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村长随着那男子向前走去,只见这酆都城中也有交战留下的痕迹,偶尔还可以看到许多神魔在围剿纸人纸马,心中不禁纳闷。

    “酆都刚刚经过一场大战,阎王亲自率领我们对抗幽都。”

    那男子道:“这并非是第一次了,从前便打过许多次。这次是因为幽都入侵,幽都一直在观察大墟外的世界,认为延康劫即将爆发,所以准备来收割灵魂,被我们打了回去。”

    村长心中骇然,酆都世界与幽都世界开战?

    他根本不知道黑暗中的大墟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

    两个世界开战,大墟中竟然依旧风平浪静,察觉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实在是不可思议!

    至于师尊口中的“延康劫”“收割灵魂”,那就更加恐怖了,令他不寒而栗。师尊只言片语中包含的讯息实在太多,不能不让他深思。

    而且,酆都以前已经与幽都对抗了许多次,这里面也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们来到一处府邸,那男子拍开门,对开门的老者笑道:“老不死的,我带你徒孙来见你!好徒儿,快来见见师公!”

    村长冲着他的屁股蛋子踢了一脚,气道:“怎么对我师公说话呢?我师公好歹也是你师父,没有一点儿的礼数!”

    那男子也是大怒:“他把我骗到这一行来,我吃了多少苦你知道吗?妻离子散,朋友死绝,叫他老不死的算是便宜他了!再说我是你师父,你的礼数呢?你的脾气见长啊,欠收拾!”

    “不要吵了!”

    那老者也是大怒:“都是人皇,见面便吵便打,成何体统?我带你们去见我师父,那个老混蛋见到你们也死了,一定开心得很!”

    村长和那魁梧男子都有些不悦,村长道:“师公,虽说那是你师父,但也是我的祖师,你称他老混蛋未免有些不敬了。”

    那老者冷笑连连:“这老混蛋骗我做人皇,害得我一辈子辛苦,没有半点乐趣。若非他已经死了,我恨不得打死这个老混球!走吧,我带你们去见他!”

    村长与魁梧男子面面相觑,魁梧男子紧了紧衣裳,低声道:“好徒儿,你将人皇的位子传下来了吧?”

    村长点头。

    魁梧男子吐出一口浊气,道:“你的弟子死后,将来也会寻到这里骂你打你,说你害了他一生。”

    村长紧张起来,摇头道:“牧儿是乖孩子,不会这么做的。牧儿最孝顺了……”

    魁梧男子冷笑道:“我以为你死后来到这里,会抱着我泪流满面,结果你上来就踢老子一脚!你尚且如此,更何况你的弟子?你等着他死后过来揍你!对了,你有没有骗过他?”

    村长脸色顿时黑了,讷讷道:“我骗他说他是霸体,他可努力了。”

    “什么霸体?”老者凑过头来,颇为好奇。

    村长将原委说了一番,两个死鬼都是瞠目结舌,半晌无语,只得向村长竖起大拇指。

    “你死定了!”

    两人连连道:“你骗得最狠,你死定了!我们虽说也骗徒弟,但也没有骗得这么狠,你倒好,让他一辈子都生活在巨大的谎言之中。等他死后,何止踢你,何止骂你老不死的!”

    村长面如黑炭,自我安慰道:“牧儿不会这样的,不会这样的,牧儿最孝顺……”

    “你当初也很孝顺,你原本最孝顺我了,还不是一见面便将我踢下桥?”

    “闭嘴,老贱人!”

    ……

    蛟王神一路追寻那尊受伤的神祇的踪迹,追击到神断山脉,秦牧强行压住自身的虚弱,炼制灵丹为蛟王神疗伤。

    驾驭月亮船对他来说消耗极大,月亮船的月亮也是姊青神祇炼制的宝物,但已经熄灭不再发光,无法提供给月亮船所需要的庞大力量,驾驭月亮船,月亮船便需要汲取他的生命力。

    上次秦牧为牧日族钓出一颗新太阳,已经损耗了大量的生命力,泡在纯阳之池中才勉强恢复过来。这次控制月亮船,损耗也是极大,可惜月亮船破损程度比太阳船严重许多,太阴池干涸,无法补充生命力,只能靠他这位神医慢慢调养。

    只是现在他需要追击那位受伤的神祇,不能让他逃入延康,来不及给自己治疗。

    “这尊上苍的神祇并没有走涌江……”

    秦牧眼角跳动一下,心中微沉。

    倘若上苍神祇走涌江线路的话,便可以利用涌江龙王去阻击他,凭借涌江龙王和蛟王神的战力,应该可以拿下他。

    然而不走涌江的话,即便蛟王神追上他,凭借蛟王神的战力是否能够拿下他还是未知之数。

    “倘若我用豢龙君的御龙诀,借来蛟群的力量,说不定还有一战之力。”

    秦牧回头看了看龙麒麟身边的那些蛟龙,心中有些不舍,拼死一战,这些蛟龙只怕会是死伤殆尽的下场,甚至连他自己也自身难保。

    大墟边缘的神断山脉,距离他们有三四千里的地方,恶战依旧在继续,秦牧感应到时不时传来一股股恐怖的悸动,那是神魔般的战力爆发时传来的波动,对心灵的压制。

    他还隐约看到屠夫的刀光在天空中亮起,哑巴的洪炉爆发,将天空烧得一片赤红。

    没有了村长这个强大的存在,屠夫、翼王、哑巴他们有多少人能够活下来?

