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牛犇这么强……”

    御天尊身边,阴天子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脑袋插到云霄中的牛三多,他的眼珠子快要从眼眶里迸出来了。

    他知道这个叫“牛犇”的很强,一上来便差点把大鲲压得坠落,只是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牛犇,竟然这么强!

    强到连天空都承受不住他的气势,强到一上来便镇压整个瑶池盛会的地步!

    瑶池中,那一头头背负着海岛遨游的大龟也是半神,天生血脉强大,是古神后代,而且已经成年,实力极为强大,但是在牛犇的气势面前,这些大龟根本不敢露头,直接缩了四肢和脑袋沉入海中,只剩下海岛上的神通者疯狂的往山顶爬去,免得被淹死在瑶池内。

    “与古神一样强大……”

    御天尊与其他几位天尊脸色苍白,抬头仰望这尊发怒的神魔,心中百味杂陈。

    尤其是御天尊,心中更不是滋味。

    为了这次瑶池盛会,他四处奔走,打点天庭上下,与帝后沟通,又要买通天帝身边的能说上话的,在天帝面前美言几句。

    不仅如此,他还需要造大声势,吸引所有下界大大小小诸天诸世界的年轻才俊前来,参加这次瑶池盛会。

    他借天庭盛会的力,才能将瑶池盛会举办起来,热热闹闹。

    而这一次,他同样也要借此宣布的大事,聚集所有人的目光,借此契机一举成为所有神通者的领袖,甚至半神的领袖。

    他要将天底下所有种族,包括古神的后代,都拉到自己的阵营中来!

    如此一来,天庭盛会的一半成果,便会落入他的手中,成为他崛起的资本。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瑶池盛会竟然会突然间冒出来两个年轻人在这里大打出手,这两人展露出绝代风华,让赴会的神通者震惊莫名,将自己的风头抢了去。

    更没想到的是,现在又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一个堪比古神的强者,瑶池盛会是否还能举办下去,他心中完全没有底。

    倘若这个强者性子一发,将瑶池打得稀巴烂,岂不是自己所有的辛苦都要付诸流水?

    牛三多现出无比雄壮的筋躯,鼻孔喷烟,双眼喷火,抬起手掌向下虚虚一按,还未接触到秦牧和开皇二人,二人便顿时感觉到无比恐怖的压力压下!

    嘭,嘭。

    两声闷响传来,秦牧和开皇的神通径自瓦解,两人的身躯从半空中坠落,被无形的压力死死的压在地上。

    大地轰隆沉降,两人被压成大字型,越陷越深,动弹不得,心中皆是骇然万分。

    “你敢打他?”

    秦牧又惊又怒,竭力抬头:“你打他就是打我,你个死牛……”

    牛三多愤怒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让你们闹!让你们闹!我一路上告诉过你们多少次,让你们克制,不要惹事,你们偏偏惹事!真当老牛是没有脾气的吗?我的牛脾气上来,才不管你们是谁……”

    “别压了!”

    凌天尊站在他的牛腿边,心惊胆战的看着秦牧和开皇坠落之地,那里已经被压出一个百丈深浅的大坑,连忙仰头道:“再压下去,你就把他们压死了!”

    不过牛三多的身躯太高,她的声音无法传到那里。

    就在此时,一个嘹亮的声音传来,如同苍鹰的叫声:“谁胆敢在天庭闹事?”

    疾火如流星,一道火光袭来,越来越大,如同一轮太阳向牛三多轰去!

    牛三多探手一抓,将那太阳捏得粉碎,猛然一声大吼。

    哤——

    吼声滚滚,飞来的大日星君尽管是天生的神圣,也被狂暴的声波冲击得立脚不住,向后飞去。

    他毕竟不是后世的那个冒牌的大日星君,立刻双翼一震,摇身现出真身,羽翼层层叠叠铺开,火羽连天,羽翼长达百里,三只利爪闪着寒光,振翅间利爪便来到瑶池上空,利爪开颅裂脑,向牛三多的脑袋抓去。

    牛三多一拳轰去,天空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大日星君惊叫,连翻带滚远远而去,远处一轮太阳上冒出一团火光,他被打得砸入那轮太阳中,半晌无法起身。

    另一边,天庭一座座天宫中,一尊尊古神和半神相继腾空而起,向瑶池赶来,远古诸神的气息笼罩天地,扭曲空间,只听有人高声叫道:“哪里来的蟊贼,胆敢在天庭放肆!”

    牛三多牛性上头,不管这么多,纵身一跃,跳到天空中,拳打脚踢,将自身的武道修为展露无余,酣畅淋漓的施展开来。

    他不管什么神通,直接拳脚轰过去,一拳便将这些古神半神的神通碾灭,纯粹的力量碾压,无视神通威力,哪怕是日月五曜等古神,在他面前也毫无抵抗之力,他们的神通直接被打爆!

    牛三多武道造诣极高,速度极快,武道强者的奔行速度不是神通者所能企及,他又是凌霄境界的强者,仅比帝座逊色,仅凭视线想要捕捉到他的身影几乎没有可能!

    天空中,一尊古神闷哼,面目中了一拳,头下脚上栽了下来,大脑袋插在瑶池中,身体和腿脚笔直竖起,不知死活。

    又有一尊古神被打落天河中,砸得天河上掀起滔天巨浪,将一艘艘画舫掀起,在高达万丈的浪尖上飘行,引起惊呼一片。

    还有古神在一瞬间中了不知多少拳掌腿脚,每中一击,便身体弯曲,面孔扭曲,脑中一片空白。

    待到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躺在一片大坑中,身下是被自己压塌的宫殿。

    牛三多大打出手,将自己这两日来遭遇的委屈发泄出来。

    他这两日担惊受怕,总是提心吊胆,唯恐秦牧惹出什么泼天大祸,唯恐秦牧与开皇大打出手,唯恐开皇认出他,唯恐开皇干掉秦牧,又唯恐秦牧干掉开皇。

    这些委屈,岂能是一个一向直进直出的直肠汉子所能忍受的?

