名叫星犴的强者,走的就是这条路,不过他采取的策略并非是自己去钻研,而是从其他人身上直接获取。

    毕竟一个人的精力有限,没有修复神桥的话,寿元也是有限,只能活八百多岁。倘若他自己钻研苦修的话,一辈子最多一两个方面达到神境,而直接从其他人身上获取的话,他便有可能集齐所有的神境,像是一尊真神!

    他是与村长同时代的强者,按理来说,应该与村长一样苍老,然而至今还如同少年,说明他不止取走了瘸子的腿和瞎子的眼,肯定还有其他强者也遭到他的毒手!

    他现在的实力到了哪一步,没有人说得清。

    瞎子的眼,最强的神眼,瘸子的腿,最快的神腿,仅仅这两项,便足以让他跻身最强者之林。

    他肯定还得到了其他强者的神境部位。

    这样一位强者盯上了马爷的手臂,马爷尽管已经是如来,但只怕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屠夫起身向外走去,道:“我去见老马爷。”

    “屠夫,你最强大的是你的刀吗?”村长突然问道。

    屠夫停下脚步:“不是。我最强的,其实是我的心脏。”

    他体内突然传来轰鸣,如同天雷震动,如同战场上巨人擂鼓,那是他的心跳声,一声震动,众人耳膜嗡嗡作响。

    他鼓动气血,心跳声响起,给人的感觉便如同最锐利最厚重的天刀出鞘,沛然,犀利,无坚不摧!

    天刀的刀,并非是手上的杀猪刀,而是他自身就是一口刀。

    他这口天刀,需要一个强大的力量源泉来催动,而这个力量源泉便是他的心脏。

    秦牧张开火霄天眼,向屠夫看去,看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口刀!

    在刀的中心,有一颗跳动的心脏盘踞,血管如同大龙从心脏中延伸出来,如同网络散布在刀身各处。

    心脏跃动,便将无以伦比的气血运输到天刀的各处!

    屠夫将自己的心脏炼成了神心。

    村长道:“他需要你的心脏,一颗神心。”

    屠夫摇头道:“我不怕他。”

    村长道:“他也不怕你,即便是我与他相争,胜算也是不大。你一个人去找马爷,路上必然会被他截下。哑巴,你最强的是什么?”

    哑巴坐在那里抽着水烟袋,闻言磕了磕烟袋,将烟袋插回腰间。

    他背后的炉子突然无火自燃,不过随即众人便注意到,点燃他背后的打铁炉子的并非是他的元气,而散发出滔天火力的也不是他的炉子,而是来自他的体内。

    他的元气变得无比炽烈,腹腔中如同有一口洪炉在熊熊燃烧,像是一个小太阳在疯狂旋转,堪称恐怖的元气愈发澎湃浩荡!

    他坐在那里,便如同一个太阳在继续能量,等待惊天动地的爆发!

    “哑巴,你的丹田被你炼成神炉,星犴也需要你的丹田。”

    村长看向聋子,摇了摇头,道:“聋子,你虽然在画道上达到极境,但是星犴并不需要你身上的东西。他取不走你的技业。”

    聋子抬头,瞥了药师一眼,道:“庸医应该也不放在他的眼中。庸医的修为太低,只是天人境界。”

    药师笑道:“我这个江湖郎中走到哪里都不会饿死,反倒是画画的差点被饿死。”

    聋子得意洋洋:“我一幅画赚的钱,能在京城买好几个大宅院。你医死人却只能赔得倾家荡产。”

    村长突然道:“星犴需要药师。”

    众人微微一怔。村长道:“他需要药师的技业,给他换身体。”

    药师哆嗦一下。

    村长沉声道:“你们不用担心。杀猪的,打铁的,药师,你们跟我走,咱们一起前往大雷音寺。聋子,瘸子,瞎子,你们留下来。星犴的目标是我们,便不会来寻你们。就这么定了,现在便启程。牧儿,你也留下,在这里过年,我们去大雷音寺吃斋。走吧!”

    瞎子面色平静道:“我的龙犴也很想再会一会星犴,这杆神枪败在他的手中,期待复仇很久了。”

    村长摇头道:“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而是关系到马爷的安危。这里也需要一个高手,瘸子不行了,有一条腿的时候还能跑,两条腿都没了,跑不动了。你还是留下。”

    瞎子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药师取来药篓子,将村长放在篓子里,与屠夫、哑巴一起离去。许多女子围上来,打算跟药师一起离开,药师连忙告饶,道:“好姐姐好妹妹,我过几日便回,不会逃掉了,你们放心!”

    诸女这才作罢,让他离开。

    大殿中只剩下瘸子、瞎子、聋子和秦牧,瘸子又哭哭啼啼,道:“牧儿现在是村里跑得最快的了,我想跑都没得跑了……”

    秦牧连忙安慰,瘸子情绪渐渐稳定,突然又看到自己腰身以下空空荡荡,不禁悲从心来,又哭了起来:“从前有一条腿的时候还可以蹦跶,一条腿也能走得飞快,现在想蹦跶都不可能了!”

    “瘸爷爷,我可以给你接上两条鹿腿。我看到山里的鹿妖不少,以我的手艺,帮你接上去并不难。”秦牧提议道。

    “鹿腿是弯的,没走几步路便会跪下,不要!”

