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大王饶命最新章节!

    吕小鱼拘来魂魄重新具现后,魂魄就会变成黑色的烟雾体,吕树试着拿自己衣服给他穿上一条裤衩,结果吕小鱼一收回去,裤衩就掉地上了……

    最终两个人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他有心想要试试这个D级力量系觉醒者魂魄的各方面实力,可是家里地方太小了有点施展不开。

    两个D级力量系觉醒者在家里打一架的话,拆房子估计都算是比较轻的后果了,只能等到什么时候有机会到开阔无人的空地才行。

    不过吕树有点好奇:“你控制他打架需要一心多用吗?”

    一心多用这是一种天赋不是谁都能有的,虽然小萝莉天资很好很聪明,但吕树知道她并不是那种能够一心多用的选手。

    而且问题在于,如果让吕小鱼去全程操控的话,那么就非常有可能发挥不出魂魄的价值与真实实力。

    为什么这么说呢,就好比吕树现在练剑,就是一个熟悉自己的过程,越熟悉自己,也就会越发的自信。

    而吕小鱼能全面熟悉魂魄吗?总会有隔阂的,而且一个只拥有过E级力量的人,去操控一个D级力量的傀儡,眼界与战斗意识就差了太多,虽然吕小鱼肯定会很快超越这个傀儡的实力,但这种问题始终是存在的,吕小鱼以后说不定还会有其他更高级别的傀儡。

    吕小鱼轻松道:“不用啊,就像是指挥自己身体一样,脑子命令手去拿水杯,并不用具体去想,手该先动哪根手指哪块肌肉,只需要告诉它拿水杯就好了……而且,这魂魄还是有一定意识的,好像只是剥夺了他的自主意识。”

    “咦,那他有记忆吗?你能翻阅他的记忆吗?”吕树这次真的新奇了,要是能翻阅这个人的记忆,岂不是说以后自己和吕小鱼要是拘到哪个大奸大恶的修行者魂魄,还能知道对方的功法?

    吕小鱼一边闭眼翻检一边嘀咕道:“记忆能看到一些,可是缺失的非常严重,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基本都破碎了,最完整的片段是他们去抢银行到最后死亡的这段时间,24之内的记忆吗?哇,吕树,你这一拳打的还挺帅的嘛!”

    吕树一听吕小鱼这么说就知道,吕小鱼是透过这个逃犯的记忆看到了自己那一拳,被这么一夸吕树还有点高兴:“咳咳,真的吗?”

    “假的。”

    “呵呵。”

    此时吕小鱼忽然睁开眼,诡异的看着吕树说道:“他们一共抢了300多万现金,分成6个包装在一起,不过在第一天晚上逃亡的时候散落了大部分,因为另外两个觉醒者虽然有异能,但是身体素质不行,在山里被追赶的时候根本背不动那么沉的东西,一个人全部背着虽然能背动,但是山林间树枝繁杂很容易挂到,太累赘了。”

    “说这个干嘛,反正他们是抢来的,丢了也无所谓,死都死了还管什么钱啊,”吕树无所谓的说道

    然而吕小鱼继续说道:“他们每个人最后分了二十多万,这个人的现金随身捆在了身上,另外两个人选择在进入洛城城区之前埋了起来,因为即便是二十多万对他们来说也挺不方便的,他们商量好的是逃出去以后先使用这个魂魄身上的钱,以后回来挖出来还上。”

    吕树听到这里时已经呼吸有点急促了:“然后呢?”

    “虽然另外两个逃犯埋钱的地方刻意躲着这个魂魄,但大致的方位他是清楚的。”

    屋子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惊喜来的太突然了!即便这些钱可能都是连号的甚至没法去银行存款或者没法心安理得的花出去,可一张一张花总没什么问题吧,只要不是在体制系统例如买火车飞机票这样需要使用身份证的地方用,吕树觉得是没问题的:我用这钱去买碗米线总没事吧?

    现在,只要知道大致方位,吕树就有信心把钱找出来。

    晚上找不合适,等到周末去找他又不安心,索性早上就到学校跟石青岩当面请假,然后带着吕小鱼坐公交车一路向南去了。

    吕树以前是个好学生,为了不被学校处分什么的,他一直很安分守己,毕竟转学也是要花钱的啊。

    现在仿佛忽然自由了,只要请假就能请到。

    公交车到了高铁站就停下来了,吕树带着吕小鱼继续往南边行去,据吕小鱼翻检出来的记忆来看,至少还要再往更南边走个三五公里,那里是高速路下方的一个树林。

    到地方后吕小鱼给他指了一下位置,两个人开始分头寻找新土的痕迹:既然挖坑埋土,这土与周围的颜色必定有所不同。

    只是吕树还是有点低估这些个逃犯,其实他们也担心有人闲着没事干路过这里把钱给挖走,所以隐藏的很精致。

    找了足足一上午时间吕树和吕小鱼才以地毯式搜索的方式找到了一个坑,里面埋着用塑料袋装起来的4万块钱。

    吕树有点纳闷,怎么会这么少,他转头问道:“有没有可能这些逃犯之间其实并不信任,说要挖坑埋钱其实是一种借口,其实剩下的钱还是藏在了身上或者衣服的夹层里?”

    他回忆间依稀觉得在这仨人当初由南向北逃窜的时候,那俩直接被队友坑死的选手衣服好像是有点不自然。但衣服也藏不下那么多啊,这里肯定还有剩余的,只是找起来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这特么就很蛋疼了啊,此时吕树忽然不想再找了,这本身就是一笔不义之财,有幸运的机会得到一部分就很好了,不能贪多,而且这些崭新的钞票确实都是连号的,再多了放在手里也没什么大用。

    他当即拉着还依依不舍的吕小鱼往回走去,吕小鱼一步三回头,非常惦记这片土地里可能还埋藏着的钱财……

    吕树兜里揣着四万块钱心情很复杂,如果抛开臭豆腐来说,这大概是他和吕小鱼利用修行成果发的第一笔横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