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史官记载,庚辰年冬,京城地动,太学院玉山陷地十七丈,赤炎洞霄八百里,瑰丽异常。但形成地动的原因,史官并未记载,只是在后面来个春秋笔法,提到天圣学宫秦牧大祭酒疏于教学,被皇帝罚俸两年,官职由四品降到从五品。

    不过据宫里人说,当天清晨,皇帝被巨响惊醒,飞速赶来查看,看到爆炸地点是玉龙湖,湖中的红龙鲤被炸翻无数,湖面飘白,玉龙湖比平日里大了数倍,深了数倍,当场暴跳如雷。

    据悉,皇帝手上还负伤,便吵着要杀某人的头。

    当时皇帝提着刀,红着眼在山上转悠,没有寻到某人,只寻到正在睡觉的龙麒麟和箱子,于是提刀守在龙麒麟旁边,直到中午不见人来,这才罢休。

    又有传言说,某人大清早便逃窜了千里,到了中午,睡醒的龙麒麟骑着箱子追赶,追了两天两夜这才追上。

    还有传言说,皇帝去了兵营,在射日神炮旁边转悠了半晌,最终叹道:“功大于过,罪不至死,还是降职罚俸罢。”于是放下大刀,转身离去。

    当然,这些事都是传言,无法证实,朝廷的史官是不记载这些没有依据的传言的。

    十多日后,秦牧在大墟镶龙城将生死之间祭起,一条长河横跨虚空,镶龙城成为连接酆都的地点,一时间热闹非凡。

    镶龙城原本便是秦家的产业,城中多是天圣教商铺,将延康的货物运来卖给大墟,将大墟的货物运出去,卖给延康。

    这个地方是进入大墟的第一站,进入大墟历练的神通者都选择在这里落脚,这些日子,镶龙城的神通者数量激增,物价飞涨,司芸香和狐灵儿也都乐得眉开眼笑。

    又过几日,户部的官吏来到大墟,说要收税,被秦牧怼了回去,向延丰帝哭诉。延丰帝哭笑不得:“大墟不在延康境内,你去抽税,他不杀你便是给朕面子了。按照他们大墟的规矩,是要杀你的头的。不要胡闹,大墟不是咱们的地方。”

    “陛下,秦大祭酒赚钱太凶,单单是镶龙城的商贸,便是大头!”

    户部尚书抗声道:“而且这次陛下要铺路,连接西土与延康,路途经过大墟,还要经过镶龙城!秦大祭酒规划两条道路,都是经过镶龙城!镶龙城必会成为大墟第一重镇,富甲天下!臣以为,大祭酒定有私心,借朝廷的钱,给自己家乡铺路!”

    延丰帝无奈,深深看着他,意味深长道:“西土,是他打下来的,省下了不知多少军饷,也免于不知多少将士战死。”

    户部尚书道:“但是去镶龙城历练的神通者,大都是我延康的人,在那里花钱,不抽税的话,那里将会成为国中之国,我延康钱财必然流失!长此以往,那还了得?我延康便要无钱可用!”

    延丰帝哭笑不得:“元丰道士,你是出身道家的术算高手,怎么便不明白?”

    户部尚书不解:“微臣愚钝,陛下赐教。”

    延丰帝笑道:“前往镶龙城的神通者,用的是我延康的大丰币,这个钱想要花出去,便必须要买我延康的东西,还是要回到延康国。”

    户部尚书皱眉:“倘若大丰币在大墟流通,不回延康呢?”

    延丰帝笑道:“倘若大丰币能够代替金银财物,在大墟流通,那就更好了!因为是朝廷铸币,大墟并没有铸币的权力,如此一来,朝廷岂不是便掌握了大墟的铸币大权?大墟有多少财富,还不都是朝廷说的算?等到大丰币取代金银,朝廷便可以用大丰币去大墟里购买矿山,购买河流,用大丰币统一大墟,指日可待!”

    户部尚书瞠目结舌。

    延丰帝将奏折丢到一旁,站起身来,向外看去,目光深远:“不费一兵一卒,只需用大丰币,便可以得到大墟这片富饶之地,这是何等划算的买卖?你啊,还是太死脑筋,以为延康钱财流失大墟是件坏事,却不知用钱财统一,才是最上乘的攻伐之道。治国之道,不必计较锱铢得失,要看得远,看几十年后几百年后。大祭酒要赚钱,那些只是小钱,朕要赚钱,赚的是江山,兵不血刃,经世济民,经济一统!”

