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牧和龙麒麟神色呆滞,仰头看着他们身边的这个庞然大物,说不出话来。

    饕餮巨兽站在他们身旁,像是一座山头大小的山羊,前肢强壮无比,后肢又粗又短,身上的皮毛呈现出青铜色的花纹,一圈又一圈。

    这头庞然大物长着人一样的脸,不过五官却显得极为古怪,它的眼睛长在腋下,前腿与胸膛相连的地方,嘴巴又方又宽,遍布虎牙,羊角凸起如刺,看起来便凶残万分!

    星犴的这口箱子,用的是饕餮的皮和骨所炼,皮是箱子的蒙皮,骨则是箱子的骨架。

    要知道,秦牧有两个饕餮袋,两个饕餮袋所用的饕餮皮也不过是尺许大小,而这口大箱子外面用的全部是饕餮皮!

    再加上内部用来支撑空间的饕餮骨,这口箱子可谓是奢华得无以伦比!

    秦牧的饕餮袋因为内部空间并未与外界相连,没有变化,而箱子则因为与外部空间相连变成了饕餮!

    箱子变化的比较慢,大概是因为箱子内部的空间自成一界,这次将肚子里的那些人吐出来之后,箱子打开,所以导致内部空间与酆都相连,以至于箱子也被酆都的死者生界所影响。

    秦牧收回目光,急忙抓住自己腰间的饕餮袋,心道:“我的饕餮袋也要放好了,千万不要打开,否则便不是我腰间系着两个饕餮袋了,而是两只饕餮腰间系着我……”

    被两只山峦般大小的饕餮挂在腰上,夹在中央,绝对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无论是挤一下还是扯一下,自己都死得无比凄惨!

    那大箱子所化的饕餮抬了抬爪子,还在纳闷,浑然想不出来自己为何会有这种变化。

    不过它也没有多想,立刻撒腿狂奔,追向那些向酆都奔去的人们,欢天喜地的张开大嘴,向那些人吞去。

    它虽然被死者生界影响,有了血肉,但是它的思维还是比较简单。毕竟,它只是被秦牧唤醒的箱子。

    而被它追的那些死者便被吓得魂飞魄散,没命狂奔。

    饕餮是大墟中最有名的大凶之兽,什么东西都吃,从不挑食,也难怪他们吓得四处逃窜。

    秦牧迟疑一下,呼唤一声,那头饕餮又跑了回来,回头恋恋不舍的忘了那些逃命的死者一眼,然后看了看龙麒麟,不禁又欢喜起来,张开奇大无比的嘴巴。

    龙麒麟毛骨悚然,连忙道:“不许吃我!我把你当成好兄弟,你却要吃了我,还有没有天理了?”

    秦牧安慰道:“放心,它不是要吃你,而是它喜欢收藏一些骨头和断手断脚的……吐出来,快点吐出来!死箱子,臭箱子,连我也一起吃了进去!快点吐出来……”

    ……

    终于,他们来到酆都的第一座神城,在这里,秦牧看到了各种稀奇古怪的行人,有人没有脑袋,有人额头破开一个大洞,有的则是少了胳膊或者腿。

    不过,还有些是正常死亡的强者,手足俱全。

    第一座神城中的人很多,空中也有游荡着的奇异生灵,不像是死人,而像是灵体。

    “那些是魂飞魄散的强者,他们的残魂在这里游荡,他们即便在酆都中也没有肉身。”

    鸟首神人赤秀道:“不要看他们,当心被他们夺舍。”

    秦牧急忙收回目光,但他又动了好奇之心,不去看空中的那些游荡的残魂,而是打量其他人。

    很快,他发现了奇怪之处,除了空中的残魂之外,这里居然还有人没有肉身!

    他看到很多人一丁点肉身都没有,只剩下元神!

