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楼宇的墙壁上的文字说的是帝后娘娘下界探访祖地归墟,迟迟未归,天帝命左羽林军前往归墟迎接帝后返回天庭。

    过了些日子,左羽林军上书天帝,说归墟附近的龙伯国叛乱,龙伯国势力强大,占据归墟,困住帝后,请陛下派兵前来平叛。

    于是天帝命右羽林军前去平叛,然而右羽林军刚刚出发离开天庭,左羽林军便上书天帝,说道帝后遇袭,受伤颇重。

    天帝追加旨意,让右羽林军彻查帝后遇袭一案。

    魏随风身为羽林军的右郎将,率领右羽林军赶往归墟,与左羽林军合力,战败龙伯国,擒拿龙伯王,龙伯国投降。

    帝后娘娘伤势也恢复了许多,打算养好伤便返回天庭。

    然而当天夜里便又出了事,归墟大渊暗流爆发,暗无天日,看不到任何星辰。

    大渊诡异齐出,神心惶惶,一夜不安。

    暗流停止已经是天亮时分,众将士在方壶山上发现帝后娘娘尸身,别宫中,所有侍女皆死,羽林军的左郎将也死在宫外。

    魏随风擒来龙伯国的八龙王,殓帝后入棺,命八龙王镇守帝后之棺,又命将士探查当晚发生的事,查明帝后死因。

    有将士说,暗夜中见到两位帝后,也有将士说,归墟大渊中喷出魔神,暗杀帝后。

    魏随风探查无果,立刻将帝后棺椁送于船上,押解龙伯王赶往天庭。

    他们从天河逆流而上,数月后行至元都。

    天河飘于元都之上,突然河中迷雾重重,有将官汇报,说道有一女子立于江心作法。

    墙上的文字到此便止住了,只留下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我从归墟而来,逢此女而回远古,访远古奥妙,寻历史谜团。今又逢此女,我想,我是该灭灯回去了。”

    “龙伯国!”

    祖龙王突然失声道:“传说龙伯国师最早的龙族!天生地养的神龙组成的国度,据说是远古天庭的龙脉诞生的天龙组成的大龙之国!那里的龙人,身高三千丈,神力无穷。而龙伯王更是世间第一神龙。我原本以为只是传闻,没想到真有龙伯国!”

    他身边有半神道:“适才那个与楼宇融为一体的老龙,是否便是龙伯王?”

    祖龙王怔了怔,摇头道:“应该不是。传闻中龙伯王可以说是最为强大的存在之一,怎么可能会与这艘船融为一体。不可能是他。”

    突然,不远处一个少年背负双手,悠悠道:“龙伯被擒拿,镇压在这艘船上,之后这艘船便从天河上消失,说不定那头疯疯癫癫的老龙真的是龙伯。”

    祖龙王长长的龙须飘动,不快道:“阁下是?”

    那少年微笑道:“我来自天庭。”

    祖龙王皱眉,冷笑道:“天庭?赤皇时代有天庭,上皇时代也有两三个,天帝都换了一茬又一茬,你来自哪个天庭?”

    那少年哈哈笑道:“祖龙王,你祖上龙伯自称为伯,表示自己与土伯、天公、地母这样的古神等同,建立龙伯国。却不料,他还是被天庭的羽林军擒拿,好不丢脸。你又何必往他脸上贴金?”

    祖龙王面色一沉,杀气大作。

    那少年却不以为意,身后两尊神人突然各自上前,一左一右将他护在中央。

    少年摆了摆手,道:“下界妖龙,不知天高地厚,有谅可原,不必与他计较。让我感兴趣的是这个右郎将所记载的帝后遇袭事件中,有人见到两个帝后。”

    他露出玩味笑容,道:“可是,天庭中的帝后一直都在,没有听说过帝后死了。这是什么缘故?这艘船上,帝后的棺椁中存放的帝后尸身,到底是否是真的帝后?还是另有隐情?天庭中的帝后……”

    他身边的两尊神人面色忧色,低声道:“皇子殿下,这里人多耳杂,不可议论宫中的那位存在。”

    那少年笑道:“真假帝后,事关重大,不得不察。帝后死在这里,天庭中还有帝后,真是古怪了。既然帝后棺椁就在这艘船上,那么索性便去找出来,开棺看看究竟……”

    他却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应该也是担心人多嘴杂。

    “帝皇家,都脏得很。”凤秋云冷笑,低声道。

    那少年向她看来,悠悠道:“地母元君的婢女,凤秋云?你觉得地母家哪个是干净的?”

    凤秋云冷笑,并不接话。

    赤明神子笑道:“这位皇子是来自域外天庭?敢问如何称呼?”

    “躲在悬空界一直不敢现身的赤明神子?”

    那少年笑道:“听闻赤明神子秉承整个赤明时代的气运,既然是集赤明时代气运于一身,为何而今依旧庸庸碌碌,无能无为?”

