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御天尊死了有什么大惊小怪……”

    老牛继续走,嗤笑道:“这些远古的人们又不是没见过死人,吵吵得我头都要炸……御天尊死了?御天尊死了!”

    他忍不住吼了一嗓子,顾不得去叫秦牧开皇等人,急忙冲出风华楼,只见外面喧闹声还未停止,有些人在大哭,有些人则木然的站在那里,有些人跑去询问他人,确定消息之后无力的坐在地上,怔怔出神。

    老牛心头一片慌乱,感觉到前来赴会的远古先贤们仿佛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

    他呆呆的看着外面吵闹慌乱的众人,御天尊在世时这里就是一个处在变革之中的盛世,而御天尊死亡的消息传出来,众人一下子便变成了没头苍蝇。

    一个即将到来的盛世前景,突然间便黯淡下来。

    伟大的领袖的死亡,对这个时代的人们打击太大了。

    老牛心头也是一片迷茫:“怎么就死了呢?怎么就这样死了呢?不可能吧?是开玩笑的吧?这个玩笑开得有点过火……”

    他的背后有脚步声传来,秦牧、开皇和凌天尊走来,他们三人的脸上也是一片茫然,在楼中,他们听到了外面的哭声与吵杂声,御天尊死亡的消息带给他们的冲击也是不可想象。

    秦牧与开皇是穿越到这个时代,与御天尊接触的比较少,只是谈论了一次,但对此人的观感很是不错。

    他们心中对御天尊也非常敬重,认为这是一位经天纬地的远古领袖,将会带领着后天生灵们开辟一个新的时代。

    他们对御天尊的评价极高,然而这样一位正等待着施展毕生抱负的年轻领袖,就这样突然间死了,让秦牧与开皇都无法接受。

    凌天尊更是无法接受。

    秦牧和开皇与御天尊的接触不多,而她却是听着御天尊的传说长大的,她后来遇到了御天尊,御天尊像是兄长一样照顾她,给她很多鼓励。

    她开辟六合神藏之后,便转向研究时间不存在,要以神通证明这一点,虽说御天尊不认为她的研究能够成功,走了歪路,但依旧对她极好。

    御天尊的死,对她的打击很大。

    她面色苍白,踉踉跄跄的向前奔去,秦牧低声道:“跟上她,去看看究竟!”

    三人立刻跟上凌天尊,前方人山人海,别宫里到处都是人,人们处在悲恸之中,天空中也有些半神在张望。

    “御天尊怎么会突然死亡?”

    开皇低声道:“像他这样的存在,神通者是杀不了他的。除非半神或者古神出手,才能置他于死地吧?”

    秦牧想的却是另一件事情,思索道:“为何是在御天尊公布成神之法前杀了他?杀他并非是为了除掉他,而是要除掉成神之法!”

    老牛悄声道:“御天尊有没有可能是诈死?他倘若诈死的话,便可以挑动半神后天生灵与天庭的矛盾……”

    秦牧和开皇一起摇头。

    老牛不解。

    秦牧解释道:“在天庭面前诈死,没有任何意义。有土伯和天公在,他根本无法诈死。他的魂魄无法跳出幽都的掌控,他也躲不过天公的耳目。他是……真的死了。”

    开皇道:“而且,他若是想要挑动半神后天生灵与古神之间的矛盾,他也无需诈死。他更应该先将成神法传出去,传出去之后,新神与古神之间的矛盾,肯定会日积月累越来越多。这牵扯到利益分配的问题,新神想要更多的利益,古神不舍已得的利益,矛盾自然而然产生。他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无需借用诈死这种手段。而且诈死……”

    他没有说下去,显然是有所顾虑。

    秦牧却丝毫没有这个顾虑,接着他的话说下去:“而且他诈死的话,无疑是将领袖的位子交出去,交给别人。他不会做这种为他人做嫁衣裳的事情。”

    开皇看了他一眼,忧心忡忡,低声道:“我们毕竟是外来客,不易与这个时代牵连太深。来到这个时代只有几天时间,但我已经感觉到了暗流汹涌,杀机四伏。”

    秦牧摇头道:“我们处在过去的时光中,我们便是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无论我们做过什么,等到我们回到现在,便会发现我们所做的都是已经发生的历史。”

    开皇额头冒出青筋,嗓音有些沙哑:“你又想乱来?你一定要逼我对你痛下杀手?”

