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牧带着箱子,跟随白青府白璩儿等人来到百隆城的府邸,他一直想着班公措的话,心中惴惴不安。

    班公措虽然是他的死对头,但是毕竟也是活了万年的老妖怪,见多识广,他的话有一定道理。

    他们所处的时代最低是三四万年之前,上皇时代的末期,上皇时代已经摇摇欲坠,大厦将倾。他们因为不知名的原因骑着星犴的箱子来到这里,倘若他们在这个时代改变了某件历史中发生的事情,岂不是说历史要被重写?

    历史被重写的话,开皇时代还在不在,延康还在不在?

    最为关键的是,他们还在不在?

    任何一根发丝般的轻微改变,都有可能对“后世”造成翻天覆地的变化!

    “秦兄,班兄,你们无需担心,北落师门拱卫天庭,实力极为强大,天庭的实力也是恐怖至极,还有上皇亲自坐镇,不会出任何问题。”

    白青府邀请他们落座,四周灯火通明,一颗颗龙珠悬在空中,将这里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

    白青府见他面色有些不太好,猜测他是担心前线安危,宽慰道:“这种战争,北落师门已经打过很多次了,打不到我们这里。域外邪魔的来头虽然很大,但我百隆城也不是好惹的,北落师门更强,是天庭四大屯兵重镇之一。”

    秦牧想起自己在金色沙漠中遇到的那些北落师门神魔尸骨,心中的不安更甚,那些北落师门的神魔,是保护祖地的时候战败,身死。

    谁知道那场战役会不会就是正在发生的这场北落师门大战?

    “或许,我们就在历史之中,无论做什么,都是历史的必然。”

    秦牧突然想道:“也或许,我现在身处于大墟的诡异之中。我曾经经历过历史的回光,那么眼前的这一切,是否是时空的回光?大尊的传送神通,不可能这么强横能够将我们送到几万年前。或许,这只是大墟的诡异形成的时空回光,时空返照未来,照在我们身上而已。等到天亮后,这一切都会消失。无论我们做过什么,都不会改变既定的历史。”

    想到这里,他有些坦然,放下心中的负担,与白青府兄妹谈笑风生,交流剑法。

    兄妹二人震惊莫名,白青府失声道:“十四式基础剑法之后,竟然还有四招基础剑法?这是谁开创的剑法?竟有如此才情?”

    秦牧沉吟一下,如实相告,道:“开创出剑十五式剑十六式剑十七式的,是一位五百年一出的圣人,他的才情高绝,令我也钦佩不已。”

    “五百年一出的圣人?”

    白璩儿纳闷,道:“牧哥哥,五百年一出的圣人,这句话莫非有什么典故?”

    秦牧对此也所知不多,笑道:“听闻这世间每隔五百年,便有一位天资横溢的奇才出世,立教立言立功,三立成圣,所以被称作五百年一出的圣人。具体这种说法从何而来,我就不知道了。”

    “原来如此。”

    兄妹二人恍然,白青府的夫人笑道:“我们百隆城是小城,在神城中排不上名号,不知道还有这种说法。秦老弟一定是大地方来的人,知道得极多。”

    白璩儿心中惴惴,低声道:“嫂子,他会不会嫌弃我是小地方的人?”

    白青府夫人低笑道:“百隆城虽然是小地方,但你是白家的小公主,地位也足够高了。不用担心。再说,情投意合,比什么门当户对都重要。”

    白璩儿这才安心。

    白青府好奇道:“秦老弟刚才说了前面三式剑法是圣人所开创,那么这剑十八式,又是何人所创?”

    秦牧脸色微红,道:“剑十八式,是我无意中开创出来的。”

    众人心头大震,即便是面色如土的班公措也是震惊莫名,心中既是嫉恨又是佩服:“姓秦的果然厉害,竟能开创出基础剑式,改变天地道法……死定了,死定了,这小子胆大包天,将后世的剑法传给前人,改变历史,我们都会消失……”

    秦牧与众人谈笑风生,又取出真龙巢穴,邀请白青府和白璩儿进入真龙巢穴,请白青府兄妹帮自己破译上面的文字图形。

    他虽然已经解开了不少真龙巢穴上的龙族文字,然而依旧有很多龙文无法解开。而白青府兄妹则是龙族,白青府与他交手时动用的是真龙神通,显然他们兄妹二人的血脉极高。

    “这是真龙之主的龙脉?”

    兄妹二人进入真龙巢穴中,心中震惊不已,白青府道:“可惜了,这真龙之主已经被人炼制成宝了,否则汲取其他龙脉之力,是要成为真龙王的!真龙之主也被人炼成了玉佩,着实可惜。”

    白璩儿也连道可惜,道:“天庭的龙祖,便是真龙之主的龙脉所生,实力极为强横,是天庭中有数的几个巨头,实力之强天下少有,即便是上皇也对他礼敬三分……”

    这不是秦牧所能炼制的宝物,白青府与白璩儿也没有多想。

    兄妹二人帮他整理龙脉中的文字,白青府兴奋莫名:“秦老弟,我们兄妹也算得了你的好处,说起来,还是我白家占了你的大便宜!我们学了你的剑法,又从你这真龙巢穴中学到了真龙之主的龙语,对你来说,你学会龙语提升不大,但是对我们来说,收获就非同小可了!”

    他说的是实话,秦牧毕竟不是龙族,修炼真龙之主的功法毕竟不如他们龙族来得快,来得精,秦牧请他们进入真龙巢穴破解上面的龙语,他们得到的好处还要超过秦牧。

    白璩儿也是兴奋不已,心中兴冲冲道:“他倘若拿真龙巢穴的龙语作为聘礼,我爹一定会心花怒放,将我许给他。就是不知道他是否成亲了……不过也没关系!”