    赤明神子一身紫衣,闻言面色不改,微笑道:“这世上并无赤明神子,之所以称我为赤明神子,不过是为了给我族人一点希望,让他们不至于在绝望中沉沦消亡罢了。”

    那少年肃然起敬,道:“神子竟然实情相告,胸襟气魄果然大得很,却也当得起赤明神子的名头。我是天庭秋冥皇子,见过赤明神子。”

    赤明神子还礼。

    村长大皱眉头,看了看楼中的这些人,心中只觉不妙。

    巨头太多了,他们三人可以说是这里面最没有存在感的三个,也是实力最弱的三个。

    现在大家看起来和和气气,但是真到动手的时候,第一批被灭掉的,恐怕便是他们三人。

    “就算初祖来了,只怕也翻不起多大的浪花……”他心中暗暗叫苦。

    秦牧饶有兴趣的看着墙上文字,笑道:“村长,这里面有趣的事情很多。”

    “嗯。”

    村长黑着脸道:“你别说话。你说话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秦牧应了一声,心思却活络开来,心道:“魏随风就是樵夫老师的大弟子,天圣教的开山祖师,也是我和国师的大师兄。从他留下的文字来看,他是去探索归墟,结果遇到了凌天尊,然后便莫名其妙的回到了远古的龙汉时代,不知怎么便成为天庭羽林军的右郎将。帝后事件中,他肯定知道许多秘密,不过在回归天庭的途中,他又遇到了凌天尊。至于这个灭灯回来……”

    秦牧想了想,看了看身边飞行的灯笼,心道:“大师兄可能是在白天穿越到龙汉时代,到了夜晚便会穿越回去。他不想回去,因此把太阳炼制成一个个灯笼,挂在四周,让自己一直处在白天的状态中。他又遇到凌天尊时,觉得自己该回去了,于是就灭灯穿越回去。不过,也幸好他走了,所以才没有成为羽林军穿越事件中的一员。”

    “归墟是什么地方?”

    他突然想起来,开山祖师给他的那些地理图中,有一幅地理图是海洋中的深渊地理图!

    莫非,那幅地理图便是归墟?

    “秦教主。”赤明神子向秦牧见礼,笑道。

    秦牧还礼,似笑非笑道:“赤明神子,刚才甲板上遇险时,神子跑得够快。”

    赤明神子笑道:“我素来知道教主的手段,因此没有相助。教主当年大闹悬空界,差点把我悬空界拆了,又岂会被眼下的小小危险难倒?”

    秦牧眉开眼笑:“还是神子会说话。”

    “上皇秦霸体。”

    洛无双的声音传来:“好久不见。”

    秦牧循声看去,笑道:“洛神刀,你刚才跑得比谁都快,连寻我报仇都顾不得了。我还指望你跑过来把我救走,没想到你只顾着自己的性命。”

    洛无双微笑道:“上皇时代的秦霸体,不知道你的剑是否还有从前那般锋利。”

    秦牧哈哈笑道:“我现在的剑法更好了,天下第一。哲华黎,你告诉你师父,我的剑法如何?”

    村长咳嗽一声。

    秦牧当做没听见。

    村长冷哼,心道:“这几年没有教训他,这小子愈发膨胀了,自认剑法第一了。以往都很谦虚的自认第二的。”

    哲华黎沉声道:“洛师,秦牧的剑法冠绝天下,不弱于我。”

    秋冥皇子向秦牧看来,好奇道:“你便是那个复活天阴娘娘的霸体?我也听说过你,这次我奉命下界,有一个任务就是要除掉你,还有江白圭,延丰帝。提你们三人的头返回天庭,我便算是大功告成。”

    秦牧肃然道:“明年,我为皇子上坟。”

    秋冥皇子笑道:“天庭对延康根本不放心上,延康太弱小了,很难被天庭放在眼中。值得入眼的,是开皇余孽,上皇余孽,赤明余孽,还有龙汉伪朝余孽。所以,对付延康,上头只派来我。秦教主是个有趣的人,我喜欢有趣的人,我已经打听你很久了,对你的聪明才智很是钦佩。”

    秦牧哈哈一笑,向村长道:“村长,这个皇子并非无能之辈。”

    村长脸色不善:“你别说话。再说话,第一个被干掉的便是我们!”

    “祖龙王,寻到帝后棺椁了!”一尊半神匆匆赶来,低声道。

    祖龙王眼睛一亮,立刻率领其他半神匆匆而去。

    秋冥皇子、赤明神子等人慌忙跟上前去,凤秋云也背着帝棺上前。

    村长立刻道:“咱们离开这艘船,不参与此事!”

    秦牧正要说话,村长已然牵着他的手走出楼宇,豢龙君跟着来到外面,三人看向船外,只见楼船完全被黑气包围,看不到外界。

    村长沉声道:“拿你的那块玉佩出来,破开黑气,咱们离开!”

    秦牧取出兵符,突然,那灯笼中鸟首人身的小人儿道:“走不掉了。来到这艘船便走不掉了,任何人都走不出去。就算从船上跳下去,也会再度回到船上。”

    村长皱眉,脱下衣裳,抖手扔了出去。

    他的衣裳没入黑气中,消失不见。

    随即,村长看到自己身上又多出一套衣裳,正是自己刚才丢出去的那套。

    村长吐出一口浊气:“走吧,我们去看看那个帝后娘娘。”

    ————月票告急,求月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