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厉天行衣袂飘飞,作为天魔教的前教主,虽然性情有些变态,但她的实力绝对是顶级的存在,一出手便展现出极为强横的战力。

    她的身形飘忽,但是每一脚落下时却又显得极为沉重,将沉重与轻盈结合得完美无缺。

    厉天行一伸手,便见空间近乎塌陷似的往她掌心中跌去,四周空间以她的手掌为圆心,空间中呈现出密密麻麻的丝状纹理。

    这些丝状纹理的每一个节点都代表一颗星辰,几颗、几十颗星辰形成一片星斗,大大小小三百六十星斗形成一张空间罗天网络。

    大罗天星掌力!

    她的大罗天星掌力倘若细看那些星辰星斗,便会发现星辰星斗结成不同的异象,比如紫薇星内部构造便是一座天宫,紫薇星象征皇权,因此是天宫。

    白虎七宿七百多颗星辰,五十四星宿,内部呈现奎木狼、娄金狗、胃土雉等各种异象,每个星辰代表的力量也各不相同。

    厉天行毕竟曾经也是天魔教的教主,得到过樵夫传经,参悟出自己的大一统功法。

    她倘若不变态的话,自身的才学也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存在,大罗天星掌力是她将大育天魔经融会贯通之后参悟出的绝学,极为厉害。

    她杀入爆炸中心,与延丰帝联手,顿时那爆炸中心传来剧烈的波动,冲击四周,将山庄里不知多少妖怪震得喋血,连忙纷纷藏到大殿里,躲避冲击。

    半山腰,秦牧与灵毓秀等人身前一条条蛟龙各自站在那里,替他们挡住神通冲击的余波。

    秦牧手掌按在无忧剑上,双眸中一重重天开启,紧紧的盯着山庄中的战斗。

    他的手指在不断的敲打着剑柄,身前身后浮现出各种无极太极四相八卦的符文符号,疯狂演算。

    爆炸中心,画中世界的坍缩散去,只见延丰帝和厉天行围绕一幅画奔走攻击,而瞎子手中黑枪越来越长,大枪抖动,脚下也在不断移动,向那幅画刺去!

    而在那幅画中,一条条手臂与腿脚打出,与他们三大高手以硬碰硬,丝毫不落入下风。

    延丰帝法力强横无匹,虽然修为还未曾恢复到巅峰状态,但这等法力已经可以笑傲天下,甚至超过厉天行和瞎子,他的招法大开大合,力大招沉,刚猛霸道。

    厉天行的神通更胜一筹,她的大一统功法尽管不算是真传,但是统一了大育天魔经,各种功法神通施展自如,而且秦牧还从她的身上看到自己所不具备的东西。

    那就是大育天魔经内藏更深层次的神通。

    不过这种神通需要将大育天魔经中的各种神通组合,比如厉天行的大罗天星掌力,大罗天星中融合了三百多种神通,藏于一掌之中,威力骇人听闻!

    “厉教主不愧是我教的天纵奇才,可惜心思用歪了。”秦牧赞叹不已。

    瞎子自不必说,与豢龙君一战,已经体现出他的强大。不过瞎子现在的表现比与豢龙君对决时更强,他的神枪越来越长,但威力也越来越强,任何一击给人的感觉都是妙到毫巅。

    他最出色的地方还在于能够准确的弥补厉天行和延丰帝的不足,攻敌必救。

    他是厉天行和延丰帝的补充,让延丰帝和厉天行能够放手施为,不必担心自己。

    即便如此,他们三人也渐渐压制不住画中的星犴。

    那幅画飘来飘去,画中的拳脚神通不仅能够挡住他们的攻击,还能反击!

    星犴的神通威力强横无比,法力也强横无比,肉身更是强横得不像话,将三人震得嘴角溢血,那幅画也被震得不断裂开!

    他即将脱困!

    秦牧微微皱眉,看出三人的劣势,突然高声道:“羽族长!”

    羽曌青一个箭步冲出,双脚如飞,双指并起向画刺去。

    唰——

    她的速度极快,浮光掠影,双指的指尖光芒闪动,如同一口利剑闪电般刺入画中!

    羽曌青一击得手,顿时感觉到一股强横至极的力量从画中反扑而来,将她震得娇躯乱颤,向后跌去。

    突然,羽曌青身上的翅膀唰唰唰张开,振翅飞行,停在空中,数十张鳞羽急速震动,她身上的衣衫立刻浮现出无数符文纹理,光芒飞速流动,一道道光芒从鳞羽中迸发射入图中。

    那幅图画露出一丝血迹,延丰帝和厉天行精神大振,攻势更紧。

    秦牧面色紧张,向身后的女孩们低声道:“你们趁现在进入殿内躲避。”

    灵毓秀连忙带着炎晶晶等人飞速下山,躲入一座大殿之中。

    秦牧微微皱眉,身前身后的运算还在疯狂进行,不过他渐渐感觉到自己的智慧不够用,已经算不出瞎子他们的胜算有多少。

    他脚步移动,计算自己出手的角度和胜率,御龙诀催动,一条条蛟龙开始往他身上缠去,将法力借给他。

    秦牧气息暴涨,随着一条条蛟龙借力给他,他的身躯越来越高大,法力越来越强横,体表也有龙鳞疯狂的涌出,爬满身体。

    嗡嗡嗡。

    他的眼瞳中又多出几道九重天阵纹。

    他将九重天开眼法催发到极致!

