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土伯看了看他的眉心,道:“你眉心里面当然是幽都神子,我亲自镇压的岂能不清楚?这枚柳叶上还有天公的封印,你见过天公,他为你重新封印了幽都神子对不对?不过古怪的是,你为何能够控制幽都神子的力量……”</br></br>    他原本没有细思,而现在想了想,秦牧能够调动幽都神子的力量,的确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br></br>    在土伯看来,秦牧迟早会被幽都神子同化,而适才玉锁关前一战,秦牧却能将幽都神子的力量释放出来,而且还能让这股力量重回封印,这里面的确有些猫腻。</br></br>    秦牧笑道:“自然是有人帮我。”</br></br>    土伯沉吟,道:“我进去看一看,是哪位道友。”</br></br>    他站在那里不动,而秦字大陆中,地面突然泛起了岩浆,化作一片岩浆湖泊,湖泊中的岩浆旋转,一双九曲之角旋转着从岩浆中冉冉升起,接着是熔岩土伯的庞大身躯。</br></br>    岩浆土伯停止旋转,巨大的身躯走出岩浆湖,湖面立刻干涸,土伯身上的岩浆不断流下,点燃一片土地。</br></br>    大头娃娃正把脑袋塞入杀生鼎中,去看看鼎里还有什么好东西,而赤皇正在大日星君身边,津津有味的听着故事,天公则躲在一座山川后面。</br></br>    熔岩土伯四下看了一眼,不禁惊讶,迷茫的眨着三只眼睛。</br></br>    秦字大陆是他用自己的角中一座黑暗大陆炼制而成,被他炼成封印,化作一块玉佩,后来秦凤青屡次逃脱,他不得不加深封印,将这玉佩打入秦牧的第三只眼中。</br></br>    虽说封印是他设的,但是现在这片封印大陆中竟然变得如此热闹却是他没有想到的。</br></br>    他抬头看着天空,天空中的纹理展现出了三种不同风格的封印,一种是他的幽都封印,另一种是大梵天王佛的佛门封印,还有一种则是玄都封印。</br></br>    “大梵天王佛。”</br></br>    土伯看向空中的那尊大佛,点了点头,秦牧曾经去过佛界二十诸天,魔性失控,将大梵天同化了一半,变成幽都。</br></br>    这里面有大梵天王佛的封印不足为奇。</br></br>    他又看向大日星君,目光从大日星君身上移开。</br></br>    大日星君早就死了,估计是刚才被擒拿送到这里。</br></br>    “赤皇。”</br></br>    他的目光落在赤皇身上:“赤明时代的赤皇寻到一个畸形小宇宙,避开玄都的照耀,避开了幽都的管辖,我也寻不到赤皇葬身何处。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远古的道友。”</br></br>    赤皇思维连忙见礼,道:“道兄,我用自身修补那个畸形小宇宙,作为我族人的最后栖息地,此时已经魂飞魄散。”</br></br>    熔岩土伯道:“你用不灭神识通知明皇时,我察觉到了你的不灭神识的波动。”</br></br>    他转头看向刚从杀生鼎中拔出脑袋的秦凤青,这个大娃娃躲在大鼎的后面,探头探脑的看着他,像是一只准备捕食的猫紧张的蹭着手脚。</br></br>    熔岩土伯不以为意,目光看向秦字大陆的山脉,道:“玄都道兄何必躲躲藏藏?我看到你了。”</br></br>    白胡子老头从山后走出来,哈哈笑道:“幽都道兄,我一直等你前来,你果然来了!而今这个大陆中可以说是聚齐了天上地下和人间的高手!”</br></br>    熔岩土伯看着他,一直没有说话。</br></br>    天公脸色淡然,很有世外高人的气派,给人一种高深莫测之感。</br></br>    过了良久,熔岩土伯严肃无比的脸缓缓的露出一丝笑容,笑容越来越大,这尊掌控着幽都的神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得喘不过气,双手撑着膝盖。</br></br>    天公黑着脸,冷冷道:“笑够了没有?”</br></br>    土伯笑声渐渐低了,侧头瞥了他一眼,又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br></br>    就在此时,鼎后的大头娃娃蹭了蹭手脚,狸猫一般一跃而起,扑到土伯背上:“捉到你了!吃掉你,我就可以做土伯了!”</br></br>    熔岩土伯慌忙一振,试图将他震脱,却怎么也无法摆脱他,心中一惊,连忙运转法力,脚下的陆地顿时熔化,化作岩浆。</br></br>    熔岩土伯向下沉去,大头娃娃还趴在他的身上,抱着他的脑袋啃。..</br></br>    熔岩土伯沉入岩浆湖中,却发现始终无法返回幽都,心中有些慌乱,迫不得已从地底升起,抬头看向天空。</br></br>    天公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别想了,柳叶已经盖上了,除非破了封印才能逃出去。”</br></br>    “不好吃。”</br></br>    那个大头娃娃把熔岩土伯大卸八块,对他失去了兴趣,又跑过去研究杀生鼎内的冥海。</br></br>    土伯一块块熔岩肢体拼到一起,又站起身来,道:“或者从外面把柳叶揭下来,我们也可以逃出去。”</br></br>    天公大喜,催促道:“那么你就揭掉柳叶!”</br></br>    熔岩土伯沉默。</br></br>    天公狐疑的看着他,土伯不说话,过了良久,这才道:“道友,你不要一直盯着我。”</br></br>    天公分身催促道:“你怎么不揭下来那片柳叶?”</br></br>    熔岩土伯又沉默片刻,道:“他乘坐府君的纸船,已经到阳间了。”</br></br>    天公分身瞠目结舌,过了片刻吐出一口浊气:“你被那小子阴了。