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噗通。

    乔星君跪坐下来,拄着神剑,看着前方走来的老对头,低笑道:“老人皇,你我都是提线木偶,真神的玩具。就算你拼死将我们挡在这里又能如何?从上苍来的是两拨人马,我们只是用来吸引你们的,真正去启动天象神器的,另有其人。延康,注定要毁灭……”

    他的对面,村长身后巨大的元神炽烈无比,如同燃烧着光焰的神祇,但此刻这尊神祇也破破烂烂,难以支撑。

    他的元神渐渐暗淡,随时可能熄灭,但突然间又光焰旺盛起来,反复再三,显然是拼尽了最后的气血也要维持自己的巅峰状态。

    “乔星君,另一拨人在哪里?”

    村长走来,对战场中其他人不闻不问,目光紧紧的落在他的身上:“你和我是老对头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难道你真的想看延康国无数生灵毁灭?”

    突然,乔星君体内传来崩裂的声音,这位英俊的神祇面目一片死灰,嘿嘿笑道:“这些低等的生灵死与不死,与我何干?”

    他抬头看向天空,喃喃道:“属于我的那颗星辰,终于要陨落了。”

    咔嚓。

    他的剑发出轻微的崩裂声,接着又是一声咔嚓的轻响,然后慢慢密集,响声越来越快,而他体内传来的崩裂声也渐渐密集起来。

    村长身后的元神渐渐暗淡,他鼓动着气血想要让自己的元神再度恢复巅峰,却怎么也无法点燃。

    现在的他,肉身就像是一个四处漏气的破风箱,想要重燃生机,然而自身太破无法点燃。

    他残了,没有了四肢,对他的肉身影响很大,对战力的影响也很大。但更为关键的是他老了。

    他老到自己的寿元已经走到尽头的程度,他原本还剩下一年多的寿元,倘若安安分分的养老,老老实实的修炼,说不定还能够在自己死之前修补神桥,进入另一个境界,成为神祇。

    然而这一战,让他耗尽了自己肉身最后的气血。

    现在他已经无法重新引燃生机。

    “告诉我,另一拨人去了哪里?”

    村长高声道:“乔星君,你从何处来?你从前是否也是和这些人一样,都是你口中的卑贱低等的物种?”

    乔星君已经在闭目等死,突然身躯一颤,睁开眼睛,眼中一片空洞,没有任何生机,他身上浮现出一道又一道剑伤。

    剑伤在不断加深,似乎有无形的利剑在一点一点割破、切开他神祇的肉身。

    村长那最后一招,将他的生机斩断,他的神藏正在崩坏,肉身也被撕裂,已经注定要死在这里。

    “有什么用?”

    乔星君低头,讥笑道:“你还有能力去阻挡住他们吗?你也要死了,老朋友,安分一下吧,坐下来,随我一起上路。黄泉路上,咱们结伴同行……”

    村长沉声道:“告诉我,他们从哪条路走的?”

    乔星君抬头看他一眼,木木的眼神缓缓移动,看向黑暗中的大墟,呼吸突然有些急促:“他们应该快要到了……咳咳咳,如果你还有能力的话,那就去拦住他们。”

    他的脸色大变,猛地抓住村长的衣裳,声嘶力竭:“我看到了业火,延康无数生灵死后变成的业火,他们在向我索命!拦住他们!不要让这些黎民的死变成我的罪……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关我的事,我也是奉命行事……冤有头债有主,不是我要害死你们的!”

    村长挣脱他的手,破空而去。

    乔星君的眼睛越来越孔洞,仿佛看到异常恐怖的东西,疯狂叫道:“不关我的事,我也很无奈,你们不要向我索命!”

    “我看到了无数的纸船,好多纸船,从延康驶向黑暗……天哪,那是什么?土伯的角……地狱!这里是地狱!”

    “救我出去!真神,我上头的真神哪里去了?快来救我!你们答应过我的,不会让土伯带走我审判我……救救我——”

    ……

    过了片刻,乔星君脸上带着无尽的恐惧,止住了呼吸。

    啪。

    他手中的神剑突然化作齑粉,碎了一地,乔星君没有了气息的尸体向前仆倒,剑疮爆发,将他的尸体撕裂。

    村长冲入大墟的黑暗中,飞速奔行,他的元神时而明亮时而暗淡,他在努力鼓荡最后的心头血去促使自己的肉身不死,让自己的意志不泯灭。

    他能够感觉到死亡的召唤,他的肉身已经越来越难以束缚住自己的魂魄,死亡离他越来越近。

    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追赶着他,事实上近些年来他经常有这种感觉,那应该是幽都世界的召唤,是幽都的天地规则束缚着他,要拘走他的灵魂。

    随着肉身的渐渐死亡,这种拘束感越来越强,来自另一个黑暗世界的召唤也越来越强。

    土伯之约,每个人自出生的那一刻起都签订了这种契约,只要肉身死亡,灵魂便归土伯所有,沉寂在幽都之中。

    而肉身不死,是跳出土伯之约的关键,神祇将肉身修炼到神境,最后一个神藏中,藏着一道神桥,元神跨越神桥而成神祇,那时肉身成神,元神不再受土伯之约的束缚。

    村长原本是有这个可能的,而现在乔星君临死前的一击绝了他的路。

    他现在只能期望于自己及时找到上苍另一波前去降灾的神魔,然而即便是找到他们,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继续战斗下去的力气。

