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那少年应变速度极快,在秦牧动剑之时便立刻向后撞去,钻入羊皮帐篷中。

    羊皮帐篷四分五裂,无数道剑光从羊皮帐篷中四面八方射出,突然剑光猛地顿住,接着如同长龙呼啸钻入大地之中,却是那少年在退入帐篷中便立刻遁地而走。

    嘭——

    一里开外的火焰沙漠中,滚动旋转的八千口飞剑破土而出,追着那少年的身影向天上冲去。

    那少年跃上半空中猛然双臂张开,背后长出两张金灿灿的翅膀,双翅疯狂震动,数不清的黄金羽剑迎上秦牧的剑光,叮叮当当碰撞,半空中火光四溅,半空中到处都是乱飞的飞剑。

    秦牧大手向前抓去,半空中紊乱的飞剑猛然顿住,向中央汇聚,叮叮当当碰撞在一起,化作一个丈余大小的不断旋转的金属球。

    那正是他的剑丸!

    只是这剑丸实在巨大,浮在空中不断转动,金属感十足。

    一道火龙卷肆虐卷来,将那少年卷住,那少年身形被火龙卷吞噬,然而下一刻他便出现在火龙卷的顶端,站在龙卷风上,长声笑道:“秦教主!秦人皇!你还真是阴魂不散!你以为一身你刺青我便怕你不成?受我一拜——”

    这少年正是班公措,站在龙卷风的端头,向秦牧躬身便拜。

    他躬身拜下,顿时身后浮现出一座阴森祭坛,祭坛上一尊魔神浮现出来,也躬身要拜!

    秦牧五指猛地叉开,向地面按去,那道火龙卷下面的大地顿时扭曲,地面的沙石疯狂转动,将那道火龙卷向大地中吞去。

    龙卷风端头的班公措身形不稳,拜不下去,抬头看去,却见那剑丸不知何时已经分散开来,八千口剑疯狂转动,如同一张遍布剑尖的大口,向他吞来。

    绕剑式。

    “一指定江山!”

    班公措体内传来嘭嘭嘭嘭连续四声巨响,一座座神藏开启,法力顿时暴涨,左手指向地面,大地顿时不再扭曲旋转,地底涌出一朵朵火莲花,将大地定住。

    他的右手指向天空中向他吞来的大口,空中无数飞剑所化的大口中顿时也多出一朵朵火莲花,与旋转缠绕的飞剑碰撞,将秦牧这一招挡住。

    班公措露出讥讽:“秦教主,我已经是七星境界,境界高出一层便是高出一重天,可以压死人!你感受到我那令你绝望的法力了吧?”

    突然,一朵朵火莲花哗啦碎去,班公措心中一惊:“他的法力不输于我!我已经是七星境界,他怎么可能将法力磨砺到这一步?”

    作为转世过十几次的存在,他在同境界法力的磨砺上虽然不敢说天下第一,但也是天下少有,能够在同境界法力雄浑程度上超过他的人寥寥无几。秦牧虽然是其中之一,但也超不出他太多。

    他以前与秦牧斗过数次,第一次时,两人境界相同,那时他们都是六合境界,法力相差无几,几乎齐平。

    秦牧是靠着功法神通的变化,一路牵引着他,迫使他穷与应变,以至于被秦牧占据先机而落败。

    不过第二次正面碰撞时,他的修为境界提升比秦牧快,法力便已经超越秦牧良多,秦牧是靠着八千剑这个变态的大剑丸与他相争,不落下风。

    然而现在,他已经是七星境界的神通者,秦牧还是六合境界,按理来说秦牧在法力上绝对会被他碾压,他的神通,秦牧破无可破!

