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牧神记最新章节!

    延康国师走来,进入这片山庄,惊讶的四处打量,赞道:“将来功成身退,我也要寻这样一个风景宜人的地方,与妻儿享天伦之乐。”

    秦牧迎上来,笑道:“天王此来所为何事?”

    延康国师肃然道:“我并非以天圣教天王的身份来见教主,而是以延康国的国师身份来见人皇。还请人皇相助!”

    秦牧面色顿时严肃起来:“国师请讲!”

    延康国师四下看了一眼,道:“老人皇何在?可否也请出来谈谈?”

    “村长晒太阳喝茶呢。”

    两人寻到村长,只见药师和村长正在喝茶,许多女子围在一旁,端起茶水凑到他们唇边,连手都不用伸。延康国师眼角跳了跳,这些女子里面竟还有太后娘娘。

    他急忙掩面,装作没有看见。

    他与太后娘娘一直不对付,太后屡次与他作对,而小毒王辅元清下毒,毒害太后,也是出自他的授意。

    然而他毕竟是臣子,看到太后这样伺候另一个男子,自然需要避嫌。

    太后娘娘看到他,冷笑一声,却没有避开。

    药师见状,笑道:“这儿俗事太多,咱们去其他地方。我知道有一处风景极佳的好去处,你们带着乐器,咱们玩耍一会儿。”

    众女欢欣鼓舞,拥着药师离去。

    延康国师这才将袖子移开,向村长见礼,等候秦牧坐下,这才落座下来。

    “延康国异象连连,出现许多口宝物,百十尊石像,应该瞒不过两位吧?这里面的凶险,应该也不用我解释两位人皇自然清楚。”

    延康国师开门见山,道:“我此来,是来请人皇取出人皇印,号令天下群雄,征讨上苍,免于黎民百姓再陷水深火热!”

    村长诧异的看他一眼,道:“国师去过上苍吗?”

    延康国师摇头。

    村长道:“倘若你去过上苍,便不会这么想了。我去过上苍。当年我号令群雄征讨上苍,所以才没有了胳膊,没有了腿。上苍,不只有上苍四君,还有其他伪神。当年我差点便可以扫平上苍,直到遇到了一尊真神,真正的神祇。”

    他老脸满是皱纹,条条道道,皱纹很深,像是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农,脸上的皱纹都是他深耕的土地。

    “一个各方面都是神境的真神。”

    村长不紧不慢道:“我的剑法败给了他的剑法,被他斩断了双腿和双臂。人皇?切!他是这么说的,然后把我扔出了上苍。”

    他看了延康国师一眼,道:“那个时候,你应该刚出生没多久,不知道这回事。随我一起去上苍的强者,死的死逃的逃散的散,我这个人皇算是彻底败了,一败涂地。你现在剑法上的造诣已经超过了我,剑道上的造诣比我稍有不如,但若是去上苍,下场一样。”

    延康国师皱眉:“那么,该当如何?”

    “不去上苍,阻截上苍。”

    村长道:“谁从上苍下来,我们杀谁。下来一个,杀一个,都下来,都杀了。不用担心那尊真神,他想下来也需要足够的血肉祭祀。”

    “那么……”

    延康国师看向秦牧,沉声道:“敢请人皇印?”

    秦牧取出那块黝黑黝黑的大印,这块大印丝毫不起眼,但却是各族各派取来他们最好的宝物,共同锻造而成,象征着人皇的权力。

    秦牧扬了扬眉毛,这块大印取出,便表明他这个人皇从幕后走到台前,会给他带来许多的危险。

    就像当年的村长一样,做了人皇,不得不为人族出生入死,甚至有些暗箭便是来自人族!

    按照村里人的教导,人皇印这种东西能丢多远便丢多远,不过村里人又教导他要有担当,有责任心。

    村里九位老人每个人教他的东西都不一样,有时候还很矛盾,他需要自己抉择,遵从自己的心意。

    秦牧长长吸了口气,道:“村长,这块大印如何动用?”

    村长道:“你将元气涌入印中,我们来助你一臂之力。”

    秦牧依言催动元气,涌入人皇印中,像一块黑铁疙瘩般的人皇印中似乎有一种精神被触发,从印中涌出,反馈主人。

    秦牧顿时只觉脑中轰鸣,仿佛这印中藏着一个个不屈的强者,一个个不屈的精神。

    他眼前恍惚,似乎看到了一群衣衫褴褛的人在向自己走来,这些人的背后是无数黎民百姓,那是延康国各门各派和一个个种族的子民,是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先祖。

    他们面带菜色,脸上满布风霜和战火留下的痕迹,不少人伤残,他们的眼神中还带着哀伤和惊恐。那是一段令人绝望的历史,灾难遍布,神魔为祸,而正是人皇带着他们筚路蓝缕从绝望中走出来,来到这片新土地。

    他们取出了各自的宝物,将自己的精神烙印在其中,熔铸宝物,炼成一块大印,恭恭敬敬的献给这个人。

    “持此印者,便为人皇!”

