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三章 黑心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774588.html
    “不对,我明明拜死了你的魂魄,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隗巫神看着做起来的星犴,狐疑道:“莫非你不叫星犴?也不对,我刚才那一拜,你明明魂魄崩裂瓦解。魂魄崩溃瓦解,是不可能活着的!你用什么办法让消散的魂魄又重新聚在一起的?你的确有点神通……”

    他围绕星犴转了一圈,思索道:“我刚才感觉到你的魂魄崩溃,然后又从箱子里钻出来奇异的魂魄回到你的尸体里,让你活过来。然而我有一个疑惑,魂魄死了,就算有其他魂魄回归你的身躯,你也不再是你了。你是如何保存自己的意识的?”

    星犴站起身来,仰望隗巫神的元神,目露异色,他的脚步也在移动。

    隗巫神围绕他转圈,他也在围绕隗巫神转圈,两人转的圈子一大一小,像是两颗星辰在相互围绕对方旋转。

    虚生花看向秦牧,想起自己被秦牧击败时的场景,当时秦牧便是用气机来牵引他,用气势来压制他,用移动时的招法身法变化来消耗他。

    那一次,虚生花败得很惨,两人一招未出,虚生花便口吐鲜血,萎靡倒地。后来还是秦牧为他医治,让他欠了秦牧一大笔钱,不得不打铁赚钱。

    现在隗巫神与星犴所用的手段与秦牧那时的手段有些相似,但是更加高深。

    星犴盯着隗巫神赞不绝口,道:“真是好东西,隗巫神,你真是绝妙的好东西!我这么多年搜集来的元神,都没有你这般强悍的。隗巫神,你将会是我收藏中的极品!”

    “收藏我?”

    两人已经从地上走到空中,隗巫神,冷笑道:“你以为我是泥塑的神像不成?我的法力,雄浑无比,我的战力,强横无边。我不是伪天庭的伪神,我是来自真正的天庭的神祇!我灭过伪天庭的旧朝,灭过不知道多少强横存在,我所过之处,尸横遍野,血海无边!你不过是一个修炼了奇功异法的小东西,招摇撞骗,就像是走江湖耍小把戏的假把式。我知道你的把戏,刚才从箱子里飞出来的只有七魄,并无三魂。你的魂还是你的,但是你却夺了别人的七魄。”

    秦牧神情微动:“星犴的本源是三魂?他是三魂修炼成神?那么,他的三魂未必是藏在箱子里。”

    星犴脸色微变,赞道:“真是好东西,隗巫神,你让我愈发欣赏你了。你刚才拜死我,你的拜魂巫法也被我看出奥妙。所谓拜魂巫法,并非是将对方拜得魂魄瓦解,而是将对方的三魂七魄拜得七魄分离。被你拜死的人,魂魄犹在,只不过是被你强行控制,否则你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冤魂缠身?你的巫法,只是一种异常强横的魂魄神通罢了!”

    小如来身躯大震,低声道:“原来如此。”

    他身边诸多妖族高僧为他护法,镇压住他随时可能瓦解的魂魄,闻言也顿时恍然大悟,大有拨开云雾见天日的感觉。

    佛门的道法神通与众不同,佛眼能见冤魂,他们早就看到隗巫神无数冤魂缠身,觉得度化隗巫神便是一场天大的功德,说不定能够借此功德打通佛界二十重天,成佛作祖。

    隗巫神知道姓名便可以拜死对方,将对方拜得魂飞魄散,巫法厉害无比,但是他们却没有将隗巫神缠绕周身的冤魂和拜魂巫法联系到一起。

    秦牧也是心神悸动,星犴的确非常了不起!

    隗巫神总共拜过他两次,第一次是班公措催动拜魂巫法,没能将他拜死,第二次便是刚才那一拜,直接将星犴“拜死”。

    仅仅两次,他便看出了隗巫神拜魂神通的奥妙!

    这种天资,这种悟性,实在了不得!

    “他的天资悟性,比延康国师也毫不逊色!可惜此人的精力都用在寻找其他近神强者,收集他人的肉身上了。倘若他能够将自己全部精力用在修炼上……嗯,估计他现在便已经老死了,毕竟神桥断了……等一等!”

    秦牧身躯微震,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延康国师是他所见过的天资悟性最为强大的存在,改革变法,气魄无两,而在他改革变法之前,他便已经名动天下,被老如来和老道主誉为五百年一出的圣人!

    延康国师现在正值壮年,那么在延康国师之前的那位五百年一出的圣人是谁?

    “不会是……”

    秦牧面色古怪,星犴的天资悟性这么高,只有延康国师才能与之媲美,这岂不是说,村长那个时代的五百年一出的圣人,就是星犴?

    “大有可能!延康国师也有喜欢收藏其他人部件的癖好!”

    秦牧握紧拳头,延康国师收藏过瘸子的腿!

