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七章 天宫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756691.html
    秦牧腾空而起,向上空看去,只见五雷壶的震荡已经渐渐停止下来,福云曦正率领诸多福家女子将四周的雷霆引走。

    “秦教主,你的剑!”福云曦高声道。

    秦牧召回自己的飞剑,八千口剑当空汇聚,变成一个橘子大小的剑丸。

    “剑丸怎么缩小了这么多?”

    秦牧微微一怔,正要抓住这个剑丸,突然几个福家女孩飞来,面色紧张道:“秦教主不要动!”

    秦牧站着不动,那几个女孩念念有词,一道道雷光从秦牧的体表飞出,被这些女孩收走。

    “你身上还有雷电威能,不曾爆发出来,因为你没有与其他人接触,雷霆威力暂时不会爆发。”

    其中一个女孩道:“倘若你触碰到其他东西,雷霆的威力便会迸发出来。这口大葫芦中的雷,是神雷,威力可怕得很。我们帮你收走雷霆,你便没有大碍了。”

    秦牧称谢,突然只听轰隆隆巨响不绝于耳,他连忙循声看去,却是龙麒麟脚踩火云试图从空中降落,还未落地,身上的雷电威力便爆发开来。

    龙麒麟身体中释放出雷霆咔嚓咔嚓乱劈,这个大胖子像是一个电球,弹起又落下,又弹起又落下,顷刻间便将龙麒麟劈得焦黑。

    那些福家女孩连忙冲过去,秦牧装作没看见,探手将剑丸抓在手中,剑丸的重量犹在,但是却小了很多,可以握在手中,比以前更容易操控。

    他不禁欣喜不已:“借五雷壶淬炼到了这一步,我距离炼剑成水也不远了!”

    “教主,你不是说伤不到我半根寒毛的吗?”龙麒麟口中浓烟滚滚,声音传来。

    秦牧装作没有听见,将五雷壶收入真龙巢穴,向真天宫冲去。

    “教主!”

    龙麒麟想要冲过来,更多的福家女孩围了上去,道:“你这胖墩不要乱跑,你体型太大,刚才又顶着那个大葫芦,身上的雷霆最多。再跑,当心劈死你!”

    龙麒麟连忙站定,陪笑道:“各位姐姐,我没有破相罢?我这身龙鳞最是漂亮,长在身上威风八面,可不能毁了!”

    “这个……”那些女孩都露出难色。

    龙麒麟狐疑,想要扭过头看自己的身体,只因太胖,脖子太粗,转不过来。

    延康国师第一个降落在真天宫的宫门前,宫门四周焦尸遍地,到处都是雷击形成的大坑,犹自冒着黑烟,有些地方还冒着火光。

    真天宫主跌坐在地,艰难的抬起头来看着这个迎面走来的中年男子,低声道:“我有孕在身,念在我肚子里的孩儿,不要杀我……”

    延康国师从她身边走过,淡然道:“你是否有孕,与我无关。我与你并无冤仇,不会刻意去杀你害你,我只要这真天宫,只要这西土。”

    真天宫主微微一怔。

    熊惜雨带着熊琪儿来到宫门前,真天宫主眼角跳动,低声道:“奶夔,我有孕在身……”

    “我熊家死的很多女儿中,很多人也是有孕在身。”

    熊惜雨眼中露出无比浓烈的恨意,从她手中夺走玄武珠,又从熊琪儿手中接过青龙珠,压低嗓音道:“你是否怜惜过她们?”

    真天宫主被青龙珠照耀,想要挣扎,身躯和元神却立刻被木化,变成一尊试图逃走的木雕。

    熊惜雨吐出一口浊气,带着熊琪儿走入真天宫,冷冷道:“我不杀你,但也不能因为你有孕在身便饶过你。你就变成宫门前的木雕,永远的跪在这里!”

