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班公措站在镜子中央向四周看去,看到了一个个断面,其他镜子的碎片便如同一块块支离破碎的透明大陆,其间隔着不可逾越的距离。

    这面镜子是一件异宝,是他从大墟中得到的宝物,镜子内的世界可以与现实世界重叠,而且不会被人发现,唯一的缺点是不能动用神通道法。

    从前,班公措都是把这件异宝当成逃命的工具,却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被困在镜子里的那一天。

    现在他已经不可能逃脱,秦牧斩断了的绳索,现在的他只有跳出镜子这一条路可走,然而跳出镜子,必然会被秦牧一剑捅个透心凉。

    “秦教主不是要杀我,而是要抓住我谈一谈?”

    班公措放弃逃出的打算,试探道:“你怎么不早说?”

    秦牧看着镜中的班公措,哭笑不得道:“我哪里有这个机会?你见面便要逞强,还要打死我,我只好还手了。其实刚才见面的时候,我不是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吗?你那时便可知我是来找你叙旧的,不是来杀人的。所以你又是何苦?”

    班公措险些吐血,这厮明明说的是有朋自远方来,还不滚出来受死,何时有说过不亦乐乎?

    不过,现在不是争辩这个的时候,现在自己的性命落在这小子手中,还是尽量顺着他的意。

    “秦教主光风霁月,胸怀广大,我素来是佩服的。小弟也是与你开个玩笑,想一见教主的雄风雄威。而今总算是见识了,果然非同小可,我是心服口服了。”

    镜中的班公措抹去嘴角溢出的血,席地而坐,笑道:“教主这次远道而来,不知要谈什么?”

    “谈你背后的那尊神魔。”

    秦牧举起镜子,笑容满面,道:“我和国师很想见一见他,拜见一下这位神圣先贤,不知大尊是否能给个机会?”

    班公措脸色陡变。

    他身后的神魔,就是他施展拜魂巫法时身后的祭坛中出现的那尊神魔!

    秦牧问他那尊神魔的下落,很显然并不是打算拜会神圣先贤,而是准备纠集力量,除掉这尊神魔!

    “秦教主,秦人皇,我哪里能认得这样的存在?”

    班公措连忙笑道:“我的本事你是知道的,像我这样卑微卑贱的存在秦教主一只手便能打两个,我岂能认得神魔?至于神魔的下落,更不是我这个层次的弱小存在能够知道的了!教主明鉴!”

    秦牧一手拿着镜片,一手提着剑在沙子里捅来捅去,漫不经心道:“大尊说不认得神魔,自然是在撒谎。不认得神魔,你能请来上苍的人来对付我?能引出虚生花?不认得神魔,你能认出真天老母?大尊,你和我都不是三岁小儿,明人不说暗话。你的确没有认得神魔的资格,但是你背后的人有,而且他与你应该很是亲密。你的拜魂巫法施展出来,身后浮现神魔虚影,那尊神魔应该是你的师父或者师公,对不对?”

    班公措看着他捅沙子的剑,脸色阴晴不定,突然站起身来在镜中走来走去,难以决断。

    世人都说他是楼兰黄金宫的开创者,但不知另有其人。

    那尊神魔的确与他大有渊源,当年开创了楼兰黄金宫,但是机缘巧合,黄金宫落在了他的手中。

    这其中有着许多不光彩的往事。

    “他是我师尊。”

    班公措停下脚步,抬头看向镜外的秦牧,道:“你猜得没错,我能够与上苍有所联系,能够认出真天老母,的确与他有关。不过,我奉劝你还是不要去招惹他,他太邪恶!”

    他眼角剧烈抖动,低声道:“秦教主应该知道,我也算是足够邪恶了,但是与他比起来,才是小巫见大巫。我是他的弟子,但我每一次催动拜魂巫法,都需要借来他的力量,你知道吗?每用一次这种巫法,我便要折损不少寿命!嘿嘿,对自己的弟子也是如此,更何况他人?所以我才会不愿动用这种巫法神通。”

    秦牧不禁动容,班公措竟然会说其他人邪恶?真是天方夜谭,令人无法相信!

    天下间若论邪恶,有谁能在放毒整个草原毒死了无数草原牧民的班公措之上?

    “他的真名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的名号。”

    班公措道:“别人称他为隗巫神,我觉得他应该姓隗,但我们这一脉的人,很少会透露自己的真名真姓,他的姓氏也未必会是真的。”

    “隗巫神?”

    秦牧怔了怔,隗的确是一个姓氏,但隗巫神的隗,可能不是姓氏。隗,从字来拆分,是耳鬼,是不是这个隗字并非是姓氏,而是种族?

    倘若是这样的话,隗巫神的种族应该是鬼族。

    “不过,教主想要寻到他,只怕是不太可能了。”

    班公措道:“来自另一个世界,早在我第一世时,便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秦牧仔仔细细的打量镜子中班公措的面孔,班公措坦然不似作伪,道:“秦教主不必怀疑,我没有隐瞒你的必要。我落在你的手中,生死都在你的掌握之中,就算骗你我也落不到什么好处。”

    秦牧思索片刻,笑道:“大尊,你又来骗我。”

    班公措无奈道:“我如何骗你?”