    白青府和白璩儿将龙巢中的龙语一一解开,传授给秦牧,不过还是有些文字他们也无法弄懂。

    “倘若爹在就好了,他的血统更高一些,一定可以将这些龙语完全解开。”

    白璩儿目光闪动,甜甜道:“牧哥哥在百隆城多呆几天,等到我爹回来。”

    秦牧点头,心中已经大是满足。

    他们兄妹二人已经帮他解开了许多龙语的奥妙,真龙巢穴中的龙语只剩下一成不到的龙语未解,真龙之主的功法又被他们三人往前推演了一大段距离,更加强悍!

    白青府试着催动真龙功法,只觉修为在飞速提升,根基也在不断变得厚重,补上了之前的不足,不由欣喜道:“秦老弟,倘若我修炼的是真龙巢穴中的功法,同样的境界,你未必能够胜过我!”

    他们三人走出真龙巢穴,秦牧将真龙巢穴收入饕餮袋中,摇头笑道:“白兄就算修炼了真龙之主的功法,也未必能够胜过我。我是霸体,同境界罕有敌手。”

    白璩儿瞪大眼睛,白青府也是一脸茫然。

    “霸体?秦老弟,何谓霸体?”

    白青府虚心求教,道:“我一向只在这百隆城周遭活动,从前去过几次天庭,但是只听那些真神前辈传道,知道的事情不多,对这霸体一无所知。秦老弟一定游历极广,所知极多,敢请秦老弟赐教?”

    秦牧正欲解释,突然只听一声大笑传来:“青府,你们白家来了贵客,也不招呼我们一声?”

    “青府,我看到你被打了,让你平日里嘚瑟,现在当着全城的面挨揍了吧?”

    秦牧循声看去,却见许多年轻人走了过来,有男有女,都是神采飞扬,英俊不凡。

    白青府连忙道:“他们是我百隆城年轻一辈的高手,都是来看我笑话的。秦老弟,我与你们引荐一番。”

    他介绍众人,又向众人引荐秦牧,说起秦牧开创剑十八式,又提到秦牧是霸体,众人震惊不已。

    一位少年起身,战意熊熊,大声道:“秦霸体,你说你的霸体这么厉害,真的能镇压同侪无敌手?我却不信,敢请赐教?”

    秦牧长身而起,笑道:“我也正想与诸君交流一番!”

    那少年摇身化作鸟首人身,背插双翅,冲上天空,金羽翻飞,秦牧腾空而起,两人在空中交锋,下方众人观看,看得目眩神摇,喝彩声连连。

    不过片刻,那少年剑法被破,跌落下来。

    “我来会会秦霸体!”

    又有一位少女技痒难耐,也杀了过去,她也是龙族,走的却是刚猛霸道的路线,精修龙族法术神通,指掌间神通爆发,威力惊人。

    秦牧催动大育天魔经,一招大罗天星掌力,顿时满天星斗三百多种神通一起爆发,将这少女打得跌落。

    “好神通!”

    下方传来赞叹声,又有一位青年男子冲上半空,交战不过几个回合,便被秦牧一刀斩落下来。

    众人纷纷上前,却一一落败。

    白璩儿兴奋莫名,低声道:“嫂子,你觉得他怎么样?”

    “出色,太出色了。”

    白青府夫人露出苦笑,低声道:“我现在有些担心你了。”

    白璩儿也是愁上心头,有些担心。

    “秦霸体,不愧是霸体!”

    白青府哈哈大笑,邀请秦牧再次入席落座,环视一周,高声道:“你们觉得秦老弟能够打上天庭,教训教训那些鼻子朝天的天庭俊才吗?”

    众人齐声笑道:“能!”

    一位少女笑道:“我觉得秦兄弟的功法神通,简直超过了一个时代,着实是奇思妙想,发人深省,似乎可以从秦老弟的道法神通中,可以开创出无数个可能,将咱们上皇时代的道法神通,演变到极致!”

    其他人纷纷点头,笑道:“我们也有这种感觉!”

    白青府提议道:“秦老弟,等到这次北落师门的战役结束,咱们一起去天庭,打翻那些鼻孔朝天的家伙!大家说,好不好!”

    “好!”众人笑声冲天。

    秦牧也是哈哈大笑,与他们交流神通道法,浑然没有半点自己会改变历史的觉悟。

    宴席的角落里,班公措面如死灰,瞥了瞥已经吃饱喝足睡着的龙麒麟,又看了看缩了四条腿躲在暗处的箱子,心道:“这哪里是改变历史?这分明是把历史捅出几十个大窟窿!我们死了,死定了,回不去了,甚至说不定会直接消失……”

    他心中无比恐惧:“剑十八式都被这混蛋传了出去,这是要翻天覆地啊!混账姓秦的,老子被你害死了!”

    宴席上,众人欢声笑语,喝得酩酊大醉,东倒西歪,白璩儿大着胆子,扯着秦牧去跳舞,秦牧脸色涨红,无法挣脱,只得与她跳了一曲,众人哈哈大笑。

    就在此时,突然远处传来轰鸣声,像是天塌了一般,惊天动地的巨响涌动着黑暗和气浪,轰然撞击百隆城,整座城池在剧烈震荡。

    ————又是三千五百字,更新晚了十几分钟,抱歉~有时间的兄弟,来红包区聊聊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