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牧神记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七十三章 四万年岁月如歌-第九中文网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七十三章 四万年岁月如歌

 热门推荐: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土伯,你也配提道义这个词!”

    秦牧心中颇为不忿,只是不敢说出口。

    幽都之战,分明是土伯打算借他之手来肃清幽都中的天庭势力,而他因为父母都在幽都,而且土伯对他父母还算不错,所以他必须帮土伯这个忙。

    然而现在看来,除了天庭的黑锅之外,地母元君这里也有一口大黑锅等着自己。

    幽都玉锁关一战,死在他手中的地母之子应该是岩九锡,战斗中,岩九锡好像提起过他是地母元君的血脉,地母之子。

    而且岩九锡掌握的神通,便是元磁神通。

    虽然他的元磁神通没有司婆婆那么精湛,但也非同小可,迫使秦牧不得不用天火大道来破解。

    岩九锡的下场,是被秦凤青吃掉。

    不过,既然地母元君已经死了,那就无须担心。

    “被哥哥吃掉的元神数量很多,还不知道有多少黑锅等着我。”

    秦牧心道:“司婆婆施展元磁大神通,导致元界重现世间,地母元君真的死了吗?为何元磁神通会触发这里的异变?”

    大墟,像是一把折扇。

    而现在就是折扇打开。

    折扇合起来便是大墟,打开之后便是地母元界。

    为何地母元界会折起来形成大墟,为何现在又被打开了?

    是谁把地母元界这么庞大浩瀚的世界折叠成大墟的?

    为何地母元君死后,元磁神通基本上便绝迹了?

    难道有人抹杀了修炼元磁神通的神通者?

    “当今世上仅存的元磁神通记录在大育天魔经中,而且只有几种,不成体系,我也是因此才有了开创出元磁符文的念头。”

    秦牧心道:“到底是谁抹杀了元磁神通?抹杀元磁神通的,与杀死地母元君的,是否是同一批人?婆婆动用元磁神通,元界便被打开,这会是地母元君为复活自己留下的后手吗?”

    他收回自己的神识,四下张望,而今的元界愈发壮阔,远处的延康不可见,曾经的南海也看不到了。

    大墟的扩张渐渐放缓,远处云雾缭绕间一座座瑰丽山峰挺秀。

    “大墟发生了如此惊人的变化,那么延康有没有发生这样的变化?”司婆婆问道。

    众人心中凛然,倘若延康也变大了,只怕各城各地距离极远,一下子便会将延康朝廷的统治力削弱到最低的状态。

    对各地的掌控力变低,是一个王朝分崩离析的前兆。

    延康国原本统治着西土草原和北方冰原,现在就难说了。

    众人心头沉甸甸的。

    “最为关键的,还是百姓平安。”

    秦牧沉声道:“大墟剧变,变成元界,有很多地方喷涌霞光,那里应该不是霞光,而是神通残留。倘若误入那些地方,只怕会死伤惨重。现在的大墟,处处危险,我们需要警示大墟中的民众!”

    众人纷纷点头,现在不是担心延康的时候,大墟民众的安危更为重要。

    “庞钰真神,劳烦你请太皇天的神通者和诸神前往各地,告诫那里的民众。”

    秦牧道:“其他人也前往各地,确保通知到每一座城每一个村。”

    庞钰真神道:“放心,我这便去!”

    他正欲前往太皇天的神城,正在此时,突然一声沉闷惊人的吼声从元界的山野中传来,庞钰真神停步,向那里望去。

    只见群山苍茫,隐隐有巨兽在山峦中出没,露出巨大的青背。

    众人心中一惊,桑葉尊神喃喃道:“那是什么东西?体型这么大……”

    秦牧心头大震,吐出一口浊气:“半神。”

    众人不解其意,纷纷向他看来:“什么是半神?是伪神吗?”

    秦牧沉声道:“这些半神极为危险,是古神的子嗣,拥有古神血脉,一定要小心行事!你们需要当心,大墟封印开启,化作元界,只怕有许多半神存活下来。”

    桑葉不解道:“古神是什么?”

    秦牧解释道:“就是天公、土伯、地母这样的天生神圣。半神便是天生神圣的后代。就像是龙麒麟,他也属于半神,能够随着年纪成长而变得更加强大。这些半神,靠的是血脉的力量,但也可以像我们一样修炼,而且修炼之后更为强大,一定要当心!”

    庞钰真神高声喝道:“太皇天的将士,随我来!”

    他带着众人离去,虚生花道:“我需要回一趟西土,看看那里是否安全。”

    秦牧点头道:“你可能要花费一两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赶到西土,路上一定小心。”

    “放心,我没有死在你的手中,也不会死在半神的手中。”虚生花匆匆离去。

    司婆婆带着诸多天圣学宫的士子整理行装,道:“牧儿,我与这些士子去通知西大墟中的村民,你自己当心一些。”

    秦牧道:“婆婆放心。你往西走,我往东去。还有,不要释放出元神与延康联络,元界的战争之地太多,处处凶险,还有半神出没,当心元神受损。”

    “臭小子,开始教我了。”

    司婆婆率众离去,笑道:“你还是我教大的,你的那些阴谋诡计哪一件不是婆婆教的?”

