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老牛跟在两人身后,脸上豆大的汗珠不断滚落下来,秦牧与开皇的气机不断变化,两人虽然没有明面上动手,但是暗地里却相互争锋,各不相让!</br></br>    “这两人都是倔驴成‘精’!”</br></br>    老牛不断抬手抹去额头冷汗,心道:“我原不应该听老爷的话,送秦牧去见天‘阴’娘娘的,我原应该呆在老爷身边,慢吞吞的喝着茶‘抽’几口水烟袋的。开皇败了,不好,秦牧败了,也不好,我回去也不好‘交’代!总不能对老爷说,我把秦牧送到古神天庭去了,秦牧把开皇打了一顿……”</br></br>    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该帮助谁。</br></br>    按亲疏之分,自己应该帮助开皇。</br></br>    但是秦牧是一个多么好的少年,对自己以礼相待,总是称呼自己为三多师哥,从自己的内心来看,自己与秦牧更加亲近。</br></br>    他着实为难。</br></br>    不过,他倒是可以看得出来,秦牧与开皇都是天才之辈,两人的气机千变万化,‘肉’身的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元神的思维细微‘波’动,元气的细微变化,都会引起对方的气机‘交’感,进而做出应对。</br></br>    他们每走出一步,自身的各种变化便多达几十种,正是因为他们的眼界见识太高,自身的变化是针对对方的弱点而来,这才导致他们刚一气机碰撞,走起路来便变得歪歪扭扭,瘸瘸拐拐。</br></br>    两个人都如同醉酒一般,越向前走,便越是狼狈,然而却无法停下,都有些骑虎难下的感觉。</br></br>    好在他们距离大鲲的头部已经不远,再走出两三里地便可以来到‘阴’天子身边。</br></br>    ‘阴’天子正在兴奋的看着迎面驶来的天‘阴’娘娘的车驾,大鲲头部也早已聚集了许许多多人们,都在抬头仰望。</br></br>    秦牧和开皇踉踉跄跄走来,两人浑身大汗蒸腾,溢出体外的元气越来越浓烈,彼此不受控制般向前走。</br></br>    ‘阴’天子突然心有所感,急忙回头,却见秦牧与开皇二人走来,他顿时感觉到两股不同的气机碰撞,这两股气机是来自秦牧与开皇。</br></br>    “他们两人怎么斗上了?这二人斗上了,对我倒是好事,我可以两边‘交’好,两边都对我感‘激’涕零。”</br></br>    ‘阴’天子惊讶,突然见猎心喜:“这二人的争斗方式却是奇特的很,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争斗方式。..不如我来将他们分开,让他们感‘激’于我!”</br></br>    他气机爆发,切入两人之间,笑道:“秦兄、牧兄,我来与你们做个和事……”</br></br>    他的气机刚刚‘插’入两人之间,突然秦牧和开皇‘交’战厮杀的气机仿佛大洪水寻到了宣泄口,一下子向他涌来!</br></br>    ‘阴’天子话未说完,被这两股气机一压,顿时大脑中一片雪白,动不了任何念头!</br></br>    他只感觉到自己所处的天地似乎一下子崩裂,瓦解,自己从无垠高空向下跌落,而下方则是黑暗,无穷无尽的黑暗!</br></br>    他无力挣扎,只能不断跌落,不断沉沦,慢慢的他看到黑暗两个相互对立的面孔,那是“牧青”和“秦开”的面孔,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br></br>    这两张面孔无比庞大,自己则处在他们二人之间,细小无比,正在向无尽的黑暗中坠去。</br></br>    就在此时,秦牧的声音传来:“‘阴’兄,‘阴’兄!”</br></br>    ‘阴’天子眼前的幻象消失,渐渐的浮现出秦牧和善的面孔,秦牧正在搀住他的左臂,而开皇则搀住他的右臂,免得他跌倒。</br></br>    ‘阴’天子浑身是汗水,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br></br>    “‘阴’兄是否身体不舒服?”