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牧神记 章节目录 第七百五十一章 不堪回首-第九中文网

章节目录 第七百五十一章 不堪回首

 热门推荐: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开山祖师留下的那块兵符渐渐退去古老的痕迹,慢慢的变得崭新,玉牌晶莹剔透,像是刚刚被打造出来一般。

    秦牧打量这些文字和符文,面色古怪,这的确是龙汉时代的文字,与老牛的那块金吾郎将的兵符上的文字和符文只有少许不同。

    秦牧回到龙汉初年,对那个时代的文字也有过接触,虽然与后世的文字有所不同,但大部分他还都可以认得。

    兵符上的文字是神文中的篆文,属于鸟篆虫文。

    文字中带有天地大道的奥妙,当今世上有些修炼符道的门派,所用的文字便是鸟篆虫文,不过与真正的神文相比,还是有些差距。

    毕竟,龙汉初年时期的神文,距今太久远,已经失传了许多。

    两块兵符并非是一块,金吾郎将是天庭守护玉京城的将军,兵符上有阳刻的金吾二字。

    而这块兵符是采用阴刻的方式,写着羽林二字。

    “天庭羽林军?”

    秦牧眨眨眼睛:“哪个天庭的羽林军?”

    龙汉时代有三个天庭,想来每个天庭都有羽林军,单纯从开山祖师留下的兵符来看,很难分辨出是哪个天庭的兵符。

    而兵符中的符文,是一种令法,用来号令诸神。

    令法属于阵法中的一种,极为高深,当今世上精通令法的人已经极为稀少。

    这次延康变法,延康国师也没有令法上的知识,幸好瞎子这位阵法大家出山,为延康的军队整理出了一套令法。

    “大师兄为何要留下这块兵符?他又是从哪儿得来的?他留下这块兵符一定大有深意!或许,这块兵符便是域外天庭的兵符!只要知道兵符是哪个天庭的,便可以知道域外天庭的真正身份!”

    秦牧心中突然蹦出一个念头:“大师兄该不会也穿越到龙汉时代了吧?”

    他随即摇了摇头,兵符很古老,倘若大师兄也穿越到龙汉时代,从龙汉时代带回来这块羽林兵符,那么兵符应该与老牛那块一样,显得很新。

    现在兵符变得崭新,是因为被老牛那块兵符触发了其中的符文令法,洗去岁月的痕迹,不过原来的兵符的确是经历了悠久的岁月才会变成那样。

    “除非他穿越到龙汉时代,一直没有回来。”

    秦牧心中生出古怪的感觉,但又否定了这个想法,这个推测太荒诞,倘若开山祖师没有回来,岂不是说他一直处在白天或者黑夜之中?

    一直处于白昼或者黑夜,世间岂有这种地方?

    “还真有。”

    他的脸色又变得古怪起来:“玄都一直处在白天,古神天庭也是一直处在白天,而幽都一直处在黑夜,没有昼夜交替变换。倘若大师兄呆在幽都、玄都或者天庭,便可以一直留在过去。我怎么想到这种事情上了?大师兄是不可能留在过去的。”

    他哑然失笑,将羽林兵符收了起来,与老牛一起走向断崖,心道:“这符文中的令法是用来号令羽林军的,不过不知道是号令哪一座天庭的羽林军,说不定那个天庭已经覆灭,不复存在了。兵符多半没有了用处,不过其中的令法倒可以交给瞎爷爷,让他来研究研究。”

    老牛避开山崖下的涌江,显然对涌江很是忌惮。

    “三多师哥,武斗天师让你送我到天阴界,天阴界就在山崖下。”

    秦牧笑道:“你现在可以回去了,不必再送了。我先去一趟天阴界,看看帝译月姐姐是否已经到了再做决断。”

    老牛迟疑一下,摇头道:“我不太想回去。老爷是个很无聊的人,天天只知道练武,打拳,我也只能喝茶抽水烟袋,闲得慌的时候便耕地。我发觉,还是跟着你比较有意思。只要你不胡闹胡折腾,比跟在老爷身边有趣多了。”

    秦牧笑道:“武斗天师知道我拐走了你,还不得一拳打死我?”

    老牛哈哈大笑,人立起来,双蹄叉腰:“他敢?元古天庭的金吾郎将在此,也容他撒野?”

    两人哈哈大笑。

    秦牧与他一起进入天阴界,牛三多笑道:“先前在龙汉天庭见过天阴娘娘一面,着实神通广大,不知道天阴娘娘是否记得我们。”

    他们来到天阴界,却见天阴界有许多延康的士子正在建造亭台楼舍,一副打算在此定居的样子,还有些士子在演练天阴界神通,天阴娘娘却不在这里。

    秦牧诧异,询问一番,一个士子答道:“回教主,娘娘拜会故人去了,已经走了好些日子了。”

    “田蜀天王和帝天王来过吗?”

    “不曾见到。”

    秦牧只得离开天阴界,道:“天阴娘娘去拜会故人?她死在龙汉时代,她的故人多半是古神。不知道她去拜会哪位古神?”

