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牧神记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三十一章 最诡异之地-第九中文网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三十一章 最诡异之地

 热门推荐: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胡不归根本不知道他们二人在聊着什么,他只能感觉到自己的修为还在提升之中,一呼一吸,都感觉到澎湃磅礴的力量在体内滋长。

    这短短时间内,他的修为实力便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今他若是想元神飞升天宫,只怕也是轻而易举!

    谁能想到,他竟会成为世间第一个做到一重神藏飞升天宫的人?

    他很快便遇到了自己这次大突破之后的第一个难题,连忙询问道:“天师,神桥境界如何修炼?”

    老农脸色涨红,说不出话来。

    他也没有神桥,不曾有过神桥这个境界,自然不知道该如何修炼,但是他生性自傲,让他在晚辈面前承认他也不懂,他拉不下脸。

    过了片刻,老农讷讷道:“这个,你应该去请教秦牧和虚生花他们……”

    胡不归看向秦牧与虚生花,只见这两个少年又凑到一起,嘀嘀咕咕,写写画画。

    他走上前去,却听不懂两人在聊些什么。

    秦牧和虚生花将适才改良后的建木先天神桥诀撰写下来,各自抄录一份,又在撰写途中生出许许多多的想法,觉得五曜、六合、七星、天人、生死、神桥等境界,都可以修炼建木先天神桥。

    不过建木树苗需要有大有小,因此需要对功法做出更多的改良。

    基本上,每一个境界的建木先天神桥都与其他境界有所不同。

    而且境界越高,修炼起来便越是危险。

    到了生死境界,便需要胡不归这样强大的肉身元神才能承受了。

    到了神桥境界,想要修成建木先天神桥几乎没有可能!

    “我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解决这个难题!”

    秦牧突然想到一种可能,眼睛一亮,道:“西土真天宫熊惜雨宫主的万神自然功,能够做到万物有灵万物有神,她对元气的控制也达到了道妙还真的境地。倘若她能将控制真元的法门融入到建木神桥中,控制压力,那么便可以让神桥境界的神通者生还的几率大大增加。”

    虚生花也不禁眼前一亮,笑道:“我上苍学宫与真天宫是邻居,正好可以请教她!”

    两人钻研起来便心无旁骛,对外界的事不闻不问,等到他们整理出各个境界的建木先天神桥诀,已经是十多天之后的事情了。

    上苍学宫已经建成,宫阙重重叠叠,鳞次栉比,长廊横空,西土的女孩子对美很有独到的见解,将这座学宫装扮得充满了诗情画意。

    秦牧与虚生花抄录的纸张堆积如山,每个境界的功法都很是厚重,而且还有许多细节问题没有解决。

    “虚兄不是要建上苍学宫吗?那就让上苍学宫的士子来修补这些境界的功法,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考验。”

    秦牧舒个懒腰,笑道:“我答应帝译月姐姐要陪她去见天阴娘娘,而今也该走了。”

    虚生花有些不舍,道:“你倘若能够多留几日,那么我们便可以研究出更多的东西,那样的话,我上苍学宫便会有更多独到的东西吸引西土士子。”

    秦牧笑道:“还有胡兄留在这里教导武学,齐九嶷也躲到了上苍,你把他请出来,他的本事也是极高。”

    虚生花摇头道:“齐九嶷是域外天庭的人,怎么会帮我建立学宫?”

    “他是龙胖的把兄弟,又与田蜀天王拜了把子,让龙胖陪你前去,他就推辞不得了。”

    虚生花大喜,连忙看向龙麒麟:“那就借龙道友几日!”

    龙麒麟闻言,心中欢喜异常,却不动声色,道:“借我可以,不过一日三餐要管饱。教主已经饿我多日了,工钱先结算。”

    虚生花道:“我对医术丹术也有研究,短不了你的好处。”

    龙麒麟这才放心:“今后若是再饿肚子,倒可以向虚生花讨要些口粮。是了,虚生花好说话,不知道他是否愿意与我结拜为兄弟?倘若他与我结为兄弟,这辈子的口粮都有了……”

    他目光闪动,暗暗盘算。

    老农走来,咳嗽一声,道:“我也要留在这里几日。虚小友帮了我斗牛宫这么大的忙,我也需要有些表示。虚小友在法术神通上颇有建树,但是我观你在肉身的造诣上有些欠缺,我留下来的这几日便指点你肉身上修行。”

    虚生花躬身称谢,请教道:“我的确有些疑难要请教前辈。秦教主将祖龙太玄功、三元神不灭神识、无漏造化玄经和帝释天王佛经都传了出来,我也研究了这些功法,但是尽管我也修炼了,但不知为何肉身上的造诣却还是比不上秦教主。前辈可否为我解惑?”

