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大王饶命最新章节!

    一通电话通往京都,关于洛城忽然出现一名C级修行者的事情被层层上报了上去,讯息一级一级的上传,亲眼目睹这一切的地网战斗人员也不知道消息最终汇报到了哪里。

    民间毫无根底的C级修行者出现,远要比想象中严重的多。

    C级之上,整个天罗地网也不过7位天罗,剩下的一位天罗石学晋还是个普通人。

    也就是说,C级现在意味着七人之下,十万人之上,也意味着,维稳阶段终于出现了某些不可控的环节。

    事实上洛城的天罗地网修行者对此事始终难以忘怀,今天他们亲身经历了纯粹力量系觉醒者的恐怖,此人天赋异禀,好像觉醒本身就比别人容易一样,逢死境绝地受重伤了竟然还能再次激发潜能。

    一名D级修行者用断送前途为代价换来的一剑,竟然也没能完全杀死对方。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力量攀升阶段,被一个不知名的修行者忽然出现并且干脆利落的打败。

    这一切所带来的震撼,不是睡一觉就能消除的。

    这种情况在别的地方都没有发生,却在他们的战略核心位置洛城出现了,不得不让人重视。

    这个C级修行者从何而来?想要干什么?没人知道,对方身上的那层璀璨纱衣谁都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却遮挡了背后的真相。

    这个人简直无从找起。

    天罗地网开始在系统内排查这一代的住户,然后再开始排查所有监控摄像,然而这个人仿佛凭空变出来的一样……

    洛城这个小城市本身监控就做的不够好,很多老司机都知道,连主干道的监控摄像头到了晚上都拍不到车牌号,只有那些带闪光的高清摄像头才可以。

    而王城大桥下面就是一群散户装修建材门面,再往北也一样没有重要建筑,所以监控摄像方面一片空白,没有丝毫痕迹。

    能看出来此人相当谨慎,如果墙壁不被意外撞破的话,对方可能都不会出手。

    而且就算出手之后也完全没有恋战的意思,按道理C级完全可以无视当时在场的那些天罗地网修行者,可对方还是迅速脱离战场离开了。

    京都一个小胡同里,地下深60米的地方,召开了一个会议,聂廷坐在首位上闭目沉思,石学晋安安静静的坐在他的左手边。

    国内排座位是很讲究的,做首位的人必然是领袖的地位,而他左手边则是次于他重要的人物。

    谁能想到石学晋一个普通人在天罗之中地位竟如此高?

    下方一个胖子笑道:“不行就让我去洛城坐镇好了,遗迹即将开启,谁都不知道哪里先开,现在看来最有可能的就是洛城,这个地方不容有误。”

    聂廷睁眼平静道:“先不讨论这个,汇报的信息你们也看了,不是李弦一一系的,力量很大,符合C级修行者的特征,喊各位来是想讨论一下,有没有我们遗漏的传承流失在民间?”

    其实之所以开这个会议倒不是说一个C级修行者就多么的危险,而是这名C级修行者背后的传承,没人希望情况超出自己的掌握之中,执掌权柄的人大多数都希望一切尽在掌握,尤其是天罗地网这样的存在。

    “世界这么大,咱们国家民间向来藏龙卧虎,真有遗漏的传承也不足为奇,”胖子笑道:“我敢保证,让我去洛城,绝对不会耽误探索遗迹的事情。”

    聂廷的表情上看不出丝毫波动,B级已然是某种很难用强制手段来约束的存在了,所以天罗地网内部的各个天罗其实都拥有很大的自主权。

    “既然李一笑你这么不想呆在京都,那就去吧,”聂廷起身朝门外走去:“不过不要觉得出了京都地界,就可以胡来,不要忘记你的身份。”

    “知道知道,”胖子蛮不在乎的笑道。

    事实上天罗地网在体制内也是个很特殊的存在,正常体质里新人进来总要经过各种打磨才能一步一步走上青云,等到那个时候大家的性子早就磨平了。

    可天罗地网不一样,这种地方,外行真的能领导内行吗?有人信服一个普通人吗?

    各个天罗在灵气枯竭时代可不是什么官员身份,所以性格难免与官员大相径庭。上面一直觉得天罗地网是一把双人剑,用不好的话很有可能会伤了自己,好在……有聂廷在。

    也好在,大家都还基本遵守规则。

    可是,这样的情况能维持多久?谁也不知道。

    以前因为担心放B级出去坐镇某个地方,时间久了缺少监督会导致B级离心离德的情况出现,可是如果B级只能圈养在鸟笼里,那要B级又有何用?

    是该放出去看一看了,聂廷想及此处,眉头终于舒展,乱世之中,哪有什么完全之法?

    散会之后胖子李一笑跑过去搂着石学晋的肩膀乐呵呵笑道:“兄弟总算能从这笼子里出去了,关于洛城有啥要提醒的没,李弦一的实力到底怎么样?”

    石学晋慢吞吞说道:“比你强。”

    “这我知道啊,老前辈嘛,比我强也很正常,还有啥信息没?”李一笑浑不在意石学晋的刺激。

    “小心这个C级修行者,”石学晋想了想还是交代了一句。

    李一笑这次愣住了:“就算他是C级巅峰也打不过我吧,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石学晋沉吟片刻说道:“他太年轻了。”

    其实出现过一次的人哪能真的一点痕迹都不留下?仅凭吕树说过的一句话,还有声音的声线等等,都是分析的对象。

    从语气、说话内容、声线来看,对方很有可能还只是个少年,所以说话的方式也很跳脱。

    C级不可怕,年轻且前途无量的C级,才足以让人担忧,万一哪天成了B级呢?

    ……

    其实吕树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当时那一剑纯属忽悠人的,就算以他现在的星辰之力来看,也只能出那么一剑而已……

    而且天罗地网说他身体素质符合C级修行者的特征,其实他是因为星图太给力了,身为修行者,却有着同级力量系巅峰的实力……

    真要让他对上C级高手,怕是怎么死的都可能不知道。

    吕树趁着夜色确认安全了便撤掉了星辰纱衣,毕竟这玩意在夜里还挺显眼的……

    他回到家里的时候吕小鱼正窝在沙发里抱着手机,连电视都没看,就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国产神机的屏幕,生怕错过了吕树的电话或者信息。

    她可以为了不拖累吕树而回家,但不代表她不担心吕树。

    吕树朝她挥挥手小声说道:“走走走,带你去个地方,试试看拘魂魄会不会有收获。”

    吕小鱼确认吕树身上一点伤势都没有才放下心来,她将信将疑的看了吕树一眼:“你早上带我去抓猪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么说的……”

    ……

    推荐票啊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