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九章 雷山城斗法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713634.html
    雷山城。

    清晨的雷山城到处弥漫着药香味儿,秦牧嗅了嗅空气,便知道这里面有不少药味是大毒之物喷出的毒雾。他立刻炼了几粒避毒丹,让龙麒麟和熊琪儿含在嘴里。

    毒师沐映雪的城市,与众不同,各种毒草毒花毒虫随处可见,被雷山城的居民种在自己的花园里,毒虫满地乱爬,有的还喂养毒鸟毒兽,四处乱跑,房屋上也爬满了毒藤,时不时有青绿色的蛇从绿藤中探出头来,发出嘶嘶的声音。

    哗啦啦,一群长着鳞片的大耳负鼠从他们面前跑过,在追赶几条两三尺长短的大蜈蚣。

    雷山城的清晨很是热闹,街道时不时传来吵闹。

    “天杀的,谁的毒蜂?我的脸肿了,快拿解药来!”

    “这谁家丧尽天良把药渣倒在街上?我的腿木了,黑了……快烂掉了!哪个倒的药渣?吱个声儿,看老娘不把你毒死!”

    ……

    秦牧走在雷山城的街道上,两旁还有不少商贩,将各自炼的毒光明正大的摆出来叫卖,吆喝声不绝于耳。

    “沐姐姐的雷山城倒是繁华得很。”

    他四下打量,在这里他倒发现了不少珍惜的药材,于是买了一些,有些商贩炼的毒丸质量却也不错,可以作为基础毒素来提炼更高更强的剧毒,他也采购了一些。

    不知不觉来到雷山城的中央,这里更加热闹,有很多座圆形的大擂台,有些炼毒的神通者正在打擂。

    秦牧停下看了一会儿,只见擂台上的神通者打擂斗法与众不同,身边摆满了罐子,还有各种绿色的叶子,花花草草。

    两边的神通者催动法术,那些罐子里的毒虫毒物便在罐子里自相残杀,胜利者从罐子里爬出来,啃咬绿叶,毒虫进化,两边的神通者又飞速在毒虫体内种下种子,以奇异的法术催化种子,让种子飞速生长,开花结果。

    两边的神通者用根茎或者果实喂养其他毒虫,以万物有灵的神通促使这些毒虫飞速生长,向对方喷出毒雾或者毒火,两只毒虫大打出手,这边的神通者则在一边躲避对方攻击,一边准备解毒的良药。

    “打擂是临时炼毒,用的毒虫和毒药都是一模一样,却也算是公平,只是打擂的这些神通者本事稀松,没有多少观感。”

    秦牧继续向前走去,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座擂台裂开,一头庞然大物从擂台中钻出,占据了大半个擂台,那毒物是一头大蜘蛛,长着美人的上半身,奋声嘶吼,摇晃身躯,吞云吐雾,将围观者逼得连连后退。

    秦牧露出惊讶之色:“利用擂台上的有数的毒草毒花毒虫,培育出这等毒物,这个神通者的本事非同小可!”

    那毒蜘蛛的身躯上站起一个黑衣女子,黑纱蒙面,但从露出的肌肤来看,她的脸上肯定到处都是蟾蜍一般的毒疙瘩,厉声叫道:“沐映雪,我又回来了!给老娘滚出来,老娘今天要与你再较高下!”

    秦牧顿时来了兴致,来到擂台下观看这场战斗,雷山城的其他神通者也纷纷涌来,将擂台围得水泄不通。

    有个女子兴奋道:“毒师要出手了!”

    另一个女子也是雀跃不已:“好久没有看到毒师出手了!听闻毒师自从遇到了中土的天魔教主,也是毒道大高手,两人情窦初开,对上了眼,有着一番不可言表的过去风流韵事。毒师回来之后便毒道本事大增,在毒道上更有精进,进入了神鬼莫测的境界!谁敢与她放对?”

    “你不认得这妇人吧?她便是真天宫的毒道大家,叫做玉蜻蝉,也是毒道数一数二的人物,曾经与咱们沐家的毒师争夺毒师的名头落败。她的脸便是被毒师毁掉的!”

    ……

    秦牧眨眨眼睛,自己怎么就与沐映雪有过一段不可言表的风流韵事了?

    自己明明是与沐映雪斗毒,两人都把对方毒得狼狈不堪,面容丑陋,甚至毒成畸形,这可不是风流,但说成惺惺相惜到还是可以的。

    “她倒是亲了我一下。”

    少年想到这件事,心头怦怦乱跳,有一种异样的情怀和情绪。他突然惊觉:“糟糕!我的心跳加速,脸上有血液涌动,脸色潮红,呼吸变快变粗,一想到她心里便是一股股暖流,难道是沐姐姐给我下的相思毒发作了?不过这种毒似乎没有什么危害,嗯,不用放在心上……”

    他转而去想灵毓秀,去想司芸香,去想禾依依,去想其他女孩,那种暖流顿时消失。

    “看来相思毒不难对付。”少年气定神闲。

    “沐映雪,你不敢露面吗?”

    擂台上的那位黑衣女子玉蜻蝉冷笑道:“你又不是小男人,藏头缩尾不是你的作风!”