    秦牧目光闪动,停下脚步,道:“我突然想起来,我离不开龙胖,不如我也留下几日。”

    他显然是动了蹭听的念头。

    毕竟老农是开皇时代的武斗天师,战力第一的天师,开皇时代有数的几个帝座之一。

    即便樵夫也说,武斗天师在武道上的造诣无人能及,纵横几百万年都寻不到他这样的武道造诣。

    倘若能够听他讲课,自己肯定获益匪浅。

    老农瞥了他一眼,道:“你已经以武入道,我的道路你不适合,强行学我的道路反而会让你误入歧途。你走。”

    秦牧不走,讷讷道:“听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胡兄能够修成一重神藏,我也有很大功劳,我就听听,我又不练。”

    老农额头冒出青筋:“你是砍柴的弟子,我不会教你,否则又会被砍柴的冒领功劳。”

    秦牧还待再说,老农向老牛道:“三多,你把他送去见天阴娘娘。”

    老牛应声称是,一股法力涌出,秦牧身不由己落在牛背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牛把自己驼走。

    上苍学宫越来越远,秦牧暗叹一声,有些闷闷不乐。

    远处有西土的女孩们载歌载舞,唱着对心仪的男孩的爱慕之情,但秦牧也提不起精神。

    老牛笑道:“秦师弟,老爷其实没有那么不堪,他不是不愿传给你他的功法,而是从前着实被大天师恶心过。”

    秦牧好奇:“樵夫老师从前冒领过武斗天师的功劳?”

    老牛道:“大天师倒没有冒领功劳,只是大天师的名头太响,别人总喜欢把所有的功劳都归功在他的头上。一次两次倒也罢了,老爷还不至于生气,但次次功劳都归他,老爷自然是忍不住了。”

    “原来如此。”

    秦牧试探道:“三多师哥,你修炼的功法,是否是武斗天师的功法?他不教我,你可以教我。”

    牛三多迟疑一下,道:“我的功法传你也不是不可,不过我并未学全老爷的武斗天功。我是妖,只是看他练功的时候领悟出自己的道路,然后越走越远,这才修成凌霄境界。你是人族,你学我的功法,多半是没用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道路,沿着别人的道路走,是永远也赶不上别人的。虚生花是肉身成就太差,所以老爷教他。而你的成就已经是年轻一辈中数一数二的了。”

    秦牧只得作罢。

    他静下心来,元神测量自己的神藏,记下一个个数据,等到老牛离开了西土来到大墟,秦牧已经将自己的神藏数据整理出来。

    老牛载着他继续前行,太阳西垂。

    老牛连忙加快脚步,心道:“倘若赶得及,还可以在太阳落山前回到老爷身边。”

    他是凌霄境界的存在,纵观整个开皇时代,这样的强者也是数量不多,速度自然是快得难以想象。

    就在此时,老牛突然心有所感,连忙放慢脚步,扭头向背上的秦牧看去,不由吃了一惊。

    只见秦牧此刻神藏开启,一株建木生根发芽,正在飞速成长!

    老牛吓了一跳:“他自己一个人就敢这样修炼?倘若出了差错,我根本救不了他!回去,回上苍学宫!”

    他刚刚想到这里,秦牧灵台大陆上的建木已经生长到六合神藏,将一座座神藏打通,三座神藏直接连为一体。

    接着建木径自穿过天人神藏壁垒,将天人神藏贯穿,五大神藏,融为一体!

    秦牧气息暴涨,不断攀升。

    老牛紧张地看着他,没有发现他有多大危险,这才放下心来,心道:“我忘记了,他的修为境界是天人境界,比胡不归低了一个境界,因此危险性要小了许多。不对!他既然是天人境界,那么他的修为实力为何不弱于胡不归!有危险,他一定有危险!”

    轰隆——

    秦牧身躯大震,另外五大神藏突然间显现出来,那是魔道的五大神藏!

    那五大神藏中竟然也有一株魔道建木,此刻这株建木也已经生长到了天人神藏之中!

    秦牧闷哼一声,整个人突然变得干瘪下来,几乎没有肌肉,只剩下皮和骨!

    牛三多正欲回头奔向上苍学宫,却在此时,秦牧周身符文翻飞,不断向他自身烙印,让他几近崩溃的肉身和元神很快稳定下来。

    “他能够自己给自己治疗?”

    牛三多难以置信,这才放下心来,继续载着他向前方奔去。

    天色渐晚,他距离太皇天越来越近,心道:“天阴界在哪里?这个地方我只听说过,却没有去过。不过秦师弟现在正值关键时期,不方便叫醒他……”

    他来到大墟的断崖,只见天色黑暗下来,老牛跳下断崖,周身散发出神光,逼开黑暗,但见断崖上一条条瀑布从山崖的半山腰出流出,被他的神光照耀,飞琼泄玉,煞是好看。

    那些瀑布在山脚下汇聚成流,化作一条大江沿着太皇天的隧道向东奔流而去。

    “这里是涌江,开皇时期最有名的诡异之地。”

    老牛停步,警觉的四下张望,心道:“当年开皇和天师来过这里,吊唁先贤,缅怀过去的时代,便遇到过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突然,黑暗中一股股迷雾涌来,他身体四周的神光照耀,雪白的雾气竟然丝毫也不惧他的神光,很快将他和背上的秦牧淹没。

    老牛谨慎的看着四周,迷雾越来越淡,只见迷雾中隐约有人影晃动,只听有笑声传来:“今日的天庭倒是热闹,人来人往的,连这天河也到处都是画舫。”

    老牛抬头,只见一艘巨大的画舫正在向他们行驶而来,他急忙躲过,却见四周的景色忽然间变得绚丽多彩,仿佛色彩一下子变得鲜活起来!

    “这是哪儿?”

    老牛心头大震,向四周看去,但见无数画舫千帆竞发,行驶在一条大河之上。

    而大河两岸,天宫重重,神圣非凡。

    ————三千五百字章节,今天更新了七千字哦,求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