    老牛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心中纳闷。

    而秦牧和开皇却心知肚明,他们刚才一个说嫁衣裳,一个说暗流汹涌,其实都是有所指。

    他们指的是御天尊死后,最大的获益者。

    领袖死了,接替御天尊的领袖是最大的获益者。

    变革者死了,没有了成神之路,古神是最大的获益者。

    御天尊这些日子一直东奔西走,既要招待前来赴会的众人,协调半神与后天生灵,又要打点天庭中的势力,很少有休息的时间。

    他住在瑶池小筑的缦回廊阁,此刻缦回廊阁外已经挤满了人,火天尊与阴天子正守在门前,火天尊一脸悲愤,瞪大眼睛扫视众人,严禁其他人上前。

    凌天尊挤上前去,声音嘶哑道:“真的吗?”

    火天尊哽咽,点了点头,道:“他们都在里面了,幽天尊正试图给他招魂,看看能否救活他。昊天尊已经上书陛下,想请土伯把他的魂魄还回来……”

    秦牧看向阴天子,阴天子站在那里,双目无神,有些茫然,怔怔出神。

    他的眼瞳突然又急剧缩小,盯着自己的双手,两滴泪砸在手面上。

    凌天尊冲入缦回廊阁,秦牧、开皇和青牛也打算进入缦回廊阁,火天尊抬手挡下。阴天子醒过神来,也连忙抬手挡住,歉然道:“秦兄,牧兄,御天尊在里面遇害,你们不能进去……”

    “火天尊,让他们进来。”

    凌天尊的声音传来:“他们的神通道法造诣很高,说不定能看出些什么线索!”

    火天尊迟疑,放开手臂,红着眼向秦牧道:“你若是能寻出什么线索,我就不恨你了。”

    秦牧轻轻点头,道:“我尽力而为。”

    他们走入缦回廊阁,缦回廊阁是建在岛屿的湖泊上,临湖而建,下面是湖面波涛,这里很是清雅。

    因为是帝后所居之地,缦回廊阁也是远比正常建筑更大,里面很是宽敞。

    秦牧三人走入这栋阁楼,看到了地上的血迹,这里的窗台已经炸开,墙壁上还有神通留下的痕迹,御天尊的尸体坐在窗台下,靠着窗,头颅垂下,四肢无力。

    昊天尊、云天尊、月天尊、幽天尊都在这里,昊天尊牵着一条神犬,那神犬正在四处乱嗅。

    幽天尊抬起手掌,元气涌出,将御天尊的尸体托在空中,离地三尺。

    这个少年脑后的鬼脸面具哭了起来,而幽天尊的表情却依旧一如既往。

    秦牧看向飘在空中的御天尊,他的骨骼基本上已经完全断掉,没有一根完整的骨头,是被人施以重手将他的骨骼敲碎,让他飘在空中,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无力感。

    “从外伤来看,攻击他的人不止一个。”

    秦牧围绕御天尊走动,仔细查看伤口,他并没有靠的很近,但是御天尊身上的伤他却看得清清楚楚。

    “但是致命伤并非是骨骼断掉造成的伤势,致命伤来自他的后心。是有人在他背后突然出手,将他重创。”

    秦牧缓缓绕动,脑海中已经形成了一幅画面,那人在御天尊的背后突然出手,因为唯恐留下痕迹,他没有用自己最拿手的神通,用的是单纯的肉身力量。

    第一击的时候,他便以自身无比恐怖的力量击碎了御天尊的心脏,然后躲开御天尊的反击,以无比迅捷的手段围绕御天尊奔行!

    一连串的肉身攻击,如同大锤狠狠的敲在御天尊的身体各处,将御天尊的一块块骨骼敲断!

    “缦回廊阁的墙壁上的神通印记,是御天尊的神通。”

    秦牧向墙壁上看去,御天尊应该对那人极为信任,所以对方才有了偷袭他的机会。

    而且两人的修为实力相差不大,御天尊的修为比对方强,但是对方的肉身要比他强很多,他在失了先手心脏破碎的情况下展开反击,但已经被对方近身。

    被一个战技流派的强者近身,是一件何等恐怖的事情?

    秦牧自己便修炼战技,深知这一点。

    “不过真正要了御天尊性命的,却不是肉身上的伤势。”

    秦牧心念微动,一滴鲜血飘来,他的眼瞳一层层旋转,直接开启了八重天,御天尊的神血中带着几个细微的神通符文,很快破灭。

    这是对方的神通留下的痕迹。

    “御天尊肉身上没有法术神通痕迹,但是血液中却有神通符文,说明对方还是动用了神通,但神通不是针对其肉身。那么他的神通是针对什么的?”