    “如果他真的离开了,为何你还能施展出拜魂巫法?你身后的那个虚影,难道不是他的元神投影?”

    秦牧微笑道:“你觉得,他有这个实力将自己的元神从另一个世界投影过来?倘若他有这个能力,上界的诸神便不用费这么大的心思,先将自己的肉身石化传递过来,然后命上苍诸神启动灭世神器了。”

    班公措的脸色顿时变了。

    秦牧看着镜子中比自己还要小几岁的少年,悠然道:“而且,他还能随时随地的感应到你的召唤,投影过来,帮你拜死他人。我不觉得一尊神魔会这么清闲,也不觉得这种拜魂巫法是这样施展的。万一他突然有一天兴致来了,不投影过来,你岂不是要被害死?大尊,大家都是聪明人,给我一句实话,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班公措脸色阴晴不定,突然哈哈大笑,抚掌赞叹道:“不愧是秦教主,被我视作平生劲敌的男人,想要骗你的确不容易。没错,他没有离开。他的确打算离开这个世界,但是我暗算了他,将他重创封印,然后剥离他的元神!”

    秦牧瞪大眼睛,震惊莫名。

    班公措得意洋洋,笑道:“有其师必有其徒。他教我的,我统统学会,而且青出于蓝!然而这个老东西却始终不传我成神之法,我那时已经老了,要不了多少年我便会老死,而他根本不念及师徒情分,哼,老东西想让我死,那么我便让他先死!他终于要离开这个世界,上界投来接引神光,我就是在他踏入接引神光的一刹那出手。”

    秦牧心中泛起一阵阵寒意。

    班公措笑道:“我用他传给我神通,扰乱了接引神光,让接引神光一分为二!秦教主,你也精通传送神通,倘若你在传送神通爆发时,神通被人一分为二,你会是什么下场?”

    秦牧心脏猛地抽搐一下,道:“我也会一分为二。”

    “接引神光与传送神通并不相同,但也差不多,但却是将肉身与元神分离。”

    班公措洋洋自得,悠然道:“我用巫法,将我的弟子血祭,将接引神光一分为二,我师尊隗巫神的肉身、元神顿时分离,跌出接引神光。这便是一石二鸟,一举双得。我的徒弟早就巴不得我早点死,他好继承我的位子,这一下,我一举干掉他们俩。隗巫神空有元神,没有肉身,他在失去肉身的一刹那,便被我种上魂虫,控制了他的元神!”

    秦牧毛骨悚然,叹道:“大尊,你说隗巫神邪恶,在我看来,隗巫神未必能够比得上大尊。”

    班公措摇头,道:“你往我脸上贴金了,我比不上他。他才是真正的邪恶,我将他困住之后,他的肉身还是没死,元神也是好好的,几次险些冲破我的封印。我便是利用他的元神开创出了拜魂巫法。教主想不到吧?我第一世时也是风华绝代,当世最顶尖的存在之一,近神的强者。或许是转世太多次,我被磨平了进取之心,但是当年,我的风采并不比秦教主逊色。”

    秦牧点头:“这倒也是,大尊的本事非同小可,你虽然学得其他门派圣地的法门,但是你的巫法才是你最强的手段。而这种手段是你第一世积累的,你后世学到的各大门派功法,只是锦上添花,但对你的实力提升并无多大作用。倘若你能专心精研巫法,你便不止如今的成就了。”

    班公措神态萧索,黯然道:“将巫法炼得再强有什么用?还不是无法成神?我知道这一点后,便开始另辟蹊径,试图从其他门派圣地的法门中汲取成神之道。可惜,这些圣地也没有这种手段,也无法将这几世的所学融会贯通。事到头来,反倒是秦教主这个我视作生死大敌的人,主动将成神法公布于众,让我有了成神希望,倒令我唏嘘不已,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怔怔出神,突然道:“倘若我在第一世碰到你,或许便不会是现在敌对的情形了,或许我们会是朋友。”

    秦牧赧然笑道:“大尊别说笑,我一点也不邪恶。隗巫神的肉身被你放在哪里?元神又被你镇压在何处?”

    班公措正色道:“我交代了之后,你不杀我,放我走?”

    秦牧也正色道:“我可以向土伯立誓!”

    班公措摇头道:“教主,别开玩笑。”

    秦牧哈哈大笑,摆手道:“不向土伯立誓,那我们还是向隗巫神的元神立誓。若是你违背誓言,给我假消息假地址,见到他你便立刻暴毙而亡!我也是如此,我若是不放你走,见到他便立刻暴毙而亡!”

    ————下一章九点左右。这次女儿感冒比较严重,一天发好几次烧,累死人。九点左右,一定更新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