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如今才知文元的胸襟与本事,胜过我们这些教主良多。”

    文元殿后花园,诸位前教主各自起身,司嫄薇感慨万千,突然想起一事,道:“我当年收你为弟子是因为什么来着?我突然发现,自己的眼光竟然这么好!”

    少年祖师脸色微红,道:“师父收我为弟子时,说是因为我长得漂亮,而且资质好,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长得漂亮。”

    秦牧打量四周,这里的人都是俊男靓女,天魔教的历代教主,包括少年祖师,便没有一个丑的。

    司嫄薇脸色也有些泛红,笑道:“我记得了,我收你为徒,是打算让你用男女情爱破我道心的。我的大育天魔经以修心为主,我破了我师父的道心,所以坐上教主的位子。我也需要一个破我道心之人,所谓不破不立,倘若你能破我道心,你便是教主,你破不了我的道心,便会让我再进一步,说不定可以成魔做神。只是后来我提防着你,被裕连教主钻了空子,将我暗算。”

    裕连教主得意洋洋,道:“师父只提防小师弟的情爱,却不知暗箭难防。小师弟那时候才多大?你便惦记上了。倘若你没有存这样的心思,多加提防我,说不定小师弟真的可以成为圣教主。”

    秦牧若有所思,天魔教之所以有个魔字,估计也与这种师徒传承有关。

    这种师父纵容徒弟暗算自己的作风,不能不称之为魔,就像是厉天行。厉天行被司婆婆暗算时,司婆婆还只是天人境界,根本不可能凭借真正的实力杀掉已经是神桥境界的厉天行。

    而厉天行偏偏给她这个机会。

    天魔教的师徒之争应该源自开山祖师,不过开山祖师的目的是为了让天魔教一代更比一代强,所以立下规矩,徒弟战胜师父便可以成为天魔教主。

    而这种规矩不知不觉中渐渐变了味,再加上大育天魔经实在诡异莫测,容易滋生魔性,以至于这个看起来很好的规矩,渐渐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少年祖师笑道:“我若是成为圣教主,多半也会像诸位那样,纠结于天圣教的利益,而不顾天下百姓了。没有成为教主,反倒成全了我。”

    历代教主纷纷点头称是。

    “至于秦教主……”

    司嫄薇转头看向秦牧,沉默片刻,道:“便不与你计较你来历不正的教主之位了。你做了教主之后,也算做的不错,不过换做我们,同样也可以做的不错。”

    秦牧谦逊道:“这是自然。诸位前教主都是人中龙凤,倘若在我的位子上,一定可以比我做得更好。只是当时你们在我的位子上,无所作为而已。”

    诸多前代教主面皮乱抖,脸色阴晴不定,强忍住干掉他的冲动。

    这小子有恃无恐,毕竟是圣教主,身担传承教主之职的重任,石上传经还要靠他传给下代教主,倘若干掉他,天魔教就完蛋了。

    秦牧正色道:“适才是小子无礼了,只是不忿诸位前辈拿着错误过时的规矩来限制后人,所以多有得罪。我向圣教历代教主陪个不是。”

    历代教主的脸色都舒缓过来,祖阳教主连忙搀他起身,笑道:“小秦教主做出我们不曾做出的成就,也是令我们钦佩不已。历代教主之中,你即便无法名列前三,也可以位列前五。人都说死后万事空,区区小别扭,我们还不放在心上。”

    胡珺教主笑道:“我们除了佩服你的修为造诣,更多的还是担心你回去之后,不让教众逢年过节给我们烧纸钱上供呢!”

    “是极,是极!”

    众人纷纷笑道:“我们可不想变成人皇殿的那些苦穷酸,连个烧纸的人都没有!”

    “人皇殿的当代人皇真是不当礽子,逢年过节连烧香烧纸上供都没有。瞧,人皇殿的人皇生前有多风光,现在便有多穷酸。哪里像我们,生前风光,死后也风光!”

    众人哈哈大笑,少年祖师也跟着笑了几声,突然想起秦牧,连忙瞥了瞥秦牧。

    秦牧也跟着干笑几声,幸好他现在无脸无皮,否则一定脸色涨红。

    天魔教的历代教主不知道他另一个身份便是当代人皇,人皇殿的历代人皇之所以这么穷酸,也与他这个人皇没有去烧纸上香有关。

    “回到延康之后,一定要去一趟人皇殿,让历代人皇过上富足日子,不能太穷苦了!”他暗下决心。

    “秦教主。”

    少年祖师正色道:“你来见过我了,那么回到阳间之后,你打算怎么做?”

    众人笑声止歇,纷纷向他看来,看他如何应对。

    秦牧沉吟片刻,笑道:“我回到延康国之后,便要先开道路。”

    “先开道路?”

