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其实,他的武道飞升也算是一种方法,只是能够修成的人,从开皇时代到现在也仅仅他一人而已。

    而在开皇时代之前,从未有过他这样的存在。

    老农作为武斗天师,他的所有精力都放在武道上,其他的他也不懂,正是因为心无旁骛,他才会被称为武道大帝!

    古往今来,武道第一人!

    倘若他像秦牧一样思维跳脱,喜欢东搞搞西弄弄,他反而不会有而今的成就。

    专注,是他成功的关键。

    话虽如此,然而秦牧一股脑弄出二十六种第七神藏,还是让他备受打击。

    秦牧在弄出二十六种第七神藏之前,虚生花已经弄出了建木先天神桥,那种成就也是惊人无比,一株建木连通天地,将所有神藏连为一体。

    更可怕的是,建木先天神桥将他的武道飞升变得简单了许多,让胡不归得以从建木上飞升,跨过虚空飞升天宫。

    老农虽然嘴硬,但早就被秦牧和虚生花打击得心服口服,而今不过是打击加倍而已。

    “最讨厌这些脑瓜灵便的人,动不动便说我也很笨,我也没有用功,我也没有学,我就是思考了一下,然后给你拿出二十六种解题方法。这些坏蛋,恨不得把我比你聪明写在脸上等你夸奖他!”

    他早年便饱受打击,樵夫,书生,渔夫,每一个都比他聪明,让他觉得自己是四人中最笨的那个。

    这种打击,伴随着开皇时代两万年岁月,让他满腹怨言。

    老农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慈眉善目一些,温言道:“有二十六种解法啊,那么你为何还要毁掉彼岸神藏?”

    秦牧笑道:“这二十六种方法我只是推演出来,还没有一一试验,等试验一轮之后,我挑出最简单的那种给师伯。师伯便可以传授给斗牛界的武者,解决他们没有神桥之苦了。”

    “挑出最简单的那个……”

    老农觉得自己的慈眉善目随时可能扭曲,变得狰狞,急忙稳住,笑道:“你留着彼岸神藏,不用毁掉它,再开第二种神藏便是。留着它们,你也可以多一份法力。”

    秦牧怔了怔,抚掌赞道:“师伯果然聪慧过人,不愧是武道大帝,我便没有想到这种办法!”

    老农有些得意,心道:“这些聪明人往往容易钻牛角尖。”

    “不过这么多神藏塞到体内乱七八糟的,闹心。”

    秦牧想了想,道:“我觉得有些神藏可能不需要,多出来反而是累赘……师伯等一下,我需要先计算一下看看肉身中是否能容纳这么多神藏!”

    老农眉头跳了跳,嗯了一声,便见秦牧双手向外一分,元气构建成人体术数模型和神藏术数模型,再轻轻打个响指,一座座神藏飞速膨胀。

    秦牧行走在神藏之中,仔细观察,突然又有一团元气飞出,化作一片天宫,南天门高高耸立。

    秦牧以元气化作二十六种神藏形态,一一罗列,试图将这些神藏容纳在南天门之下。

    老农细细看去,发现自己看不懂了,哼了一声,心道:“炫技!”

    秦牧不断排列组合,眉头越皱越紧,良久之后,他收回元气,摇头道:“师伯,你想得太简单了。倘若是普通的第七神藏,南天门下可以容纳五六个,但这里面有些神藏甚至连南天门下也无法容下,须得连接到天宫中。我觉得,一座神藏是最好的,神藏多了也没有用处。”

    老农继续慈眉善目,道:“既然如此,我便先毁掉你的彼岸神藏,你继续琢磨。我去国师府住着,你开辟了第二座神藏之后让人去叫我。”

    秦牧连忙道:“师伯还是住在这里吧,国师没钱,吃穿用度都成问题。而且我精通医术,可以帮师伯疗伤。”

    “用不着!”

    老农硬邦邦道,忽而又放柔了语气,和颜悦色道:“你修炼要紧,我还是不打扰你了。国师那边有一个用毒的高手叫做辅元清,也精通医术,我让他给我医治。”

    秦牧笑道:“辅元清是我师兄小毒王,医术虽然不如我,但也不坏。他的确能给师伯医治,既然如此,我命人送一些钱财去国师府,作为师伯这些日子的开销。”

    老农催促道:“快点,你的彼岸神藏的具体位置何在?”

    秦牧连忙点明彼岸神藏的位置,老农不由分说便一指点去,只听轰隆一声,秦牧辛辛苦苦打造而成的彼岸方舟就此爆碎,不复存在!

    秦牧元气大震,嘴角溢血,老农正要离开,秦牧连忙压制住伤势,道:“师伯,我脑后的这道光晕是地母元君赐福,师伯是否能以武力摧毁?”

    “这有何难?”

    老农一拳轰去,秦牧脑后的那道光晕噼里啪啦爆碎!

    秦牧呆了呆,不由赞道:“师伯武力无双!”