    秦牧目送他们远去,心道:“现在应该去寻斗牛界,寻到武斗天师,请斗牛界的武者们帮忙,这样才会更快通知到大墟中的人们。”

    他分辨一下方向,带着御天尊走下太皇天,直奔斗牛界所在的那个小山村而去:“现在的斗牛界不知有没有被元界扔出去……”

    大墟剧变发生时,有一座座诸天从断崖中飞出,这些诸天是在元界破除封印时被元磁神力给扔出天外。

    斗牛界也是诸天,由斗牛天宫打造而成,武斗天师将这个诸天隐藏在大墟中,也有可能会被扔出天外。

    “牧大哥,慢一点。”御天尊气喘吁吁跟在他的身后。

    秦牧元气运转,一股法力托起御天尊,加快速度。

    他现在修为深厚,托着御天尊倒也不太费力。

    秦牧一路疾驰,仿佛进入了完全陌生的原始森林,四周的山峦高大巍峨,甚至连树木也异常的高大,比大墟的树木高大许多。

    元界隐藏了很多不解之谜,对他来说还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不过即便是危险重重,他也必须要闯进去。

    大墟是他成长的地方,大墟中的居民便是他的亲人。

    不知走了多少里,秦牧放慢脚步,抬头仰望前方的山峦,山峦中一团团霞光腾腾升起,他以玉霄神眼看去,那些霞光是一些极为危险的神通。

    “绕道过去!”

    秦牧当机立断,从这座大山的山脚下绕过去,待来到山阴处,他不由呆滞,只见一片浩瀚无垠的古战场出现在他的面前,无数霞光像是战火的硝烟,遍布在这片古战场中,藏身在残垣断壁之间,绚丽,夺目,极为迷人。

    秦牧定了定神,向上空飞去,飞出十多里,再向下看去,只见这片古战场很长,但是宽度没有自己预想的那么宽,只有千里的距离。

    “从空中飞过去?”

    秦牧打量战场上空的天空,天空中倒是很干净,他正欲从空中飞过去,突然一只金色大雕从他头顶飞过,振翅向前飞去。

    那只金雕飞出十多里,突然便四分五裂,化作一堆肉块从空中跌落下去。

    接着,那些肉块在坠落途中还在不断分裂,变成了一个个肉丁。

    肉丁坠落,越来越小,待落到地上,已经小的难以看清。

    秦牧心中一惊,眉心第三只眼睛打开,三只神眼一起向天空看去,这才看到这片古战场的天空中有一条条黑线,横七竖八交织交错,像是难以觉察的蛛丝,在天空中结成了杂乱无章的网。

    “空间裂痕!”

    秦牧头皮发麻,从上空飞过去,很难发现这些几乎没有厚度的空间裂痕,倘若飞过去的话,只怕会落得与那只金雕一样的下场。

    “千里距离,走过去的话,用不了多长时间。但是绕道过去,那就太费时间了。”

    他降落下来,向御天尊道:“跟着我,不要四处乱走。”

    御天尊也看出凶险,连连点头。

    两人深入这片古战场,但见幽幽鬼火从倒伏下来的白骨堆中升起,四处飘荡,秦牧避开霞光和鬼火,以元气催动剑丸,剑丸在他们前方滚动,试探是否有危险。

    这一路平安,走了百十里地,前方出现一座破败的城市。

    他们来到城前,隐约听到琴声从城里传来,那琴声幽咽,像是一个少女在低低的哭诉,哭诉着过去的悲凉。

    秦牧头皮发麻,这片古战场中到处都是累累白骨,怎么会有琴声?

    倒塌的城门有几块断裂的石碑,石碑的断痕很是新鲜,秦牧让御天尊噤声,小心翼翼的拂开石碑上的乱石,上面的文字记载的是一场战事。

    “上皇七十二殿,凤凰殿,殿主齐暇瑜,斩域外天庭南天赤帝炎千重于此!”

    这块石碑旁边还有一块断裂的石碑,说的却是另一场战事,秦牧读去,这上面说的是太子擒齐暇瑜于此,齐暇瑜败落投降,太子许她为新的南天赤帝,于是立此石碑,纪念自己的功业。

    “这琴声……”

    秦牧微微一怔,失声道:“难道是赤帝齐暇瑜的琴声?难怪有些耳熟!她不是追踪帝释天王佛去了吗?难道帝释天王佛也来到了大墟?”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凤凰殿主齐暇瑜!”

    秦牧呆了呆:“这个声音有些耳熟……”

    他刚想到这里,突然城中的琴声停止,霞光陡起,无数霞光拥着一艘华丽的凤凰船飞起,大船两旁的凤凰翼震动,掀起恐怖的狂风,飞沙走石。

    “凤凰殿主休走!百隆城白璩儿求见!”城中另一个声音响起。

    秦牧脑中轰然,瞠目结舌,呆呆的站在那里,只见凤凰船破空而去,而在凤凰船后,一个女孩腾空,手持神剑,铮铮破开天空中的空间裂痕,突然身躯一摇,化作一条白龙,摇头摆尾,姿纵来来,向那凤凰船追去!

    “百隆城白璩儿……”

    秦牧看着那远去的白龙,喃喃道:“她还活着,她还活着……她也来到了大墟!”

    他不由想起四万年前的那天晚上,他,龙麒麟,箱子,还有班公措,护送着百隆城的百姓一路东行的情形。

    白璩儿有些软弱,有些倔强,带着上皇时代最后的人们艰难的寻找一条生路。

    太阳升起时,秦牧他们像是梦中的过客化作黑沙与黑暗一起远去,只剩下那个少女保护着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们。

    这四万年,她是怎么过来的?

    “情债难尝,何以出家?”

    城中又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似乎在自怨自艾:“岁月如歌,道不尽儿女情长。”

    ————啦啦啦,故人出现啦,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