    少年祖师皱眉,道:“道路交通,固然便民,但是费钱也多。延康国历经数次大战,国库空虚,你为民生计,为何先开道路?延康国原本便已经道路发达,现在再开道路,劳民伤财。”

    秦牧慨然道:“因为我已经平了西土!”

    少年祖师心头大震,失声道:“你率兵攻克了西土?你带着多少大军?西土这么大,你怎么攻占西土?”

    其他历代教主也是心神大震,难以置信。

    “我一人,带着龙麒麟和熊琪儿,平了西土。”

    秦牧微微一笑,道:“西土而今已经并入延康,但是西土距离中土有十万里之遥,所谓鞭长莫及天高皇帝远,现在中土西土道路不通,短时间内西土还能安分,但是时间一长,西土必定生乱。我想做的是,开西土与中土交通!”

    少年祖师和历代教主都是无法相信他的话,一个个手扶额头走来走去。突然,一位前教主停下脚步,沉声道:“中土与西土,中间隔着大墟,隔着火焰大漠,最近的距离也相隔十万里!你要开辟一条十万里的大路?”

    秦牧道:“不是一条,我规划中是两条,两条大路,必须无比平坦,可以让车马大军快速通过,最快的骑兵骑着异兽,能够日夜奔行万里!”

    “错!”

    那位前教主厉声道:“你有这么多钱吗?延康国有这么多钱吗?铺路,铺的是钱,铺的是神通,铺的是人命!我圣教虽说有天工堂,但是你让天工堂来做铺路这件事,耗钱无数不说,还会让我天工堂弟子累死无数!”

    秦牧摇头:“不会。我此去西土,见识到西土的道路,远比延康更发达,真天宫的神通可以用来铺路。我与西土各大世家交好,可以请真天宫主带领西土神通者来铺路,一日可以铺就千里道路。十万里道路,百日铺就,费钱不算太多。”

    那位前教主眼睛一亮,露出笑容,向后退了一步。其他历代教主还是围绕着秦牧打转。突然司嫄薇停下脚步,道:“火焰沙漠怎么办?火焰大漠辽阔数万里,干涸无水,你开道路,道路为尘沙淹没,便全然无用!到那时,道路上的人们困顿愁苦,死于道路之上!”

    秦牧道:“而今延康国师杀了真天老母,大漠的火焰已经熄灭,只需要用玄武珠来引水,灌溉沙漠,以青龙珠来植树植被,让大漠变成草原森林,并非难事。北方草原有雪山,雪山化作河流,我当引水雪山,于沙漠中造湖,可以解决水利!”

    司嫄薇露出笑容,也退了出去。

    又有一位教主停步问道:“最近的道路,便是穿过大墟。大墟白天尚且算是安宁,但是到了夜晚,魔怪侵袭,黑暗侵袭,你怎么保证交通?”

    “无法保证。不过我可以迁移石像,集齐石像,借石像来对抗黑暗。千里一镇,万里一城,城镇在两条道路之间,如此可以有落脚之地。有了这些城镇,西土、大墟、中土,货物来往,商贸必然兴起。”

    “你还没有说,钱财如何解决!”

    “道路一开,商贸往来,钱财自然解决!”

    “大墟中并非坦途,多得是灵异奇诡之事,你如何做到让千山万水变成坦途?”

    “逢山开山,逢水搭桥,逢神拜神!”

    “大路造多宽?”

    “宽三十六丈,车轨八道,兵卒步道四条。”

    “西土的车马轨道宽度,与延康的车马轨道宽度不同,如何让轨道交通畅通无阻?”

    “那便车同轨!”

    “西土风情与延康不同,该当如何?”

    “那便行同伦!”

    “文字不同,神通不同,又当如何?”

    “那便书同文,开教育!”

    ……

    突然,二十八位前教主齐齐大笑,向秦牧躬身见礼,拜道:“秦教主可以称圣也!无愧圣教主之名!我们已经替厉教主考验过你了,你通过了!”

    秦牧还礼,真诚万分:“多谢诸位教主发振聋之问,为我启迪智慧,小子受教了!这次回到阳间,我便有了变法改革之路了。倘若将来变法有所成就,让天堑变通途,诸位教主都功莫大焉!”

    众人哈哈大笑,纷纷起身。

    少年祖师也很是为他们开心,秦牧原本与历代教主闹得很僵,而现在先前的恩怨一扫而空,他也很是欣慰。

    突然,殿外传来鸟首神人赤秀的声音,叫道:“秦教主,阎王要亲自提审你,还不出来?”

    ————啦啦啦,我是宅猪,虽然名字里有个猪字,但是我一点儿也不懒!我是宅猪,大年初一照常更新,我喂自己袋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