    突然,晦涩的幽都语传来,秦牧心中微动,向幽天尊看去。

    那个少年正在催动幽都的神通,念诵着古老无比的幽都语,试图为御天尊唤魂,将他的魂魄从幽都唤来。

    他的幽都语已经很是不坏,但落在秦牧耳中却有些不足,毕竟而今的幽天尊还未曾进入幽都,还不曾成为后世中的那个天齐仁圣王。

    幽天尊眼睛血红,口中的幽都语越来越杂乱,他虽然面色平静,但是内心却波澜狂潮涌动不休。

    他的心乱了,而且他还是造诣太浅,即便心不乱他也无法将御天尊的魂魄从幽都召回。

    “我还是不行……”

    幽天尊突然吐血,跪在地上,像是痉挛一样抽搐起来,喉咙中发出呜呜的声音,牙关紧咬。

    “我还是不行!”

    他蜷缩成一团,身躯颤抖,哽咽:“我还是不行,我救不了娘亲,也救不了大哥哥,我还是不行……”

    他对任何人都冷淡得很,即便是御天尊,他也丝毫不假以颜色,然而自从母亲重病,是御天尊一直照顾他。

    他早已经将御天尊当成自己在世上的唯一的亲人。

    就在此时,他的脑海中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我说,你念。”

    幽天尊心中一惊,只听脑海中的那个声音又自缓缓响起,那是无比古老无比纯正的幽都语,在阐述魂魄道法的莫大道理,如此深奥,如此玄妙,让他恍惚间以为是土伯亲自降临。

    幽天尊又自站了起来,跟随着那个声音念诵着幽都语,四周幽都魔气滚滚而来,缦回廊阁的地面突然变得一片黑暗,露出一个深邃的时空。

    那里是幽都。

    他的声音传遍幽都,搜寻御天尊的魂魄。

    缦回廊阁中的众人纷纷看来,此时的幽天尊不再像是一个少年,而像是掌控着幽都规则的神祇,呼唤亡魂归来!

    开皇心中微动,看了看身边的秦牧,他感受到了秦牧的精神波动,那是一种奇妙的精神联系。

    他能够觉察出,秦牧的精神正在与幽天尊相连!

    刚才幽天尊的道法神通还很粗陋,无法沟通幽都,而现在他竟然能让自己的声音传遍幽都,显然不是幽天尊的作用,而是秦牧在暗中传授他一种高深的幽都神通!

    “连幽都神通都懂,他还懂得什么?”

    开皇刚刚想到这里,突然黑暗中一座门户缓缓升起,一座承天之门耸立在阁楼中,散发出沉沉的魔气。

    过了片刻,秦牧叹了口气,切断与幽天尊的精神联系。

    “御天尊的魂魄不在幽都。他……魂飞魄散了。我知道那个击杀他的那人的神通是用来做什么的了。”

    他心中黯然:“用来摧毁他的灵魂。”

    幽天尊突然大叫一声,像一只野兽一样压低着嗓音嘶吼,再嘶吼,又倒地抽搐,吐着白沫。

    秦牧上前,手指飞一般点过,稳住他的神魂,将他搀扶起来,让他坐在门边。

    “谢谢你……”幽天尊抓住他的手,怔怔的看着门外的湖泊,低声道。

    秦牧怔了怔。

    幽天尊抬头,木木的看着他的面孔:“谢谢你。”

    缦回廊阁中,昊天尊的声音传来,道:“御天尊死了,而今的瑶池盛会该怎么办?”

    开皇来到秦牧的背后,低声道:“这次盛会,谁将成神之法传出去,谁就是凶手。”

    秦牧缓缓直起腰身,昊天尊的声音传来:“几天之前,御天尊将成神之法传给了我,他虽然身遭不幸,但他的道统还将流传下去,发扬光大!”

    秦牧眼角抖动,再抖动,艰难的转过头去。

    一只大手摁在他的肩膀上,强健,有力。

    开皇压低着嗓音道:“与我们无关!”

    “这世间,没有了正义了吗?”秦牧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牧神记起点的收藏,已经破百万啦,四千字大章庆祝一下!今天周一,道友们别忘记推荐票投给牧神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