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六章 胁迫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位是星犴,国师之前的圣人。”

    秦牧粗略向众人介绍一番星犴,篝火旁边的众人神色紧张,尤其是几个女孩,司芸香、狐灵儿和灵毓秀,她们都见过星犴,深知其人的强大与可怕。

    那是天圣学宫还是司婆婆的山庄,天圣学宫一战,天下高手,近半伤于星犴之手,包括延丰帝!

    那场战斗,可以说打得这些高手心服口服,即便高手如此之多,但也没能奈何星犴,最终还是靠秦牧一剂补药这才逼得星犴不得不退走。

    而今这个凶人就坐在他们旁边,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尽管而今的太学院聚集了延康朝廷最强横的存在,朝廷中的一品大员中也有一两位补全神桥纵身跃到天庭,成为神祇,皇帝也已经成神,但是星犴依旧是当今世上最为强大的存在!

    星犴想要杀他们,太学院中的高手哪怕是神祇,也没人能够挡得住他!

    秦牧笑道:“作为五百年一出的圣人,星犴是前辈,想要了解咱们天盟是件好事,大家不用紧张。”

    话虽如此,但秦牧却面色苍白,显然自己也极为紧张。

    星犴这次的目标显然是他,作为上个时代的最强者,星犴有着自己的风骨,不会对晚辈动手,即便动手也是等晚辈成长起来,某一方面达到神境,他才会出手割取晚辈身体部件。

    然而秦牧是个例外。

    秦牧将他得罪得太狠了。

    天圣学宫一战,秦牧用补药让他尝到了落荒而逃的滋味,被屠夫一路追杀,仓皇逃窜,躲入大墟,用很长一段时间疗伤。

    他的很多收藏,也被秦牧抢了去,这才是最要命的地方。

    之后便是小雷音寺一战,秦牧竟然偷走了他的箱子,将他的老底都抄家了!

    偷走了他的箱子不说,秦牧还带着他跑到酆都,酆都中,在死者生界的影响下,星犴颜面尽失,差点没能活着回到阳间,这笔账也要算到秦牧的头上!

    星犴没有直接动手干掉秦牧,已经出人意料了。

    他在见到秦牧之后还能保持风度,也是不得不让人佩服他的心境造诣。当然,酆都之行,让他的道心崩溃瓦解,他现在的心境还是十分脆弱,但即便是脆弱的情况下也要超过在场众人良多。

    秦牧与王沐然、虚生花和林轩道主你一言我一语,将他们推算天象,算出天有多高多厚的事情说了一番,篝火边一片沉默,即便是星犴也对着篝火默默无言。

    红龙鲤被篝火烧得滋滋泛着鱼油,一滴滴鱼油落在火中,滋啦作响,鱼香味飘逸出来,让人食指大动。

    “秦爱卿,你不是来重重责罚他们吗?怎么反倒在这里吃上了?你犯了欺君之罪,朕要杀你的……”

    延丰帝提着酒坛醉醺醺的走来,声音中也带着醉意,皇帝突然看到秦牧对面的星犴,立刻醉态全无,转身便走!

    星犴淡然道:“皇帝还是留下来坐一坐罢,否则你的大祭酒和你家的公主,都要一命呜呼了。”

    延丰帝提着酒坛,硬着头皮转过身来,在篝火边坐下,皮笑肉不笑道:“星犴师兄,上次匆匆一别,朕在病榻上躺了快二十天。”

    星犴面色平静,道:“我躺了四个多月。”

    延丰帝将酒坛递给他,目光闪动:“不过这些日子不见,朕已经跨越神桥,成为神祇,星犴师兄应该还没有做到这一步罢?”

    星犴接过酒坛,道:“这几日我潜伏在太学院的天录楼中,翻阅各种典籍,将秦大神医的神桥空间术数模型反复研究一番,修成神境,对我来说不难,但也需要一年的时间。”

    他仰头饮酒,延丰帝盯着他的喉结,想要出手,但是却始终寻不到机会。

    秦牧等人心中一惊,这几日星犴一直都藏在太学院的天录楼,竟然无人察觉,让他们不禁额头冷汗滚滚。

    星犴放下酒坛,道:“不过,陛下有没有修成神境对我来说都无所谓,修成神境,你也不是我的对手,只是一尊伪神罢了,最多修为比从前深厚一些,在道法神通上你并无长足长进。你将文武群臣唤来,卫国公,天策上将,这两位是神祇,再加上你,有与我一战之力。但是太学院连同你的京城,便要彻底毁了。”

    延丰帝额头绽起一根根青筋,突然又放松下来,笑道:“适才你们在说些什么?”

