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老牛站在江水上,怔怔的看着穿梭如织的画舫和楼船,荒凉的大墟,原本是黑夜的大墟,此刻竟然变成了白昼,涌江也比从前宽了不知多少倍,一艘艘雕龙画凤的画舫和楼船从他们的身边驶过。..</br></br>    碧波荡漾,这道大河竟然是奔流在天空之中!</br></br>    老牛向下看去,没有看到大墟的陆地,只能看到一颗颗星辰悬挂在星空中。</br></br>    那些星辰有近有远,近的显得很大,仿佛触手可得,远的则像是月亮,但也可以看到星辰上面的山川和建筑。</br></br>    而涌江两岸,一座座天宫中宫阙深深,这一座座天宫更像是一座座大陆,漂浮在天河的两岸,一座座天宫组合在一起,便形成了规模浩瀚的天庭!</br></br>    老牛晃了晃头,有些茫然。</br></br>    自己只是驮着秦牧经过这里,为何会遇到这种诡异的事情?</br></br>    还有,刚才那画舫上有一个女子说这里是天河。天河?这里不是涌江吗?</br></br>    大墟到哪里去了?</br></br>    延康呢?</br></br>    一丁点的陆地都没有,自己原来所在的那个世界到哪里去了?</br></br>    老牛不安的甩着尾巴,把屁股抽得啪啪响,谨慎的盯着四周。</br></br>    涌江的源头,断崖一带,原本都是人迹罕至之地,这里属于大墟的腹地,但是有一个惊人的断层。</br></br>    因为这个断层,东大墟比西大墟要低了几千丈。</br></br>    大墟原本因为有这个屏障,导致东西方交流不畅,直到秦牧请延康国师和西土的神通者铺路,架了两道飞桥,才将东大墟和西大墟打通。</br></br>    涌江正是发源自这个断崖上,水从断崖中流出,向东奔流。</br></br>    秦牧原本曾经细细观察过,怀疑涌江源头有五个世界重叠在一起,涌江的水有可能是来自其他五个世界。</br></br>    当然,这只是他年轻时的猜测。</br></br>    当他发现了天阴界和天阴界四周密密麻麻不计其数的诸天时,他便知道自己的猜测绝对错了。</br></br>    他猜的太少,而实际上的数量太多。</br></br>    老牛毕竟追随了老农几万年,开皇时代他也经历过,对涌江的了解还在秦牧之上。</br></br>    秦牧只是揣测涌江的水来自其他世界,而他却知道涌江是整个开皇时代最为诡异的地方之一!</br></br>    早在这里还是上皇时代的遗迹时,年轻的开皇率领着一批年轻人来到这里,筚路蓝缕,在废墟中起家,建立了莫大的基业,开创了一个辉煌两万年的时代。</br></br>    但是那时,涌江源头便已经是久负盛名的诡异之地。</br></br>    开皇,樵夫,以及其他存在都曾经探寻过这里,发生了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br></br>    江中常有迷雾,迷雾涌出时,会让人看到许多不可思议的人和事,还会看到其他世界。曾经有人无意中误入迷雾中,等到从迷雾中走出,发现世间已过千百年。</br></br>    还有人曾经在迷雾中遇到迷路的路人,路人自言是上皇时代的人,遇到了迷雾,迷失路径。等到雾气散去,路人便消失了。</br></br>    老牛记得这里发生的最为有名的事情,便是开皇曾经提起过他年轻时期在此地消失了几个月,误入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等到回来之后,发现已经是几个月之后了。</br></br>    他再度试图寻找那个不可思议的地方,却怎么也找不到了。</br></br>    不过别人问开皇,他在那个不可思议的地方遭遇了什么事,遇到了什么人,开皇却一言不发,讳莫如深。</br></br>    后来许许多多神魔来到涌江四处探寻,结果一无所获,这件事就渐渐淡了。</br></br>    涌江迷雾事件被人淡忘,不过开皇在称帝之后,却时常来到这里,不知道是否是在搜寻那个不可思议之地。</br></br>    后来,樵夫圣人曾经率领天字部来到这里,专门对涌江进行了深入探索,发现了许许多多涌江的秘密,还发现了许多被历史淹没的诸天,并且找到了黑暗的源头,派人进去探寻究竟。</br></br>    但那时已经是开皇时代的晚期,樵夫圣人没有来得及寻找出结果,开皇劫便爆发了。..</br></br>    “或许大天师会知道许多关于涌江的秘密,不过现在他肯定不在这里。”</br></br>    老牛的牛眼东张西望,谨慎万分,只见这一座座天宫都有着极为强横的神魔镇守,让他也不敢放肆,心道:“现在的难题是,怎么才能回到大墟?”</br></br>    正在此时,秦牧的声音传来,有些惊讶道:“三多师兄,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怎么把我带到这里来了?”</br></br>    老牛眨眨眼睛,开口说话,却不知该说什么:“我……”</br></br>    秦牧兴奋道:“这里是域外天庭吗?”</br></br>    老牛迟疑一下,开口道:“我也……”</br></br>    秦牧舒展身躯,修为还在疯狂提升之中,显然融合了五大神藏之后修为突飞猛进,好奇的东张西望,难以抑制住兴奋:“三多师兄不愧是武斗天师座下的最强者,果然牛气冲天,竟然敢带着我来到域外天庭!武斗天师是否是给你安排了什么秘密任务?”</br></br>    牛三多看着水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br></br>    秦牧询问道:“你想好退路没有?”