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二章 剑法极限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们就远远的跟着,老老实实的藏好。”

    延康国师目送秦牧的娘子大军远去,悠然道:“等待爸苟和那尊神出手的那一刻。秦教主,他会帮我们摆平这一切。”

    熊惜雨心中感慨万千,当初大墟中她向秦牧求救,从来没有想到过救自己母女的那个大男孩,竟然拥有如此可怕的能力,在西土搅起这么大的风云。

    她本以为这个少年只是个世家子弟,有着几分能力,然而越是了解这个少年,便越是感慨他的不凡。

    巨大的筠城在广袤的土地上奔行,秦牧与几位西土世家的首脑站在城楼上,调度各大世家的大军,免得出现相互踩踏的情况。

    西土各大世家的子弟毕竟不是训练有素的军队,在调度上很费心思。

    幸好有禾依依这个阵法大家在,以阵法来调度世家子弟,渐渐的便得心应手。要知道即便是在延康国,拥有禾依依这等阵法造诣的人也是屈指可数,而这几人往往是延康国的一品大员。

    “西土剑师罗尹玉,见过中土秦教主。”

    秦牧看着向自己走来见礼的长发女孩,露出惊讶之色,慌忙还礼。

    西土三师,毒师沐映雪,阵师禾依依,剑师罗尹玉。沐映雪禾依依,他都很熟悉,惟独剑师罗尹玉他还是头一次见。

    剑师罗尹玉与西土其他女子不同,其他女孩都喜欢穿金戴银,头上带着银质的头冠,脖子上挂着银环金环,手上脚上也有很多镯子。

    而这位剑师身上却找不到任何一件饰品。

    她的衣着也极为简洁,普普通通一袭白衣,很是素雅,没有其他多余的色彩。

    她的秀发修饰得也很是简单,用一道头绳简单的在秀发中央系着,保持秀发不散乱而已。

    黑色的长发如同女人的腰肢,被白色的衣裳衬托,色彩很强烈。

    她之所以衣着装扮都这么简单,是因为她如同剑一般容不得杂质,任何其他饰物装扮,对她来说都是杂物。

    这是一个没有其他乐趣的女人,恐怕是已经嫁与了剑。

    秦牧看到她,便感觉到似乎有一口剑向自己刺来,她躬身施礼时,剑光猛烈,犀利无匹,直指道心!

    秦牧躬身还礼,却将她的剑意从容挡住。

    剑师罗尹玉起身,目光奇异:“秦教主也是剑法大家?”

    秦牧谦逊道:“不敢当。天下剑法大家何其之多?论实力,胜过我的不知凡几。但是若论剑法造诣,我多半也能排得上号。”

    剑师罗尹玉更加好奇,道:“我早想去中土,见识那里的剑度。秦教主既然是中土来的剑法大家,可否介绍一下,剑法超越你的都有何人?”

    秦牧想了想,摇头道:“在剑法上超过我的人,应该是没有了。但是还有些人臻入剑道境界,在剑道上超越我的人,我不敢说有多少,但延康国师必然在我之上。还有我家村长,他教会我三招剑法,在剑道上的造诣极为不凡。至于其他剑道高手,我知道的不多,不敢说。”

    “剑法剑道?”

    罗尹玉露出失落之色,喃喃道:“真的有人进入剑道的境界了?我这么多年孜孜不倦追求剑法的极境,想要进入剑道而始终不可得,竟然有人能够进入那种奇妙境界?”

    秦牧理解她的失落,现在的罗尹玉是格物致知的阶段,对格剑法而追求极致的领悟,她多半已经在剑法上达到极致,然而对剑道却未得其门,无法登堂入室。

    秦牧说中土有许多剑道上的高手,对她的打击很大。

    剑法与剑道,虽是一字之差,但却有云泥之别。

    剑法练得再好,在剑道高手面前依旧不堪一击。

    秦牧动了好奇之心,道:“你们西土的剑法,我尚未见过,不知道与我们中土是否有所不同。中土的剑法原本有十四式,后来延康国师增加了三式,变成十七式。前不久,我又增加了一式,变成了十八式基础剑法。西土的剑法有几式。”

    罗尹玉更加惊讶,道:“中土的剑法已经有十八式之多了?我西土的剑法只有十四式,不过我们的剑法以剑灵为主,注重威力,可能与你们的剑法有所不同。”

    秦牧顿时来了兴致,他这些日子也在研究剑灵,只是进展不大,总觉得这里面有大学问,难得遇到罗尹玉这位西土剑法大家,自然是要好好讨教。

    两人细细详谈,彼此都大有收获。

    西土的剑法以灵御剑,剑灵可以让剑的威力大增,几乎是翻倍提升。在秦牧看来,西土的剑法还有些枯燥,远比不上延康国的剑法精妙,即便是罗尹玉这个剑法大师,在剑法的造诣上也比中土的许多门派的剑法要逊色一筹。

    然而剑灵却让她的剑招威力提升到中土的高手梦寐以求的地步,她施展基础剑法,每一招每一式,法度森然,威能暴涨,有一番飒爽英姿,让人不敢直面其锋芒。

    而罗尹玉也看到了中土的变法带来的不凡之处,中土的剑法诡谲多变,尤其是经过延康国师与秦牧的四式基础剑法的开辟,让剑法产生更多的变化变数,有了无数可能!