    半空中,隗巫神与星犴突然动手,小须弥山上空的黑暗被两人的神通撕裂,隗巫神虽然无法拜死他,但他毕竟是神祇的元神,一身修为神通强横无比,他的神通多是魂魄神通,其中又有其他各种法术神通。

    他的法术神通威力强横无边,将黑暗撕开,露出黑暗中的一张张诡异面孔。

    法术神通的威力达到这一步,即便没有肉身,他的战力也是远超小如来。

    然而,他的任何神通都无法触及到星犴。

    星犴的速度实在太快,浮光掠影,那是瘸子一般的速度!

    面对这等速度,即便是隗巫神的神通也追之不及,击之不中!

    瘸子的速度天下第一,倘若全力逃遁,无人能够追上他。他平生仅有的两次失败,第一次是偷帝碟的时候被延康国师发现,延康国师在他速度还未爆发开来之时,便一剑将他的一条腿斩断!

    第二次便是遇到星犴。

    瘸子的速度虽然快得不可思议,但是修为却没有星犴深厚,被星犴穷追猛赶,终于将他累得修为耗尽,将他两条腿都切下来。

    星犴拥有这样的速度,隗巫神想要击中他,几乎没有可能!

    轰——

    半空中隗巫神中了星犴的第一击,身躯晃动,灵胎险些被打出元神,不由露出惊慌之色。

    接着又是轰隆一声巨响,他又中了第二击,元神被打得眼耳口鼻中喷出一道道真火,灵胎与魂魄分离的幅度更大。

    轰轰轰,半空中的重击密集无比,隗巫神的元神中的灵胎被打得四面八方晃动,形成一道道幻影,面孔扭曲,惊慌。

    他竟然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国师这个变态,也未必会是此时的星犴的对手。”秦牧心中凛然,瞥了瞥不远处的星犴的箱子。

    星犴这次将箱子放了下来,并没有背着箱子。

    箱子旁边,班公措缩了缩脑袋,紧了紧怀中的腿。

    “完蛋了……我师尊他要完蛋了,根本不是星犴这个大变态的对手,我原本打算趁着他们两败俱伤大捞好处,现在看来,只怕一点好处也捞不到……”

    他取出饕餮袋,将怀里的那条腿塞入饕餮袋中,心道:“星犴这厮聪明狡猾,肯定会逼我接上这条腿。这条腿若是真的被秦教主下毒,我便死定了。就算这条腿没毒,星犴也肯定会将腿砍下来,不会留给我。既然如此,不如趁机溜走……不过外面是黑暗,溜不出去。”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看到不远处的秦牧手里拿出来一个拳头大小的珠子,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催动什么法术。

    不过星犴正在暴打隗巫神,听不到这小子再说些什么。

    “玄武珠!”

    班公措瞪圆眼睛,他认得秦牧手中的珠子,那正是真天宫的四大灵宝之一的玄武珠。不过即便是他前世还是大尊的时候,也只是见过这枚珠子,却没有亲手把玩过。

    “这个混蛋真是狗屎运滔天,竟然趁乱从真天宫盗走了玄武珠!”

    他刚刚想到这里,只见秦牧左手手势变幻莫测,在空中闪过一道道幻影,最终化作一道剑诀,轻轻点在玄武珠上。

    “万神自然功的招法!”

    班公措心头微跳,突然,他身边的箱子晃动一下,班公措毛骨悚然,却见那箱子挪动了两下,然后从箱子下长出一条腿来!

    班公措险些叫出声来,接着那箱子下又长出来几条腿,然后晃了晃,箱子竟然站了起来。

    班公措还未回过神来,便见秦牧跳到箱子上,那箱子四条腿迈开,向山下奔去。而半山腰,龙麒麟正在努力的缩小体型,待到箱子跑过来,便纵身跳到箱子上,一屁股坐下来。

    班公措呆了呆,看向虚生花,虚生花牵着京燕的手正在向箱子上的秦牧挥手,显然知道此事。

    “狡猾!这厮连星犴的箱子也敢偷!”

    班公措正要呼喊星犴,突然改变了主意,双手如飞向山下狂奔而去。

    那箱子速度极快,很快来到山门处,眼看便要冲入黑暗中,班公措纵身跃起,抓住箱子,被这个狂奔的箱子带入黑暗中。

    那箱子中一堆神物,将四周的黑暗逼退,四条腿狂奔着冲入黑黑的夜。

    “原来是大尊。”

    秦牧回头,发现吊在箱子下的班公措,咧嘴一笑,拔剑便砍。班公措取出那条毒腿便挡,秦牧的剑砍在腿上,当当作响。

    “秦教主住手!”

    班公措连忙叫道:“你若是再出手,我便叫了!看你怎么逃走!”

    秦牧收剑,满面笑容:“大尊这是说什么话?咱们是老交情了,我岂能害你?大尊,箱子下面吃土,不如我拉你上来。”

    他悄悄踢了龙麒麟一脚,龙麒麟会意,张开嘴巴,口中酝酿真火,准备在秦牧将班公措拉上来之时便将班公措轰飞到黑暗中,借大墟的黑暗除掉他。

    班公措缩了缩,趴在箱子地下,道:“教主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喜欢吃土,我在这里好得很,你不用理会我。”

    就在此时,远处的小须弥山上空传来星犴燥怒的声音:“秦大神医——我想看看你的心,是不是也是黑的!”

    “肯定是黑的。”箱子下的班公措小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