</br></br>    “我……”</br></br>    “我可以打造一个灵能对迁桥!”</br></br>    秦牧兴奋道:“不过咱们须得去寻一个僻静之地,我上次从帝释天王佛那里弄来了许多神金神料,完全可以再造一个灵能对迁桥。国师那边应该还有祭坛,他在为征战天羽世界做准备……”</br></br>    “师弟,我好像迷路了。”老牛鼓足勇气道。</br></br>    “武斗天师给了你什么任务?营救书生天师对不对?书生子兮一定是被域外天庭擒住了镇压起来对不对?”</br></br>    秦牧兴奋道:“你等一下,我把眉心的眼睛打开!”</br></br>    “师弟,我迷路了!”</br></br>    老牛忍不住道:“我是真的迷路了!我也不知道这个鬼地方是哪里!我根本不认得这个地方,你不要瞎搞胡搞,免得惹出乱子,让我先整理一下思绪!”</br></br>    秦牧神色呆滞,狐疑道:“人都说老牛识途,你怎么跑过来的?原路返回便是。”</br></br>    老牛气急败坏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跑过来的!我从涌江断崖上跳下来,刚踩在水面上然后起雾了,雾散了就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你别说话,让我仔细想想怎么才能回去!”</br></br>    秦牧沉默,等了片刻,问道:“师兄想出主意了吗?”</br></br>    老牛彻底没了脾气,摇头道:“我脑袋里一片空白,想不出回去的办法。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完全没有任何头绪……”</br></br>    秦牧四下张望,分析道:“这里的画舫很是原始,画舫上刻画的是最基础的玄武纹,是借用玄武控水的力量让船漂浮在水面上。船的动力还是让水兽拉着画舫,不是用丹炉。这里不是域外天庭,天庭没有这么落后……”</br></br>    老牛眼睛一亮,看向那些画舫,果然看到一头头体型巨大的水兽在拖着画舫游动,这些细节他并没有注意到,急忙道:“还有呢?”</br></br>    秦牧将眉心的柳叶揭下来,露出第三只眼,打量四周,看向画舫中的人们和一座座天宫中的神魔,沉声道:“他们的神藏中元气运行路径也很是简单,神藏也很是原始,不如延康的神通者神藏精细。而且,他们的神桥都是完整的,没有一人的神桥是断开的。”</br></br>    老牛终于有了一点信心,问道:“你还能看出什么?”</br></br>    “还能看到没有神藏的人。”</br></br>    秦牧面色凝重,遥望一座远处的天宫,那里,一尊伟岸的神祇周身光焰烈烈,如同被一轮大日所笼罩,沉声道:“我可能看到了真正的大日星君,没有神藏,天生地养的大日星君,不是上皇时代的大日星君……”</br></br>    老牛一片茫然,头脑中没有任何想法、念头,结结巴巴道:“你的意思是……”</br></br>    “我的意思是……”</br></br>    秦牧突然脸上露出青春阳光的笑容,向迎面而来的一艘画舫上的女子招手,道:“姐姐,这里!这里!我们迷路了,姐姐,这里是什么地方?”</br></br>    老牛面色如土,心道:“秦师弟这么不小心?咱们是误闯此地,这里高手如云,万一被人察觉有个闪失……”</br></br>    船上的女子衣着华贵而优美,正在船头欣赏风景,听到声音向这边看来,眼睛一亮,笑道:“小哥哥嘴儿真甜。这里自然是天庭了,你们上船来罢。”</br></br>    老牛神色呆滞,还是没有回过神来。</br></br>    秦牧纵身跳到船上,向下唤道:“师兄,你也上船来,姐姐心地善良,愿意载我们一程。”</br></br>    老牛慌忙人立起来,摇身一晃,化作牛首人身的神人,跟着跳到船头。</br></br>    那女子打量秦牧,只见这少年衣着锦绣,玉树临风,有着一种天然的质朴赤子的气质,不觉心生好感,笑道:“今日天庭盛会,天河上船来船往,多得是下界上来游玩的少年才俊。你是头一次来天庭吧?”</br></br>    秦牧点头,红着脸道:“我和牛师兄都是头一次来,倒像是乡下人进城,只知道看四周繁华,不觉就迷了路。”</br></br>    那女子笑道:“头一次来天庭都是这样。陛下命天下能够巧匠打造三十六天宫七十二宝殿,分封各位古神,我也觉得有些太繁琐了。陛下还要给天庭取名号呢,正与天公、土伯他们商议取个什么名号。”</br></br>    牛三多东张西望,打量四周,突然目光落在一艘与他们擦船而过的画舫上,如同见了鬼一样,目光难以挪开。</br></br>    秦牧正与那女子说说笑笑,瞥见他的表情,微微一怔,道:“师兄,怎么了?”</br></br>    “开、开、开……”</br></br>    老牛结结巴巴,目光还是落在那个画舫上,秦牧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少年正在与人说话,谈笑风生。</br></br>    “开、开……”</br></br>    老牛还是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br></br>    秦牧笑道:“师兄,到底开什么?”</br></br>    “开皇!”</br></br>    牛三多终于说出那句话,声音沙哑道:“我看到了年轻时候的开皇!”</br></br>    ————月底啦,求月票!牧神记的月票记录被破啦,咱们也争取自己破自己的记录呗!兄弟们还有月票吗?</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