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牧神记 章节目录 第八百零四章 破古神赐福-第九中文网

章节目录 第八百零四章 破古神赐福

 热门推荐: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众人终于研究完毕,整理出一个章程,之后便是各自选择一个研究方向,主攻这个方向。</br></br>    魔道神藏是一个很大的体系,倘若是一个人全面研究,穷尽毕生精力也未必能研究透彻。</br></br>    即便是他们选择其中一个方面做研究,也需要聚集大批有才能的人,比如司婆婆、村长他们所在的天圣学宫,林轩道主所在的道门,王沐然所在的小玉京,都可以挑出很多人才帮助他们推演,丰富各个魔道神藏中的细节,而他们只需要把握其中的大方向即可。</br></br>    众人又用几十天时间,将御天尊脑后的诸神赐福整理完毕,樵夫汇总诸神的符文,交给延丰帝。</br></br>    延丰帝喜极而泣,落泪道:“延康神通道法,从此一飞冲天。”</br></br>    众人也不免有同样的感慨。</br></br>    御天尊就是一个莫大的宝库,单纯研究御天尊的脑后光晕,便足以让延康神通道法飞跃!</br></br>    “延康皇帝,此言差矣。”</br></br>    樵夫道:“皇帝,你只看到诸神的神通道法,却没有看到我们这些后天生灵的神通道法,切莫舍本逐末。”</br></br>    延丰帝长揖到地,诚恳道:“请先生教我。”</br></br>    樵夫笑道:“我是开皇的天师,不是你的天师。我不教你,你去问自己的天师。”</br></br>    延丰帝微微一怔,顿时醒悟过来,向延康国师请教。</br></br>    “陛下,老师的意思是我们尽管得到古神的道法符文,但是这些道法符文并非是属于我们后天生灵的。”</br></br>    延康国师正色道:“我们后天生灵尽管先天不足,然而却开创出了剑道、刀道,琴棋书画,武法神通,这些并非是古神的大道,也不是天地大道,而是我们从无到有开辟出来的。老师的意思是,这些才是我们的根本。”</br></br>    延丰帝恍然大悟。..</br></br>    延康国师继续道:“陛下,改革变法,可以吸收古神之所长,但也不能放弃自身之所长,两者兼备,才可以让社会进步。”</br></br>    延丰帝称是,道:“国师一番话,解我多年之惑。”</br></br>    延康国师低声道:“老师还有一层意思。了解古神的大道符文,便可以了解每一位古神的弱点。”</br></br>    延丰帝心头大震:“国师的意思是?”</br></br>    “陛下自然明白。”</br></br>    延康国师道:“而今元界破封,各种势力涌现,我们需要早做准备。开皇时代的强者帮我们,但到头来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倘若陛下事事依靠开皇的神人,延康变法有何意义?陛下须得现在便做好准备,将来面对古神,不至于毫无反抗之力。”</br></br>    延丰帝凛然,看着众人整理出汗牛充栋的书籍,吐出一口浊气,低声道:“朕必然不负国师之期望,不负诸位前辈先贤之期望!即便以身报国,也要变法长存!”</br></br>    三位天王与四位天师聚集在一起,帝译月目光闪动,道:“除掉古神赐福,我已经有了几分把握,不过御天尊身上的古神赐福实在太多,而且牵连极广,难保会被古神感应到。因此……”</br></br>    书生笑道:“因此需要一个实验品!”</br></br>    其他几位天师和天王立刻齐刷刷的看向秦牧。</br></br>    秦牧依旧毫无所觉,正在向诸位夺舍重生的人皇讲解天河神藏的修炼要诀,准备拿意山人皇和齐康人皇作为实验品。</br></br>    齐康、意山两位人皇虽然不乐意,但其他人皇却很是乐意,初祖也点了头,所以也由不得他们。</br></br>    书生收回目光,看向帝译月,摇着羽扇笑道:“第一天王被开皇赞誉为资质最出类拔萃的存在,你能除掉地母赐福,是否能够除掉天公赐福?”</br></br>    帝译月看了看她,淡淡道:“开皇的第一阵法大家,四大天师中唯一一个被开皇带去无忧乡的人,他对你的器重还在我之上。那么子兮能除掉多少古神赐福?”</br></br>    书生微笑道:“我虽然是唯一一个被开皇带到无忧乡的,也知道开皇没有带走其他人,以至于你们都有些怨言,但是我却从未背叛过开皇。四大天师,也从未有一人背叛开皇。然而四大天王却一下子沦陷了两个。”</br></br>    帝译月面色顿时沉下来。</br></br>    帝释天王佛的脸色也很不好看。</br></br>    田蜀扛着帝阙神刀,冷笑道:“四大天师了不起啊?你们别忘了,是老子提刀砍掉土伯之角,才有了酆都,才可以让留在这里的开皇余部有了栖息之地,才保护了延康这片土地。