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幽都玉锁关外,一面破破烂烂的旗帜飘扬,阴风吹拂着旗帜,噗啦噗啦的抖动,这面旗帜太久了,而且似乎上过战场,有神通留下的痕迹,还有火焰烧灼留下的焦痕。

    旗面还带着铁锈般的血迹。

    拄着这杆大旗的是一尊四臂魔神,身躯百丈,四条粗壮无比的手臂紧紧握住旗杆,目光锐利而坚定,死死的盯着玉锁关的门户。

    哗啦。

    大旗被狂暴的阴风吹得裂开,一个长长的布条在阴风中翻滚着向后飞去。

    旗帜的布条飘过之处,一尊尊巍峨的神魔队列整齐,身上披着破败不堪的铠甲,手持残破的神兵魔神兵,静静地站在大旗的后方。

    神魔的数量太多,一望无际。

    而在大军的中央,穹顶破开了几个大洞的华盖,遮挡住方圆几十里的范围,华盖下面是粗大如柱的杆子,旁边放着龙骨盘绕形成的王座。

    风太烈。

    坐在王座上的那尊伟岸存在擞了擞猩红披风,免得被阴风吹走,他的面色有些苍白,重重的咳嗽几声。

    “赤帝上次被幽都神子所伤,还没有恢复过来?”一个蛇首人身的女子游到他的近前,口中却传来男子的声音,笑问道。

    那位赤帝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淡然道:“赤帝?我已经死了,赤帝这个名号我当不起。而今的赤帝,是齐暇瑜那小娘们儿。你还是叫我炎千重罢。”

    陆离娇笑:“上皇末期,赤帝与齐暇瑜一战,虽败犹荣,赤帝虽然死了,但齐暇瑜也不得不投降……”

    炎千重很是不悦:“滚。”

    “是。”

    陆离笑容满面,向另一处大营走去,适才那一望无际的神魔大军,并非是此次前来围剿的全部兵力,而仅仅是炎千重麾下的神魔大军。

    炎千重原本是旧日天庭的南天赤帝,上皇时代末期,旧日天庭要灭上皇天庭,赤帝炎千重对阵齐暇瑜,两位帝座的实力强横无比,但齐暇瑜还是技高一筹,将炎千重斩杀。

    然而齐暇瑜也因此遭受重创,被旧日天庭所擒获,迫不得已投降,做了新的南天赤帝。

    适才陆离提起的,就是这个故事。

    炎千重原本是赤帝,死后落在幽都做鬼帝,只是离花花世界就远了,做了鬼,六感丧失,吃什么东西都没有味道,嗅不到花香,虽然作威作福,但还要受旧日天庭的指挥,心中自然不爽。

    陆离提起这回事,他心中更是不爽。

    陆离来到旁边的大营,只见一尊无比伟岸的神人站在那里,周身如同磐石,笑道:“九锡太子,地母元君之子,你的伤势恢复得如何?”

    “这些年,我吞掉不知多少亡魂,总算复原了。”

    那磐石巨人岩九锡咧嘴,笑道:“今日一战,必叫幽都神子授首!”

    他麾下的神魔赫然都是半神,显然是龙汉时代的一位半神霸主!

    陆离笑道:“九锡太子,这次并非是要杀掉幽都神子,而是夺其气运,夺其肉身。”

    岩九锡哼了一声,声音如雷:“陆离,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算盘。上次你广邀幽都诸神讨伐幽都神子,以至于折兵损将,自己也遭到重创。后来你又集合我们的力量,炼制神兵镇神混天罗,说是要擒拿幽都神子,交给我们处置,但是炼成镇神混天罗之后,你迟迟不曾出手。你野心勃勃,无非是想成为另一个土伯!”

    陆离唯唯诺诺,道:“我在阳间始终不得机会。镇神混天罗也未必能除掉他。”

    她又来到另一处大营,笑道:“宣武姬娘娘!”