    他不仅用高绝的术数造诣来计算,同样用神眼去看,观察战场,计算战场。

    “星犴有破绽了!他的身体有些不太适应,相互排斥了!”

    突然他眼睛一亮,精神力爆发,用自己的精神与羽曌青联系,羽曌青立刻精神波动通知瞎子、厉天行和延丰帝。

    半山腰上,秦牧停下脚步,双膝弯下,身形曲蹲,他身上那十几条蛟龙法力狂暴,让他的气息也陡然狂暴起来。

    秦牧按住无忧剑剑柄的手掌一动,顿时剑芒盈霄!

    秦牧双腿的力量爆发,脚下一动,瘸子巅峰时期的速度几乎在他身上重现!

    轰隆!

    秦牧所过之处,空中出现几百个几千个重影叠在一起,不断向前延伸,直奔那幅画而去!

    待他来到画前,恰恰是无忧剑的剑芒爆发得最为炽烈之时!

    他的速度快到极致,无忧剑的剑芒如同一个巨大的钻头,一晃而过,从画中穿过!

    下一刻,星犴胸口中剑,被他从画中刺出,而在秦牧和星犴身后,那幅画支离破碎!

    与此同时,瞎子的攻击接踵而至,龙拓黑龙枪从星犴身后穿入,避开他的箱子,透胸而过。

    延丰帝与厉天行一左一右,九龙破山掌与大罗天星掌力几乎同时打在星犴的左右太阳穴上,雄浑的破坏力摧枯拉朽般冲入星犴的大脑之中!

    而同一瞬间,羽曌青身上流动的光芒唰唰唰刺入星犴双脚,将他的脚面定在地上!

    “结束了?”

    众人都松了口气,羽曌青在这一战中至关重要,由她做中枢,联络厉天行、延丰帝和瞎子,调度如一,才能突施辣手,一举将星犴击杀。

    “呵呵呵,很不错啊你们。”

    中剑中枪的星犴突然抬起头来,露出赞许之色,他嘴角和伤口的血流了出来,但是那血却像是活的一般,又流回他的伤口,回到他的体内。

    “你们都很不错啊。”

    星犴哈哈大笑,秦牧脸色剧变,急忙拔剑,却在此时星犴手掌探出,屈指连弹,秦牧身躯大震,身上的蛟龙一个个发出哀鸣,从他身上脱落下来。

    他的力量顿时急剧衰落,瞎子抖枪,将星犴挑起在半空中,救下秦牧。星犴伸手在龙拓神枪上重重一拍,瞎子双手顿时冒出火光,被飞速向他撞来的龙拓神枪摩擦得双手血肉模糊,眼看龙拓神枪便要插入他的胸口,突然神枪化作黑色骨龙哗啦啦围绕他的身躯飞速抖动,将星犴的力量化去。

    龙拓神枪被震得骨骼震错轰鸣,发出一阵阵龙吟,这才将力量卸去,黑色骨龙仰首,围绕瞎子盘绕了一周又一周。

    星犴咚的一声落地,胸前破开两个大洞,分别是秦牧的剑和瞎子的枪刺穿他的身体所致。

    他的脑袋几乎被拍扁,是厉天行和延丰帝的掌力神通所致,而他的双脚脚面有十几个破洞,是由羽曌青所伤。

    “你们真的很不错!”

    星犴的脸被挤得狭长无比,面孔扭曲,却露出真诚的笑容:“值得我出全力了。”

    咔嚓。

    他背后的箱子裂开,三颗脑袋飞出,星犴抬手将自己被挤扁的头颅摘下,那三颗脑袋则落在他的脖子上,各自晃了晃。

    而被拍扁的脑袋眼珠子则飞了出来,替换掉其中一颗脑袋的眼珠子。

    又有四条手臂从箱子里飞出,落在他的腋下,与他的身体长在一起。

    星犴活动一下手臂,伸手掏出被刺穿的神心,换了一颗心脏,又去拔出被切断的肋骨,摇头道:“即便是杀了你们,也只能算是不亏。你们很不坏,都值得我收藏。”

    瞎子脸色剧变,探手抓去,龙拓铮的一声落在他的手中,化作黑枪,厉声道:“不能等他换好身体!”

    他大枪刺出,延丰帝和厉天行立刻一左一右攻上前去,羽曌青也竭尽所能攻击,然而星犴却依旧气定神闲,两只手继续换着自己被损坏的身体。

    嘭——

    延丰帝连中数拳,倒飞而去,瞎子的龙拓神枪被星犴其他手掌抓住枪尖,用力一抖,将瞎子高高抖起。

    星犴其他两颗头颅张口大吼,声音如雷,轰击半空中的羽曌青身上,羽曌青嘴角溢血,精神失控,从空中栽下!

    厉天行掌力爆发,随即便见星犴换好身体,三头六臂迎上自己!

    “这还怎么打?”她脑中懵然。

    “道心种魔吗厉教主?”

    星犴三张面孔露出诡异笑容,三张脸长得都不一样,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很容易破啊!你死之后,这具身体我会好好保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