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她虽然说自己不在乎第一还是第三,不过还是忍不住动了好奇之心。在西土,她被称作阵师,西土阵法第一,但放眼天下,是否是第一她便不敢肯定了。

    但她做了这么多年的第一,还是有争强好胜之心的。

    秦牧是天魔教的魔教主,见多识广,她倒想看看秦牧口中的天下第一和天下第二是谁。

    “其实依依姐有所不知,我也是出身自大墟阵法第一世家。”

    秦牧面色诚恳,道:“这个阵法天下第一,便是我家的瞎爷爷。”

    禾依依瞪大乌溜溜的眼睛,大墟阵法第一世家?

    阵法天下第一的,是一个瞎子?

    “秦教主对阵法是否有什么误会?”

    禾依依淡然道:“阵法乃是术算之道,最简单的如九宫阵,坎坤震巽中乾兑艮离,代表九个数字,数字不重复,相加四十五。稍难一些八卦阵,由八进转六十四进,演变无穷。再难一些五行阵,五行八卦阵,五进、八进、六十四进。更难一些太极阵,无极阵,圆周不能穷尽,阵法运转算得极尽精妙,也有着破绽。一个瞎子,在术数上能有多少造诣?”

    秦牧肃然道:“姐姐看我眼睛。”

    禾依依不解其意,细细观察他的眼眸,不由心神微震。

    只见这个大男孩的眼眸中一圈圈的阵纹在徐徐生成,演变成第一个重天,这些阵纹中蕴藏的数理变化让她不禁迷醉在这个少年的眼眸之中。

    她还未曾来得及参悟透彻秦牧眼瞳中的数理变化,第二重天又在形成之中,这一重天涉及的数理变化更加复杂,更加深奥。

    然后又是第三重天,第四重天,到了第五重天景霄天,秦牧眼眸中的阵法变化这才停止。

    一重眼眸一重天,这里面的术数造诣令人叹为观止!

    秦牧目前的修为造诣,只能将九重天开眼法催动到景霄天的程度,然而他眼中的变化还未停止,一轮大日点点星芒在他眼中诞生,大日藏于深处,群星闪耀化作星河围绕大日运转。

    主殿中,筠城的百十位世家大阀首脑面面相觑。

    现在,禾依依差点贴到秦牧的脸上,两人四目相对,阵师禾依依看着秦牧的眼睛,像是情人与情郎深情对望,意乱情迷。

    “咳咳!”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妪连声咳嗽,想要提醒他们的城主。

    禾依依这才醒悟,不由俏脸飞红,连忙退后,正色道:“这位瞎爷爷,的确堪称天下第一的阵法大家,我自愧弗如。”

    秦牧脸色也有些泛红,禾依依贴的这么近,让他也有些心跳加速,连忙道:“我从前跟瞎爷爷学习开眼法,不求甚解,不理解其中的阵法变化。瞎爷爷的神眼,可以看破一切虚妄,看破空间、阵法、招式的变化,后来我学会了道门的术数,这才理解其中牵扯到的数理变化。道门用术数来解天地万物,宇宙运行,而瞎爷爷的神眼之所以能够看破一切,正是因为术数是这个宇宙的真理。因此,我才明白瞎爷爷才是阵法第一人。”

    禾依依压下心头的别样心思,正色道:“他若要破我筠城的阵法,轻而易举,第一人名至实归。那么这天下第二阵法大家又是谁?”

    秦牧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禾依依又瞪大乌溜溜的眼睛,失声道:“你是天下第二阵法大家?”

    秦牧汗颜道:“我原本不敢自称第二的,不过见到了依依姐的阵法,我觉得我还是可以做第二的。”

    禾依依怒由心生,贝齿磨得咯吱作响,笑吟吟道:“第一,我是不敢争的,不过我却不甘屈居第三。秦教主自称下毒第三,击败沐映雪,让映雪那丫头自认毒功天下第四,而今又自称阵法天下第二,你所学未免太杂了。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便再来比一比。”

    秦牧好奇道:“如何比?”

    禾依依沉吟片刻,笑道:“还是这筠城。你在城外,我在城中,就在这里不动。你若是能进城寻到我,我自认低你一头,甘居第三。不仅如此,今后禾家与禾家的势力,唯你马首是瞻,你若要扶持奶夔重登宫主之位,我禾家鼎力相助!”

    秦牧哈哈大笑,长身而起,迈步向城外走去。

    殿中,筠城的百十位强者面面相觑,一位老妪正欲说话,禾依依摆手道:“你们不必多说。我要借此机会观察延康国的阵法造诣,我的阵法倘若被秦教主破去,他日延康来攻,筠城也必然会被破去,不如索性归顺延康。倘若秦教主破不了我的阵法,那么来日还有一战之力。你们退下,我与秦教主对弈一局,决定筠城命运,西土命运的一局!”

