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村长面色凝重,低声道:“牧儿,把玉佩收起来,不要招摇。..咱们先看看对方是什么来头。”</br></br>    秦牧翻手,手中的玉佩已经消失不见。</br></br>    那头青蓝色大鲲气息极为强大,翻江倒海不在话下,在鬼船灯光的照耀下载着诸多半神来到这艘大船边缘。</br></br>    相比这艘羽林军的战舰,大鲲便显得细小了许多。</br></br>    对于鲲,秦牧并不陌生,百万年前的天河中便生活着许多鲲,那些鲲是一些半神,能够在水中和空中游动飞行。</br></br>    那个时候,天河中的鲲往往都是靠载人收些灵丹度日。</br></br>    鲲背上的那些半神虽然很多都是人身,但却长着不同的面目,而且还长着不同数目的头颅。</br></br>    半神是古神的后代,体内流淌着的是神血,自从昊天尊开创出半神转变为人形的法门之后,半神也可以修炼神藏体系和天宫体系。</br></br>    不过半神无法完全化作人形,而是保留身体的某一部分特征,只有少数半神才会化作人形。</br></br>    那些半神看到他们,却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向这艘鬼船进发。</br></br>    “钩蛇,停住这艘船!”鲲背上一尊拄着权杖佝偻着身子的老年半神高声叫道。</br></br>    “是祖龙王!”秦牧惊讶。</br></br>    四周江流湍急,突然一条条粗大的身躯出现,那是长达几百丈的怪蛇,怪蛇身上不是鳞片,而是骨板,骨板上有锋利的骨刺,而尾巴上则长着蝎子一样的倒钩。</br></br>    这些怪蛇尾巴甩出,勾住那艘鬼船的船桅船帮,将这艘船拉住。</br></br>    钩蛇们身躯被绷得笔直,有几条钩蛇立刻被撕开,血洒涌江。</br></br>    大鲲游向鬼船,那个老年半神不紧不慢的抛出手中的权杖,权杖化作一条神龙,穿过一道道黑气锁链,插在鬼船上。</br></br>    鬼船这时才止住。</br></br>    那老年半神又取出一面镜子,镜子在江水中光芒大放,悬在他们的头顶,将大鲲和鲲背上的众人照耀。</br></br>    困住鬼船的黑气锁链触碰到镜子的光芒便径自弹开,无法近身。</br></br>    大鲲游到鬼船的甲板上,突然身躯一摇,化作一个金光灿灿的神鸟,接着神鸟双翅一收,化作鸟首人身的神人。..</br></br>    而鲲背上其他人也纷纷落下。</br></br>    鲲族的形态与众不同,有着三种形态,一是鲲,而是鹏,三是鸟首人身。</br></br>    村长心中凛然,低声道:“那个老者实力很强,我不是对手。身边的半神也都不是弱者,那头鲲的实力也是非同小可!牧儿,咱们去请初祖前来才有把握探索这艘鬼船……”</br></br>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江面上一道光芒照耀下来,那光芒如柱,像是一轮月亮从天而降,月光照在鬼船上。</br></br>    光柱中,一艘小巧的船载着一个独臂男子和几个独臂少年沿着江面顺流而下,小船竟然顺着光柱驶来,扎入江中,径自驶向那艘鬼船。</br></br>    那独臂男子坐在船头,在月光下显得异常神圣。</br></br>    “洛无双!”</br></br>    秦牧心头一跳,向小船看去,只见哲华黎也在其中,是唯一一个双臂健全的人。</br></br>    这时,突然江面上火光熊熊,秦牧和村长在水下看去,但见一个大火球贴着江面滚滚而来,将天河江水蒸发。</br></br>    他们在水下看不太清,然而那火球飞近,突然没入水中,化作一只七彩凤凰,在水中遨游,飞向鬼船。</br></br>    那七彩凤凰背上背着一口石棺,很是古怪。</br></br>    秦牧心中微动:“难道是凤秋云?她还活着,没有被齐暇瑜击杀,本事却也了得!