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没见识!”

    岩九锡见到秦牧迎面冲来,哈哈大笑:“幽都神子,你真是没见识,竟然敢跟我硬拼。看来上一次你吃的亏还不够!不知道地母元君血脉的厉害!”

    秦凤青匆忙道:“弟弟,这个矮子很厉害,神通诡异,使了两口好剑,重得吓人,把我砍得好疼。”

    岩九锡周身弥漫元磁神光,元磁神力爆发,秦牧冲来,突然感觉到仿佛无数个星球压在自己身上,让自己的肉身顿时沉重无比。

    岩九锡周围的元磁神光顿时化作两口神剑,抄剑在手,剑光如飞,斩向秦牧的三头六臂,笑道:“没能耐了吧?地母元君乃是我娘亲,我继承地母血统,在我壮年之时,谁敢与我放对?”

    “元磁神通?”

    秦牧艰难无比的抬起一只手掌,手臂沉重无比,几乎难以抬起来。

    岩九锡的剑光已经来到跟前,秦牧爆喝一声,掌力爆发,只见无数晶体状的天火疯狂涌出,铮铮铮向外分裂,霎时间方圆数千里到处都是晶体状的天火!

    岩九锡的元磁神剑刺穿一根根天火晶体,而在此时大日星君的叫声传来:“九锡太子,不要碰那些晶体!速退——”

    然而已经晚了。

    岩九锡的元磁神剑刺穿第一根天火晶体时,天火的威能便已然爆发开来,熊熊的火焰将元磁神剑烧熔,恐怖的波动引爆了周围八根天火晶体,那八根天火晶体爆发,顿时引爆更多的天火。

    轰轰轰——

    所有的天火晶体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连锁爆发,爆炸以岩九锡为圆心,空间这时被炸得粉碎,恐怖的天火侵入空间深处,天空大地被烧熔,露出不断燃烧的空间截面。

    地动山摇中,一个巨大的火球冉冉升起,焚烧一切,即便是幽都魔气和土伯脚底的大陆,也被烧穿!

    火球膨胀,所过之处一切被蒸发,只留下一连串的空洞,空洞四周是被点燃的空间截面。

    那是天公的力量。

    天公,地母,土伯,掌控着不同的力量,是最为古老的存在。

    秦牧以天火大道来破岩九锡的元磁大道,然而岩九锡也并非是浪得虚名,天火恐怖的波动中,这尊半神竟然以无数重元磁神光护住周身,爆炸将他的神光破开了不知多少道,然而却无法危及到他的本源。

    涌动的天火将他重重包围,即便是元磁神光也在天火中不断消融,难以形成威胁。

    火焰中,秦牧一手持剑,大剑刺出,剑光嗡的一声破开元磁神光,叮的一声钉在岩九锡眉心。

    岩九锡眉心处无数符文疯狂旋转,将这一剑挡住,他的元磁符文在剑光的威力下不断破碎,剑光刺入他的眉心,艰难无比的前进。

    岩九锡后退,天火烧来,点燃他的元神。

    岩九锡怒吼,元神被烧得冒出一股股青烟,突然天火中唳啸传来,大日星君穿过天火,三只利爪向秦牧抓去。

    秦牧肉身急剧缩小,恢复寻常体魄,大日星君抓了个空,急忙羽翼一摇,化作鸟首人身的神人,长着三条鸟腿,双翼翻飞如同神刀,连翻带滚,羽翼,利爪,鸟喙,以各种手段向秦牧疯狂攻去!

    他见识到天火的威能,心知自己在火焰之术上已经很难超过秦牧,所以干脆不施展神通,而是近身搏杀。

    他尽管身死,但元神也是极为强大,毕竟是当年龙汉时代赫赫有名的古神,在近战搏杀上,他很少会惧怕别人!

    羽毛如剑,神翼如刀,利爪如钩,鸟喙如刺,他身上各处都是武器,足以致秦牧于死地!

    “幽都神子,近战我从未输过!”

    大日星君气势如虹,叫道:“大日千羽斩玄机!”

