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黑暗的深渊洞窟中吕树坐在小马扎上撑着下巴看着神水将堕落巨蜥一点一点吞噬而且就在这个过程里神水增长的速度极快。

    堕落巨蜥被封印在这里不知道多久了似乎早就是强弩之末不然也不会让吕树捡了这么大一便宜。

    吞噬的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似乎堕落巨蜥终于勉强聚集起来最后的力量来抵抗然而就在某个瞬间那力量骤然如同拦水大坝似的顷刻崩塌神水吞噬的速度再次加快!

    “来自堕落巨蜥的负面情绪值+1000!”

    这次吕树确定对方的生机已经真的断绝这一战他贸然进入深渊洞窟之内确实没有让他失望神水也没有让他失望。

    要是自己的其他法器都能如同神水和混沌小蛇一样给力自己简直能开心的飞起来现在自己得算是湖泊级强者了吧?小湖泊也是湖泊嘛……

    忽然间吕树看到混沌小蛇从他肩膀上一跃而起钻入神水之中吕树乐呵呵的看着混沌小蛇就像是看着亲儿子一样脸上充满了宠溺的微笑……

    可是就在下一刻吕树发觉有些不对劲那混沌小蛇竟然张开了嘴巴将裹挟着混沌黑雾的神水吸了进去。

    明明小蛇身体不大而且嘴巴也不大却在这时给了吕树一种“鲸吸”的感觉神水缩减速度极快!

    “你等会儿!”吕树惊的从小马扎上站了起来:“你要干嘛!”

    他冲过去想要捉住混沌小蛇结果混沌小蛇在神水中灵活异常始终躲避着吕树一边躲一边吸……

    眼瞅着还没到十分钟呢吕树这个新晋的湖泊级强者就已经又恢复成泳池级了而且小蛇吸纳神水的过程还在继续!

    吕树拎起地上的小马扎就朝混沌小蛇砸了过去结果神水连小马扎都给腐蚀掉了……

    吕树简直绝望:“刚夸完你咋这么不经夸呢你可不敢跟其他那几个神物学啊靠点谱行吗?”

    “别吸了你给我留点!”

    “喂我叫你别吸了!”

    “尼玛……”

    说好的打架时抬手就是一片湖泊呢说好的走哪都是他的主场呢?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变化啊!

    混沌小蛇一副安逸的样子继续如同无底洞似的吸纳神水就在此时吕树忽然发现了一点不同的地方混沌小蛇身上的鳞片越来越清晰毒牙也越来越尖锐。

    可是下一瞬间情况突变小蛇的身体竟然开始渐渐壮大起来而且它的头颅上竟然似有一对角要顶破皮肤而出。

    不对就连它的身体上也似乎有爪子要从身体内部突破出来这是混沌小蛇要从内部改变自己的形态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蜕变的过程!

    神水终于被吸纳完了可是混沌小蛇却好像极为痛苦始终无法真正的完成蜕变吕树心说这不会一步迈大了扯住蛋吧?!

    兄弟你可别给自己折腾死了啊?!

    忽然间吕树手中的承影里一个白色身影飘然而出竟是衣袂翻飞的海公子悬浮在空中冷冷的看着混沌小蛇:“妖龙血脉。”

    吕树惊了一下:“你可别对它动手啊不然咱俩没完!”

    在吕树想来海公子这种龙族正统肯定是看不惯混沌小蛇这种所谓的“妖龙血脉”的吧所以他非常担心混沌小蛇被对方给一剑砍死了。

    现在他能确定的就是混沌小蛇确实是在蜕变而且竟然是往龙的方向蜕变!

    龙是什么啊这种中国古龙传说里面最神圣的图腾甭管是蟠龙还是妖龙自己要是能有一头就得起飞了吧?

    只是海公子并没有像吕树想的那样拔剑就砍竟然一根手指从眉心凌空接引出一朵紫色的莲花花瓣飘向小蛇。

    就在花瓣与小蛇接触的瞬间吕树能感觉到原本痛苦挣扎的混沌小蛇竟像是松了口气一般犄角终于从皮肤中破开四只爪子也同样如此只不过爪子上只有四根爪。

    吕树愣了半晌:“你是不是看到它爪子和犄角一直破不出来所以有点着急才帮它的?”

    海公子冷冷的瞥了吕树一眼。

    “来自敖海的负面情绪值+999!”

    吕树差点没忍住笑老铁你这强迫症是晚期啊没救了好吧……

    “话说在你们的世界里妖龙不应该是坏的吗?你为什么要帮它?”吕树有点好奇。

    “我们龙族的事情哪由得你们人类说三道四什么好的坏的这世界上有绝对的对错吗?愚昧”海公子冷言嘲讽。

    这么一说吕树就懂了好吧人家龙族内部还是相对团结的妖龙那也是龙哪轮到别人说好说坏远房亲戚也是亲戚啊……

    “蛟有两种修行多年一朝得到机遇一种化妖一种化龙化龙是更艰难的途径大部分都不会这么选既然它有勇气而且就差最后一步我帮它一下又何妨?”海公子说道继而开始冷笑:“就是你……”

    “嗯理解理解”吕树还没等海公子说完就把他收了回去贼烦这货一脸高高在上的表情说教。

    吕树也没理解为什么化龙更难在他看来不就是吸纳神水然后就化了嘛?!

    现在再叫混沌小蛇好像已经不合适了就叫混沌得了计划赶不上变化一天一天的在这变来变去名字都得跟着改干脆叫一个省事的……吕树思忖了半天他发现混沌身外的蛇皮正在一点一点龟裂而对方却在接纳了花瓣之后陷入了沉睡。

    吕树将混沌收回了山河印中容它慢慢蜕变而自己则要准备出去了。

    他走到前面看向那剩余的四根金色柱子话说这玩意是不是法器啊要是自己能把这东西收走以后还不是想镇压谁就镇压谁?!

    只是忽然间吕树听到头顶传来滚滚雷声那雷声之大就像是直接从天穹传抵到他的心里似的。

    骤然间地面上所有人都看到天空中一道紫色的雷霆蜿蜒如龙般朝某处地面击落那闪电磅礴乃是他们生平仅见。

    陈祖安愣了半晌忽然喃喃说道:“树兄不会干的伤天害理事情太多直接被雷劈了吧!”

    ……

    刚睡醒码完一章继续码字去了晚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