那么她为何会来到这里,莫非是奉了地母元君之命?她背上的石棺是……不会是九帝陵中的石棺吧?”</br></br>    他不由毛骨悚然。</br></br>    凤秋云背来的棺材中,倘若是九帝陵中的石棺,那么棺材中的必然是北上皇天庭中的上皇天帝之一!</br></br>    地母为何会对这艘鬼船如此看重,甚至不惜出动帝陵的帝棺?</br></br>    要知道,她与另一个地母争斗时,也没有出动帝棺!</br></br>    突然,天空中一道绳索照耀下来,秦牧抬头看去,但见延康那皱成一朵花的月亮垂下一道银绳,银绳恰恰是落在鬼船的旗杆上,拴在上面,打了个结。</br></br>    有几个身影沿着银绳飞速滑下,没多久便落在旗杆上。</br></br>    其中一个神人接着解开银绳,抖了抖,天上月亮中的银绳跌落下来,灵蛇一般往他的袖筒里钻。</br></br>    从月亮到地面十万里,这银绳钻入他的袖筒里,他的袖筒竟然丝毫不见鼓起来。</br></br>    这神人收了绳索,向另一个少年躬身,那少年点头,这几人从旗杆跳到桅杆上,像是狸猫一般沿着桅杆旋转着落下,钻入鬼船中。</br></br>    “从天上下来的,难道是天图中的神人?不对,天图中的神人是域外天庭留在这里,蒙蔽众生的神。他们有职责在身,不敢擅离职守。”</br></br>    秦牧心头微动:“那么,他们是天庭来客!奇怪,洛无双的灵秀军也是来自域外天庭,为何没有与他们一起?”</br></br>    又在此事,天空中一颗大星出现,那颗星辰像是被啃了一口的苹果,正是赤明余族的那颗异星。</br></br>    异星上光芒闪烁,一道红光从天而降,照耀在鬼船的甲板上,接着光芒散去,赤明神子的身影出现在那里。</br></br>    “赤明神子竟然也来了!”</br></br>    秦牧笑道:“村长,赤明神子是友非敌,我还认得独臂神刀洛无双,还有那个凤凰也是我姐姐。而那个拄着龙头权杖的老者也与我有一面之缘,叫做祖龙王。咱们进去没有危险。”</br></br>    村长黑着脸盯着他,目光不善:“赤明神子也未必便是朋友。还有那个凤凰,应该是地母的人罢?至于独臂神刀,我在太皇天听说他的名头,分明就是敌人!至于祖龙王,应该是半神中的领袖罢?与你有屁的一面之缘!刚才进入船上的,没有一个人信得过!”</br></br>    鬼船动荡越来越急,许许多多的钩蛇崩崩断裂,死于非命。</br></br>    其他钩蛇慌忙收了尾钩,这艘鬼船沿着天河向上游驶去,速度渐渐加快。</br></br>    村长见状,迟疑道:“你那块玉佩是什么东西?”</br></br>    秦牧道:“可能是控制这艘鬼船的兵符,不过我不敢肯定……”</br></br>    村长咬牙,道:“我们进去看看!这艘船肯定非同小可,不然不会引来这么多势力,不进去查看一番的话,我这辈子都睡不好觉!”</br></br>    秦牧哭笑不得。</br></br>    村长的好奇心比他还强,就算兵符不是控制鬼船的宝物,他也会忍不住去探寻一番。</br></br>    他之所以迟疑,主要还是担心秦牧的安危,所以才迟迟不决。</br></br>    豢龙君急忙游向鬼船,秦牧取出兵符,兵符的光芒荡开黑气锁链,让他们得以落在船上。</br></br>    两人从豢龙君的头上跳下来,豢龙君则化作龙首神人,小心翼翼的打量四周。</br></br>    这艘船的甲板很宽很大,像是一个小型陆地,各种建筑齐全,这里还有空气,江水并未侵入,甲板上很是干燥。</br></br>    “牧儿,跟紧我,不要四处乱跑。”</br></br>    村长刚刚说到这里,便见秦牧已经走在自己的前头,急忙跟上去,低声道:“不要冒失行事,跟着我,我是老江湖!”</br></br>    鬼船的速度越来越快,从江底驶过,江中各种龙宫龙府一晃而逝,让他们根本无法看清。</br></br>    船体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如此快的速度,又是在水下行驶,这艘船似乎随时可能四分五裂!