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风暴过后,秦牧从厚重的沙丘中爬了出来,四下看去,入目一片荒凉凄寂,到处都是飓风过后形成的鳞片状的沙丘。

    巨大的太阳船四分五裂,这艘巨船几乎完全分解,显然真天老母最后那一击的威力实在太大,她本着将延康国师连同自己一起毁灭的念头,施展出这一击,结果连太阳船也被打碎。

    沙漠中的火焰消失,沙子虽然还是红色,但已经没有了那种灼烧大墟弃民的火焰。

    秦牧向更远的地方看去,也没有看到任何火焰。

    火焰沙漠熄灭了。

    他不禁怔了怔,急忙抬起自己的手,他手上的火焰纹也消失了。

    他又取出几面镜子,上下反复照了几遍,还是没有看到任何火焰纹理。

    “真天老母,死了!”

    秦牧心头狂跳两下,真天老母在火焰沙漠中布下专门针对大墟弃民的火焰,任何踏入此地的弃民,脸上都会浮现出火焰纹理,而且,血统血脉越高,火焰纹理便越多。

    比如秦牧,火焰纹理便爬满全身。

    真天老母死了,火焰沙漠的火焰消失,连带着弃民身上的火焰纹理也会消失!

    “噗,噗!”

    远处的一座沙丘裂开,龙麒麟从里面爬出来,吐着沙子,秦牧远远招呼一声,一瘸一拐的向太阳船走去。

    他的伤势很重,不是与班公措交手受的伤,而是真天老母最后一击造成的恐怖冲击将他重创。

    龙麒麟与他会合,冲到秦牧前方,尾巴平铺下来,秦牧踩在他的尾巴尖上,龙麒麟翘起尾巴,秦牧便滑到他的背上。

    龙麒麟载着他飞奔,来到太阳船旁边。

    秦牧坐下来,大声道:“国师,还活着吗?”

    “我在这里。”

    延康国师的声音传来,秦牧循声看去,只见延康国师靠在一块大石头的阴影下,秦牧从龙麒麟背上滑下来,笑道:“又受伤了?”

    “不算太严重,比上一次轻了很多。”

    延康国师眯着眼睛假寐,睁开一只眼睛,向后方瞥了瞥,有气无力道:“真天老母的确强横,借助太阳船的力量,她的实力超过上苍神祇。”

    秦牧也向他目光所视之地看去,却没有看到什么,心中诧异,当即先给自己治疗一下伤势,然后想把他搬起来,却搬不动。

    延康国师似笑非笑道:“教主,你抬不起一尊神。”

    秦牧会意,就近为他治疗,笑道:“国师还打算去上苍?”

    延康国师摇头,道:“这次与真天老母交手,真天老母占据地利,我险些不能胜她。倘若啥入上苍,上苍中还有神祇,那里更是他们的地盘,只怕更加凶险。我需要等一等,等皇帝补全神桥,等延康国其他教主级存在成神。”

    延康国中有不少神桥境界的强者,他们被困在神桥境界很多年,秦牧将修补神桥的空间术数模型传播出去,也给了他们成神的希望。

    “你放走了大尊?”延康国师问道。

    秦牧认认真真的为他检查伤势,道:“我与他有过约定,不能取他性命。不伤害他性命的情况下,我很难留下他。大尊逃命的本事天下无双,我从未见过如此滑不留手之人,但是好在我留下来他半条腿。”

    延康国师沉声道:“放走了他,只会后患无穷。他的拜魂巫法我也挡不住。我的真名虽然很少人知道,但如果到江陵去查,还是可以查到我叫什么。皇帝的名字,也可以被他查到。”

    秦牧取出银针,将他扎成大刺猬,最后一针刺在他的眉心,笑道:“对我来说大尊已经不足为虑。他背后的那尊神魔叫做隗巫神,被大尊暗算,将他神肉剥离。大尊将他的肉身藏在大墟阳山,元神藏在大墟阴山。只需要灭掉隗巫神的元神,便可以破了大尊的拜魂巫法。”

    延康国师瞥他一眼,神色淡然道:“倘若大尊先你一步,将隗巫神的元神转移呢?”

    秦牧呆了呆,在他大腿上重重一拍,延康国师痛得眼泪横流,秦牧连忙收回手掌,飞速炼了几炉灵丹,道:“大尊的医术高明,只比我差一线,就算没有了半条腿他也死不了。你留在这里,我先去一趟阴山!记得按时服药!”

    延康国师取来玄武珠丢给他,道:“拿着玄武珠,以防万一!”

