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学到教主的元神引之后,大受启发,元神引是一种在六合境界修炼元神的奇功妙法,端的是神妙莫测,使将来有着诸多可能!”

    虚生花与秦牧、魔猿等人坐在金顶的寺庙中,一说起秦牧与灵毓秀所开创的元神引,即便是他这位上苍来客也不禁眉飞色舞,神采飞扬,击掌赞叹:“元神引是将七星境界才能做到的事情拉到了六合境界,六合境界关于如何修炼元神,如何发挥元神的威力,都还是一片空白。这里面有许多事情可做,比如开发出各种元神神通,每开创出一种神通,都是对道法神通的莫大推进,进而影响到之后的天人、生死、神桥每一个境界!这是我最佩服秦教主的地方!”

    说到这里,即便是他也不禁露出崇敬之色,道:“教主和秀公主的元神引,可为天下人师!人皇之名,当之无愧!我对你既是崇敬,又是惶恐,你我同为霸体,你已经做到如此成就,那么我如何才能不落后于你?”

    虚生花露出笑容,悠然道:“你的元神引,引出了道法神通的无数可能,所以我便挑了最大最难的一个可能,那就是将七星境界与六合境界融合。”

    秦牧沉声道:“然而将两大境界融合,牵扯的方方面面太多,相当于直接打掉了一个境界。你是如何做到的?”

    虚生花肃然,道:“神藏共有七座,灵胎,五曜,六合,七星,天人,生死,神桥。七座神藏中,灵胎启灵性,灵胎形成,为开天辟地的中心。”

    “有了灵胎,灵胎立于灵台之上,以灵胎为中心,生成五曜,金木水火土五颗星辰,围绕灵台旋转。”

    “而后灵台衍生大陆,大陆定型,有了东南西北上下六合。”

    “六合成就,再生日月,合为七星。”

    “七星有了,灵胎也大成,衍生日月星斗,成为天人。”

    “天人的元神足够强大,元神连通生死,死便是元神脚下的幽都,藏在灵台大陆的下方,幽都生成便是生死。”

    “生则是神桥,一条神桥出自元神上方,踏神桥而达天宫。进入天宫,便跳出幽都掌控,不再有寿元限制。”

    他只言片语便将七大境界的奥妙说得通透,秦牧连连点头,虚生花所说的境界理解,与他差不多,不过还是有所不同,那就是在七星境界上有着些许不同之处。

    秦牧神藏中的日月早已经形成,并非是在七星境界才形成的,这一点显然与常规的修炼有着不同之处,不过秦牧将这一点当成霸体的独特之处,并未放在心上。

    “那么你又是如何将六合与七星融为一体?”他虚心求教。

    虚生花微笑道:“我是逆推。”

    秦牧身躯微震,吐出一口浊气:“聪明!”

    “我幻想自己站在天宫的南天门前,俯视七大境界,从天宫的高度去看七大境界便会发现,从前的七大神藏归根结底其实只有一个。”

    虚生花悠然道:“七大神藏,其实只是一个神藏,但是被分为了七份。倘若一开始有人足够强大,他完全可以做到将七个神藏当成一个神藏,一开全开,直接进入天宫!但是不可能有人一出生便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然而教主和秀公主开创出元神引,却让七星六合两大神藏变成一个神藏有了可能。”

    秦牧沉声道:“说起来容易,但做到那就难了。不同的神藏之间隔着境界,隔着壁垒,融合神藏便是融合境界,打破壁垒,你是如何将两个神藏之间的壁垒打破,变成一个神藏的?”

    虚生花道:“提前将两大神藏融为一体,打破境界壁垒,需要元神为主,强行将两大神藏凝为一体。为此,我在教主的元神引基础上开创出七星六合元神功。”

    他催动元神功,顿时一股狂暴的气息冲天而起,元气冲出,异象陡生。

    虚生花脚下生莲,灵胎于莲花中浮现,灵胎脚下的莲花是他的灵台,这座灵台旋转绽放,顷刻间便化作莲花大陆。

    与此同时,他的五曜飞出,五颗大星围绕莲花大陆旋转,五尊神祇屹立在五曜星辰之上,各种面目。

    又有阴阳二气化作日月飞腾而起,日月五曜汇聚成七星。

    灵胎的身躯越来越大,屹立在莲花大陆之上,莲花中生出霞光,将五曜七星相连!

    秦牧顿时感觉到他的元神屹立在大地与天空之间,元神为中枢,元气以奇异的轨迹运行,神藏间的壁垒荡然无存!

    虚生花打通的,是天与地之间的连接!

    七星与六合两大神藏之间是分离的,他的七星六合元神功则将天与地连通,让天地壁垒荡然无存!

    秦牧霍然起身,元气狂暴,喝道:“虚兄,让我看看你两大境界融合之后,修为提升到了哪一步!”

    他催动雷音八式,只身东海挟春雷,一拳轰出,怒海浪涛,春雷炸响,传遍群山。

    虚生花抬手接下他这一拳,两人身形摇晃,秦牧后退半步,露出惊讶之色。

    虚生花的元气浑厚程度原本比他逊色一线,没想到两大境界融合之后,竟然高出他一线!

    两大境界融合,的确非同凡响!