    武姬娘娘瞥她一眼,淡淡道:“无需多说。我与幽都神子深仇大恨,不共戴天。不过陆离你也不是什么好人,若非你打不过幽都神子,请我儿前去帮忙,我儿岂会被他吃掉?”

    陆离正色道:“幽都神子罪孽滔天,乃是幽都首恶,娘娘身为陛下的武妃,以战斗之法著称,报销天庭,死而后已。陆离一向敬重,怎么会让殿下故意送死?”

    她又来到一处大营,躬身道:“大日星君。”

    那是一尊天生神圣的三魂元神,古神没有七魄,只有三魂。

    天庭的大日星君乃是上皇时代的一位强者,而幽都的这尊元神,才是真正的大日星君。

    大日星君如同一只大鸟,三足而立,羽翼贴在身上,没有一丝紊乱,道:“节度使放心。这一战,不会再让幽都神子逃掉。”

    “大日星君速度天下无双,定然能让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陆离继续向前走去,拜会幽都中的一尊尊巨头,甚至有的巨头以自己的肉身化作天宫,自己则落座在天宫的帝座上,威严神武。

    这些巨头,皆是百万年来战死的帝座、凌霄境界的强者,也有些半神死的时间更早,在神藏修炼体系和天宫修炼体系尚未出现之前便已经老死。

    然而他们的战力也是高得吓人,尽管没有境界,但修为实力不比凌霄、帝座境界的强者差多少。

    陆离一路拜会下去,拜会了百十位巨头,这才来到自己的神魔大营中。

    这座大营中神魔只有百十尊幽都魔神,和几千头魔怪。

    上次攻打酆都,阴差老者突然间便溜走了,害得她不得不丢下自己的军队仓皇逃回幽都,以至于部下几乎被屠戮一空。

    潏湟、玄冥和含靁迎上来,这百十尊神魔和几千头魔怪,是四大节度使的全部兵力。

    玄冥忧心忡忡,皱眉道:“上次也是那么多强者,还不是被他杀得丢盔弃甲?这次是否能够擒下他?”

    陆离信心十足,笑道:“这次不同,上次那些巨头都是自信满满,认为自己可以战胜他,单打独斗居多,很少围攻他。于是,他们吃了亏。幽都神子边打边逃,反而容易施展手段。”

    她忍不住笑道:“现在,这些老东西便不会那么要脸了。我们屯兵在此,将幽都玉锁关堵住,让他插翅难飞,再加上这么多凌霄帝座强者围攻,他的生死由不得他!更何况……”

    她看向大营,大营中心,诸多魔神魔怪守着一口巨大的神兵。

    那神兵模样仿佛一口大鼎,外面的四壁上烙印着各种符文,形成地水风火山河湖海等图案,又有各种半神形态,龙首人身,凤首人身,虎首人身等等。

    而在大鼎内部四壁,则是日月星辰,鼎底则是无数封印。

    陆离笑道:“这口鼎,便是炼化他的至宝。土伯转世时炼就的幽都杀生鼎,当年杀了不知多少古神和半神,炼就了幽都最强大的一口魔神兵!幽都杀生鼎可以困住他,而最为关键的,则还是它。”

    她取出一个四方的盖子,盖子上烙印着天圆地方等种种图案。

    天圆,圆中是玄都,地方,方中是幽都。

    “只需要趁着幽都神子与他们开战,将幽都神子收入幽都杀生鼎内,再盖上镇神混天罗,便由不得他了!”

    正在此时,玉锁关的门户大开,只听嘟嘟的号角声传来,伴随着震得人胸腔嗡鸣的战鼓声。

    无数道目光齐刷刷向那座开启的门户看去,只见一尊三头六臂的神人迈着稳健的步子,从城关的门下走出。

    “幽都神子!”

    一座座大营中的神魔将士发出杂乱的声音,原本这里充斥着压抑无比的肃杀之气,而现在则有一股股恐惧在无数神魔之中蔓延。

    恐惧。

    曾经,谁也不曾将幽都神子看在眼里,但是二十二年前那一场恶战,从九曲之角打到他们背后的神魔战场,死了太多太多的有头有脸的存在,被幽都神子吞噬,魂魄元神也统统被消化!