    即便是仅剩下元神,这些人也极为强大,不过因为元神的形态与人体的形态不同,他们往往呈现出神怪的形态。

    最为常见的便是四大灵体的元神形态,朱雀神人、玄武神人、青龙神人、白虎神人。

    但更多的元神并非是这四种形态,而是千奇百怪,青面獠牙的鬼面神,周身缠火头顶生角的牛头神,人首蛇身的蛇身,三头六臂的神祇,各种形态都有。

    “这些人不是残魂,元神完整,他们是哪儿来的?他们在这里空有元神却无肉身,岂不是说,他们的肉身还活着?”

    秦牧突然想到关键。

    这些元神的肉身还活着!

    他瞪大眼睛,城里的元神很多,单单他入城的这段时间,他便见到了二百多尊各种形态的元神,这岂不是说,有二百多尊神祇还活着?

    这世间,哪里有二百多尊神祇?

    不仅如此,二百多尊元神只是他刚刚入城所见,可见这座城中还有更多的元神!

    而这座城,只是酆都的一座神城,根据他上次来到这里时登高所见,酆都城应该有不少。上次他看到不是九座就是十座,每一座城都很是庞大!

    那么,这世间有多少活着的神祇?

    “这些神祇为何会舍弃肉身,进入酆都?他们的肉身又是在什么地方……等一下!”

    秦牧脑中轰鸣,气血冲入大脑,耳畔嗡嗡作响。

    这世间有这么多神祇!

    只是这些神祇都已经变成了石像!

    大墟中庇护一方的石像!

    这岂不是说,这些石像还有可能随时复活过来,变成一尊尊神祇?

    这个猜测,堪称震撼!

    一直以来,大墟中的各种诡异事件困扰着秦牧,而如果这个猜测属实的话,他倒可以解释一下部分诡异了。

    比如,天王庙的天王石像骑着龙麒麟夜斩龙王事件!

    比如,冥谷白蝠神像复活事件!

    又比如,他与村长夜游大墟,见夜色中神魔大战事件!

    当然,这里面还有许多不能解释的东西。夜斩龙王事件中,天王庙的天王是奉开皇旨意,去斩杀叛乱的龙王,这个开皇旨意是从何而来?

    白蝠神像复活事件中,为何冥谷深处会有疑似霸体的神祇化石?为何那里会有连接幽都的通道?

    神魔大战事件中,与大墟神魔交战的对手是谁?

    而且,酆都的神祇元神,也无法解释涌江源头的五个世界重叠现象,更无法解释秦牧回到上古的事件。

    “大墟中的诡异现象,就如同酆都外的雾海一般,拨开云雾又见云雾,难以看遍其真容。”秦牧心道。

    他们来到城中的一道河,河面很宽,有飞桥相连两岸。他站在桥上向桥下看去,但见河中迷雾翻涌,却没有水,偶尔还可以看到有滑腻腻的身躯在雾气中游动。

    “这里与雾海相连吗?”他询问道。

    鸟首神祇赤秀道:“不是。迷雾的另一端是幽都,那些东西是幽都中的生物。”

    “幽都生物?”

    秦牧脑中浑浑噩噩,喃喃道:“酆都与幽都相连?难道幽都便不会攻打这里吗?”

    赤秀神祇没有解释,引着他们走过奈何桥,来到城中的一座神殿。这座神殿叫做秦王殿,秦牧看到匾额上的秦王殿三字,不由怔了怔。

    “为何这座神殿叫做秦王殿?难道是殿主也姓秦不成?”

    他心中纳闷,那鸟首神人赤秀押着他们走入殿中,此刻殿内灯火通明,然而灯光却给人一种虚而不实的感觉,似乎并非真正的火焰,光芒也朦朦胧胧。

    大殿两旁是一尊尊威严肃穆的鬼神雕塑,高大,面目古怪,肢体与常人不同,这些鬼神雕塑身后有着飘带环绕,手抓各种武器,刀枪剑戟,盾牌令牌,还有的抓住大蛇。

    秦牧站在一座雕像前细细打量,想要查看他们身上的符文印记,突然那尊鬼神雕像的眼珠子滚动一下,好奇的看着他。

    秦牧吓了一跳,急忙后退一步,那尊鬼神雕像眼珠子又正视前方,让他恍惚间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这些不是雕像,而是真正的鬼神!”