    后方,各大世家的女子冲入真天宫中,向宫内残余的玉家神通者杀去。

    秦牧也来到真天宫,这片宫阙极为广阔,里面街巷很多,真天宫中还有玉家的残余势力,藏在宫殿与街巷之间。

    有些玉家强者掌握了朱雀珠和白虎珠,依旧在抵抗,朱雀珠和白虎珠的威力奇大,即便掌握这两件灵宝的人修为不是很高,也可以发挥出惊人的威力。

    秦牧也跟随众人杀入宫中,心道:“班公措应该还在宫中吧?这次无论如何不能放走了他!”

    突然,一片金光洒落,一个女子手持一枚金色却又透明通透的珠子,里面有一只白虎精魂,金光从珠子中爆发,所过之处,所有人顿时支离破碎!

    秦牧急忙催动剑丸,八千口剑环绕周身飞速游走,只听叮叮叮的声音密集无比,金光将他连人带剑一起撞飞。

    秦牧连翻带滚,终于稳住身形,却见自己被打出了几十丈远近。

    “白虎珠!”

    他闪身躲在一座大殿后,金光如潮,从那宫殿两旁涌来,秦牧凝目看去,金光照耀之处,似乎有无数金气在光芒中乱窜,刚才死在金光之下的那些女子是被光芒中锋利无匹的金气所伤!

    他抱着宫殿的一根大柱子,腰肢发力,打算将这座宫殿掀起,用宫殿砸死那个操控白虎珠的玉家高手。

    柱子纹丝不动。

    秦牧闷哼一声,再度发力,柱子还是纹丝不动。

    “秦教主,这里是真天宫。”

    突然,柳真卿的声音传来,秦牧微微一怔,却见一群黑棺拥着黄金神棺飞来,柳家母女各自坐在自己的棺材板上,柳真卿那个小丫头放下糖葫芦,笑道:“真,天宫!真正的天宫!”

    秦牧惊讶,失声道:“你的意思是?”

    “这座天宫,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是假的。”

    柳真卿从棺材板上跳下来,将糖葫芦插在棺材缝里,爬到黄金棺上,将一道道符文揭下,道:“快点挪过来,老东西要出来了!把链子收好!”

    正说着,那口黄金神棺轰然开启,一股神威迸发,棺椁中传来摄人心魂的嘶吼,一个伟岸的身影迎着金光冲了过去。

    轰隆——

    宫殿背后传来一声巨响,接着传来咀嚼的声音。

    柳真卿紧张万分,连忙吩咐柳家其他人:“快点扯链子,快点,把这老东西拖回来!不要怕,他嘴里咬着白虎珠,被白虎珠压制住了!快点!快点!”

    诸多黑棺中,一个个柳家高手奋力拉扯拴在黄金棺上的链子,链子哗啦哗啦作响。过了片刻,一具魁梧神尸被他们从宫殿中拖了回来。

    那神尸依旧在奋力挣扎,试图摆脱众人。柳真卿和柳如茵也亲自上前,竭尽全力,将神尸拖回棺材中。

    柳真卿爬到神尸的脑袋上,提起小拳头对着神尸的鼻子猛锤,脆生生道:“吐出来,快点吐出来!”

    那尊神尸嘴巴鼓鼓的,显然里面藏着东西。

    神尸恶狠狠的盯着这个胆大包天的小丫头,一幅随时吃掉她的样子,但是四肢被链子锁住,动弹不得。

    而且他嘴巴里的东西正是白虎珠,被他刚才连同那个真天宫的高手一起吞入口中,但是白虎珠入口他才知道可怕,险些被白虎珠同化,没能将这枚珠子吞入腹中。

    柳真卿打得神尸鼻血长流,那神尸忍耐不住,张口将白虎珠吐出,喷出一股尸毒向柳真卿咬去。

    嘭。

    棺材板合上,柳真卿飞速的将封印符文贴好,捡起跌落在地的白虎珠,眉开眼笑,又跳回自己的小棺材板上,拔出糖葫芦舔了一口,向秦牧笑道:“秦家哥哥,我们回去啦,有空去神葬谷找我们娘俩玩!”

