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宴席上的众人也被冲击得七荤八素,这次的冲击之猛烈,房倒屋塌,他们身后的宫殿檐顶被整个掀飞,向后飞去。

    与檐顶一起飞出去的还有整个宴席,那些盘子、碗、酒水、玉几,悉数被恐怖的气浪冲上半空!

    呼——

    一株大树被拦腰折断,旋转着飞上空中,接着府外几个人被飓风刮得飞起,手舞足蹈,匆忙中抱着大树,随即被另一股更为恐怖的波动掀飞得无影无踪。

    秦牧等人毕竟修为不俗,各自稳住身形。

    白青府抬手,一颗颗龙珠漂浮在空中,厉声喝道:“定!”

    白府上空,被刮飞在空中的人和物悉数被定住,但是府外一座座房屋和一株株大树被连根拔起,向这边涌来,顿时压得白青府承受不住。

    白青府脸色涨红,猛然跺脚,身后真龙元神浮现,让诸多龙珠光芒大放,但还是顶不住压力。

    “青府!”

    一位妇人抱着孩子,率领诸多白府高手匆匆走来,众人各自催动龙珠,白青府压力顿时一轻,连忙道:“娘,各位叔伯,婶娘,还有叔公,你们怎么都来了?”

    “我得到消息,北落师门已经被攻破了!”

    那妇人飞速道:“攻过来的,是域外魔头的先遣队伍。百隆城守不住,你们立刻退出城,去天庭!这里有我们这些老一辈顶住!你们跟着城中的百姓先走,我们随后就会赶过来!”

    其他少年少女呆了呆,连忙道:“北落师门被破了?这如何是好?我们快点各自回府,通知府中的大人!”

    “不必了!”

    那妇人高喝一声,镇住慌乱的众人,将怀中的一个小男孩塞入白璩儿的怀里,又将一枚龙珠塞给她,厉声道:“你们家的长辈已经知道了,不用你们通知!你们现在立刻出城,去天庭!不必收拾什么东西,立刻走!璩儿手中的龙神珠,可以助你们逼退黑暗!”

    白青府也知道事态严重,连忙看向秦牧:“秦老弟,你也随我们一起走!”

    秦牧心中微动,箱子哗啦站起来,班公措连忙跳到箱子上,龙麒麟精神抖擞,也跳到箱子上。

    他们直奔后门而去,待来到后门,突然只听震天的一声巨响,秦牧回头看去,只见守住南城门的一尊百隆城神祇巨大的身躯高高飞起,向这边砸落。

    这尊神祇被击飞出去的同时,一个牛头巨人身缠锁链出现在城门外,巨大的身躯比城楼还高,扯动着锁链,锁链的尽头是一颗大如山岳的黑铁球轰然砸向那尊神祇!

    秦牧毛骨悚然,黑铁球砸向那尊神祇,必然会落在这里,哪里还有他们的活路?

    正在此时,白府中传来悠扬的龙吟,刚才那妇人与诸多白府高手现出真身,化作一条条巨龙飞上半空,迎击那个砸落的铁球。

    与此同时,百隆城中其他府邸的高手也悉数杀出,涌向南城门。

    南城的城墙外,一尊尊魁梧无比的半人半兽巨人正在轰击城墙,高大的城墙轰然倒塌,接着无数“域外邪魔”潮水般的涌入城中,很快淹没一栋栋房屋,与抵抗大军冲杀到一处!

    “快走!”

    秦牧、白青府等人冲向北城门,北城门早已挤满了逃难的人们,整个城门被挤得水泄不通,人挤人人踩人,根本无法出去。

    城楼上,守城的那尊神祇动用法力,化作一只只大手向下抓去,将挤在这里的人们挪移出去,高声道:“站在城外的光芒中,不要走出光芒!”

    秦牧等人飞身出城,只见落在城外的人们不少人喊叫着向黑暗中冲去,随即化作一具具骷髅,骨肉全无。

    那尊神祇挪移了数万人,还有不知多少人正在向北城门涌来,哭喊连天,而“域外天魔”的大军已经杀了过来。

    那尊神祇咬牙,飞身出城,喝道:“都聚在我身边,我带你们去天庭!跟上我!年轻力壮的在后面,抵挡杀过来的域外天魔!”

    至于城中的那些冲来的人们,他也无法顾及,只能先保住这些人。

    秦牧等人落地,白青府连忙率众跟着那尊神祇向黑暗中冲去,班公措怒道:“都回来!想活命,就不要跟着那尊神祇走!”

    白青府怔然,看向这个没有两条腿的人,白璩儿一手抱着孩子,一手举着龙珠照明,不解道:“为何不要跟着他们?”

    孩子哭了,她的嫂子将孩子接过去,悄声安慰。

    那是白青府的儿子,还不曾断奶。

    秦牧沉声道:“那尊神祇护着数万人,目标太大,肯定会遭到攻击!诸位,咱们听他的没有错。大尊是我所见过的逃命最出色人,逃命本事天下无双!大尊,你经验最丰富,你来说怎么走!”

    班公措急忙问道:“哪边是天庭?”

    白青府抬手指向北落师门的西方,班公措立刻道:“我们向东方走!快点!”

    那尊神祇已经带着逃难的人们消失在黑暗中,而秦牧等人身边有亮光,也聚集着百十位逃难的人们,还不断有人被亮光吸引。

    班公措恶狠狠道:“快走,把这些拖后腿的都杀掉!”

