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章 槐花几时开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717576.html
    “沐姐姐的毒功,已经功参造化,进入了神鬼莫测的境地。”

    秦牧忍不住赞叹,沐映雪在毒道上的造诣已经超过了他,她着实是在这上面有着过人的悟性,参研毒道,别出机杼。

    与自己的那番赌斗之后,她一定是汲取了药师的部分理念,走出了自己的道路,所以才能如此轻易的胜过玉蜻蝉。

    药师在毒道上的造诣非同小可,不过秦牧主修的治病救人,对毒术没有多少研究,被沐映雪超过也是理所当然。

    倘若换作他与玉蜻蝉打擂,凭借擂台上的毒物,秦牧需要动用大育天魔经中的造化功,用造化功来改变毒性,虽然与沐映雪的理念相同,但不如沐映雪在万物有灵上的造诣高,需要花费的时间也就多了不少。

    他可以击败玉蜻蝉,但绝不会像沐映雪这样轻松。

    当然,秦牧是医毒同修,用医术来弥补毒术有着意想不到的奇效,倘若真的生死相搏,他与沐映雪鹿死谁手尚且难说。

    沐映雪从擂台上跳下来,依旧不曾脚踏实地,地面自动有一株青藤生出,一片大大的藤叶将她的身子托住。

    这个少女向秦牧伸出手来,秦牧握住她的手,被她拉到藤叶上。

    他们脚下的青藤越来越高,将他们高高托起,沐映雪向擂台下的众人挥手,满心欢喜和骄傲:“你们看,我们炼毒的也是可以找到如意郎君的,我家的小男人,中土天魔教主,厉害得很!”

    下面一阵欢呼。

    有个女孩高声笑道:“毒师,你去了一趟中土便寻到了意中人,何时也带着我们去一趟中土噻?”

    沐映雪兴奋道:“等我家小男人的事情做完了,我带你们去中土,祸祸中土女人的男人!”

    下面又有一个女孩儿道:“听说中土是男尊女卑,真真是落后地区。咱们去纠正他们!”

    “对!纠正他们!”

    又有女孩笑道:“毒师好不容易才找到心上人,须得庆祝一番!”

    许多女孩儿的哄笑声传来,突然间不知哪里冲出来一群少女,拍着腰鼓,脚步踏着拍子,载歌载舞。

    雷山城顿时热闹起来,许许多多的少男少女在街上手相牵,肩并肩,唱着西土的民谣。

    有神通者催动西土的神通,满城的青藤和毒花毒草疯长,那些修炼毒术的男男女女有的徜徉在花草之中,对唱山歌,有的站在不断升起的藤叶上,与对面的心仪男子或者女孩作舞。

    下面锣鼓声喧,一阵清亮的歌声刺破天际,秦牧站在藤叶上向下看去,但见一只巨大的绿色白肚皮的蛤蟆从街道的尽头走来,占据了整个街道。一群大耳朵的负鼠跟在大蛤蟆身后,支起身上的一面面金属光泽的鳞片,身边跟着许多蛤蟆精怪,咕哈咕哈的伴奏。

    蛤蟆精怪们飞速探出舌头,打在负鼠的鳞片上,发出清脆的当当声。

    还有许多蛤蟆精怪手舞足蹈,敲锣打鼓,有的四指飞快吹奏着短笛,几只大蜈蚣用自己的腿脚在地上踢踏踢踏的扭动身躯。

    时不时有蜈蚣飞起一脚踢在蛤蟆精怪鼓起的腮帮上,蛤蟆精怪便发出呱的交鸣。

    绿皮大蛤蟆的头顶一个青春靓丽的少女缓缓站起,黑色的裙摆旋转,放声高歌:“高高山上哟,一树喔槐哟喂,手把栏杆噻,望郎来哟喂。娘问女儿啊,你望啥子哟喂?我望槐花噻,几时开哟喂——