    他的双翼上无数羽毛翻飞,神羽如剑,千羽穿梭,嗤嗤嗤嗤,秦牧身上顿时多出一个个血洞。

    大日星君双翼一振,千羽回归,又变成两张翅膀,如同两口飞速旋转切下的神刀向秦牧连斩。

    秦牧身上的伤口很快复原,双臂翻飞,将他的攻击挡下,笑道:“你吹牛。”

    大日星君心中一惊,听到这个牛字,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尊顶天立地的牛首神魔的身影。

    他也曾经败过,不过那是很久远的事情了,那是在龙汉初年的瑶池,他被金吾郎将牛犇赤手空拳打败。

    那是奇耻大辱!

    后来他在太阳神火上的造诣越来越高,自信早已超过了牛犇,想要报仇雪恨,然而始终无法再寻到牛犇。

    秦牧腾出手来对付他,然而岩九锡眉心的那一剑却依旧还在,岩九锡周身天火熊熊燃烧,他疯狂后退,然而秦牧却形影不离。

    大日星君的攻击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然而却始终无法攻入秦牧的防御圈。

    就在此时,炎千重顶着天火杀来,加入战局。

    “大衍群龙舞!”

    炎千重周身无数火龙张牙舞爪,穿进穿出,他如同身体上长了无数条神龙的魔神,无论神力还是神通,都极为可怕!

    大日星君松了口气,炎千重毕竟生前是帝座境界的存在,而且在火焰神通上有着惊人的造诣,是幽都的一方霸主,无惧天火焚烧。

    大日星君与炎千重联手攻向秦牧,炎千重身躯一晃,肉身缩小,与秦牧一般,两人一左一右疯狂进攻,然而秦牧还是挡下两人,那一剑依旧抵在岩九锡的额头,剑光已经刺入岩九锡的颅中。

    四人疯狂迈动脚步,各种攻击轰隆隆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

    突然天外传来笛声,一尊白衣胜雪的神人赤着双脚,脚踩天火,双手握着玉笛从天而降,他十指翻飞,笛声婉转悠扬。

    “是天公的弟子,天庭的火云圣人!”

    炎千重大喜,笑道:“好曲子,这莫非就是天火焚神曲?”

    火云圣人吹动玉笛,天火焚神曲在玉笛下吹奏开来,音波引动天火,竟然让天火攻击秦牧。

    大日星君笑道:“有火云圣人相助,幽都神子也能打得死!”

    火云圣人脚步迈动,四人狂奔,而他则在天火中围绕四人旋转而行,笛声悠扬顿挫,天籁之音从四面八方袭来。

    火云圣人吹得正响,突然秦牧额头第三只眼睁开,一道光芒激射而出,从火云圣人的脖子上划过。

    火云圣人呆了呆,脑袋跌落下来。

    秦凤青慌忙探手一抓,将火云圣人的两截元神抓起来,塞入口中,却打了个饱嗝。

    “糟了,吃撑了。”

    这大头娃娃有些慌张,先前吃掉了武姬娘娘,他便没有来得及消化,现在又吃了火云圣人,顿时感觉到肉身又鼓又涨。

    “还有这么多好菜,怎么办?”他心烦意乱。

    天火外,其他百十尊古老存在则远远观望,不敢进去。

    天火太烈,他们大部分都是元神,没有肉身,天火对元神的伤害极大,这也是死后元神落入幽都而无法前往玄都的原因之一。

    天公的身体上到处都是天火,灵魂和元神根本承受不住。

    突然,一尊凌霄境界强者眼前一亮,高声道:“他们杀出天火了!”

    火浪涌动,喷出数千里,却是被秦牧、大日星君和炎千重的神通打得如同火蛇一般窜出。

    接着,四人的身影从天火中杀出,诸多古老存在立刻飞身赶来,却见秦牧的那一道剑光已经刺穿了岩九锡的头颅,剑光从岩九锡的脑后刺出。

    “我的了!”

    秦牧的一颗胖娃娃一般的脑袋大喜,抓起岩九锡,张开血盆大口,将岩九锡塞入口中,随即被撑得连打饱嗝,心中懊恼万分:“我以为我很能吃,原来我不行……”

    “你敢!”