    “村长……”

    秦牧心中绞痛,连忙摒弃杂念,继续专心致志为蛟王神炼丹疗伤。

    前方天色发白,过了片刻,太阳从地平线下升起,一缕阳光照了过来。

    秦牧一颗心沉了下来,那尊神祇已经踏入延康国的领地。

    众神的天象武器出现在延康国的各地,若是被这尊神祇寻到任何一个,都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死伤的黎民百姓只怕要以亿来计算!

    蛟王神的伤势好了不少,速度渐渐加快,一路查看那尊上苍神祇的脚步印记,突然喜道:“主公,那尊神的伤势爆发了,速度渐渐放慢了!要不了多久便可以追上他!”

    秦牧放下心来,道:“你放心大胆的追过去,他伤势极重,否则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蛟王神也确实放心了不少,这条巨型蛟龙虽然实力强横,但胆子还不如龙麒麟大,做事畏首畏尾。

    他们追入延康国境三千里,那尊神祇的速度越来越慢,距离越来越近,脚步中留下的血痕形成了奇异的景象,让四周的草木疯长,鲜花烂漫,显然是伤势爆发,已经控制不住体内的神血。

    突然,神血消失,那尊神祇留下的踪迹也消失不见。

    “他察觉到我们追踪他,故意隐藏了踪迹!”

    蛟王神四下嗅了嗅,没有发现那尊神祇的踪迹,突然摇身一晃,大水弥漫,化作一条条水蛟龙四面八方飞去。

    司芸香飞上半空,四下望了一眼,只见前方有一座城市,道:“教主,前方应该是南方的紫荆城,那尊神祇会不会去哪里了?”

    秦牧想从龙背上站起来,双腿一软险些跪下,喘了口气,道:“紫荆城?我们圣教有没有势力在那里?”

    “有。紫荆城地处边陲,靠近大墟的南方,四季温暖如春,适合喂养异兽,万兽堂的堂主便在这里。有很大的产业,附近的山头多是喂养异兽,养大之后便卖给朝廷进入军中。”

    司芸香所在的司家掌管着天圣教的财物,因此她对此颇为了解,道:“万兽堂是我圣教非常重要的财富来源。”

    秦牧松了口气,笑道:“咱们去紫荆城,你通知万兽堂主,让他见我。这尊上苍神祇进入延康,便是进入我圣教的领地,他想躲,岂能瞒得过我的耳目?”

    司芸香骑着龙麒麟先行一步,前往紫荆城,秦牧则驱使龙群四下搜寻,步履稍慢。这一路搜寻,还是没能寻到那尊神祇的踪迹。

    过了不久,他们来到紫荆城外,还未入城,便见一个大汉跟随着司芸香快步走来,弯腰见礼,秦牧摆手,道:“堂主是否有办法搜寻到一尊受伤神祇的下落?”

    万兽堂主道:“教主是否有他的衣物?”

    “没有。不过路上倒是收了点他流下的神血。”

    秦牧取出一小瓶神血,道:“是否堪用?”

    万兽堂主松了口气,吹响口哨,突然紫荆城外一群大黑狗奔来,细腰细脖子细腿,速度极快。

    “这是大墟天狗与土狗的混血,最善于追踪。”

    万兽堂主接过玉瓶,让这些大黑狗闻了闻,一群黑狗纵跃如飞,飞速远去。过了片刻,地底震动,从地底钻出几只庞然大物,却是长相如同豪猪一般的大老鼠,但比野猪还要大。万兽堂主又让这些硕鼠嗅了嗅神血,硕鼠们也纷纷遁地而去。

    天空中又传来一声声苍寥的鹰叫,一只只大鸟飞来,还未落地地面便被吹得烟尘四起,一群翼展数丈的金鹰落下,万兽堂主将神血让它们嗅了嗅,群鹰振翅离去。

    “教主,这瓶神血属下还要让江河里的血龙鳝闻一闻。”

    万兽堂主道:“那些血龙鳝,善于水路追踪。”

    秦牧赞道:“堂主仔细。”

    他们走入紫荆城中,秦牧询问道:“附近有没有什么天地异象?比如地底钻出个什么石像,或者宝物之类的?”

    “就在城中。十多日前,城里最有名的香井突然不出水了,然后大地震动,从井里钻出来一个大青葫芦,高五丈,鎏金,很多符文,根本看不懂。”

    万兽堂主道:“然后府尹便下令将香井附近封锁起来,严禁任何人接近,说是皇帝的命令。”

    秦牧心中微动,道:“我们去那里!”

    他们快步向城中的香井走去,万兽堂主笑道:“前面便是香井了……咦?”

    空中,一只只金鹰围绕他们上空盘旋,下方一条条大黑狗飞奔而来,直奔香井而去,地底还传来震动声,有硕鼠时不时的从下水道里钻出来,探头东张西望。

    秦牧一颗心顿时提到嗓子眼,那尊上苍神祇,此刻就在城中,而且就在香井附近!

    “让所有人立刻离开紫荆城!”

    ————今天依旧三更,这是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