    ……

    地光好似下雨无暖,世上星星点点心。槐花就早早醒来,女儿问娘啊,你问啥子哟喂。羞似槐花噻,口难开哟喂——”注①

    秦牧听得入神,虽然青藤已经升得很高,但是这种举城皆欢的壮景还是映入他的眼帘,那奇妙的音律,飞扬的歌声,还是冲入他的耳朵。

    西土姑娘的热情如同澎湃的气浪涌来,将他重重包裹起来,涌入他的心里。

    青藤突然载着他和沐映雪俯冲下来,从一个个街道中穿过,四周都是舞动的人们,和稀奇古怪的妖精们毒物们,众人张扬的舞姿,错乱的舞步,扬起的手掌,与他和沐映雪伸出的手掌相碰。

    充斥在整座雷山城的音律一下子变得高亢而激昂,明快而欢闹,他宛如来到一个神话般的国度,巨大的绿藤载着他和身边的少女穿梭于这个西部边城的大街小巷,从身边一晃而过的是欢庆的人们。

    青藤载着他们折返,带着他们的身体旋转,冉冉升起,有树上的女孩踩着青色的树叶将花环挂在他们的脖子上。

    还有的少女趴在树梢上,纤细的小腿俏皮的翘起来晃动着,看着从树下升起的他们,手托双腮唱着动人心弦的情歌,一群飞蝗支着两条后腿拍着小小的锣在她身边演奏。

    青藤向城中延伸,跃过了热闹无比的街景,从街道和圆圆的屋舍上空飞过,来到沐映雪的宫殿。

    宫殿的阁楼,一扇窗户打开,青藤将藤叶上的少男少女送入了房中。

    秦牧和沐映雪站在窗前,只见下方欢闹的人群浩浩荡荡来到街道下,继续载歌载舞,歌声阵阵,锣鼓喧哗。

    他们还在庆祝着雷山城的大喜事,庆祝雷山城的毒师沐映雪终于找到了心上人。

    “羞死人了。”

    沐映雪掩面,啐道:“他们这般庆祝,好似人家寻不到意中人似的,巴不得把我送去走婚噻!”

    秦牧看向她,这位西土毒道第一的女孩丝毫没有害羞的意思,反而很是大胆和火辣,心中的那点儿羞涩被火辣的热情所冲淡。

    西土姑娘的热情让他有些吃不消,雷山城这个醉人的清晨让他有些迷醉。

    意乱情迷。

    这场欢庆到了午后这才止歇,沐映雪还是难掩兴奋之色,依偎在秦牧的肩膀上,一副很是幸福的样子。

    龙麒麟小心翼翼走过遍布毒花毒叶的街道,仰头看着依旧站在窗口的少年少女,小声嘀咕道:“当年祖师就是这样在西土沦陷的,老不修的每年都要抛开我,来西土一趟……”

    秦牧终于从温柔乡中清醒过来,道:“沐姐姐,我们还有正事要办。”

    沐映雪脸色微红,捏着衣角道:“晚上才是走婚的时候呢,你怎么这么急?便不能忍一忍?不过你倘若很急的话,人家……很急也不行!我不能迁就你,我们这儿是女尊男卑的,男人须得迁就女人!”

    秦牧眨眨眼睛,耐心的等她说完,道:“姐姐,我这次来到西土,为的是帮助熊惜雨熊琪儿母女夺回真天宫主之位,所以才惹出这么大的动静。这本来应该是你们西土的家务事,我不应该插手,不过当初熊惜雨被玉家推翻,熊家死了这么多人,与你也有很深的瓜葛。”

    沐映雪点头,命人请龙麒麟和熊琪儿上来,继续腻在他身边,道:“当初玉家向熊家动手,我的确起了很大的作用。玉家有一位爸苟,来头非常可怕,我也是迫不得已,才答应玉家对熊家下毒。不过我下的毒并非是取人性命的毒,你也是知道的。”

    秦牧点头,沐映雪下的毒是缠丝毒,这种毒废人修为,但不伤性命。秦牧遇到熊惜雨时,她中的便是缠丝毒,修为受损严重,被玉博川率众追杀,狼狈不堪。

    沐映雪脸色黯然道:“我没有想到,玉家会这么狠,将熊家上下连根拔起,斩草除根……不过,就算我知道玉家会下死手,我也只能向熊家下毒。”

    秦牧露出不解之色。

    沐映雪叹道:“我们沐家和雷山城的性命,系于我一身,我不从的话,玉家便会对我沐家和雷山城下手。作为毒师,我需要为我沐家考虑。奶夔很恨我对不对?”

