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字大陆中,土伯、天公、赤皇和大日星君等人正在与一尊老佛喝茶,突然只见天色变得明亮起来,天公呵呵笑道:“老佛,你醒来的次数少,没有见过这种情况吧?这是秦家子揭开眉心的柳叶封印,让我们放放风哩!”

    大梵天王佛抬头看向天空,叹道:“造孽啊,为了困住幽都神子,竟然要这么多高手守在这里。而且还难得放风一次。”

    远处,秦凤青被打得鼻青脸肿,坐在群山之中,两条小胖腿盘在一起,双臂交叉在胸前,生着闷气。

    在半空中镇压着他们的老佛突然醒来,从天上下来,他来殴打老佛,却被秦字大陆中的五大强者围殴,连杀生鼎都没有来得及动用便被诸老打得丢盔弃甲。

    诸老霸占了这个牢狱最好的位置,将他赶到山里,这个大头娃娃正琢磨着怎么抢回地盘,只是杀生鼎被诸老抢走,让熔岩土伯镇压住,他无法抢回来。

    倘若有杀生鼎在手,他还可以找回场子。

    “与坏弟弟联手,便可以镇压这些老头!”

    大头娃娃抬头看天,心道:“镇压了老头们之后,把坏弟弟镇压在这里,我便可以跑出去快活了。”

    突然,秦牧的神识从天外传来,道:“天公、土伯,你们来看外面的是否是地母……咦,王佛醒了?”

    他的神识落地,化作人身,向众人见礼。

    天公笑道:“老佛前不久醒了,说是元界解封,大墟化作了元界,连佛界二十诸天也不得不与元界接壤,迫使他不得不醒来。也幸好老佛醒了,否则这里岂不是要被你哥哥称霸一方?”

    赤皇道:“老佛带来些好茶,秦家子也来尝一尝。”

    秦牧连忙摇头,道:“来不及喝茶了,外面的地母元君还请诸老看一看是否是真的。我来到地母元君陨落之地,见到了一位地母元君的残魂,只剩下地魂,藏在地底地宫,里面还有九位上皇的帝陵,不像是假的。我还曾为她招魂。而现在,又出来一位地母元君,看起来也像是真的!”

    “竟有此事?”

    诸老纷纷起身,向天外看去。

    他们借助秦牧的第三只眼,看到了那尊静静地站在元木下的地母元君,那尊古神肉身广大,其他神祇站在她的身边显得极为细小。

    地母元君的肉身虽然很大,但相比天公和土伯那等无量广大的肉身来说,还是小了许多,没有那么夸张。

    然而即便如此,对比其他后天生灵和半神,她还是大得不可思议。

    “这就是地母元君。”

    熔岩土伯道:“确切无疑。我的眼睛比任何生死簿还要厉害,能够看穿其灵魂本质,不会有错。她的灵魂是地母的灵魂。”

    天公道:“这肉身也的确是地母的肉身。倘若是假的,难以逃脱我的天眼。秦家子,你在地宫中遇到的那个地母,肯定是假的。”

    秦牧茫然,摇头道:“我还曾亲自为地宫中的那位地母招魂,为她聚集了天魂神魂的所有灵魂黑沙。地母元君不可能还有其他灵魂散落在外……地母不会有双魂吧?”

    他突然醒悟过来,失声道:“地母是龙汉天庭的帝后娘娘?是双生姐妹?这个地母,其实是真正的地母的姐姐或者妹妹?”

    天公摇头道:“你想多了,地母元君不是那对并蒂花。帝后姐妹另有来历,而且……”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道:“反正不是她们。古怪了,倘若这个是地母,地宫中你招魂的那个地母到底是谁?”

    熔岩土伯的声音有些阴森,令人不寒而栗:“秦家子,你在为谁招魂?”

    秦牧脑中轰然,呆若木鸡,艰难道:“你是说,我被人设套了?不可能吧?地宫中有许多半神,都是地母的老部下,我被设套,他们不会也被骗过去吧?他们都是在地母被杀时,与地母一起沉寂在地宫中的……”

    众人皱眉。

    赤皇道:“有没有可能元木中又诞生了一位地母?”

    他见秦牧不解,道:“地母本来便是元木所化,我开创赤明时代时,曾经拜会过她,知道她的根脚。”

    天公摇头道:“元木已死,不可能再生出一个地母取代原来的地母。赤皇,你这话未免耸人听闻……”

    “不是耸人听闻。”

    大梵天王佛突然道:“而是的确有这种法门。而且,这种法门就是我开创的。”

    众人纷纷向他看来,大梵天王佛叹了口气,道:“我的功法是在龙汉年间成形,明着说以梦入道太过玄幻,实则是化作万千个我,在各个世界中游历磨练,经历红尘,历经无数劫难。这些红尘对我来说就是一场场虚幻的梦,然而那些个我却有着真实的灵魂,真实的肉身,真实的经历。他们的修为、经历和道心,最终会回到我的本体,成为我的一个个梦。”

    天公赞道:“老佛的佛经历经无量劫数,洞察红尘,因此才会被天庭所觊觎,想要弄到手。”

    大梵天王佛摇头道:“他们并非是因为我功法中的佛性而想得到我的功法,实则是为了天庭这个境界而搜罗帝座层次的功法。想要完整的天庭境界,有一个简单的办法,那就是搜寻到三十六门不重复的帝座功法,组合成一门天庭功法。而世间帝座功法虽然不少,但却多有重复,因此千难万难。我的以梦入道无量量劫便是其中之一。”

    大日星君突然醒悟,问道:“老佛,难道这门功法可以让一具尸体中诞生新的灵魂?”