</br></br>    秦牧关切道:“我颇通医术,倒可以帮‘阴’兄诊治一下。所谓医者父母心……”</br></br>    开皇微笑道:“‘阴’兄是夹在我们中间,受了惊吓,并非是病。是‘药’三分毒,他吃了你的‘药’,没有病也会患病。牧兄……”</br></br>    “别叫我牧兄!”</br></br>    秦牧额头冒出一根根青筋,强忍住心底的冲动。开皇是他的老祖宗,岂能称他为兄?</br></br>    开皇会错了意,冷冷道:“我本意要与你化干戈为‘玉’帛,你却如此不领情,你真的以为我怕你?你的本事的确很高,但也不见得有我高!”</br></br>    秦牧冷笑道:“我的本事未必高过你,但是我的道心比你高。我不会像你一样不堪。”</br></br>    ‘阴’天子大是头疼,连忙道:“天‘阴’娘娘的车驾到了,你们别吵,有什么话好好说不成吗?”</br></br>    一声声龙‘吟’传来,只见一条条巨龙拉着华丽无比的天青‘色’宝辇,正在向这边驶来,那些巨龙每一条都要比他们脚下的大鲲还要庞大,乘云驾雾,从他们上空驶过。</br></br>    巨龙身上披挂着青‘色’的铠甲,也是用天‘阴’之金炼就的宝物,浑身宝光直冲云霄,而宝辇也是用天‘阴’之金打造的主体,又用云气作为点缀,华盖下悬挂着一颗颗珠子,珠子明亮,是一颗颗星球炼制而成,被炼到只有十多丈方圆大小。</br></br>    那些云气便是漂浮在垂珠之间,云气和垂珠,挡住了众人的视线,只能隐约看到一位神‘女’坐在华盖下。</br></br>    ‘阴’天子瞪大眼睛,看得出神,直到巨龙拉着宝辇驶往天庭的中心,这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喃喃道:“我何时才能有这样的威风?”</br></br>    四周众人都笑了起来。</br></br>    他们脚下的那头大鲲也不禁吭哧吭哧的笑出声来,很是洪亮。</br></br>    ‘阴’天子脸‘色’涨红,结结巴巴道:“你们别笑我,将来我一定也可以这么威风,这么霸气!等到将来,嘿嘿,你们都要拜服在我脚下……”</br></br>    众人哄笑声更大。</br></br>    ‘阴’天子脸‘色’更红,还要分辩,开皇道:“‘阴’兄,天底下芸芸众生不计其数,但是能做大事的青史留名的却只有三五人。他们没有这个志向,只会嘲笑有志向的人,你不必放在心上。”</br></br>    ‘阴’天子心中很是感‘激’,道:“燕雀不知鸿鹄之志,我不与他们一般见识。”</br></br>    秦牧瞥了开皇一眼,心道:“他是在阐明自己的志向,还是为这些人着想,免得将来‘阴’天子报复他们?或许两者皆有之。我回到过去之后,到底能不能杀死‘阴’天子,改变未来呢?”</br></br>    他心中有些迟疑。</br></br>    大鲲载着他们一路飞行,跃过重重宫阙,又遇到几尊气派非凡的古神车驾经过,引起一阵又一阵的羡慕。</br></br>    终于,他们来到天庭的瑶池。</br></br>    天庭实在太广阔了,即便是以大鲲的速度也飞行了良久这才来到瑶池。</br></br>    大鲲徐徐停下,停靠在瑶池边的白‘玉’台旁边,众人纷纷下来,‘阴’天子替秦牧偿付路资,多付了一些‘玉’龙丹给大鲲,大鲲摇头摆尾,飞向空中的天河,扎入河中,远远游走。</br></br>    瑶池虽然有个池字,但对于秦牧等人来说更像是天庭中的一片汪洋大海,这里云气飘渺,海中仙山无数,有巨大的海龟背着一座座圣山在瑶池中遨游。</br></br>    海中还有一朵朵大得不可思议的莲‘花’,占地方圆数百亩,有的盛开,红白相间的‘花’瓣很是‘诱’人,有的则还是‘花’骨朵,亭亭‘玉’立,青的白的粉的,煞是好看。</br></br>    有许许多多神通者在瑶池附近游玩,这些神通者多是来自下界的人,还有些是‘阴’天子所说的半神,没有化作人形,而是以神兽的形态出现。</br></br>    ——对于后世人来说,这些半神是神兽,而对于现在的人来说,他们就是半神,拥有着至高无上的血脉,地位极高,神通者见了他们也要毕恭毕敬。