    罗尹玉试着将绕剑式、缠剑式、钻剑式和秦牧所开创的第十八式施展出来,思索道:“有些奇怪。中土的基础剑式前面十四式与我西土的并无不同,但后面这四招,虽然也是基础剑法,但是越到后面,所需要的法力便越多。尤其是秦教主这一招基础剑式,催动一次,几乎要耗掉小半的元气修为!倘若再开辟出第十九式,岂不是要将剑法神通者的修为挥霍一空?到了第二十式,便没有人能够施展出来了?”

    秦牧心头大震,有一种知音的感觉,目光不由热切起来:“你能感觉到还有剑十九式?”

    罗尹玉欣喜道:“你也感觉到了剑十九式?”

    两人相视,会心而笑。

    “我开创出剑十八式之后,感觉到意犹未尽。”

    秦牧心神恍惚,将自己的心思倾诉,道:“那时候我感觉到极有可能还有剑十九式,不过那时我在于依依姐交手,不敢分心,于是没有深究这个感觉的来源。不过,剑十九式一定存在。你也感觉到了剑十九式,说明我的感觉没有出错。”

    罗尹玉点头:“剑十九式,有可能便是让我们直接进入剑道的关键!”

    两人都有些兴奋。

    “对了,延康国明明靠近大海,你们为何称延康为中土?”秦牧询问道。

    罗尹玉摇头:“我对外事了解不多,大部分时间都在潜心悟剑。”

    旁边的方家的族长方彩蝶笑道:“秦教主,中土这个名字一直都存在,是对大墟和东边的大陆的称呼,而你们延康的东海,才被称为东土。”

    他们两人在这边研究剑法,交流剑法,引来不少人观看观摩,秦牧与罗尹玉都是剑法的大宗师,即便有人修为境界远超他们,也只有赞叹的份儿。

    秦牧更加不解,道:“东海又没有陆地,为何被称为东土?”

    方彩蝶也没有探索过这其中的奥妙,摇了摇头,道:“这我便不知道了。”

    “东海曾经是陆地,所以被称作东土。”

    福家的族长福云曦道:“我福家的云书上记载了关于东土、中土的一些事情,说是中土东土不是按照现在的地理划分的,而是按照很久之前的地理来划分。”

    秦牧心中微动,突然想起屈山神殿,这座原本应该是立于一座雄山之上的神殿沉入了东海的海底,神殿距离海面一千六百多丈。

    而山底距离海面,那就更远了。

    这说明,而今的东海原本是一片大陆,被称作东土的地方!

    不过,福云曦说东土中土是按照很久之前的地理来划分,那么这个很久之前,应该不会是开皇时代,而是比开皇时代更早的上皇时代!

    “上皇时代,应该就是东土所在的位置吧?也就是现在的东海。剑图第三招,上皇劫动,这个上皇,应该与上皇时代有着关联。”

    秦牧陷入沉思,剑图是村长开创出的招式,上皇劫动是剑图第三招,这么说来,村长应该会了解上皇时代的一部分历史。

    “村长,我一定会去酆都解救你!”少年暗暗下定决心。

    突然,禾依依高声道:“真天宫快要到了!所有人戒备!”

    剑师罗尹玉连忙起身,向罗家而去,福云曦、方彩蝶、沐映雪、柳如茵等人也纷纷回到自己家族的大军之中。

    秦牧站在城楼上向前看去,心头震动,但见前方群山林立,一座座瑰丽大山像是一尊尊高达千百丈的沉默巨人,立在天地之间。

    这些山川与他在芳秀城所见的那尊山巨人仿佛,但是更加庞大,更有冲击力,这些大山旁边还有剑峰,山峰如剑!

    还有钟峰,山峰如钟。

    鼎峰,形状如鼎。

    塔峰,形如宝塔。

    楼峰如重楼。

    那些山峰,是各种灵兵形态!

    除此之外,山峰下有长江大河,奔流澎湃,九转十八弯,山峰上还有飞虹瀑布,奔流三千丈,山峦之间,云海飘渺,雷霆交加。

    云海上,一片宫殿群落如同沐浴在金光之中。

    西土真天宫!

    西土的圣地,比他想象的更难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