“这艘船,是前往哪里的?速度怎么这么快?牧儿当心!”</br></br>    村长突然伸手扯住秦牧,示意道:“脚下有封印!不要踩到了。”</br></br>    秦牧低头看去,只见甲板上有黑气锁链形成的古怪封印,封印呈现出圆形,内部结构复杂,呈现出龟蛇缠绕的形态。</br></br>    “这是……北帝封印!”他心中凛然。</br></br>    “这边也有封印!”豢龙君叫道。</br></br>    秦牧走过去看时,只见豢龙君发现的封印却是青龙封印,应该是东帝所留。</br></br>    “这边也有!”</br></br>    他们很快发现甲板上更多的封印形态,有的封印呈现出朱雀形态,有的呈现出白虎形态,古神四帝封印竟然都出现在这艘船上。</br></br>    “古神四帝一起出手封印这艘船,肯定有古怪……”</br></br>    村长沉吟道:“值得四帝封印的,一定非同小可,我们尽量不要触碰。”</br></br>    正在此时,前方传来惊呼,祖龙王等人已经解开了甲板上的一个封印,只见一口漆黑的棺材缓缓从甲板上“长”出来。</br></br>    黑棺的确像是长出来,而且越来越高,百丈左右,上面也有黑气锁链缠绕,黑气锁链像是黑色的大蟒,打成一个结,将棺材锁住。</br></br>    “羽林军,是天庭天帝的禁卫军,选拔的都是世上最为顶尖的神魔!”</br></br>    祖龙王抬手,龙头权杖落在手中,一击点在黑气锁链的结中央,沉声道:“地母元君曾经无意中吐露出一个秘密,在古老的龙汉天庭时期,帝后娘娘遇袭,羽林军乘坐一艘楼船大舰前去平叛。结果,羽林军在平叛途中突然失踪。龙汉天庭最为强大的军队,就这样凭空消失,成为龙汉天庭的一个不解的谜团!”</br></br>    黑气锁链解开,黑棺发出嗤嗤的泄气声,一股股污浊之气从黑棺中泻出。</br></br>    旁边一尊半神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双足腐烂,化作脓水,很快整个人变成一摊烂肉,咕嘟咕嘟冒着臭气。</br></br>    然而他还没死,脸贴在烂肉上,惨叫不已。</br></br>    众人心生恐惧,连忙屏住呼吸。</br></br>    远处秦牧也打算解开封印,看看能否长出一口黑棺,见状连忙止住。</br></br>    祖龙王挥手驱散尸毒,一杖点去,将那个惨叫不已的半神击杀,盯着面前竖起的黑棺,道:“天帝派出很多高手搜寻这艘船上的羽林军,始终未果,不过这艘船和船上的羽林军却在之后的十几万年不断出现在天河中,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br></br>    黑棺中传来咯咯吱吱的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用指甲抓着棺材板。</br></br>    祖龙王握紧龙头权杖,道:“赤明时代也有这艘船的传闻,听闻这艘船经常出现在天河上,有人还见到过船上有着数以万计的神人,威风凛凛。上皇时代,这艘船也经常出现,地母也曾经去探查过,可惜没能寻到它和那一船消失的天帝禁卫军。”</br></br>    棺材盖突然嘭的一声盖在地上,众人向棺中看去,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br></br>    “传闻中,这艘船上隐藏着一个莫大的秘密,一个可以穿越时空的秘密。”</br></br>    祖龙王口干舌燥,声音沙哑道:“有传闻说,掌握了这艘船,便可以穿越时空,前往任何一个自己想要去的岁月!”</br></br>    黑暗的棺椁中两个红色光点出现,像是红灯笼。</br></br>    ————感冒了,头疼欲裂,更新晚了,实在抱歉。</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