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洛城外国语学校的领导们直到此时才真正意识到李一笑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他就是这所学校的校长,也是洛城道元班的校长,更有大校军衔护体,还是国内屈指可数的天罗级修行者。

    在他们眼里,天罗本身就是一种级别,代表着国内修行者的最高境界。

    按道理说李一笑一个挂军衔的不该来当校长的,专业不对口啊,然而现在就是特事特办了。

    打是肯定打不过的……那就老老实实配合工作吧,人生真是艰难……

    遇上个这样的校长,鬼知道今年学校的升学率会成什么样子?

    “行了你们自己反省一下吧,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说完李一笑就拍拍屁股走了,留下一大堆人在食堂里面面相觑蛋疼无比。

    此时李弦一正在辅导吕小鱼学习,为了从学识上折服吕小鱼这熊孩子,老爷子已经开始自学初中课本了。

    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得天天抱着初中课本看,看到什么有理数的乘方神马的,脑子眼都是疼的……

    夜深人静的时候老爷子都要感慨,这特么真是活到老学到老……造孽啊!!

    不过他感觉付出还是有回报的,现在他和吕小鱼相处已经非常融洽了,起码吕小鱼大部分时间说话都会顾虑到他的感受,这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啊……

    虽然有时候还会气着,但小孩子嘛,李弦一觉得完全可以接受啊!

    不过李弦一有时候也会想一个问题,吕小鱼是不是看在零食的面子上才……

    今天上午正辅导学习呢,李弦一余光就瞥见一个胖子正蹑手蹑脚的趴在篱笆上往里面偷看,李弦一当时就气笑了:“你一个堂堂天罗,就不能正经一点?”

    身为基金会的理事,不可能连国内天罗的资料都没见过,所以李弦一一眼就认出李一笑了,而且这货他是极为不待见的。

    今年年初东南亚一个遗迹开启的时候基金会就跟这个胖子交过手,遗迹有一个特点就是里面有一个东西被称为阵眼,也不是说里面就有什么大阵,关键是大家也找不到什么好的形容词,遗迹里的某件物品一旦被人得手,遗迹自然就会慢慢消散,所以干脆慢慢就用阵眼来形容那个物品了。

    而大家进遗迹探索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寻找这个阵眼。

    到了遗迹里面也不是谁的等级越高或者实力越高就一定能拿到那个东西的,遗迹之大难以想象,能不能找到还是要看运气。

    当时全世界各大国家的高手齐聚老挝首都万象等待遗迹开启,国内有天罗地网当然不会让境外的高手来插一手,但老挝可做不到这一点。

    结果这个胖子进去以后就跟一根搅屎棍子一样,也不去找阵眼,就是在里面各种捣乱,给所有人都恶心坏了,包括基金会。那时候还几个国家高手甚至想要联手找他麻烦,结果这货一身横练功夫皮糙肉厚远超其他修行者,再加上那时候灵气并未完全复苏到可以随意出手的地步,出手就是要损坏自身元气的,所以到最后也没能真的拿这胖子怎么样。

    那时候李弦一因为身体原因并没有去,但从基金会的人那里得知这胖子所作所为后也是非常不待见的。也正是那次,知微等人虽然没有拿到阵眼,但获得了珍贵的药材,这才帮助李弦一恢复了一些元气。

    现在李弦一看到这货就气不打一处来,所以直接开口就怼。

    李一笑乐呵呵的笑道:“我这不是怕打扰了您嘛,我这冒昧前来拜访老前辈,您不会介意吧?”

    李弦一冷眼看着李一笑,忽然心里一动问吕小鱼:“小鱼,有朋自远方来,后半句是什么呀?”

    说完李弦一对吕小鱼眨了一下眼睛,吕小鱼心领神会:“有朋自远方来,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然后鞭数十,驱之别院。孔子曰:不亦悦乎!”

    李弦一顿时倒吸一口冷气,这还能换花样呢,你丫在古文上是真特么有天赋啊!

    “鞭数十,驱之别院……”李一笑也懵逼了一下:“我读书少你别唬我!”

    吕树那边已经收到来自李一笑的负面情绪值了,+666,他赶紧给吕小鱼发信息:“没出什么事吧?”

    “没事啊,老爷子这里来了个客人,我们相谈甚欢,”吕小鱼拿起国产神机回了一句,这时候她心里有点犯嘀咕,怎么吕树忽然问这个?

    吕树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是相谈甚欢的样子?!

    李一笑看了一眼吕小鱼手里的课本,他刚才就看出来李弦一是在辅导这个小姑娘学习呢,他试探问道:“这是您教的吗?”

    咳咳,自诩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李弦一有点别扭,这个锅不能背啊,刚打算否认的时候吕小鱼已经开口了:“对,他教的。”

    “来自李弦一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树那边倒吸一口冷气,双杀啊,这是李一笑去李弦一那里了?

    李一笑深吸一口气转头对李弦一说道:“老爷子,昨晚我们天罗地网在北邙山上发现了两具会动会跑会跳会砍人的骷髅,力量相当于E级力量型觉醒者初期。”

    这话说的很有喜感,然而李弦一却皱起眉头,他知道李一笑的意思,这是遗迹将要开启的征兆,遗迹之内的影响力已经开始向外逸散了。

    当遗迹开启前,当地必然会出现异常,这异常说不准会是什么,之前在东南亚的时候,遗迹开启前的异象是万象以北的南俄河水库开始蒸腾,而遗迹里面则是如同火焰般的世界,低级别的修行者根本就不敢进去。

    “给我说这个干什么?”李弦一斜睨了李一笑一眼。

    “您老就没啥想法?”李一笑试探道。

    “放心,基金会不会插手国内任何遗迹,我不是言而无信的人,你也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李弦一又噎了李一笑一句,你们天罗地网一两个天罗来找我也就算了,怎么还一个个来。

    老爷子年轻的时候脾气就不好,这种时候相当烦躁。

    李一笑知道自己打不过李弦一,于是讪笑道:“我就那么一问,您别多想,放心,我们天罗地网承诺过要给您取药材,就一定会遵守承诺,这是对您曾经为世界所做贡献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