    秦牧留下几袋水和食物,跳到龙麒麟背上,飞速离去。

    延康国师靠在大石头下,想要挣扎起身,却又栽到下来,呼呼喘了几口粗气,苦笑道:“又伤成这样……幸好教主这小混蛋将玄武珠塞到真天老母手中时,真天老母没有直接动手,否则真的要被他玩死了……”

    他不禁有些后怕。

    秦牧几次三番将玄武珠或者青龙珠塞到真天老母的手中,试探真天老母,浑然没有想过,延康国师根本没有他预想中的强大。

    这家伙对他信心十足,即便延康国师自己都没有这么大的信心,跟在秦牧身边,延康国师也倍觉凶险。

    “好在这小子走了,阴山凶险,跟着他更加凶险。”

    延康国师躺了下来,闭上眼睛养神。就在此时,他靠着的这块大石头后方,沙子在无声无息旋转,聚拢,缓缓的形成一尊沙丘巨人。

    延康国师毫无察觉,喉咙中发出鼾声,眼睛却缓缓张开。

    他悄悄抬手,从眉心捻出秦牧刺在他眉心中的那根银针。

    那并非是银针,而是一口剑,无忧剑。

    延康国师握剑,眯着眼睛,突然向身后的山石刺去!

    大石后方,沙丘巨人露出笑容,猛然向前扑去,就在此时无忧剑破石而出,从沙丘巨人的心口穿了进去,只听嘭的一声巨响,那无忧剑中八千剑光四下激射,从沙丘巨人体内飞出!

    无忧剑叮铃铃作响,八千口剑飞回,一滴滴神血从剑尖滴下,八千口剑合并化作一枚橘子大小的剑丸。

    延康国师靠在石头上,只见那剑丸绕过石头飞到他的面前。

    “谢了。”

    延康国师露出笑容,屈指一弹,剑丸呼啸而去,消失在远处的沙漠中。

    大石后方,沙丘巨人缓缓瓦解,神血从沙中溢出,越来越多,汩汩四下弥漫。

    龙麒麟载着秦牧向东方疾驰,突然秦牧抬手一招,剑丸呼啸而来,被他探手抓住,龙麒麟身躯猛地一沉,被栽了个大跟头。

    秦牧将剑丸藏入饕餮袋中,笑道:“真天老母终于解决了。”

    龙麒麟吓了一跳,失声道:“真天老母还活着?你身上的火焰纹理不是消失,沙漠的大火也不是熄灭了吗?她怎么可能还活着?”

    “这就是她的狡猾之处。她让我们误以为她已经死了,而延康国师也装作误以为她死了,但是国师给我丢了个眼色,于是我便在治疗的时候,将无忧剑化作银针大小,刺在国师眉心。”

    秦牧笑道:“国师将玄武珠交给我的目的,也是怕玄武珠落在真天老母手中,让真天老母更难对付,所以一定要我带走玄武珠。现在,真天老母是真的死了。不信你回头看。”

    龙麒麟急忙回头看去,只见他们身后一片赤色红海在飞速的蔓延,那是神血组成的汪洋,正在吞噬沙漠,红海向他们这边涌来,场面极为恐怖!

    龙麒麟急忙撒腿狂奔,跑出百十里地,红海终于不再扩张。

    龙麒麟心中骇然,道:“真天老母流出这么多血?”

    “她的神血化凡,变成了凡血,自然会多一些。”

    秦牧也回头看去,只见红海上空霞光道道,海岸边则长出了许许多多的茂密植物,正在疯长,即便是大漠这种荒凉的地方,也有许多顽强的生命。

    “人也是如此,即便环境如何恶劣,总会活下去!”

    他张开丹霄天眼远远张望,四分五裂的太阳船变成了红海中的岛屿,延康国师已经爬到一座岛屿上,没有被红海淹没。

    “记得按时吃药。”秦牧遥遥挥手,让龙麒麟快步离去。

    班公措止住身上的伤口,坐在一片蒲叶上,蒲叶驾着狂风雷电向大墟疾驰,待来到大墟,已经过了三天的时间,天色将晚。

    这三天时间,他将自己的伤势治愈,只是右小腿被秦牧斩断,行动不便。

    班公措四下寻找,眼睛一亮,跟着一群大墟异兽向前赶去,总算在黑暗降临前来到一处遗迹。

    嗤——

    班公措抬手将一条雄鹿的后腿斩断,其他异兽嘶吼连连,发出阵阵的威胁声。

    班公措打开饕餮袋,一群魂虫飞出,班公措冷笑道:“你们也敢欺负我?一群孽畜,我奈何不得姓秦的,弄死你们还是轻而易举!”

    其他异兽看着四处乱飞的魂虫,轻易不敢上前。

    “大尊真是好霸气啊。”

    突然,遗迹中一个声音传来,悠然道:“楼兰黄金宫的大尊,竟然落到欺负异兽的田地,真是可笑。”

    “谁!”

    班公措连忙将鹿腿与自己的断腿接到一起,顾不得连接仔细,便站起身来,却见遗迹深处一口箱子飞出。

    嘭。

    箱子打开,两条腿从箱子里跑了出来,接着又有两条胳膊和半个身子飞出,自动拼接到一起,变成一个无头身躯。

    那无头身躯在箱子里摸索了一下,提出一个脑袋,放在脖子上。

    “大尊,不认得故人了吗?”那具奇怪的身体转过头来,却是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露出妖异的笑容。

    班公措面色如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