    虚生花散去异象,将自己所开创的这门功法讲解一番。

    秦牧动容,虚生花的这门七星六合元神功,以灵胎为主,灵胎与魂魄结合,化作元神。

    元神成为四大神藏的中心,连接七星六合两大神藏的枢纽,调动四大神藏的所有力量,将天地间的壁垒炼化,融为一体。

    “这样做的话,似乎可以将所有的神藏壁垒统统打破,待到神桥神藏时,七大神藏便都是一个神藏了……”

    秦牧怔怔出神。

    他的元神引是个起子,虚生花的七星六合元神功则是在起子的基础上走出了两三步,而之后还有无数可能,非但七星六合可以融合,灵胎五曜之间的壁垒也可以化去!

    天人、生死、神桥,这些境界的壁垒同样也可以悉数化掉!

    修炼到神桥境界之后,天人融合,生死贯通,七大神藏也就成为了一个神藏,再无境界之分!

    倘若那样的话,绝对会引起一场莫大的变革!

    天下神通者,实力都会有一次非凡的提升!

    而神通者实力提升,带来的变化也是非同小可。

    “想要将所有的境界壁垒打去,只怕需要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努力才能办到,不过现在已经看到了曙光。虚兄,你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秦牧喃喃道。

    虚生花谦逊道:“若是没有教主的元神引,我绝对无法走出这一步。教主,是你和秀公主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秦牧哈哈大笑,虚生花并不知道他之所以能够领悟出元神引,主要还是那次画舫偶遇,秦牧见到虚生花,两强碰撞,秦牧心神激荡之下,与灵毓秀元神交感这才修成元神。

    元神引能够被开创出来,虚生花也有间接的功劳。

    突然,他们身旁传来雷鸣般的巨响,魔猿肉身节节暴涨,不由自主的现出真身,化作一头漆黑的暴猿,如同一个小山头一般!

    虚生花讲解七星六合元神功,讲解完毕,魔猿便催动了元神,按照他所讲的元神功来运转。

    众人吓了一跳,纷纷退让,却见魔猿的元神轰隆轰隆震动,虚生花的元神功竟然被他运转得毫无滞碍,正打算将七星六合两大神藏融会贯通!

    虚生花心头震动,看了秦牧一眼,道:“教主,这位战空师兄的资质,未免有些太好了吧?”

    秦牧压下心头的震惊,抬头仰望魔猿那异常庞大的身躯,道:“他的心思单纯,没有任何杂念,以前他学习大雷音寺的雷音八式也是比我快了很多。因为心思单一,他的修为进境反而极为迅猛。”

    虚生花狐疑道:“难道他也是霸体?”

    魔猿的体魄天生就强,修为深厚,这次催动元神功刚勇猛进,霸道无比。

    他得到老如来的传授,教导他如来大乘经,后来又跟随小如来修行,得到了这两大佛门至尊的指点传授,修为底蕴本来就很深。

    不过他虽然心思单纯,但在开拓上便要比秦牧与虚生花逊色良多了,秦牧心思复杂,但往往能触类旁通,开创出新的修炼方式。

    虚生花的心思少一些,但是所学驳杂,又被秦牧逼出不服输的精气神,因此能够在秦牧的基础上开创出元神功。

    至于魔猿,他便没有这种悟性,但是学习其他人的功法则无比迅捷迅猛。

    他们三人,是三种修炼方式。

    魔猿是学,不求甚解,只要能修炼立刻就炼,虚生花是融合,求甚解而求更多的解,秦牧则是开拓,前面没有方向,便捣鼓出一个方向。

    秦牧也有着其不足之处,捣鼓出一个方向之后,他往往便去做其他事情,没有继续前进下去。因此开创出七星六合元神功的是虚生花,而不是他。

    秦牧与虚生花开创出来的功法或者神通,魔猿学习速度反而最快,秦牧这边还未开始修炼元神功,他便要破开境界壁垒了。

    秦牧连忙也摒弃其他心思,专心致志的修炼元神功,争取破开六合七星之间的境界壁垒。

    两日后,秦牧终于将两大境界壁垒打通,这才张开眼睛,却见虚生花与魔猿正在山间交锋,两人一大一小,打得异常猛烈,旁边还有大大小小的妖怪僧人正在围观喝彩。

    秦牧正要赶过去,突然只听山下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朗声笑道:“小雷音寺好大的胆子,胆敢抢走我师尊的元神!山上的秃驴听好了,将我师尊的元神交出来,否则灭你们满门!”

    秦牧向山下看去,却见班公措走上山来,腿弯向后,半曲半蹲,走起路来极为惹眼。

    “这小子,我不是只砍了他一条腿吗?怎么另一条腿也换了?”

    秦牧心花怒放,不由分说便是一剑飞出,剑出数十里,直奔班公措而去。

    班公措毕竟是新换的鹿腿,所料不及,待看到剑光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连忙飞奔两步便见剑光从自己身后飞到自己前头。

    他急忙回头看去,只见自己两条鹿腿正在身后飞奔。

    “你娘蛋!”

    班公措身躯落地,矮了一大截,抬头怒叫道:“姓秦的,我与你势不两立!”

    “人生何处不相逢!”

    秦牧收剑,站在金顶上,双手叉腰,哈哈大笑道:“大尊真是客气,还带来两条鹿腿请客。小弟怎么好推辞,只有收下了!”

    正在此时,山门下一个背着箱子的少年走来,抬头向金顶的秦牧看去,清纯的脸蛋上露出笑容。

    “秦大神医,人生何处不相逢,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