    秦牧只得作罢,聋子嫌瘸子太吵,跑回自己殿里去了。

    瘸子泪流满面,嘀嘀咕咕,说聋子嫌弃他。瞎子也打算走,秦牧连忙道:“瞎爷爷,我遇到了开皇时代的第一神眼姊青的眼睛。她的神眼将一些符文烙印在我的眼睛里,不过只有烙印,没有功法。这些符文印记如何催动,我闹不明白。”

    “你进来的时候我便看到你的眼睛了,很是奇特,我感觉到你的双眼中有一股奇异的能量酝酿,但并不稳定。”

    瞎子放下寻找星犴的念头,他对开皇第一神眼的兴趣浓郁,道:“你能否让这些符文印记亮起来?我想查看一番其运行规律。”

    瘸子哭道:“我的腿……”

    瞎子皱眉道:“瘸子这厮哭哭啼啼的,咱们出去谈,让他慢慢唠叨。”

    秦牧连忙向瘸子告罪,两人来到殿外的湖泊边,一些鱼头人身的人鱼跑了过来,捧着几盘山上摘下来的果实,道:“老爷,吃些果子。”

    秦牧让她们放下,捏起一颗红果子,那果子尖叫起来:“不要吃我!”

    秦牧连忙将果子放下,只见果盘里的十几个果子滚来滚去,叫道:“疼,疼!我流血了!”

    “别看了,神血洒落到山上,把果木都弄得奇奇怪怪的。”

    瞎子摇了摇头,道:“这些果实都要变成妖怪了。”

    正说着,一枚红彤彤的果子长出双臂,摸了摸自己流出来的红色果汁,叫道:“我流血了,我要死了!”说罢,昏死过去。

    其他果子连忙滚过来,哭天抢地,凄惨无比。

    秦牧头皮发麻,连忙将果盘里的果子倒掉,只见十几个果子欢天喜地,那个昏死的果妖也苏醒过来,果妖们飞速滚动,滚到一个经过这里的树妖身上,挂在树妖的脑袋上,这才松了口气。

    突然树妖旁边的鹿妖张开嘴,偷偷从他头上咬下一枚果子,果妖们又大呼小叫,哭天抢地,咒骂鹿妖。树妖大怒,又和鹿妖打了起来。

    秦牧错愕,呆呆的看着两只殴打在一起的妖怪,又有几个人鱼跑过来,从树妖的脑袋上摘下果子,送到秦牧和瞎子面前。

    “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瞎子摇头道:“你没有去山上,山上才是造反了呢。那些草啊藤啊的,能烦死人。不要理会他们,牧儿,把你的神眼烙印激发,让我看看!”

    秦牧依言催动炎晶晶所传的昴日星环,顿时眼中一圈圈星环亮起,星环内部的那轮太阳顿时爆发,霎时间阳光刺眼,把一群闹来闹去的妖怪吓得跪伏在地,不敢动弹。

    瞎子惊讶,盘算片刻,道:“这位姊青的确很了不起啊,这种瞳法神通的确在我之上。不过你只是能催发她的神眼的光芒,半点威力也没有……你再激发一次。”

    秦牧再次催动昴日星环,瞎子笑道:“是了,有瞳法,但是各种符文印记的威力都没有催发出来。这些符文有些意思,倘若我的眼睛还在,倒可以再进一步。可惜……牧儿,我来试一试将九重天开眼法与这些符文印记融合,不过要稍等几日。待我完善之后,便可以传给你。”

    秦牧点头。

    瞎子用心将他的神眼中的烙印记下,笑道:“你去陪你的娇妻美眷吧,不必一直跟着我这个老头子。我不会跑去寻找星犴的,你可以放心。”

    秦牧也担心他跑出去找星犴报仇,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灵毓秀几个女孩远远高声道:“放牛的,我们去山上采果子,准备年货!你过来吗?”

    “去吧。”瞎子微笑道。

    秦牧只得跑过去,向灵毓秀她们道:“山上的果子变成妖怪了,会咬人。”

    狐灵儿道:“婆婆说,山上有些果子没有变成妖怪,可以吃的,只是那些人鱼不认得。”

    他们来到山上,只见这里有许多果木,不过听到他们是来上山采果子的,连忙连根拔起,撒腿便跑,让众人看直了眼。

    “你踩到我了!”

    一棵小草怒气冲冲叫道:“我的把兄弟何在?”

    众人连忙撒腿便跑,只见后方跟着一群草人穷追猛打。热闹了一番,他们终于找到司婆婆所说的果园,树上的果子没有变成妖怪,秦牧尝了尝,很甜很香。

    炎晶晶、灵毓秀和司芸香挎着篮子采摘果实,狐灵儿则跳到树上坐在树杈里吃果子,很快吃得肚子圆滚滚的,躺在那里尾巴垂了下来。

    “好香的果子!”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秦牧循声看去,只见一位白衣少年从山中走来,身后背着一个大箱子,向众人见了一礼,笑道:“这片果林是有主人的吗?山野散人路过此地,还请施舍几颗。”

    秦牧从篮子里取出几枚果子,笑道:“兄台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那少年谢过,尝了一颗,赞不绝口,道:“有神血的味道,真是美味绝伦。在下居无定所,向来是闲云野鹤,来见一位秦神医,请他帮忙治病。”

    秦牧眨眨眼睛,道:“秦神医?治病?兄台患了什么病?”

    那少年叹了口气,道:“死症。”

    秦牧目光闪动:“兄台怎么称呼?”

    那少年将果实埋在土里,仔细的培土,道:“星犴。”

    ————多写了六七百字,迟到了半小时,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