    百十尊凌霄、帝座强者杀来,立刻感觉到人数太多,碍手碍脚,难以施展。

    能够同时攻击到秦牧的只有少数几人,而秦牧三头六臂,却可以将周围的攻击悉数挡下。

    而且这个幽都神子皮糙肉厚,极为抗打,即便是他们一起攻击,也只是能让他受伤,无法让他送命。

    秦牧步法如飞,各种神通道法施展开来,遇到危险抬手一挥,直接将近身的强者传送出千百里。

    “他的法力怎么还这么强横?”大日星君也负伤了,气急败坏道。

    炎千重怒声咆哮:“在幽都之中,他的法力便是无穷无尽!”

    突然,秦牧三颗脑袋的第三只眼一起大放光芒,一道道光柱四面八方激射,切割,嗤嗤嗤旋转,众人急忙躲避,但还是不少人被切中,直接被斩成两段!

    元神被斩,不同于肉身,被切开之后便相当于魂魄被斩杀,魂飞魄散,只剩下灵胎。

    秦凤青瞪大眼睛,肉疼不已,连忙小声道:“弟弟,好弟弟,我实在吃不下了,你打慢点,不要打死他们……哥,你是哥哥,别杀了……”

    秦牧充耳不闻,突然拼着受伤,一招提劫剑,连斩数人,自己的脑袋也被砍掉两个,手臂也断了四条!

    他肩头血肉涌动,又长出两个脑袋,凶神恶煞。

    秦凤青双手颤抖,将那一尊尊被斩杀的元神收过来,想要往嘴里塞,只是实在塞不下,突然灵光一动,喜道:“有办法了!我可以先存一些粮食!”

    说罢,将那些残破不堪的元神塞入自己的眉心中。

    天公分身和赤皇思维正在紧张无比的关注着外面的战况,突然天空裂开,一个个残肢断臂从天而降,很快堆了一地。

    两人面面相觑。

    就在此时,大日星君被丢了进来,栽在地上。

    这位星君也是元神,竟然没死,立刻振翅而起向天外飞去,打算脱离此地。

    天公好心道:“小鸟儿,不要跑了,我们都逃不出去,更何况你?你怎么进来的?”

    大日星君心中一惊,这才注意到两人,慌忙叩首道:“拜见天公!天公,你老人家也被幽都神子当成粮食了?”

    “呸呸,童言无忌,大吉大利。”

    天公笑道:“我岂会被当成粮食?我是为了度化这个魔头,主动来到此地,免得他为祸苍生。你怎么跑进来了?”

    大日星君惭愧万分,道:“我刚才被幽都神子打蒙了,然后便被那个娃娃脸捏住了两个翅膀把我塞进来了。天公免得他为祸苍生,的确高义,不过为何他还能跑出去在外面大开杀戒?”

    白胡子老头吹胡子瞪眼,冷笑道:“小鸟儿,你怎么死的你知道吗?”

    大日星君讷讷道:“我口无遮拦,知道得隐秘又多,于是就莫名其妙的死掉了。”

    天公哼了一声,淡淡道:“你死后好歹也有元神,再胡言乱语,便要魂飞魄散了。”

    大日星君唯唯诺诺,道:“那幽都神子还不是要吃掉我?”

    天公分身哈哈笑道:“我在这里呆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幽都神子虽然有些能耐,但只要你跟着我,他便休想吃你。”

    大日星君大喜过望。

    赤皇忍不住道:“别信他。我信了他,结果被揍了不知多少次。”

    大日星君连忙道:“阁下是?”

    “赤明天庭,赤皇。”

    大日星君骇然。

    外面,还有残肢断臂不断丢进来,突然天色猛地一暗,天外没了动静。

    “陆离他们出手了!”

    大日星君失声道:“杀生鼎和混天罗合体了,困住他了!我们有救了!”

    天公分身面带忧色,摇头道:“你想多了。这次糟了,杀生鼎和混天罗只怕会将我们和鼎中人一起炼死……陆离是想成为第二个土伯啊!”

    ————多写了七八百字,更新晚了十几分钟,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