    “天盟。”

    星犴道:“他们发现天高十万里,天厚三百丈,因此他们组成了天盟,打算探寻其中的奥秘,捅开这个虚假的天穹。”

    延丰帝笑骂道:“胡闹,都是些胡乱折腾的孩子。这件事朕也知道,火山令向我汇报了此事。朕听到天盟这个词,吓了我一跳,还以为你们几个打算推翻朕呢!”说罢,哈哈大笑起来。

    他的笑声却没有传递出去,而是在周围的空间中来回震荡,将篝火边的众人震得气血翻腾。

    延丰帝心中一惊,急忙收声,他原本打算用笑声将天策上将等人引来,没想到即便他修成神境,星犴的法力还是要比他高深许多,以自身的法力形成奇特的力场,将他的笑声裹在小小的空间之中,让他无法传讯。

    他的修为毕竟雄浑无比,仅仅笑声,便差点将秦牧灵毓秀等人震得吐血,所以不得不收声。

    星犴瞥了灵毓秀一眼,道:“皇帝未免得意太早,有些灯下黑,你家的公主广交豪杰,在场的年轻人都是各门各派的领袖,将来都将成为雄踞一方的人物。天魔教主,道主,上苍,小玉京,佛门,这些未来领袖都与她交好,等到她大势一成,你不退位让贤也不可能了。只是你只顾看着天下,看不到你身边的她而已。”

    延丰帝不以为意,道:“师兄休要挑拨我父女。莫非星犴师兄对天盟也有兴趣?”

    星犴摇头,道:“我对厚三百丈的天感兴趣,对天盟倒没有兴趣。”

    “那么星犴师兄是来杀我的吗?”秦牧问道。

    星犴再度摇头,道:“我原本的确想杀秦大神医,我在你手中屡屡吃亏,箱子被你偷走,家底被你端了,的确对你恨之入骨。但是这次我在天录楼中看书,看到你的神桥空间术数模型,这几日又听到你在太学院讲道讲法,将自己的剑法传了出去,又在短短数日,开创出三元神会诀,让我突然间便没有了杀意,反倒对你生出几分敬意。”

    他的目光雪亮,但是神色平静,直视秦牧,赞叹道:“在场诸位都是豪杰,这几日开创出的神通道法,甚至超过了我在过去几百年看到的神通道法的进步。我怜惜诸位之才,留着你们,将来的世界一定极为有趣。我期待你们成长起来,将来狩猎你们,一定更有意思。”

    虚生花、王沐然等人脸色阴晴不定。

    王沐然淡淡道:“星犴前辈自视极高,将我们的性命看成掌中之物,不过同境界之下,你只会比我们逊色!前辈是否有胆子与我们同境界争锋?”

    星犴目光奇异,摇头道:“没有必要。你们同境界还不是我的对手,在场诸位,或许只有秦大神医和上苍的虚生花,能在相同境界与我一争长短。除去这两位,整个延康大抵便只剩下延康国师能在相同境界与我争锋了。”

    王沐然脸色雪白。

    延康国师是他毕生想要战胜的对手,报师父之仇,此刻听到星犴说只有三人能够与他争锋,其中没有王沐然,王沐然不禁生出绝望。

    秦牧却放下心来,星犴虽然有怪癖,性格乖张,但是言而有信,也有值得钦佩之处,他说不会动手,只要不惹毛了他,那么他便不会动手,自己的性命是保住了。

    “星犴师兄是想去天上看一看吗?”

    秦牧眨眨眼睛,提议道:“我家的屠爷爷曾经去天上看过一遍,只是去的匆忙,看到了许多阵法,还有许多神祇。师兄,你的身体已经不可能讨回来了,那些肢体都失落在酆都,箱子里什么也没有。不过天上有许多神,你倒可以去那里收集一些肢体。”

    星犴不为所动:“天上我迟早要去看一看,不过我此来并非是为了上天,而是来寻人。天魔教,道门,佛门,小玉京,上苍,再加上延康朝廷,你们的势力极大,正好可以帮我找到这个人。”

    他不容众人有反驳的机会,径自道:“我要找的这个人是个出生在十七年前的腊月初八,甲子年丑月子时。以诸位的能力,尤其是皇帝,调查延康国和西土所有人,挑出这个时辰出生的人,应该不在话下吧?诸位答应我这件事,太学院中的人便不必死。”

    他微微一笑,撕下一块鱼肉在酒坛里泡了泡,送入口中,面色平静道:“否则,整个京城能够活下来多少人,那就很难说了。我不杀诸位,但太学院的这些士子和京城中的黎民百姓的性命,则还要看诸位的诚意。”

    延丰帝额头冒出冷汗,突然道:“好!朕便帮你找出全国各地这个时候出生的人!这件事做成之后,朕希望星犴师兄能够安分一段时间!”

    星犴环视一周,微笑道:“除了皇帝,其他人难道便不尽力吗?”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沉声道:“天圣教也可以为星犴师兄排查人口。”

    林轩道主点头道:“我道门可以负责道门地界之内的事情。”

    魔猿道:“善!”

    虚生花迟疑一下,道:“西土已经并入延康,上苍的话,我回去之后看看,至于是否能成,还要两说。”

    星犴拍了拍手,笑道:“那么事情就容易多了。秦大神医,你若是闲来无事,不如就留在我身边,帮我调理身体。”

    秦牧额头冒出冷汗,连忙道:“我有事!我还要做一笔大生意!”

    星犴不以为意,笑道:“那么我留在你身边也是一样的。陛下,你可以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