    牛三多将他驮起,一路狂奔,很快来到太皇天的对面,秦牧回头看去,只见太皇天上有六七艘巨大的太阳船和月亮船,正在天上行走。

    而在罗浮天,也有几艘太阳船和月亮船,照耀罗浮天,让万物滋长。

    此时的太皇天和罗浮天,竟然有零星几座城市,想来是庞钰真神和缚日罗率领余部建造而成。

    “国师的速度真快!”

    秦牧赞叹连连,到了下午,他们便来到镶龙城。

    城外有神通者在收割水稻,牛三多看得技痒,跑过去耕了十几亩地,秦牧连声呼唤,这头老牛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稻田,笑道:“总算过了把瘾。这些日子憋死我了!”

    他们走入城中,通过生死之间进入酆都,突然只听轰隆隆的震动声不断传来,秦牧站在桥上看去,但见酆都的天地在不断震动,黑暗的大陆在不断拓展,一片片天地被开拓出来!

    帝译月、田蜀天王和阎王各施手段,开辟酆都的天地,大地中不断涌出魔火,与酆都的那条奈河相连。

    大地震动,一座座山峦拔地而起,酆都的空间在飞速变大。

    秦牧看得瞠目结舌,不明所以。

    “酆都是土伯之角,既是一个世界,也是一件宝物。”

    老牛却见多识广,知道这里面的原因,道:“土伯之角倘若炼成宝贝儿,威力奇大,乃是绝世神兵。当年老爷便打算去拔掉土伯的一根角来炼刀,然而去了幽都之后,被天齐仁圣王给打了回来,很是狼狈。天齐仁圣王一直追杀他,幸好我跑得快,驮着他跑到玄都,这才保住了老爷的性命。”

    秦牧哭笑不得,武斗天师当年还有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土伯之角的另一个功能,便是化作一个规模宏大的世界。”

    老牛继续道:“阎王毕竟是小辈,不知道土伯之角的真正的威能,原来的酆都实在太小了,倘若能够彻底的展现出来,比太皇天罗浮天还要庞大。”

    帝译月、田蜀天王和阎王化作伟岸的神祇,行走在黑暗之中,手底一道道印法四下打出,空间还在不断拓展,地动山摇,很是惊人。

    秦牧甚至感觉到酆都有一种越来越强的规则,那是幽都的规则,酆都虽然只是土伯之角的一个小小的片段,但其中蕴藏的幽都规则却是惊人无比!

    “从前的死者生界镇压不住真神、瑶池境界的高手,现在只怕连瑶池境界的神祇进入生死之间,都会被压制,变成骷髅。”

    他细细观摩,这三人施展的印法是幽都的印法,其中田蜀天王最是纯熟,不愧是被土伯封为冥都天王的存在,在幽都神通上的造诣的确高深莫测。

    田蜀天王背着帝阙神刀,举手投足,霸气四射。

    “田蜀喝酒了。”

    秦牧看了一番,很肯定道:“他若是没喝酒,便没有这样的霸气。”

    帝译月和阎王施展印法时则有些生疏,显然是田蜀传授给他们的印法,他们刚学会没多久,施展时还不太如意。

    “阎王毕竟是精修幽都的道法神通,能够学会田蜀天王的印法,是理所应当。不过帝译月姐姐怎么也可能学会?”

    秦牧心中纳闷,道:“三多师哥,帝译月姐姐为何能够施展出各种神通?难道她也是霸体?”

    老牛摇头道:“她是什么霸体?第一天王是一种奇特的灵体,几乎没有属性限制的都灵之体。据说都灵之体是有天公的血脉的灵体,因此无论学什么功法什么神通,都可以学上手。当年开皇对她很是期许,费了很大一番功夫才让她拜四帝为师。”

    “拥有天公血脉的都灵之体?”

    秦牧错愕万分,立刻揭开眉心的柳叶,不灭神识冲入秦字大陆,询问道:“天公,你知道都灵之体吗?”

    白眉白须的老翁闻言,立刻警觉道:“姓秦的,你都知道了些什么?”

    秦牧连忙收回不灭神识,将柳叶贴在眉心,笑道:“都说天公和土伯一样大公无私,原来也有着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除了都灵之体,还有幽冥之体。”

    老牛继续道:“这幽冥之体,便与土伯有关了,据说是拥有土伯的血脉。这两种血脉,都极为罕见。第一天王是都灵之体,开皇还打算寻找一个幽冥之体,结果始终都没有找到。”

    秦牧失声道:“土伯?土伯也有这样一段历史?”

    老牛摇了摇尾巴,道:“具体情况如何,我便不知道了,只是听说有这样的灵体。”

    秦牧定了定神,只觉心中有什么东西在崩塌。

    突然,桥下的奈河黑暗翻腾,黑暗中,一张绝美的面孔缓缓浮现出来,正在看着桥上的秦牧。

    秦牧向桥下看去,只见那绝色佳人长着长长的蛇尾,在黑暗与火焰中摇晃着尾巴。

    秦牧心头一跳,随即又放下心来,笑道:“陆离?”

    “秦凤青。”那绝色佳人也露出笑容。

    “你找我哥?”

    秦牧笑道:“稍等一下,我叫我哥出来见你。”

    ————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