    但是现在第一次正面碰撞,秦牧的飞剑还是碾碎他的一指定江山神通,虽然是靠着飞剑的锋利,但也表明秦牧在法力上并不比他逊色多少,就算不如他,也拉不开很大的差距。

    延康国师攻打楼兰黄金宫时,挛镝可汗向延康国师投降,他便知道楼兰黄金宫必然被破,所以不等延康国师发起攻击便连夜遁走,将楼兰黄金宫上上下下的大巫、巫王统统丢下,即便是巫尊也不知道他趁夜逃走。

    楼兰黄金宫覆灭,巫尊也被国师斩杀,班公措痛定思痛,知道草原已经难以容身,延康国师必定会下令让麾下高手四处寻他踪迹,所以躲到火焰沙漠中。

    他是转世身,修为进步神速,有着其他神通者难以匹敌的优势。每天躲在这片绿洲里,夜晚便去西土捕捉西土的黎民百姓拿到绿洲练功,不到半年时间,他便突破到七星境界。

    他原本打算恢复前世修为之后,便杀回延康,报仇雪恨,到那时,谁能挡得住他纳头一拜?

    然而这次遇到秦牧,却让他有些慌乱,自己提升到七星境界,原本应该是碾压的势头,没想到秦牧的实力也突飞猛进,自己竟然还是占不到便宜!

    “班公措,你已经落伍了!”

    秦牧突然冲出火焰沙漠的绿洲,身体几乎是平移而来,横跨里许距离,看起来像是御风而行一般,身上筋肉移动如同蛟龙盘绕,肉身强横无匹,悠然道:“你躲在这里大概还不知道,你的黄金宫被灭之后,而今道法神通进步神速,六合境界已经可以修炼元神,与七星境界除了一座神藏之外,几乎没有区别。单纯论境界,你并没有比我高!”

    班公措身如黄金大佛,两人肉身轰然碰撞,龙吟佛音震荡不绝,班公措金灿灿的脸色顿时变得雪白,手臂咔嚓一声折断,倒飞而去。

    “你这不是九龙帝王功!”他厉声喝道。

    九龙帝王功在肉身上的造诣极高,是延丰帝的绝学,班公措虽然没有得到这门功法,但曾经与秦牧交过手,秦牧使用过九龙帝王功。

    不过那时的九龙帝王功虽然强横,但能够与这门功法并驾齐驱的神功绝学并不少,因此班公措丝毫不惧。

    但是这一次,他却在“九龙帝王功”上吃了个大亏,秦牧所催动的“九龙帝王功”蛮横至极,肉身力量强横无匹,几乎像是一头人形真龙,那筋肉的力量爆发开来,肌肉和大筋、骨骼如同一头头蛮龙齐齐发力!

    面对这股近乎蛮荒的力量,他的大佛金身直接溃败,手臂咔嚓骨折,断骨从手肘处刺出!

    “剑爆!”

    秦牧手掌向下盖去,唰唰唰——,无数口飞剑从半空中如雨般射落,剑光涌动如同爆炸掀起的浪潮,一发将班公措淹没。

    班公措忍住剧痛,身形沉向下方,在剑光临体之前遁入沙漠。

    八千剑落下,沙漠几乎沸腾,沙粒之间一道道细细的剑光来回穿梭!

    秦牧身形落地,衣衫卷动,掀起一股大风,强行将沙漠火焰压下,脚尖点地,再度腾空而起,所过之处,火焰自动向两旁分开。

    数里开外的沙漠沸腾,无数道剑光冲天而起,秦牧放生咆哮,元气狂暴,冲向前去,贴着火红色的沙石疯狂向前冲去,沙漠中顿时多出一道道火红色的沙龙。

    数十条沙龙在红沙大漠中穿梭,忽上忽下,在沙漠中钻进钻出,几个瞬间便来到剑光冲天之地,神通威力陡然爆发,龙吟浩荡,无数飞沙嘭然炸开!