不过也没有关系,我在这里也可以活的很好。而且,这里还有许多秘密可以听,除了大头小鬼发脾气的时候被他殴打一顿,其他倒也不坏。”</br></br>    熔岩土伯继续盯着他,道:“你有很多机会可以离开,只要他摘掉柳叶,你便可以脱身而去,为何还要一直留在这里?”</br></br>    天公沉默。</br></br>    “玄都很没趣儿。”</br></br>    他道:“玄都里的神魔,基本上都是天庭的势力了。我的境遇被你凄惨多了,所以相较玄都,我还是更喜欢这里。小鸟儿,你刚才说到了帝后遇袭事件,还没有说完,咱们继续!”</br></br>    大日星君胆怯的看了看大日星君,又瞥了瞥大头娃娃,天公笑道:“而今土伯在此,咱们便有胆气多了,幽都神子如果敢吃你,我们几人联手,便可以将他镇压了!”</br></br>    大日星君大喜过望。</br></br>    突然只听得呼呼的风声传来,秦凤青正在催动那口杀生鼎,鼎中凶威弥漫,天空几乎崩裂,远处的一座座大山也变得浮酥,差点被杀生鼎的凶威毁掉!</br></br>    天空中的那尊大佛也被杀生鼎的凶威冲击得坐不稳身形。</br></br>    众人脸色苍白,均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br></br>    “幽都神子还在成长,恐怕快要拥有帝座强者的实力了,连杀生鼎的凶威都可以催动!”</br></br>    延康。</br></br>    秦牧带着御天尊从纸船上跳下,只见延康已经到了夜间,远处的城市灯火通明。</br></br>    “幽天尊,便送到这里吧。”秦牧道。</br></br>    阴差老者看了看他,道:“你暗算了土伯一道,这件事须得记在你的小本本里。”</br></br>    秦牧笑道:“记着便是,反正不差这一件。”</br></br>    “你破罐子破摔了。”</br></br>    阴差老者摇了摇头,突然向御天尊施了一礼,道:“牧天尊,照顾好兄长。”说罢,小船驶入黑暗中,消失不见。</br></br>    秦牧目送他远去,带着御天尊走向前面的天圣学宫,他要求阴差老者将他们送到天圣学宫也是有着自己的目的。</br></br>    现在的御天尊就是一张白纸,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吃喝都需要别人照顾,他必须要教导他最为基础的东西,而且不能教他任何神通,否则容易把这个好苗子毁掉。</br></br>    最佳的办法便是传授给他各种最基础的符文,其他的由他自己去参悟。</br></br>    次日清晨,秦牧将御天尊扔到小学课堂,让他与小学士子一起学习四大灵胎和五曜星辰的各种符文,到了第二天,小学课堂的先生牵着御天尊把他送了回来,道:“教主,他已经学会了,教不得了。而且还在课堂里殴打小学士子。”</br></br>    秦牧瞠目结舌,自己考了考御天尊,果然朱雀玄武等基础符文都学会了,而且御天尊还举一反三,开创了几种神通,虽然浅显,但已经算是不弱了。</br></br>    “难道他真的是霸体?”</br></br>    秦牧带着御天尊去村长那里听讲,村长传授最基础的剑诀,御天尊用了两天时间学会,把村长惊得一身冷汗。</br></br>    “是霸体吗?”秦牧问道。</br></br>    村长一片茫然,迟疑道:“有些像……你从哪里弄来的这小子?”</br></br>    “一百万年前。”</br></br>    村长更加茫然,喃喃道:“一百万年前的霸体……等会儿,我有些晕……”</br></br>    秦牧又带着御天尊来到屠夫的课堂上,学了两天刀法,御天尊也轻易掌握了。</br></br>    “牧儿,这个少年比你聪明多了。”屠夫笑道。</br></br>    秦牧哼了一声,心中颇为不爽,道:“基础刀法我也就用了几天时间,不过刀法要练上身,很难。”</br></br>    “他学的比你快,悟性也比你高。”</br></br>    屠夫道:“好像比虚生花那个小伙子还要快一些!”</br></br>    秦牧黑着脸,带着御天尊把天圣学宫的各个课堂听了一遍,每一种法门御天尊都可以很快掌握,甚至连最难的术数学堂和造化学堂,他掌握的速度也很快。</br></br>    三个月后,天圣学宫中传授的基础符文和基础招法,他都学会了。</br></br>    林轩道主也听到天圣学宫里有一个术数天才,立刻从道门学宫赶来,要将御天尊带走去道门深造术数,被秦牧赶了回去。</br></br>    最后秦牧把御天尊丢进天录楼,天录楼中任何典籍他都可以翻阅,又过了一个多月,御天尊从天录楼中走出。</br></br>    秦牧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失声道:“学完了?”</br></br>    御天尊垂下头来,羞愧道:“看完了,没学,我觉得那些书里面错的东西太多……”</br></br>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定了定神,心中生出一个古怪的想法:“难道我才是伪霸体,他才是真正的霸体……不行,我要带他去见虚生花!”</br></br>    西土上苍学宫,虚生花面色凝重,盯着面前的御天尊,试探道:“霸体?”</br></br>    秦牧艰难的点了点头,涩声道:“比我还聪明……”</br></br>    “我说难怪资质悟性与我差不多。”</br></br>    虚生花赞道:“一学就会!只是怎么看起来有些傻乎乎的?”</br></br>    我不是球迷,我不关心世界杯,瑞士踢平巴西算什么?我只爱写小说,努力,奋斗,码字!</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