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牧神记 章节目录 第七百九十五章 最终的获胜者(第三更!)-第九中文网

章节目录 第七百九十五章 最终的获胜者(第三更!)

 热门推荐: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牧怔怔出神。

    一个是突然出现的绝色女子绝无尘,出生在地母元君的元界。

    一个是半神领袖,半神天庭的天帝昊天尊。

    一个是后天生灵领袖,天盟盟主,人族天庭的天帝云天尊。

    在天帝最为无敌的时候,也是半神与后天生灵厮杀最惨烈的时候,他们对天帝布了一个局。

    天公,土伯,地母,在这里面的形象,都有些不太光彩。

    不仅如此,让人不寒而栗的是,天帝转世本来是一件秘密的事情,然而却被人知道了!

    最让秦牧感觉到可怕的是,云天尊与昊天尊这两个死对头竟然联手了!

    他们联手是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两边有着深仇大恨,怎么可能把这等仇恨放在一边联手对付天帝?

    后天生灵与半神的仇恨是食物与猎食者的仇恨,奴隶与奴隶主的仇恨。

    随着两边的崛起,相互争斗,仇恨只会越来越深。

    除了种族大恨之外,云天尊与昊天尊之间的深仇大恨则是来自御天尊被杀一案,按理来说,云天尊最不可能与昊天尊联手。

    然而这些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却发生了。

    让秦牧最恐惧的是,他们显然是早有谋划,很早之前便已经联合在一起,所谓半神与后天生灵之间的厮杀,都是做给天帝看,让天帝对他们放下戒心。

    而这期间,到底有多少后天生灵和半神因此而死?

    死掉的生灵,只怕无法估量!

    尸山血海的两边,是云天尊和昊天尊的面孔,冷得没有任何温度的面孔。

    “他们两人,让人恐惧……”

    秦牧打个冷战,定了定心神。

    天公的声音传来:“……那一战中,天帝死了,被他们联手打得灰飞烟灭。我不知道地母为何要这么做,也不知道地母有没有出手,其实当时我们都有私心。嘿嘿,古神大公无私,只是凡夫俗子对我们的谬赞而已。你越是了解我们,便越是会发现我们的私心,我们古神,并没有你们想像的那样光鲜。秦家子,你知道我们古神的处事之后,便应该对我们有些防备。”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喃喃道:“难怪,难怪燕泣翎会让我小心天盟,小心天公土伯,提防地母,原来如此……”

    他终于明白过来。

    燕泣翎背后的便是天帝,天帝之死,与天公土伯地母的袖手旁观有关,而天盟则是直接对天帝动手的人物。

    “那么,地母自己说自己是死在天盟之手,为何她的元木会落在天帝那里?”秦牧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天公继续道:“天帝死后,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正是这件事情,让我不知道霄龙汉三天庭谁才是最后的获胜者。”

    秦牧急忙道:“什么事?”

    天公道:“天帝被杀之后,云天尊和昊天尊都在飞速往天庭赶去,这二人的速度极快,那时,他们的修为已经极为不凡。让我不解的是,云天尊当时化作昊天尊的模样,两人似乎都在拼命赶路,试图在对方之前到达天庭。后来我想明白了……”

    他目光奇异,低声道:“他们是去争夺天帝的肉身。”

    秦牧身躯大震。

    “天帝驾崩的消息一直没有传出去,是因为天帝虽然死了,但是天庭中的天帝却还活着。”

    天公的目光有些茫然,到:“云天尊与昊天尊风驰电掣赶往天庭,自然是为了掌握天帝的肉身。掌握了天帝的肉身,他们便拥有天帝的权势权威,压制对方便轻而易举。试想一下,还有比这样夺权更加容易的事情吗?然而我却没有看到最后是谁得到了天帝的肉身。”

    秦牧呆若木鸡,过了片刻,问道:“云天尊化作昊天尊的模样?他是如何变化的?”