    他却偏偏不得不忍受,而今甫一爆发出自己内心中不满的情绪,便一发不可收拾!

    武道强者,就是如此。

    不爆发则已,一爆发便是石破天惊,牛都拉不住,更何况他本来就是一头牛!

    牛三多打得兴起,四周涌来的古神和半神越来越多,让他忍不住兴奋高哞,将一众天庭诸神打落下来。

    突然,天空中一轮太阳爆发出耀眼的光芒,一道光柱嗡的一声射来,轰击在他的身上,将这头老牛轰飞!

    太阳上,大日星君抹去嘴角的金血,法力爆发,操控太阳的火力,再度一道光柱爆发,将尚未站住身形的牛三多再度轰飞!

    另一边,天空中的月亮也自爆发光芒,两道光柱轰击,牛三多巨大的身躯从天空砸下,落在天河旁边。

    天空中五曜星辰也各自大放光芒,显然五曜星君也在各施手段,控制五曜星辰,打算合力围攻。

    “当牛爷怕你们不成?”

    牛三多爆喝,探手抓去,天河剧烈动荡,他竟然打算把天河抬起来当成武器,扫荡群星!

    瑶池中的无数神通者毛骨悚然,秦牧从牛三多的掌印中爬出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阴沉着脸,向另一旁爬起来的开皇道:“他敢打你,你放心,将来我必然会帮你打回去!这头牛,疯了,真疯了!”

    旁边,开皇舒展一下身躯,闻言微微一怔:“他不是我的对手吗?为何又说帮我打回去?这个人真怪,明明敌视我,等到我被牛犇打倒,他却又护着我。”

    凌天尊连忙飞身赶来,道:“刚才那个老者闹出大动静了!已经惊动了三十六天宫的存在了!眼下不好收场。”

    秦牧冷哼一声,淡淡道:“他可以解决这场危机的,只要他把那张黄表纸拿出来撕碎,谁也认不出他来。不过这头蠢牛多半是打出了火气,一时片刻是想不起来该如何度过这场难关的。等他打累了,他就会想起来了。”

    凌天尊好奇的打量他们,心道:“这三人的关系却也真怪……”

    天河动荡,牛三多险些将天河扛起来当成灵兵,就在此时,天庭深处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我生自天河,你拿天河做武器,我的家岂不是要被你毁了?天河,你动不得。”

    牛三多顿时感觉到天河变得无比沉重,而且越来越沉,压得他筋躯不断弯下。

    他抛开天河,纵身跳出,便见一尊古神踩着河面迈步向他走来,那尊古神背后,浪涛澎湃,巨大的玄武神龟的虚影浮现,一条腾蛇盘绕在神龟身上,张开吞天大口,长长的蛇信吞吞吐吐,蛇眼瞳孔倒竖,盯着他显得很是阴险诡异。

    牛三多心中一惊,终于清醒过来,却在此时,东方青光满天,又有一位老人走来,但见背后青光中有青色巨龙盘绕,极为广大。

    “难道是四帝之中的北帝和东帝?”

    牛三多眨眨牛眼,握紧拳头,心中兴奋起来:“这个时代的东帝和北帝,是否比后世强悍?打过一场不就知道了?牛爷不惧他们!”

    就在此时,一个高远如同凌驾在九霄之上的声音传来,道:“玄武,青龙,不必欺负他了。这位小道友修得了一身本事,应该是朕不曾听过他的名头,所以这次天庭盛会没有宴请他,他心中不服,所以要闹一闹。”

    北帝躬身道:“陛下,天庭盛会,他来闹场,倘若不杀他,天庭威严何在?臣以为,须斩他立威,以儆效尤!”

    牛三多心头大震:“天帝?刚才说话的是天帝?倘若要杀我,我该怎么才能逃脱?”

    那声音笑道:“而今的天庭,何须立威?普天之下,我们还有敌人吗?那牛,以你的本事,封个天宫之主却也当得起了。不过你大闹一场,那就是有罪,要罚。天庭盛会之后,你便来宫中,做朕的座前金吾郎将罢。”

    牛三多连忙躬身,却见一道光芒从天而降,落在老牛的手中,是一块将军兵符。

    牛三多挠了挠头,将金吾郎将的兵符挂在身上。

    “算你走运。”北帝退去,天河恢复平静。

    东方走来的那老人也自隐去,消失不见。

    牛三多连忙散去武斗肉身,恢复成常人大小,回到瑶池,向秦牧道:“这个天庭的天帝见我一身本事,封我为金吾郎将,没有杀我。”

    秦牧摇头道:“你闹出这么大动静,他将你送到斩神台砍你脑袋都是轻的!我原本还以为你老成,没想到比秦开还要过分!”

    开皇闷哼一声,看着天空,一幅风轻云淡的样子。

    老牛道:“若非你们胡闹,我能毛了?你们都安分一些,大家都少一点事,平平安安的度过这几个月再说。”

    秦牧看到他挂在腰间的兵符,心中微动,道:“你这兵符让我看看。”

    老牛取下兵符交给他,秦牧心中微动,正要翻找饕餮袋,却见一位年轻男子满面笑容的走来,向凌天尊道:“凌天尊,这三位师兄是?”

    “我也不知道。”

    凌天尊这时才醒悟过来,向秦牧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迷迷糊糊的凌天尊求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