    “怎么能杀自己人?”众人大怒,白璩儿也停了下来,准备带着更多的人离开。

    班公措额头冒出滚滚冷汗,厉声道:“大家都要死在这里吗?不想活了?空有妇人之仁,一个都休想逃掉!”

    “域外天魔”杀出北城门,冲入逃难的人群中,大杀四方。

    白青府咬牙道:“不必等其他人,我们走!”

    他们匆匆进入黑暗中,箱子也散发出幽幽的光芒,本来应该会引起其他人的惊讶,但现在根本无人有心询问这些。

    后方,域外天魔像是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不断向这边杀来,白青府等人断后,边战边退。

    “带着这些累赘,速度太慢了!”

    班公措咬牙切齿,凶恶狰狞的看着四周的百隆城百姓,狞笑道:“这些贱民活着也是浪费,不如都杀了,咱们才有可能逃出去!秦教主,你也赞同我对不对?”

    秦牧看向白璩儿,沉声道:“璩儿,你将龙神珠给这些人,其他人跟着我的箱子,我带你们离开,还有活命的机会。否则,我们真的会被这些百姓拖累!”

    白璩儿摇头道:“岂可为自己性命,弃百姓于不顾?白家没有这种人!牧哥哥,上皇天庭是为百姓而立,诸神为百姓而用。上皇说过,人命大于天!”

    她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却振聋发聩:“倘若不能护住百姓,要诸神何用?上皇说,在人命面前,诸神都要靠边站。”

    秦牧心头大震:“人命大于天?”

    班公措怒笑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命大于天?我看上皇面对这种事,也是先自己逃命再说!”

    白璩儿摇头道:“上皇不可能这么做?”

    后方涌来的域外天魔越来越多,秦牧也自来到队伍后方,应战那些域外天魔,掩护队伍向东方而去。

    秦牧终于看清那些“域外天魔”,与他们一样是人,并没有二致,心中不禁纳闷:“他们也是人族?”

    双方没有任何犹豫迟疑,一相遇便是最为凌厉的杀招,殊死相争,秦牧元气爆发,催动剑丸向涌来的“域外天魔”杀去,剑丸中一口口飞剑飞出,各种剑式变化莫测,将一个个敌人击杀。

    “杀了这些乱臣贼子!”

    那些“域外天魔”高声喝道:“建功立业,早日回归天庭!”

    双方血战,白青府等人杀不尽杀,还不断有更多的域外天魔涌来,众人多多少少负伤。

    突然有人被打入黑暗中,被黑暗中的魔怪吞噬,顷刻间化作一具白骨,秦牧突然涌出一丝悲伤,那是与他在白府交手的女孩儿。

    他们边战边退,终于将最后一个域外天魔斩于剑下,四周突然间安静下来,只剩下黑暗中的魔怪在低语。

    秦牧为众人疗伤,白青府咧嘴笑道:“秦老弟还懂得医术?真是多才多艺。”

    他的左臂被斩断了,还能笑出来,让人钦佩。

    “不必给我疗伤啦。”

    秦牧来到那个主动挑战他这个秦霸体的少年旁边,那少年胸口破开一个大洞,气若游丝,抬头笑道:“我救不了了,我感觉到我的魂魄碎了,我贪功想要杀了对手,却中了他的一击。不要带着我的尸体走,留在这里就好,不要拖累你们……”

    秦牧为他检查一番,还未检查完毕,那少年便已经没了气息。

    秦牧怔然,起身为其他人治伤。

    队伍继续前进,这一夜极为漫长,四周的黑暗传来厮杀声,那是其他逃难的队伍遭到了袭杀。

    他们还遇到黑暗中的追杀者,像是狼群吊在他们身后,时不时袭杀过来。

    他们身边的人越来越少,班公措也不得不出战,即便是龙麒麟也加入了战斗。

    秦牧包扎好白青府的断臂,白青府用右臂抱着儿子,哄儿子入睡,将儿子交给自己的夫人,悄声道:“再往前走,便有一座驿站,驿站里供奉着神祇,那里的神会保护你们。秦老弟,箱子可以给我用用吗?”

    后面传来喊杀的声音,那是另一队追杀者即将赶到这里。

    秦牧道:“我陪你去。”

    “不用。”

    白青府咧嘴笑了笑,面色轻松:“你才是六合境界,我是天人境界,我能讨回来,你逃不回来。你们在这里等我就好。照顾好儿子……”

    他转过身,箱子留在他的身边。

    秦牧抱了抱他,转身与队伍一起前进。白璩儿和她的嫂子回头望去,只见白青府与箱子消失在黑暗中。

    过了不久,箱子狂奔着追上他们,箱子上都是血迹。

    白青府的夫人哄着醒过来的孩子,哄着哄着,孩子又睡着了。

    “秦兄弟,这里还能战斗的人不多了。”

    白青府夫人将睡着的孩子交给白璩儿,顺了顺自己垂下来的头发,露出笑容:“还需要有人去阻挡追兵,我借你的箱子用一用,可能无法还给你。”

    “白家嫂子,我们随你一起去。”几个缺胳膊断腿的少年少女站起身来。

    秦牧点头,留下箱子。白璩儿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队伍继续前进。

    不久之后,箱子再次追上他们,后方又传来喊杀声。

    秦牧展颜一笑,站在箱子上,笑道:“龙胖,来,轮到我们了。大尊,你与他们一起走吧。”

    “你娘蛋!”

    班公措双手撑地,走到箱子旁边,咒骂道:“老子跟你一起过来的,你死了老子怎么回去?老子这辈子,从未做过好事,就当是破例了……你娘蛋!”

    “不要……”白璩儿看着他们,哭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