    老农也颇为自得,正在此时,他脸色微变,盯着秦牧脑后,只见那破碎的光晕中无数符文自动组合。

    那些符文细小无比,他隐约间感觉到这些符文自动重组是从大地汲取力量,很快便又恢复如初。

    秦牧也脸色微变,呆在那里。

    老农又是一拳轰来,再度将地母赐福所化的光晕打碎,然而光晕很快再度复原!

    “有古怪!”

    老农沉吟,粗大的双手扣住秦牧脑后光晕,向中间重重一挤,光晕连同地元道果和光晕内的空间被他双掌生生挤碎!

    地元道果中蕴藏着极强的能量,倘若爆炸,能将神祇也炸得粉碎,然而在他双掌之间只发出啵的一声轻响,便被他直接抹去!

    老农松开双手,却见秦牧周身有极为清淡的黄色光芒流动,慢慢的在他脑后汇聚,然后光晕缓缓形成。

    不仅如此,那枚已经完全破灭的地元道果竟然也在慢悠悠的浮现出虚影,从大地中汲取能量,渐渐的从虚影化作真实。

    不久之后,皱巴巴的地元道果再度成形!

    “我毁不了。”

    老农摇头,道:“这地母赐福和这个果子都太古怪了,等砍柴的来了,让他研究研究。”

    秦牧暗叹一声,振奋精神,道:“师伯,我还有一事。你看到那个小胖子没?”

    老农看向御天尊,疑惑道:“怎么了?”

    “还请师伯传授他武道。”

    秦牧笑眯眯道:“不必传授他多少高深的道理,只教他基础,灵胎境界能够修炼的武道即可。”

    老农又瞥了瞥御天尊,冷哼一声:“这小胖子一身赘肉都是没有消化的灵丹,可见贪吃,的确需要武道来磨砺其肉身和精神。交给我,过一段时间保证精瘦!”

    秦牧连忙道:“还有一头水麒麟,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还请师伯多辛苦一下。”

    老农不以为意,道:“让三多留在你这里,操练他便是。三多的本事不比我弱多少。还有你那匹大马,也交给三多操练。”

    秦牧大喜,连忙谢过。

    老农带走御天尊,向外走去,秦牧慌忙命人去给国师府送钱,道:“多备些大丰币,不能让国师一家太清苦了。”

    他又找到老牛,却见老牛和龙麒麟靠在院子里的一株大树下乘凉,龙麒麟和这头老牛各自捧着一个水烟袋,旁边放着茶,公孙嬿正在为这两个夯货斟茶,两个家伙吞云吐雾,很是惬意。

    “我跑去草原打了一架,嘿嘿,大黑天是魔族的魔祖,一代猛人。”

    老牛向龙麒麟吹嘘道:“他麾下的猛人无数,都败在我的铁蹄之下,只是老爷不堪,被大黑天打伤了。对了,你耕田吗?我现在筋骨有点儿痒,咱们喝过茶,一起去耕几百亩地!”

    龙麒麟挠了挠肚皮,愁眉不展,道:“我对耕田没有瘾。”

    秦牧黑着脸上前,道:“三多师兄,待会耕田的时候把阿水也带过去……这里哪儿来的树?”

    公孙嬿笑道:“是我的元神。我觉得这儿好亲切,便把元神种下了,长得可快了。你也把元神种下吧,我每天给你浇水。”

    秦牧瞪大眼睛,仰头看去,只见这株元木已经长得十多丈高,也幸亏院子够大,这才没有显得十分显眼。

    不过,这株元木还在生长,短短片刻,又长了一些。

    “咱们种在一起,过些日子长得粗壮了,便会有凤凰寻来。”

    公孙嬿提着茶壶,笑道:“我教你编织凤巢,肯定能吸引来凤凰。”

    秦牧哭笑不得,摇头道:“我喜欢四处乱跑,扎不住根的,而且我也不是树。”

    公孙嬿脸色黯然。

    秦牧连忙道:“等这枚地元道果消化掉了,我把它种下,再长出一株元木跟你作伴。三多师兄,你将阿水和龙胖狠狠操练一下!”

    牛三多称是,拉着龙麒麟,喊来水麒麟,向外走去,道:“咱们先去京城外翻几百亩荒地再说,我教你们用武道松松筋骨。”

    水麒麟对他颇为敬畏,赔笑道:“牛哥哥吃灵丹吗?”

    秦牧目送他们远去,突然头上一凉,公孙嬿又在给他浇水,很固执的让他长出一朵花来。

    秦牧无奈,索性就坐在她的元神下,准备开启第二个神藏。

    十多日后,他开启第二个神藏,命人去请来老农。老农风风火火赶来,打了他一拳便走,不做停留。

    又过六七日,秦牧再度命人去请他,老农还是打一拳便走。

    老牛将他拦住,问道:“老爷为何不住在这里?何苦一趟趟的跑来跑去。”

    老农冷哼一声:“住在这里不爽快,天天被聪明人打击,我宁愿一趟趟的跑。砍柴的来了,我先走了!”

    只听樵夫圣人的声音远远传来,笑道:“种田的,你天天被谁打击?”

    老农握紧拳头,面色不善。

    ————啦啦啦,月初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