    沙尘之中,一道道飞剑闪烁不定,班公措的身影若隐若现,站在一口大釜上,大釜震动,声波成型化作实质,将一口口飞剑弹开。

    那口大釜猛地遁地,穿沙而去。

    秦牧飞速追去,高声道:“青青,你取些水,跟着龙胖赶过来!”

    熊琪儿纳闷,向龙麒麟道:“大哥哥糊涂了,叫我青青。”

    龙麒麟摇头道:“你不知道那个班公措的能力,他知道你的名姓,便可以千里之外将你拜死,所以教主没有叫你的真名。教主多半是没有足够的把握弄死他,所以让我们取些水跟上他。教主是大墟弃民,在火焰沙漠里坚持不了多久,火焰沙漠里没有半点水汽,水系神通都无法动用。咱们快点取水赶过去!”

    熊琪儿恍然大悟,正准备在湖泊便取水,突然惊叫一声。

    龙麒麟连忙过去,只见那片湖泊下到处都是白骨,白骨累累,不知有多少人的尸骨被丢在这里!

    班公措靠他人的神魂练功,杀了不知多少西土高手,这些人尸骨便被丢在这里。

    “还取水吗?”熊琪儿脸色雪白。

    龙麒麟咬破舌头,向湖中吐出一小口血,湖面顿时沸腾起来,哗啦啦无数水花翻腾,数不清的魂虫在水中争夺龙血。

    龙麒麟急忙张口咬住熊琪儿的后领,将她拎起来飞速后退,免得湖水溅到身上。

    “这片湖水被下了魂毒,已经不能喝了。”

    龙麒麟将小女孩放下,道:“你爬到我尾巴尖上,向后坐好。”

    他的尾巴垂下,熊琪儿连忙爬上去,向后坐好。

    龙麒麟翘起尾巴,熊琪儿从他尾巴尖一路滑了下来,滑到他的背上,小女孩连叫好玩:“再玩一次!”

    “不能玩了。我脖子上有鬃毛,你抓紧,我要赶路去追教主了。”龙麒麟吩咐道。

    熊琪儿爬过去,钻到长长的鬃毛里,小手紧紧抓住两根鬃毛,突然旁边又有一片龙鳞抬起,将她盖住,却是龙麒麟担心跑的太快,她容易滑落下来。

    先前有秦牧保护熊琪儿,龙麒麟不用担心,但现在秦牧不在,便由他悉心照顾熊琪儿。

    龙麒麟又用法力护住熊琪儿,形成一层屏障,道了一声小心,这才迈开脚步向秦牧离去的方向追去,速度渐渐加快,不敢猛然加速,但他的速度却也越来越快,很快超过声音,一座座火焰沙丘浮光掠影般向后掠过。

    “龙胖,你的速度比以前更快了!”

    熊琪儿大声道:“你怎么不在大哥哥面前跑得这么快?”

    “你小女孩家家的,懂得什么?要想让马跑得快,就得给马吃好料。”

    龙麒麟得意洋洋,笑道:“我故意跑慢一些,教主便会给我更好的灵丹,期望把我喂得更好,跑的更快。我若是慢慢提升速度,他便知道是更好的灵丹的效果,然后便更加卖力的改良灵丹,而且还要照顾我的口感。我若是一下子提升很快,他便不会改良灵丹的,只会将掺着火行神元丹的次品给我吃。你不要告诉教主,否则他便懒惰了。”

    熊琪儿听不明白,但还是连连点头。

    龙麒麟跑了良久,还是没有追上秦牧,却见沿途上一座座沙丘炸开的情形,不由骇然,显然秦牧与班公措在附近交锋过。

    又过了不久,龙麒麟远远看到一座沙丘突然站立起来,化作红沙巨人,狠狠向地面锤击。

    “是我西土真天宫的功法!”

    熊琪儿惊叫道:“是大哥哥吗?”

    龙麒麟摇头,有些谨慎,道:“教主没有这么雄浑的法力。我们绕过去。”

    他绕到远处,向沙丘巨人看去,不由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