    户部尚书彻底拜服:“陛下此言,可以为后世之警。”

    镶龙城,秦牧看着城中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神通者,商队也络绎不绝,延康国的神通者和商队让镶龙城倍加热闹。

    “倘若国师率领着西土的女神通者铺路,铺到这里,打通了西土和延康,大墟的子民便不会那么清苦了。”

    秦牧盘算一下,月余时间过去,延康国师率领工部的天工堂众人去了西土,应该差不多将沙漠变成绿洲了,用西土四大灵宝之一的青龙珠,可以做到这件事。

    而开河流,引雪山之水入沙漠,则可以让植被茂密。

    倘若天工堂能够将沙漠南部的大山凿开,引来南海云气北上,沙漠的水源便会源源不断,不必犯愁降水降雪的事情。

    也就是几年之后,火焰沙漠将成为历史。

    而道路铺好,西土、大墟和延康连通,道路畅通无阻,商贸往来,大墟沿途设下商镇城市,大墟的子民便会因此而富足。

    “秦神医,听闻你是大墟人。”

    星犴站在他背后,打断他的思绪,道:“你是大墟人,却将延康国的势力带入大墟,你便是大墟的罪人。”

    “大墟没有国家,何来罪人之说?”

    秦牧纳闷,道:“大墟的子民,一向只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里没有统治者,即便是延康国来了,延康人也是大墟的子民,不会反客为主,须得遵循大墟的规矩。这里,大墟的规矩比皇帝的王法管用。”

    星犴摇头:“我与延丰帝会面不多,但也可以看出他雄才伟略,将来他必会一统大墟。等到那时兵临城下,你悔之晚矣。”

    秦牧笑道:“皇帝若是对大墟用兵,那么他的皇位也坐不久了。你应该知道大墟是何等可怕,这些石像……”

    他指着镶龙城中的一座座神庙,悠然道:“他们在等待复活的召唤。他们复活过来,天翻地覆。延康,永远也成不了这片土地的主人,这片土地的主人,另有其人。”

    他目光闪动,笑道:“我把户部尚书赶走,皇帝没有寻我晦气,他的打算我一清二楚。只是他的想法,都是空想,倘若皇帝的成就能够超越开皇,还有这个可能,否则都是镜中花水中月。我准备去上坟,星犴师兄也要跟来吗?”

    星犴看着长着几条腿跑过来的箱子,又收回目光,道:“你去哪里,我便去哪里。等到我寻到我想找的那个人,我才会离开你。”

    秦牧皱了皱眉,道:“等到你的事情解决,我再去上坟。”

    人皇殿的地址是一个秘密,只有历代人皇知晓,星犴跟在他的身边,让他无法前往人皇殿,否则将星犴引过去,人皇殿的方位被他透露出去,会引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谁知道星犴会不会把历代人皇的尸骨刨出来收藏?

    又过了十多日,朝廷、天圣教、道门、大雷音寺等各地将甲子年丑月腊月初八子时出生的人的资料寻来,那个时辰出生的人达到三万人。

    送来资料的户部官员道:“还有草原、冰原以及西土的资料,尚未统计完成。”

    星犴看着三万人的卷宗,不禁头大如斗,过了片刻,道:“我要找的那人是个男子,将里面的男子女子分类出来。”

    户部官员立刻吩咐下去,待到整理完毕,道:“男丁有万七,其中尚在人世的只有八千人,很多人死在战乱和灾劫中。”

    又过了片刻,星犴道:“将不是神通者的人剔除出去。”

    户部官员又传令下去,让户部的官吏整理资料,回报道:“剩下神通者四百人。”

    星犴沉默片刻,道:“再查这四百人出生时是否有异象,出生时戴着玉佩的神通者。”

    户部官员又下令调查这四百人。

    秦牧见状,不禁狐疑,心道:“星犴每次下令,都要迟疑片刻,不像是他主动下令,而是听从其他人的命令一般。是了,酆都中星犴跳下奈何桥,流落到幽都,幽都比酆都险恶多了,多得是怨念滔天的魔怪。他是怎么从幽都回来的?难道说……”

    他目光闪动,身后突然出现一座承天之门,这座门户生成,秦牧身化蛇首人身,眉心一道竖眼打开,向星犴看去。

    星犴立刻察觉,回头看来,双眸中神光氤氲,挡住他的目光,淡然道:“秦神医,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妙。”

    秦牧哈哈大笑,散去镇星君形态,心中却震惊莫名,刚才他已经趁着星犴不备的时候利用镇星君神眼,看到星犴的生死神藏中藏着一个可怕的眼睛!

    刚才,那只可怕的眼睛也注意到他的目光,立刻向他看来,但随即被星犴截断两人的视线!

    正在此时,户部官员来报,道:“并未查到出生时戴着玉佩的神通者,衔玉而生的人毕竟是神话传说。”

    “那人不是衔玉而生。”

    星犴又沉默了片刻,取出一张画,道:“那块玉佩,是用来镇压他的魔性。这便是玉佩图案。既然寻不到那个时辰出生的神通者,那就将这玉佩图案悬挂出去,各城各郡张贴出去,寻找这块玉佩的下落!秦神医,你命人将这幅图抄录千百份!”

    秦牧接过来那幅图,目光落在图中的玉佩图案上。

    “秦神医见过这种玉佩?”星犴见他看得仔细,问道。

    秦牧摇头:“不曾见过。”

    星犴目光闪动,取出一面镜子,突然道:“一直忘记问了,秦神医多大年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