    秦牧哈哈大笑,向她们挥了挥手。

    “我们走!”

    棺材板嘭的一声翻了过去,将小女孩盖在棺材里,里面传来柳真卿沉闷的声音,带着得意:“不打了,回神葬谷!咱们柳家不是来真天宫分权力的,有了这白虎珠,我们柳家神葬谷,也可以成为西土的圣地了!”

    一大群棺材拥着黄金神棺呼啸而去,退出真天宫。

    “柳真卿小妹妹非同小可,说不定她真的能够打造出一个尸家圣地。”

    秦牧继续深入真天宫,心道:“不过也不能称她小妹妹,她的年岁应该与她娘亲柳如茵差不多,应该有四五百岁了。”

    真天宫深处,另一枚灵宝朱雀珠的威力惊人,朱雀真火所过之处一切被焚化成灰,只剩下真天宫的宫殿还能保存下来。

    正有各大世家的人向朱雀珠的威能爆发之处涌去,显然也打算在熊惜雨母女之前将这枚朱雀珠弄到手。

    “原来是秦教主。”

    另一边的大殿中,延康国师走了出来,难得露出笑容,向秦牧颔首示意。

    秦牧走上前去,疑惑道:“国师以你现在的本事,抢走三大灵珠并不难,而你却对真天宫中的宝物视而不见,你到底在寻找什么?”

    “寻找历史。”

    延康国师向另一座宫殿走去,悠然道:“真天宫的宝物属于西土,我不会去争夺,对我来说,真天宫的宝物固然值得心动,但是真天宫的历史才是真正的财富。秦教主,你也没有必要与她们一样争夺宝物,争夺权力,来随我一起,咱们见证一下真天宫过去的历史罢?”

    他露出邀请之意。

    秦牧欣然道:“国师格局非凡,我若是也对真天宫的财帛动心,岂不是要被你轻视?”

    他跟上延康国师,来到另一座宫殿。

    真天宫的宫殿气派巍峨,尽管此刻战争还在继续,各种神通灵兵漫天飞舞,但这片宫阙却安然无损。

    “道门,大雷音寺,小玉京,都是失败者。失败者尚且记载历史,那么胜利者又会怎么书写他们胜利的历史?”

    延康国师走入这座殿堂,宫殿中有许多玉家的弟子躲藏在这里,立刻向两人发起攻击。延康国师挥手,所有人顿时只觉一身力量全无用武之地,啪啪啪贴在宫殿的四壁上,动弹不得。

    “我已经见过了道门、小玉京和大雷音寺记载的历史,我想看一看胜利者书写的历史。”

    他摆一摆手,墙壁上的诸多玉家女子身不由己相两旁分开,露出壁画。

    秦牧观看这些壁画,上面画着的是一尊神人站在一片宫殿上,从天而降的情形。这尊神人的模样,与爸苟有些相似。

    而第二幅壁画中,爸苟来见一位女性神人,那尊神女与爸苟平起平坐,分庭抗礼。

    “她便是真天宫的创始人,真天老母。”

    延康国师露出思索之色,道:“能够与爸苟平起平坐,不应该被我一剑击杀……有些奇怪。”

    秦牧微微一怔,想起自己在火焰沙漠中所见到的木雕神像,面目依稀便是这位真天老母的样子。

    他继续看去,爸苟的身影没有出现在第三幅画中,第三幅画是真天老母用朱雀珠将数万里的土地化作大火,化作荒漠。

    “火焰沙漠!”

    秦牧眯了眯眼睛,方圆数万里的地方,变成火焰荒漠,这等法力实在恐怖!

    “教主,你说有这等能力的人,会被我一剑格杀吗?”延康国师问道。

    秦牧凛然,道:“她还活着!”

    延康国师点头,道:“被我一剑击杀的真天老母,应该是一尊神像。她的自然造化之道变化万千,连山峦大河都可以点化,变成生灵,制造出一个假身并不困难。她是否还在真天宫中?”

    ————晚上会有两章更新!宅猪继续码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