    幽都神子将多少幽都中的强大存在完全从这个世界上抹除!

    他的凶威,即便是被流放二十二年,也让最凶恶的魔神不敢提起他的名字!

    秦牧一步一步的走出城门,背后,玉锁关厚重的城门在缓缓关闭,突然,他的目光看到关内的大营中,有一尊树人模样的神祇。

    秦牧怔了怔,大门轰然闭合,气浪喷涌。

    “哥哥,我好像看到父亲了。”他轻声道。

    “父亲?”

    他脖子旁边的大头娃娃还在生闷气,哼哼道:“父亲也更喜欢你吧?父亲看到我,再看到你,肯定是把你抱起来亲亲,绝不会亲我。哼,父亲,偏心眼儿……”

    秦牧失笑,看着前方一座座神魔方阵,放眼望不到尽头,只能看到一面面飘展的破旗子,空中还有一艘艘破破烂烂的楼船。

    “哥哥,你那个啊啊啊的神通,怎么施展的?”他笑问道。

    大头娃娃双手抱在胸前,冷笑道:“什么啊啊啊?”

    秦牧想了想,道:“应该是嘶嘶嘶。就是吸气,把魂魄元神一口气吸过来,吞掉的神通。我在幽都的一座天宫中见到过数万神魔只剩下躯壳,元神应该被你吃了。”

    “你说那个?”

    大头娃娃笑道:“你好笨,直接吸气就可以了。”

    秦牧呆滞,失声道:“直接吸气就可以了?你难道没有想到过这其中的原理?你这一吸气动用了哪些道法?哪些最基础的符文被你调动?”

    大头娃娃一片茫然。

    秦牧叹了口气,萧索道:“哥哥,你的先天条件太好了,以至于举手投足就是神通。我不如你,我的任何神通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参悟出来的。因此我总喜欢琢磨其中的原理,其中动用的道法神通,其中的基础符文。幽都的神通和大道规则,包含在幽都的文字之中,你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他向前走去,身躯越来越高,越来越大,六臂中的两条手臂交给秦凤青控制,而他则控制其他四条手臂。

    他四臂舒展开来,似乎在拥抱天地寰宇,微笑道:“哥哥,你来看看我参悟的幽都神通。”

    土伯脚底的原始大陆上,最为厚重最为黑暗的魔气涌动,向他疯狂涌来,涌动的黑暗中电闪雷鸣。

    “杀!”

    一声雷鸣般的怒吼从对面的阵营中传来,顿时无数神魔元神蜂拥而出,金刀铁马,如同大洪水般涌来,无数神通霎时间照亮了玉锁关,神通的光芒之后,是无数虽然残破但威力威能尚在的神兵!

    大头娃娃兴奋起来,正要动手,突然秦牧转身,第一张面孔嘴巴张开,口中传来拗口玄妙的幽都神语。

    哗啦——

    奔来的无数神魔突然翻滚起来,像是雪白的浪花,翻滚的是无数雪白的枯骨,这些已经死亡的神魔将自己的尸身也搬运到幽都,元神寄居在尸身之中,然而此刻,无数神魔的肉身在这一刻以惊人的速度腐烂!

    因为在急速奔行之中,枯骨也在翻滚着向前跌去,以至于形成一道长达几千里的白色骨浪!

    秦牧另一张面孔转过来,长长吸气,而先前的面孔则还在低声念诵,无数元神从白骨浪涛中飞来,数不清的神通和神兵魔神兵失控,在半空中不断炸开,破破烂烂的神兵魔神兵四下乱飞。

    那些元神数以十万计,一发涌来,不受控制!

    秦牧转身:“哥哥,轮到你了!”

    大头娃娃兴奋莫名,张口鲸吞,一张大嘴,将数十万神魔元神一口吞尽!

    秦牧再度转身,手掌抬起,无数神兵魔神兵静止在天空中。

    他迈开脚步,空中的无数神兵魔神兵也在随着他前行,向对面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