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远在学校的吕树根本不知道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有些坐立不安。

    从李弦一的语言判断,那位志在贯通儒释道三教的石学晋恐怕是天罗地网里的高层了,不然怎么会专门为天罗地网研究功法?

    说不定……还是一位天罗!

    吕小鱼为什么会惹到这样的人产生负面情绪值?他想不明白,但想不明白就代表着未知的不安。

    吕树有点坐不住了,他忽然发现自己得给吕小鱼也买个国产神机,这样两个人联系方便一些,现在二手市场的国产神机一百多块钱就能买到一部了,没必要省这个钱。

    有了臭豆腐这边稳定的收入以后,吕树也愿意在一些多余的开支上花钱了。

    吕树去教室办公室跟班主任石青岩请个假,石青岩看了吕树一眼,这还是吕树第一次这么急促的请假,问是出了什么事情,吕树也不说。

    换了平时,石青岩一定会说,让你家长打电话给我,或者是直接否决请假的要求。

    但一方面他很清楚吕树没有家长,另一方面……吕树是道元班的学生!

    现在的社会已经不能用常理去想象了,涉及到道元班学生的事情,在学校里基本上一律都是特事特办。

    如果在社会上闯了祸,自然有地网的人出马摆平,要么教育,要么带走。

    但是在学校里,往日的老师就变成了一种很尴尬的职位,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如果你多管一点,都会担心自己有没有越权,因为从实际上来讲,这些学生已经被那个神秘的部门接管了!

    石青岩点点头:“去吧,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给我说。”

    这是石青岩一直以来的态度,他比较想要帮助这个孤儿学生,只不过吕树从来没有表示出需要别人帮助的态度。

    吕树向着校门口狂奔起来,石青岩站在教学楼上看着吕树快速的身影,在他身边还有不少教师,大家看到吕树奔跑的速度时全都倒吸一口冷气:“跑这么快?!道元班到底教了点什么?!”

    不过他们并没有出现特别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因为潜意识里大家已经开始慢慢接受这种事情了,尤其在看到许多帖子里拍摄歪国觉醒者在街头肆无忌惮展示能力的视频,大家内心里其实已经开始将觉醒者与社会融合了。

    难怪论坛上有人会说,觉醒者的时代,昔日的体育项目将面临巨大的颠覆,这种身体素质,已经不是任何一个普通人可以比拟的了!

    日后该如何制定新的规则,恐怕是奥组委最头疼的事情吧,你要说不许觉醒者参与,然而力量型觉醒者自身是没有能量波动的,你怎么检查?

    这种时候兴奋剂都弱爆了好吧。

    吕树一阵狂风般跑到门卫那里,然后才想起来自己忘了找石青岩批一张假条,没有假条可是出不去门的。

    情急之中吕树拿出自己的道元班通行证,门卫保安看了一眼就默默的打开大门。

    这也许就是道元班学生特权的具体体现了!

    吕树忽然在想,如果这个社会开始对道元班学生们开特权的绿灯,就连许多男性女性都在选择恋爱对象时对他们青睐有加,老师的权威开始慢慢弱化,家长的威严也在慢慢弱化,再加上自身力量忽然爆炸般的增长,会不会助涨他们内心里暴虐的因素?

    然而这不是他该考虑的事情,那是地网的职责。

    如果哪天真的因为道元班学生出了大乱子,恐怕所有道元班学生还要接受更加严格的管理吧。

    当吕树跑到院子里时,赫然一脸懵逼的看到李弦一、吕小鱼还有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男子正在相谈甚欢,吕小鱼看到吕树后眼睛一亮:“吕树,你怎么回来了?”

    吕树该怎么回答?他总不能说他是因为收到负面情绪值的缘故吧?这不就暴露自己的系统了吗?

    他想了想说道:“我回来拿一下东西。”

    “嗷,”吕小鱼是最了解吕树的,如果没出什么情况,吕树怎么可能突然回来,吕树什么时候忘记带过东西?

    然而她不会傻傻的把吕树卖了,在心智方面,吕小鱼其实异常的早熟。

    那中年男子笑看了李弦一一眼,向吕树问道:“小兄弟你是?”

    “洛城外国语学校高二3班学生,”吕树老老实实回答,然而这个答案其实一点都不老实。

    中年男子并无质疑表情,事实上来之前关于李弦一隔壁的整个院子的住户资料,都已经调查过了,没有问题。

    他转头对李弦一笑道:“我看这个少年心性不错,您没想过要收他为徒吗?”

    李弦一不屑道:“f级资质,不想浪费时间。”

    吕树愣了,这可和李弦一的行事不符啊,不过他不会在这种情况未明的状态下发表任何言论。

    而石学晋则是心中了然,既然调查过,那就没理由不知道吕树的资质,毕竟这些东西都是一查就能知道的,所以李弦一所说教f级资质属于浪费时间,他也感同身受。

    虽然道元班在教授的时候还在鼓励大家不要放弃,可f级资质里到底能出几个修行者,他们心里都有数的很。

    所以,即便这少年跟着李弦一学剑了又如何?

    他起身向李弦一拱手道:“今日与老前辈交流剑道获益匪浅,像老前辈这样不敝帚自珍的人越来越少了,晚辈石学晋这就告辞不耽误您的时间了,只是还有句话要告知老前辈。”

    李弦一平静道:“请讲。”

    “国内各处遗迹都有重现人间的迹象了,想必基金会也很清楚这个情况,然而即便是遗迹,也属于我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望开启之日,基金会不要插手,”石学晋说完后坦然的看着李弦一:“您可一剑斩了我,没人拦得住您。”

    李弦一挥挥手:“去吧,斩你干什么。”

    “多谢,还是那句话,天罗最后一席,我们虚席以待,期待能与基金会合作的那一天,毕竟我们也渴望世界和平,”石学晋说完,便转身离去。

    ……

    推朋友一本书《重生之未来天王》,作者最深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