    他们的精神波动化作声音在秦牧脑海中炸响:“人皇印出,莫不景从!”

    秦牧心神震动,就在此时,延康国师和村长各自法力激荡,将人皇印激发,只听嗡的一声,人皇印浮上高空,散发出炫目的光彩!

    印中那不屈的精神化作了实质,一个个开创宗派开创国家的祖师、帝皇的虚影从印中投影出来,烙印在天地间,身形伟岸。

    一股股可怕的精神波动冲向四面八方,具有相同的血脉相同的传承的人会听到来自祖先的召唤,呼唤他们前来。

    那是他们的承诺,他们祖辈感念人皇的恩情做出的不朽承诺!

    人皇印出,莫不景从!

    他们的祖先在两万年前许下的诺言,即便过了两万年,他们也需要遵守!

    过了片刻,村长和延康国师各自收回法力,秦牧也散去自己的元气,心神激荡。

    这就是人皇印,各族各派共同进献给人皇的宝物,明明没有任何威力,但却拥有着莫大的号召力!

    村长淡然道:“我们在这里等几日,该来的,自然回来。”

    延康国师道:“敢问,能来多少高手?普普通通的神桥境界强者,可不太堪用,来多少都是送死。”

    村长笑道:“敢来的,能来的,自然都是高手。”

    延康国师并不放心,这世间的高手往往集中在几个圣地中,能够与他们并列的,也就是老如来、老道主和小玉京的高手,小玉京与世无争,老如来老道主退位,能来的着实不多。

    秦牧心中微动,道:“刚才我看到的那些虚影中,好像并不仅仅是人族,还有其他种族。”

    延康国师道:“我也看到许多奇异的种族。”

    村长道:“当年人皇搭救出的种族,本来便不单单是人族。有些种族让出了延康这片大陆,远走他乡,寻找其他领地。”

    延康国师露出惊讶之色,问道:“他们去了海外吗?”

    东海,一片巨大的海岛在海洋中缓缓行驶,海岛上生活着一个奇异的种族,男子头顶长角,以打渔为生,女子则头上无角。

    这些男子跳入海中,身躯一晃,便化作一头头大鲸,也是头上带着螺旋尖角,在水中穿梭如飞,海中的海怪也往往不是他们的对手。

    每当有渔获,这些鲸便纵身跳到海岛上,落地时又化作男子,双手托着渔获走向他们的村落。

    突然,岛上几乎所有人都感应到莫名的血脉召唤,纷纷抬头向遥远的陆地看去。

    “人皇印的召唤!”

    岛屿中心的神殿中,白袍子长老们心神悸动,连忙道:“快快唤醒老祖!”

    “昂——”

    悠扬的鲸鸣声从海底传来,海岛晃动,整个海岛是巨大的鲸背,这头巨鲸醒来,喷出高达几百丈的水柱。

    远处,又有几座海岛飘来,那是一头头巨鲸。

    一座海岛上的人们和宫殿纷纷飞起,离开那头巨鲸,来到其他海岛上。只见那头巨鲸缓缓潜入水底,过了片刻,一位赤膊长发的雄壮男子袒露胸膛从海水中走出,登上海岛。

    海王殿内,诸多白袍子长老等候多时,见到那雄壮男子,纷纷躬身道:“鲲王!”

    “鲲族的祖先两万年前许下的诺言,流淌在我们的血液之中,两万年前的承诺,至今有效!”

    鲲王环视一周,道:“人皇印在呼唤我,我亲自去一趟。请圣物!”

    诸多白袍子长老分列两旁,只见海王殿的祭坛中心插着一根金灿灿的长矛,那是螺旋状的长角。

    鲲王祭拜一番,拔出长角,顿时海岛四周大浪滔天,白袍子长老们恭送。

    鲲王持着金矛疾奔,飞身入海,化作长角巨鲸在海天之间疾驰遨游,奔向延康。鲲王在海浪中跃起,就在此时天上有大鸟飞过,翼展数十亩,那大鸟看到他,突然身躯急剧旋转,箭一般射来,无数羽毛翻飞,落在鲲王身前便化作一位女子,两条腿是鸟爪,头上有翎羽做成的戴胜。

    鲲王笑道:“翼王,你也来了?”

    那女子道:“人皇印再度召唤,要我们兑现远祖做出的承诺,岂能不来?”

    突然,大海翻涌,一艘漆黑的龟甲巨舰从海底破水而出,跃出水面,又轰然砸在海面上,晃了几皇这才稳住。

    “升旗!”船上传来一个声音。

    哗啦,一面水淋淋的大旗升起,上面绘着龟蛇。

    小玉京中,老如来微微皱眉,叹道:“原本以为清净,没想到还是要出山。”

    老道主笑道:“我们若是不出山,我们的继承者便要出山,他们岂不是送死?去吧。”

    老如来点头,叹了口气,起身随他离开小玉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