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眼瞅着现在有些人已经在交友软件上给自己标上“道元班学生”标签用来撩妹的当下,也出现了一些骗子,打着自己是道元班学生的名号,出去骗财骗色。

    现在都不流行假装富二代了,都是假装道元班学生……

    事实上道元班学生大部分都是被黑风衣管辖的高中生,这是最大的一部分比例,非常可能和年龄有关系。

    所以,他们大部分人都没有时间干这种事情,而且学生还相对腼腆一点,有漂亮学姐遇到道元班的学弟调戏两句就能搞得学弟夺路而逃。

    不是每个人天生就是情场高手的啊。

    就这样,竟然已经有人开始宣扬道元班学生修行之后某方面能力更强的论点了……

    有夜总会布招聘广告都开始喊话:高薪需求力量型男性觉醒者公关职务……这里面恶搞成分更多一些,反正是什么人都有!

    总之这个社会就这个鸟样子,有好人也有坏人,出门在外不想出事的话,就得多动动脑子。

    不得不说……觉醒者正在快的与这个社会融合着,这也是人类的特性之一:适应能力极强。

    如果适应能力不强,也坐不到动物界的霸主位置。

    当然,也有人提出质疑:觉醒者会不会危害社会稳定?

    论坛里也不是光说觉醒者好话的,有人曝光南美已经出现了觉醒者犯罪的现象,东南亚、欧洲、澳大利亚,许许多多的例子都在被当地媒体放大出来。

    只是这些在国内,还真的比较少……

    不得不说,国内治安一直都是拿到全球比较都能排进前十的神奇国度,哪怕是觉醒者出现以后也是如此。

    对此,吕树只能感慨黑风衣们真是厉害的很,维稳手段一流。

    话说黑风衣们的部门名字到底叫什么啊,总不至于就叫有关部门吧。

    就在这时吕树看到旁边隔着一条过道的一个女生上着课上着课就哭了,哭的稀里哗啦的,埋着头又不敢让老师看到。

    吕树瞅了一眼,原来是在偷偷看言情小说……

    咦!吕树脑中忽然划过了一道闪电,他也看过一些小说,有些桥段真的很能恶心人,那自己……是不是可以用写小说来增加自己的负面情绪值?!

    然而……吕树忽然有点蛋疼了,别看他分数一直很高,上次摸底考试甚至考了第一,但是他的作文分数一直稳定低,从来没有常挥过!

    这特么,吕树顿时有种现宝山却无法攫取的感觉,好气啊,早知道以前多看看小说了!

    可是……大部分作家都是阅读量积累起来的,也许天马行空的脑洞是靠着天赋,但文笔、文字却没法成。

    文笔是什么?是辞藻华丽的无以复加吗?不是。

    文笔是那种能够把心中世界、心中人物、心中剧情描写出来的能力,看似简单,其实很难。

    吕树虽然看过几本小说,可这十几年来,别人忙着生活,他却是一直忙着生存,哪有功夫看那么多小说?

    一个曾经打工要忙到凌晨2点的学生,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悠闲时间去看小说呢?

    他看的更多的,是一些新闻,看新闻的习惯还是因为他不想与社会脱节,毕竟他以后迟早要自食其力的踏入社会寻找工作,养家糊口。

    那个时候身体虚弱的他拼了命也要为了他和吕小鱼的生活而奋斗,与其让他看本小说,不如让他睡一觉。

    吕树没有选择生活的权力,他没有物质基础。

    不得不说,这世上的事情就是一饮一啄因果注定的,生活环境注定了吕树现在即便是写小说也未必有人看:写的太差了,没人看。

    负面情绪值这种东西就是以人为本的,没人看,也就没有负面情绪值。

    不过吕树也不算太可惜,毕竟……他还有可爱的同学们。

    今天中午的时候吕树倒是没有再端着臭豆腐去食堂,而是出校门一路坐着公交车跑到五公里以外的二手手机交易市场去,他要买一张新的电话卡:注册基金会论坛用。

    这个二手手机交易市场位处老洛城市中心,以前很繁华,现在却变成了一种低层次的商业聚集区。

    早前几年还有人拿着包在这里问路人:要片子不要,进口的片子,港台日韩都有!

    现在这种人已经被整顿没影了,不过滋生了另一种生意:二手手机,办证,售卖他人丢失身份证,代办手机卡等等业务。

    这里没有监控,也没有人管理,就这么乱糟糟的。

    可吕树就喜欢这乱糟糟的环境,他带着自己外套上的兜帽走在街上,随便找了一个流动摊贩,7o块钱一张手机卡就到手了。

    当初他买这个手机的时候也是二手的,现在手机卡也是用别人身份证办的,在基金会论坛万千人中,就算有人想找到他的真实身份,恐怕也很难了。

    回去的公交车上,吕树刷了一会儿论坛,他赫然看到一个帖子,这个楼主他有印象,就是那个卖韭菜的选手!

    楼主帖:不仅韭菜卖出去了,连房子也高价卖出去了。

    吕树看得一愣,继续看内容,原来买家在拿到韭菜之后,表示不满足这些韭菜,所以就以高出市场房价3o%的价格,买下了楼主在郊区的独栋住宅,说是要自己种韭菜吃……

    吕树看得一脸懵逼,现在的人都这么尿性了吗,买栋房子种韭菜吃,你丫是嫌自己钱多的慌吧。

    不对……吕树忽然又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如果说这世界上各个地方的风水都不尽相同,那么这个能种出特殊韭菜的独栋小院,会不会就是一个灵气充沛的福地?

    这样说的话,吕树立马就能理解了,对方买下这个地方,恐怕是为了修行进度吧!

    晚上道元班上课的时候,西吠按照流程检查进度。

    刘里想要完成两个小周天的梦想已然破灭,所有白天修行的学生都现,自己的修行度远不如在自己家里那么快。

    就在此时,西吠问到姜束衣,姜束衣平静的回答:“进度,两个小周天。”

    全班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姜束衣不是B级资质吗,怎么可能直接修行了两个小周天?

    然而大家再看西吠的表情,好像并没有多么惊讶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