    她露出愧疚,随即掩饰起来,又恢复平日里的冷淡神色,道:“她恨我也没有办法,我不可能为了她赌上身家性命。”

    秦牧道:“我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姐姐应该知道吧?”

    沐映雪毕竟是沐家的族长,消息灵通,点头道:“我知道。从你踏入西土,真天宫通缉你的那一刻,我便知道了你的来意。天魔教主,志向高远,不会为了儿女私情而冒着危险专程跑到西土。你并非是为我前来,也不是为了走婚,而是来完成一场大事。”

    她气质陡变,变得凌厉起来:“你是要西土天翻地覆,给西土换一个天!你的志向,是将西土纳入延康国的统治!而达成这个目标,最快的捷径,便是扶持熊惜雨成为真天宫的宫主!熊惜雨一无所有,又身负血海深仇,她不得不答应你,答应你们延康皇帝的条件。她再度成为宫主之后,真天宫便会宣布并入延康。”

    秦牧心中不禁感慨,他来到西土之后遇到了许许多多的奇女子,有落落大方但智计深沉的禾依依,也有狡猾的柳家母女,她们都极为出色,眼界见识都极为不凡。

    而眼前的沐映雪也是如此出色。

    沐映雪道:“我的确欠熊家极多,但是我绝不可能欠熊家的,便搭上我沐家的身家性命!你没有见过爸苟,不知道他的厉害,然而我知道。我知道他是多么恐怖,我还知道真天宫有活着的神祇,无论你有多么强大的力量,纠集多少西土的高手,都不可能胜,都是送死!”

    秦牧起身,黯然道:“我不该来这里的。”

    沐映雪心头一颤,起身道:“我想让你留下来,不必去送死。不过你若是要走的话,我也不会留你。我西土的女人不会挽留一个执意要离开的男人!”

    秦牧躬身:“沐姐姐,告辞了。”说罢,转身向楼下走去。

    “你!”

    沐映雪咬牙,大声道:“你会死的,你知道吗?”

    秦牧回头一笑:“当初我救她们母女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贸然出手救她们,可能会死,但我还是出手了。姐姐,我不会绑架你,让你为我做什么。”

    沐映雪大急,跺脚道:“你就算死了,我也不会想你的!”

    秦牧哈哈大笑,迎上登楼的龙麒麟和熊琪儿。

    “这温柔乡,我来过。龙胖,我们走!”

    龙麒麟不解,但还是奔下楼,载着他们向城外走去。

    “姐夫?”街边一个女孩抬头,呆呆的看着秦牧离开的背影。

    秦牧抛给那女孩一个香囊,放声高吟:“功行三千须及物,还丹九转上升时。忙中岁月忙中遣,我本愚来性不移!姐姐,当我不曾来过!”注②

    沐映雪怔怔的看着他走出雷山城,直到他的身影消失。

    她走下楼来,雷山城一片狼藉,到处都是上午的欢庆留下的痕迹,正有些蛤蟆精怪在整理街道上的杂物,将喝醉酒的居民拖走。

    街角,几个女孩向她看来。一个少女大着胆子道:“姐姐,姐夫他……”

    “他走了。”

    沐映雪听到自己用陌生的语气说道:“他大概是不会再回来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知何时脸颊已湿。

    “姐夫刚才把这个给我,应该是姐姐的东西。”秦牧遇到的那个女孩走来,手里捧着一个金线绣着鸳鸯的香囊。

    沐映雪打开香囊,一把相思红豆,红彤彤的。

    注①:四川情歌,《槐花几时开》,清朝流传下来,被誉为川南神歌,第一首神曲,韵律极美。宅猪为了这首歌,找了好久,因此中午没有更新。

    注②:宋太宗诗,缘识,是一首阐述心性心志的诗,我本愚来姓不移,为点睛之笔。

    Ps:先前爆照被大家嫌弃了,吐槽太多,前几天年会只给大家发了个座位图,又让大伙怨念丛生!行吧,给你们爆一波我今年照得最帅的一张图,微信关注公众号“宅猪”,查看历史消息或者回复“最帅”即可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