    天公不答。

    大梵天王佛叹了口气,这尊老佛愁眉不展,道:“我传给他的。他是人族领袖,天盟盟主,他想为人族提升信心,变化为已经消失的牧天尊和秦天尊。他来找我,我自然是乐意传授给他。当时人族很惨……”

    秦牧思索片刻,突然道:“那么云天尊真的是人族吗?”

    大梵天王佛怔了怔,明白他的意思,摇头道:“我不清楚。”

    秦牧看向天公,天公也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是人族还是半神,他一直都是人族的面目。不过……”

    他顿了顿,道:“昊天尊也一直都是人族的面目。”

    四周一片沉默。

    天公道:“我只知道龙汉天庭的帝座上,坐着的那个天帝已经不是真正的天帝,却不知道坐在那里的是他们二人中的哪一个。因为,在那之后变故越来越多,后来霄汉天庭被灭了,龙霄天庭也没有存在多久便步了霄汉天庭的后尘,也被灭掉了。再到后来古老的天庭越升越高,远离了大战之后变成大墟的元都,直到赤皇自元都的废墟中崛起……”

    赤皇怔怔出神,道:“那时候的大墟一片混乱,极为危险,我也是无数次死里逃生。我年轻时喜欢四处闯荡,见到了两个天庭很多遗迹,有一天,我看到一个三头六臂的神像,面目已经模糊不可见了。我突然有所感触,在那石像下枯坐良久,终于参悟出我自己的道路。”

    秦牧脑中轰然,涩声道:“是我的石像吗?”

    “看不清面目。”赤皇摇头道。

    秦牧脑中浑浑噩噩,天公等人吐露出的信息实在太多了,狂轰乱炸,让他一时间无法消化。

    突然,他醒起一事,连忙道:“帝后娘娘呢?帝后姐妹不是还在天庭吗?无论是昊天尊还是云天尊占据了天帝的肉身,肯定瞒不过帝后姐妹!她们为何没有揭穿?”

    天公道:“秦家子,你不奇怪天帝转世的消息是怎么走漏的?天帝肉身被占据,瞒不过帝后姐妹,天帝转世的事情自然也瞒不过她们。”

    秦牧右手贴着额头,围绕石桌走来走去,走的大日星君头晕眼花。

    突然,他停步道:“那么获胜的一定是昊天尊!倘若是云天尊,帝后姐妹不会不揭破,毕竟云天尊与她们没有任何瓜葛!”

    突然,土伯淡淡道:“你可以肯定云天尊与帝后姐妹没有瓜葛?云天尊说不定是她们的儿子,毕竟当时古神转世的很多。”

    秦牧呆了呆,觉得头脑有些不够用了。

    天公迟疑一下,道:“其实在此之前,还有一次帝后遇袭事件。小鸟儿先前说过这件事,他说这件事里透露着古怪……”

    大日星君哭丧着脸。

    天公正要说话,土伯突然道:“道友,你说的已经够多了。天帝的事情说完了,便没有必要再惹出更多的是非了。”

    天公醒悟过来,催促道:“秦家子,你该走了,不要总来打扰我们的清净。你知道得够多了,倘若知道得太多,对你也是不利。”

    秦牧慌忙道:“我还有一事不解!只要天公为我解惑这件事,我便不打扰诸位清修。”

    天公耐着性子道:“你说。”

    “天帝既然死了,天帝的肉身也被霸占了,那么燕泣翎是怎么回事?”

    秦牧飞速道:“燕泣翎分明就是天帝的传人,精修各种大道,甚至还拥有道一大神通。而且,她这次因为元界破封而来到这里,带来了元木和新的地母元君,显然元木和新地母不是她所能够栽培出来的,肯定是天帝在背后动的手。那么,天帝真的还活着吗?”

    天公瞪大眼睛,叱道:“我哪里知道?这些事情我也是摸不着头脑,你来问我,我问谁去?走开,走开。再不走,把你哥哥放出去,把你镇压在这里!”