    “我真的老了……”

    村长感觉到气血浮动,束缚不住自己的元神,元神突然剧烈晃动,要离开身体而去,他依旧不敢停下,或许自己停下来,便永远的倒下去了。

    他疯狂前行,黑暗中有无数魔怪在蠢蠢欲动,跟着他沿着山麓向前奔去,等待他死亡的那一刻。

    到了他倒下的时候,这些魔怪便会一拥而上,将他撕得粉碎。

    他跑得越来越慢,觉得自己这具没有了四肢的身体越来越沉重,村长突然有一些悲哀,他露出苦笑,想要停下来:“我大约是真的要死了……”

    就在此时,他看到黑暗中有一只大鸟振翅飞过,大鸟飞到他的前方,落在一个山头上,大鸟拍了拍翅膀,收拢双翼,变成一个鸟首人身的神祇,用鸟喙慢条斯理的理着自己的羽毛。

    “时间到了。”那只大鸟传出人声。

    村长继续向前走,速度越来越慢。

    “再等等!”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仿佛是从十万八千里之外传来,遥远,朦胧。

    “再等等,我还有事没有做完!”

    那只鸟首人身的神祇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他,继续道:“时间到了。”

    “等等吧。”

    村长听到自己带着哭腔道:“再等一下吧。我不想延康变成地狱,我还可以再战,我毕竟是这片土地的人皇,我还有责任和重担……”

    黑暗中传来枭声,像是那尊鸟首神祇在发笑。村长怒发冲冠:“你敢笑话我?我老虽老矣,但壮志未改!”

    那鸟首人身的神祇振翅飞起,驱散黑暗中的魔怪,在他四周盘旋,忽而落在他前方的树枝上,笑道:“我笑壮士暮年,穷悲白发,却没有了力量。”

    村长充耳不闻,继续踉跄前行,过了片刻,又见那鸟首神祇停在他的前方,叫道:“该走了。再不走,土伯的阴差便要来了!酆都中还有你一位故人在等你。”

    “我还可以战斗……”

    村长看到自己的脸色已经发黑,死气已经蔓延到他的头颅,让他的大脑迈入死亡之中。

    他的神藏开始崩塌,他的元神却依旧站在鹊桥上,而在鹊桥下却是无尽的黑暗,无底的黑暗。

    这里是他的神桥神藏,原不应该有什么外界的东西,但是黑暗中却有外界的东西侵来,那是另一个世界,幽都的世界。

    他的肉身步入死亡,幽都世界从他的神藏入侵。

    无尽的黑暗中,一艘纸船从他神藏的黑暗深处飘来,向他的元神接近。

    他该走了,不走的话,土伯会收走他的元神。

    村长的元神看向鹊桥的对岸,那里是天庭所在的玄引桥,但是两桥之间还有一段距离,他必须要修炼成神渡诀,才有可能度过这段距离,进入另一个神话的境界。

    然而他的气血已经完全枯竭了,元气已经无法在死亡的肉身中奔流了,他几乎不可能催动神渡诀。

    “作为人皇,我要再战!”

    他发出一声怒吼,但是他已经听不到自己的声音,这时,他看到了一艘船,从黑暗中驶来的一艘船。

    那艘船如同由山体组成的三足蟾蜍,一道道月华从船体流遍全身,而在那艘船上,正有巨人抡起半个残月轰在一尊神魔的身上,一击几乎将那尊神魔打残!

    村长怔然,停顿下来。

    月亮船。

    他曾经见过这艘船,他去寻找无忧乡时,秦牧曾经驾驭着这艘船穿过黑暗,去寻找他的踪迹。

    没想到在这里他又遇到了这艘船。

    正在与这艘船战斗的是来自上苍的神魔,与炎晶晶相比,秦牧实在太暴力了,抡起残月便砸,根本不在乎后果!

    除了他之外,还有龙麒麟也在那艘船上,龙麒麟背上还有小狐狸、司芸香,还有一条宝蓝色的蛟王神围绕大船飞舞,与另一尊上苍神祇厮杀。

    “牧儿……”

    村长眼眶中老泪横流,一颗心突然放了下来,心脏缓缓停止跳动。

    那尊鸟首神祇侧头看着他,道:“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吧?随我一起去吧,阎王还在等你。”

    村长的心脏跳动了最后一下,微笑道:“我不服老。”

    他的元神从鹊桥上跃起,冲向对岸的天庭。

    “我生来为战神!永不服老!”

    他的元神大笑,剑气纵横捭阖,冲向光芒万丈的天庭,这一刻,仿佛永恒。

    然而,他白发苍苍的肉身却倒了下来。

    秦牧循声看去,看到村长渐渐凝固成一尊石像从空中坠落下来的情形。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