你们四大天师,一个个逃的逃躲的躲,还有的自怨自艾,化作石头两万年,有何颜面讽刺我们四大天王?”</br></br>    樵夫沉默和渔翁天师沉默,他们两人在兵败之后便化作石像,的确没有颜面。</br></br>    老农也不再说话,他在兵败之后便守着斗牛界,也没有多少作为。</br></br>    论功劳,反倒是田蜀这位冥都天王的功劳最大。</br></br>    书生冷笑道:“冥都天王的确了不起,然而四大天王中你排名靠后。第一天王在战前便嫁给阴天子,被阴天子在洞房花烛夜暗算,死了两万年!开皇的最强战力一下子便陨落了,让我们这四个天师怎么打?我们是教书的,不是打架的!”</br></br>    她看向帝释天王佛,冷冷道:“李悠然李天王也了不起,作为第三天王,竟然与伪朝的赤帝齐暇瑜好上了!开皇让你建造无忧乡,你却被情所困跑去做了和尚!作为战争天王,你跑掉了,我们这些教书的硬着头皮上,不败才怪!”</br></br>    “青皇不说他,他年纪大,是长者。但是田蜀你呢?大战后期,你被伪朝左少弼闫少青引诱,被他骗到帝阙神刀中,没有了你,我们这些教书的怎么拼?我是懂得布阵,我教阵法,叫琴棋书画,但是我没有带过兵!种田的,砍柴的,钓鱼的,谁带过兵?”</br></br>    她冷笑道:“开皇将兵力交给你们四大天王,你们却一个个垮掉,让我们这四个教书的去带兵与域外天庭打个你死我活,我们不败,谁败?”</br></br>    帝译月、帝释天王佛和田蜀沉默。</br></br>    过了片刻,帝译月叹了口气,长揖到地:“对不起各位道友,译月有负开皇所托。”</br></br>    帝释天王佛和田蜀也长揖到地,久久不曾起身。</br></br>    “你们向我道歉没用。”</br></br>    书生并不扶起他们,冷漠道:“你们对不起的不是我们四位天师,对不起的是开皇,是那些死难的将士,是开皇时代的子民。嘿嘿,一个两万年的神朝,刹那间灰飞烟灭,无数苍生死亡,只剩下秦武皇子带走的那一丁点民众。我也有罪,我们四位天师也都有罪,其实那场浩劫中,功劳最大的不是四大天王,也不是四大天师,而是逃兵秦武皇子。罪人,你我都是罪人……”</br></br>    众人沉默。</br></br>    若非初祖人皇秦武在浩劫中保护最后的开皇子民迁徙,寻找生路,只怕连之后的延康也不会有。</br></br>    樵夫圣人沉默,突然道:“不说这个。开皇好吗?”</br></br>    书生不答,回头看去。</br></br>    远处,秦牧耳朵突然大了一圈,两只耳朵原本耳洞两旁朝向,此刻耳朵竟然转了一个直角,拧到脑后去听他们谈话。</br></br>    书生收回目光,并不说话,比划起收拾,以哑语交流。</br></br>    就在此时,秦牧的后脑上突然头发蜕去,又长出一张面孔,眼睛张开,盯着她的手掌。</br></br>    书生大皱眉头,低声道:“我们神识交流。”</br></br>    七位强者神识碰撞在一起,书生正欲用神识告诉他们,突然数了数,发现神识数量不对,竟然有八道神识!</br></br>    书生头大如斗,咬牙切齿道:“今后再说吧。”</br></br>    樵夫唤来秦牧,露出笑容,道:“牧儿,我们已经有了十足把握可以除掉御天尊脑后的诸神赐福,但是我们需要一个实验品。诸位天师、天王,拿牧儿做实验品,你们舍得吗?”</br></br>    其他六人目光凶恶,齐刷刷落在他的身上,异口同声道:“有什么舍不得的?”</br></br>    秦牧额头冒出冷汗,悄悄向后退去,露出淳朴笑容:“老师,师叔师伯,我刚才什么也没有听到……”</br></br>    帝释天王佛伸手一指,一道金绳将他捆绑结实,拉到众人面前。</br></br>    秦牧张口要喊,立刻被樵夫一道神通封住嘴。</br></br>    “动手罢。”</br></br>    七人对视一眼,突然书生和帝译月各自移动脚步,围绕秦牧团团走动,相继出手,向他脑后的光晕点去!</br></br>    轰隆!轰隆!</br></br>    一声声震荡传来,帝译月是帝座高手,而书生虽然不是帝座,但整体实力却高得吓人,两人所施所长,以各种手段破解地母的大道符文,很快秦牧脑后的光晕便破破烂烂,各自黯淡下来。</br></br>    书生突然道:“大家小心,地母已经察觉了!老三!冥都天王!”</br></br>    老农双腿曲蹲,猛然纵身一跃跳到半空,向下看去,只见京城西方大地翻滚,群山剧烈抖动,地底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在飞速赶来!</br></br>    老农爆喝,一步跨出,下一刻便来到千里之外,拳头轰击在大地之上,当是时,京城地动山摇,京城所有人看到西方光芒满天如同白昼。</br></br>    又在此时,一道刀光从天而降,田蜀天王一刀斩入大地深处,地涌神血,流入涂江,将涂江染红。</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