    大头娃娃大喜,拍着手叫好。

    秦牧脸色一黑,知道不可能再问出什么东西,只得收回自己的不灭神识。

    石桌边,天公和土伯又落座下来,大日星君连忙让位,站在一旁。

    天公道:“帝后遇袭事件应该牵连不大,为何道友不让我说?”

    熔岩土伯道:“你告诉他这么多事情,容易给他带来更多的危险。这个世道,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说罢,看了大日星君一眼。

    大日星君沉默,摸了摸自己的后背,张了张鸟喙,却没有说话。

    “而且,道友你知道的东西都是资本。”

    土伯继续道:“你看我的幽都,天庭的势力已经借他的力量铲除干净。道友,你只顾着逞口舌之快,没想过你的玄都还有不知多少天庭势力驻扎在你的身上。你不想借他之力,帮你铲除这些隐患?”

    天公张口结舌,过了片刻,吃吃道:“你是老实人?道友,你若是老实人,我把天捅一个大窟窿!”

    熔岩土伯面目都是岩石,看不出表情,幽幽道:“我是幽都之主,魔道本源,自然知道一些手段。”

    天公笑道:“看来,我也需要请他去一趟玄都了。哈哈哈……”

    秦牧坐在龙麒麟的脑袋上,为自己治疗伤势,很快身上的伤便好的七七八八,突然他醒起一事:“土伯不好说话,天公最好说话,我忘记问天公了,我这地母赐福所化的光晕,到底是否是地母元君监控我的手段!”

    他被天公撵了出来,此刻也不好再回去询问,只得作罢,心道:“还是先回一趟延康,让樵夫老师检查检查。他的眼界见识胜我百倍,一定能够看出端倪。倘若真是监控手段,那么御天尊的那些诸神赐福只怕也都需要弄掉……”

    他在饕餮袋里翻找一番,终于在旮旯里找到天帝所赐的牧天尊令牌和天帝圣旨。

    秦牧迟疑不决,燕泣翎说天帝赐福便藏在牧天尊令牌和天帝圣旨之中,那么自己是否要打开圣旨,得到这个天帝赐福?

    倘若是监控手段,自己的行踪岂不是要落在那个不知是死是活的天帝的眼中?

    他沉吟片刻,将牧天尊令牌和天帝圣旨又塞回饕餮袋中:“等到樵夫老师检查地母赐福之后,再做打算!得到天帝赐福,固然是多了一份保命的手段,但天帝心意莫测,不知是祸是福。毕竟有御天尊的前车之鉴。”

    他催动霸体三丹功,突然体内传来轰隆轰隆六声震动,灵胎、五曜、六合、七星、天人和生死神藏轰然开启!

    他的元神屹立在六合大陆之上,身边是与日月同高的建木,而在他的脚下则是一片黑暗,那是幽都。

    生死神藏通生死,这座神藏直达幽都!

    “人,立在天地间,头顶是天,脚下是地,上则成神,下则成魔,本来便具有神魔两面。那么……生死神藏的对立面,便是玄都神藏!”

    秦牧元神逆转,突然只听得轰隆隆的巨响传来,魔道神藏纷纷开启,直达天人神藏,接着又是一座壁垒打开,无边的天光从那座神藏中映照过来,与幽都生死神藏相互映照!

    秦牧低头看去,自己脚踏玄都,突然他的目光呆滞,想到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人,本来便具有神魔两面,岂不是说,人人都可以开启神道神藏和魔道神藏?”

    他呆了呆,突然激动的身躯颤抖:“那么有没有前人开辟魔道神藏?倘若没有的话,我是不是第一个?对了对了!神藏可以遗传,只要去生一个小孩便明白了!嗯,怎么生的来着……国师生过,去问国师!”

    ————再度感谢夜冷情深风蓝和叁生缘纵猎者的打赏。不等十二点了。提前更了,宅猪三十六岁了,感觉自己年纪大了,多写几千字脑子就快炸了,写小说真是吃青春饭的活儿。快到七月了,为牧神记预定保底月票!零点会更新求票章节,兄弟们等不到零点就早点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