    大梵天王佛笑道:“虚幻的梦中尚且可以诞生出新的灵魂,更何况尸体?”

    天公试探道:“然而这门功法你一直没有传出去过,你传出去的佛经,都是你梦中参悟的其他佛经。”

    大梵天王佛叹道:“传出去过。”

    他不疾不徐道:“龙汉年间,云天尊曾经找到我,说人族危难,需要有强者来给人族希望。他要模仿几个人,几个已经销声匿迹的人。于是我将我刚刚开创出还不成熟的功法传给了他。他修炼我的功法,模仿了御天尊,模仿了秦天尊。”

    他瞥了秦牧一眼,道:“也模仿了牧天尊。”

    秦牧心中微动,试探道:“老佛的意思是?”

    “云天尊的天分极高,比我高,也比老道士高,毕竟是当年得到过古神赐福的九大天尊之一。得到我的功法之后,他予以完善,奇思妙想比我这个开创者还要精妙。”

    大梵天王佛道:“他模仿这三位天尊,惟妙惟肖,的确给人族和其他后天种族带来了莫大的希望。后来他还是战死了,但我不知道他改善过后的功法是否流传下来。”

    秦牧心头大震,明白了大梵天王佛的意思。

    有人用脱胎自王佛功法中的神通,再造了一个地母!

    “会是天盟吗?”他低声道。

    天公和土伯对视一眼,陷入沉默,没有说话。

    大梵天王佛道:“未必是天盟。云天尊死后,他改善后的功法也有可能从天盟中流传出去,毕竟太久远了,天盟中发生了什么也难说得很。”

    秦牧轻轻点头,向诸老称谢,收回自己的神识。

    “老佛要离开吗?”

    天公抬头看向天外,询问道:“现在是离开的好机会,再不走的话,这小子又会把柳叶盖下来。”

    大梵天王佛笑道:“你们不走,我也不走。”

    大日星君怯懦道:“我想走,可是我不敢……”

    熔岩土伯安慰道:“你能去哪里?还不是要回幽都?幽都哪里有这儿有趣?”

    大日星君面色如土,腹诽不已:“是你们觉得有趣,我可从来没觉得有趣过!我在这里一直担惊受怕,唯恐哪天被那个幽都小霸王吃掉……”

    秦牧等了片刻,天公土伯等人都没有从他的第三只眼中离开,这才将柳叶盖上,抬头静静地看着这尊地母元君。

    他的身后,无数半神已经跪伏下来,异口同声道:“拜见地母元君!地母元君,福寿无疆!”

    那些来自诸天的神族魔族也纷纷跪拜下来,战战兢兢,不敢有所异动。

    上皇时代,地母是元界的半个统治者,虽然名义上是北天庭的历代上皇统治,而实则是她掌控着元界的半壁江山!

    当年,各族在她的统治之下没有哪个种族胆敢反抗!

    当然,南上皇天庭是个例外,南上皇天庭甚至可以将元界一分为二,统治南方,与地母分庭抗礼。

    而这里面的原因,那就不为外人所知了。

    没有跪拜地母元君的人也有不少,秦牧、公孙嬿、凤秋云和龙麒麟,都站得笔直,只有水麒麟叩拜下来,哆哆嗦嗦不敢抬头。

    还有赤帝齐暇瑜脸色剧变,然而却将古琴立起,一手扣住古琴,英姿飒爽,与地母元君分庭抗礼。

    神刀洛无双则率领灵秀军的少年飞速来到她的身后,气息绽放,刀鞘中的神刀铮铮作响。

    他们同属域外天庭,虽然属于不同的天宫,互不干涉,平日里还有些龌蹉,但是此刻面对地母元君这等古神,必须联手。

    白璩儿也不曾跪下,作为上皇剑神,她是南上皇天庭的余族,根本不跪地母。

    书生也不曾跪拜,开皇时代,没有地母元君,更何况她见上皇也不拜,更何况地母元君?

    巍峨参天的元木下,地母元君俯视众人,如同俯视蝼蚁,那等天生地养的古神气息如此庞大,如此恐怖,令人提不起半点反抗的念头!

    地母看着他们,一直没有开口,但越是安静,便越是让在场的诸神战战兢兢。

    “有意思了。”

    突然一个笑声打破了安静,书生摇着羽扇,笑道:“刚才有地母的真假弟子之争,闹得天翻地覆。吕诤,现在是否应该有真假地母之争了?”

    那头毛驴乐得嘴唇翘了起来,笑道:“昂昂昂——”

    驴叫声颇为刺耳。

    就在此时,突然一个声音传来:“为何不能有真假地母之争?”

    ————QQ阅读有一个暑期作家应援活动,宅猪恳求阅读那边的书友支持一下宅猪和牧神记。打开QQ阅读点击发现,点击领福利,打开应援作家枪战舞台活动的页面,加入宅猪的神朝战队!这个对牧神记和宅猪极为重要,拜托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