    就在此时,一声轻笑传来,城中一道青藤飞速生长,从城中心的一座府邸中延伸而来,青藤越来越粗大,如青龙虬饶,在半空中飞速抽出一片片大叶子,长出更长的藤蔓。

    不过片刻,青藤便长出三四里地,来到擂台上空。

    啵。

    一声轻响,那青藤长出一朵大花骨朵,垂在擂台上方,花朵绽放,一个肌肤映雪的少女从花朵中跳了出来,还未落地,便见擂台上种子生芽抽枝,又有一朵大花绽放。

    沐映雪脚踩花蕊,赤着双脚,并未穿鞋,没有落在地面上,笑道:“玉蜻蝉,你上次败给我,连我在你身上留下的残毒也没有解开,以至于原本娇媚可人的脸蛋的至今还长满了疙瘩,你这次来,岂不是送死?”

    玉蜻蝉低笑道:“嘿嘿嘿,你以为我这些年来没有什么长进吗?我上次败给你,被你毁了面目,历次走婚,哪个男子敢正眼看我?”

    沐映雪心有戚戚,道:“咱们炼毒的,的确没有哪个男子敢亲近,因为他们稍微不如我们的意便被我们毒死了。蜻蝉姐姐,说起来咱们同病相怜呢。不过……”

    这个少女露出得意之色,脆生生道:“我已经有意中人了!我的意中人也是一位毒道大师,天下第三!我的意中人已经为我进入了西土,前来寻我了!蜻蝉姐姐,恕小妹不能陪你单身了!”

    秦牧忍俊不禁,这个沐映雪便是这么机灵古怪。只是,自己来西土,也并非完全是来找她。

    玉蜻蝉咯咯笑道:“你有相好,幸好我也,我的那位老相好胜过你的老相好百倍,乃是楼兰黄金宫的大尊,毒道通神!这次得到他的指点,我将毒道炼到魂魄的境地,沐映雪小贱人,今日老娘不但便要你让出毒师的名头,还要你死得惨不忍睹!”

    沐映雪脸色微变:“黄金宫的大尊?以巫毒魂毒而著称的那位大尊?难怪姐姐你敢来雷山城找我,这位大尊的确有几分本事。”

    玉蜻蝉冷笑:“知道怕了?小贱人,老娘今天要与你赌一赌!”

    沐映雪笑道:“怕倒不至于。我自从和小情郎赌斗之后,在毒道上的进境一日千里,早已今非昔比。别说你,就算大尊前来我也能弹指便将他毒杀了。不过,你既然来挑战,我却不能不应战。你想怎么赌?”

    “就赌你的小男人!”

    玉蜻蝉突然抬手指向擂台下,指着秦牧,咯咯笑道:“你的小男人的性命!”

    秦牧四周顿时哗啦一声空了一大片,人群散开,免得殃及池鱼,只剩下秦牧一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即便是熊琪儿也被龙麒麟叼着脑后的衣服领子,将小女孩叼走,避得远远的。

    秦牧颇为无辜的看着台上,向台上的少女露出无奈的笑容,心道:“西土的追踪术实在太强了,我自始至终都没能甩脱真天宫的追踪。”

    沐映雪欢呼一声,正要从台上跳下来,突然又停下脚步。

    现在她已经站在擂台上,如果跳下来便是主动认输,让出毒师的名头,不战自败。

    “好,就赌我家小男人!”

    沐映雪兴奋雀跃,回头笑道:“你用魂毒与我西土唤灵之术融合,利用擂台上的毒物炼出这个庞然大物,的确非同小可,本事比以前进步了许多。我也用擂台上的毒物来应对。”

    她光着脚丫轻轻一点花蕊,顿时四周的毒花毒草纷纷绽放,毒虫毒蛤疯狂生长,悠然道:“蜻蝉姐姐,你只是毒术而已,我却已经开始入道,理解了毒道的种种不可思议之能。你以为你先我一步出手,占据了先机,却没有想过,在毒道上从未有过先机。”

    奇妙的事情发生,那些毒花毒草毒虫毒蛤的生理形态开始发生转变,由一个物种变成另一个物种,由一种毒性进化成另一种毒性,造化之术堪称造化玄奇。

    秦牧赞叹不已,自从沐映雪与他交手失败之后,在万物有灵上的造诣愈发精深,连带着造化之术也提升了不知多少,着实令人惊叹。

    玉蜻蝉厉喝,脚下的巨型蜘蛛顿时舞动爪子,这个擂台本来不大,被这个毒蜘蛛占据了大半,此刻毒蜘蛛动了起来,便更加没有沐映雪的容身之地!

    毒蜘蛛的腹下一颗颗毒卵崩开,落地化作万千小蜘蛛铺满了擂台,蜂拥向沐映雪扑去。

    然而这些毒物还未来到沐映雪身边便突然焦化,碎了一地,那只巨型毒蜘蛛也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嘭的一声碎掉。

    玉蜻蝉急忙腾空而起,纵身跃到半空,厉声道:“我还会回来找你!”

    “姐姐,下辈子吧。”

    沐映雪屈指一弹,半空中的玉蜻蝉化作一滩血水哗啦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