    秦牧顿时老实下来,跟上赤秀神祇的脚步。

    大殿的正堂上,一尊身披黑袍的神人正襟危坐,批阅奏折,事务繁忙。

    赤秀神祇躬身道:“启禀阎王,犯人秦牧、星犴、隗巫神被擒拿归案,听候发落!”

    黑袍神人放下手中的朱砂笔,抬起头来,黑袍下看不清面目,只能看到两点幽暗的目光。

    “星犴还有阳寿未尽,不归我酆都管辖,放了他罢。”

    赤秀神人微微一怔,但还是依言放了星犴。

    “星犴,你虽然作恶多端,但酆都不管未死之人。”

    阎王道:“你可以离开了。”

    星犴又惊又喜,冷笑道:“原来酆都还是个讲道理的地方。好得很,告辞了!”

    他正要挪动脚步,但是身上其他二三十具身体却不乐意,让他寸步难行!

    星犴又惊又怒,那些身体则在挣扎惨叫,咒骂,要他偿命!

    “秦王殿里岂容喧哗?”

    阎王不悦,道:“叉出去。”

    突然,两个鬼神“雕塑”动了,那两个鬼王手持钢叉,合力将星犴叉起来,丢出大殿。

    星犴怒道:“你不是说放我离开吗?为何还要将我留在酆都?”

    赤秀神人冷笑道:“你自己不走,还能怪得了别人?无知。”

    阎王看向隗巫神,隗巫神丝毫不惧,冷笑道:“我也阳寿未尽,秦老儿,你是不是应该把我也放了?”

    “秦老儿?”

    秦牧心头大震:“阎王也姓秦?他到底是谁?”

    阎王淡然道:“我酆都夺人性命也并非难事。你作恶太多,酆都中很多人都是死在你的手中,被你拜得魂飞魄散。你死不足惜。”

    隗巫神有恃无恐,嘿嘿笑道:“那么你又能耐我何?你的酆都,不过是从幽都抢过来的领地,酆都不过是些余孽聚集之地,仿造幽都而建,妄图翻天!你所掌握的幽都道法神通根本就是些粗鄙玩意儿,难入我的法眼。比起天庭的幽都神通,你还逊色十万八千里。我受封于天,不归幽都管辖,我可以死在任何人的手中,惟独不会被幽都道法所伤!你杀不了我!”

    阎王不为所动,语气平静:“所以这次擒你并非为了杀你,而是为了通过你了解对手。取三生镜来,探索他的道法神通和毕生经历,知己知彼!”

    秦王殿中的一尊鬼王走下法坛,径自来到隗巫神面前,那鬼王一身青皮,身后长着两只小得可怜的翅膀,头上生角,青面獠牙,嘴巴异常的大。

    他猛地大口一张,顿时嘴巴比他的身体还要庞大,大得令人毛骨悚然!

    他的大嘴如同一道门户,而门户中光芒聚集,化作一面巨大的镜子,映照隗巫神。

    隗巫神掩面尖叫,突然间身躯化作一缕青烟,被收入镜中。

    隗巫神被吸到镜中,镜中景色变幻不定,竟然倒叙隗巫神的一生,从他被赤秀神祇擒拿开始倒叙,时光倒流一般,不断逆溯向前。

    镜中各种场景走马观花般展现,星犴降服隗巫神,隗巫神被大尊偷袭,隗巫神持生死簿拜死亿万苍生,斩杀敌将,到开皇天庭之战,镜中的时光流向上古,他越来越多的经历被毫无保留的映照出来!

    秦牧头皮发麻,被这三生镜一照,谁还有秘密可言?

    ————快过年了,读书的朋友,你们回到家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