</br></br>    瑶池边,许多人唤来海中的大龟,付了些灵丹,便登上龟背上的圣山,大龟背着一座座圣山游入瑶池深处。</br></br>    而那些海中莲‘花’上竟然也有着一个个小小的国度,有不少游人去那里玩耍。</br></br>    “对于古神来说,这里是瑶池,对我们来说,这里就是瑶海了。”</br></br>    ‘阴’天子道:“这次天庭盛会,很多人都是从一个个下界诸天上来游玩,见见世面,这些都是俗人。不过御天尊与另外几位道友不同,他们的志向高远,这次趁着天庭盛会,邀请下界的豪杰之士,举办这次的瑶池大会。我们虽然不如古神,但也要做出一番事业!”</br></br>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秦牧看在眼中,心中微动:“‘阴’天子当年也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少年。不过这样也对,他后世的成就极高,是少有的帝座强者,自然有着自己的本事。”</br></br>    ‘阴’天子唤来一头大海龟,道:“我们是应御天尊之邀,来赴瑶池盛会的。”</br></br>    那老龟道:“御天尊吩咐过,来赴瑶池盛会的,不收灵丹。几位请吧。”</br></br>    秦牧惊讶,询问道:“御天尊在天庭的地位很高吗?”</br></br>    ‘阴’天子笑道:“御天尊是我们这些低等种族的领袖,自然地位极高,即便是古神对他也是以道友相称,认为他是能够让道法神通得以发展的人物。”</br></br>    他们登上龟背上的圣山,老龟立刻游动,向瑶池深处驶去,四周景‘色’宜人,说不出的好看。</br></br>    “御天尊是第一个开辟灵胎神藏的人,神藏修炼,便是起自他。他开启神藏之后,天地大道为之而变,端的是震惊了天下。当时便有许多古神投影下来,环绕他礼赞不已,赞叹他是一个伟大时代的开启者。”</br></br>    ‘阴’天子道:“天公称他为御天尊,土伯为他赐寿,让他不死不灭。不过,这世间还是有能够与他齐名的,五曜神藏便是昊天尊开辟的,他也不是姓昊,而是名字中有个昊字,因此被古神封为昊天尊。还有凌天尊开创了六合神藏,月天尊开辟了七星神藏,火天尊开辟了天人神藏,幽天尊开辟了生死神藏,云天尊开辟了神桥神藏。他们被尊为七天尊,功成之后,天地大道为之变化,天帝也允了他们的称号。”</br></br>    秦牧喃喃道:“真是令人神往的时代,这些人能够确立神藏修炼体系,被称作天尊,是实至名归。后世人即便再有开创,也很难超过他们……”</br></br>    开皇心有同感,道:“能够见到七位天尊,不虚此行。”</br></br>    两人目光对视,突然各自冷哼一声,扭过头去。</br></br>    老牛夹在他们中间,顿时倍感压力,心中暗暗叫苦:“两个家伙都是倔驴子成‘精’,但愿你们别惹出更多的事来,让我不好做牛……”</br></br>    前方,一片宫阙金光万丈,很是辉煌气派,老龟背着圣山来到那片海中宫阙前,道:“瑶池秘境到了。”</br></br>    ‘阴’天子加快脚步向前走去,高声道:“御天尊,小弟‘阴’朝槿前来赴会了!”</br></br>    秦牧和开皇也向前走去,老牛硬着头皮挤在两人中间,免得他们又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心道:“只要不打得血头血脸,那就是我的大功德!”</br></br>    这片宫殿中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数量极多,应该都是各界应邀前来赴会的神通者。</br></br>    秦牧心神‘激’‘荡’:“这些人中,到底会诞生出多少名动后世惊天动地的大人物?”</br></br>    突然,他微微一怔,看到了一个和尚,旁边还有一个道士。</br></br>    ————月票还差千把票,就可以超过上个月了,破自己上月的记录,也是很值得庆祝的事情吖,求月票~</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