    众人只得退出筠城。

    城门大开。

    秦牧让龙麒麟带着熊琪儿留在城外,迈步走入城中,筠城陡变,一切建筑沉入地底,消失无踪,一块块巨石浮空,演变阵法。

    筠城模样大变,在其他人的眼中这只是些石头移动化作各种形态造成的奇观,很难看懂石头每一次运行的阵法变化,但是落入秦牧眼中顿时变得绚丽缤纷。

    这些石块的每一次移动带给他的观感都无比愉悦,各种符文的勾连璧合,交错架构,令他赏心悦目。

    无论是壁垒千仞,还是杀阵森森,都是数理。

    秦牧眼眸中一圈圈阵纹浮现,脚步时而飞速移动,时而骤然停止,又或者提笔改动阵纹,又或者如醉汉一进三退,有时候又像是脚底装了弹簧一样,在空中的一块块移动的大石间跳来跳去。

    他又像是惊鸿飞起,从即将合并的壁垒中一晃而过,又像是蛮象横冲直撞,看似以必死的气概撞向前方的壁垒,然而在他即将撞上石壁时,石壁却突然裂开,任由他穿过。

    他徜徉在术数的妙解,解开一个个术数难题,距离筠城中心越来越近。

    城中一切都在变化,即便是他们刚才所在的那座主殿,此刻也分解消失,唯一没有变化的便是禾依依所立之地。

    这个女孩依旧静静地站在一根石柱上,并未移动,催动着筠城的变坏,改变各种阵法,阻挡秦牧。

    这次与上次不同,上次秦牧入伏,被困在城中,算不得公平交手。

    而现在秦牧闯阵,这就考验两人的阵法造诣高低了。

    过了良久,禾依依看到了秦牧的身影,不由面色紧张,疯狂调动一块块巨石布阵,然而秦牧的身影还是不紧不慢的向这边接近。

    禾依依所站的地方,是筠城的中心,也是筠城阵法的阵眼,秦牧距离这个阵眼只有十余丈的距离,最后一重阵法也未能阻挡住他的脚步。

    禾依依突然银牙一咬,筠城轰然震动,先前所有的阵法一发启动,变成绝杀之局,一座座杀阵珠联璧合,威力狂暴翻升,向禾依依所在之地碾压而来!

    她启动杀局,这个杀局无视敌我,无论秦牧还是她自己,都将会被杀阵所吞噬,所毁灭!

    作为西土的阵师,继承着禾家的荣耀,决不能容忍禾家的名声受损,阵法第一的名头旁落,哪怕是同归于尽,也要守护禾家的尊严!

    秦牧脸色微变,在绝杀阵法启动之时闪身来到禾依依身边,一手将这女子的腰肢拦住,另一只手提笔于空中作画。

    禾依依闭上眼睛,杀阵滚滚碾压而来,将两人吞没!

    她张开眼睛,却见他们此刻已经不在筠城中,而像是藏在筠城的空间深处,筠城的绝杀阵法轰然作响,破开画中世界,依旧向他们碾压而来。

    他们所处的画中世界,即将坍塌毁灭!

    秦牧面色严肃,笔走龙蛇,笔势千变万化,于画中作画,突然禾依依觉得自己的腰肢受力,被他揽着冲入画中。

    他们又冲入一幅画中世界,这里山水秀丽,花开烂漫,景色宜人。

    然而下一刻,筠城杀阵碾破这个画中画的世界,以毁灭一切的势头压来。

    “你并非是用阵法破解我的阵法。”

    禾依依抬头看着身边这个严肃认真的大男孩,道:“就算你带着我逃出筠城杀阵,我也不会服输。”

    “你是阵法第二,我不与你争便是。”

    秦牧哈哈大笑,泼墨挥毫,有着文人墨客的恣情放纵,挥洒文字,在筠城绝杀阵法摧毁画中画之前带着她穿越下一个画中世界。

    这幅画中,群星璀璨,他们宛如来到黑暗的星空中,一颗颗星辰如同发光的宝石点缀黑暗。

    秦牧带着她脚踩星辰,在星空中奔走,手中的笔一刻不停,在星空中画出一条星河。

    后方是冲来的筠城绝杀阵法,然而他们却跳入了河中,哗啦冲向远方。

    星河向下奔流而去,秦牧揽着她的腰肢被星河冲走,手中的笔挥洒指点,突然揽着她一跃而起,跳到一片山崖之上。

    禾依依刚刚站稳,还未回过神来,却见秦牧笔墨勾勒,收笔一抹,抱着她跳到刚刚画出的天马背上。

    天马从画中奔出,变成真实,哒哒哒的奔跑起来,白马双翼振翅飞行,呼啸而去,将后方的杀阵远远抛开。

    秦牧再度提笔挥毫,肆意挥洒,一扇门户在他们前方出现,门户打开,亮光从门外射来。天马载着他们冲入门户中,禾依依怔然,却见他们来到了筠城外的山顶。

    秦牧将她拦腰抱起,翻身下马,那天马振翅抬起前蹄,嘶鸣一声,在他们身边啊化作点点墨迹飘散。

    远处,筠城的诸多世家之主急忙赶来,飞至他们身边。

    一位老者正欲说话,禾依依突然笑了,轻声道:“我输了,秦教主阵法天下第二,我禾家与筠城上下,鼎力相随!”

    秦牧心中纳闷,向她看来。

    禾依依眼中有一缕柔情酝酿,目如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