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深夜里,洛城外国语学校仍旧灯火通明,上千名道元班学生在这里紧急集合,最终没有通知到的也只是少数而已。

    各个班主任清点自己班级人数,总共二十个方阵在巨大的探射灯下整齐排列着,吕树站在人群里小声问姜束衣:“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遗迹开启了,我们要负责外围安保工作,”姜束衣面目凝重的说道。吕树忽然感觉,姜束衣认真起来,侧脸还挺好看的……咳咳,这特么是个男人!

    吕树好奇道:“我们不进遗迹里面吗?”

    “不进去,只在外围,像我这种刚刚晋升E级的进去恐怕都难以自保,更别说你们这些F级的了,”姜束衣说道。

    这也合情合理,虽然道元班里有一部分人已经拥有了超越常人的力量,多个几百斤是没问题的,甚至还有现在实力仅次于西吠他们的姜束衣、刘里等人。

    但这还是一群学生啊,没经历过什么大世面。而西吠他们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在于,他们经过正规的训练,协同作战方面绝对比他们这群学生来的更加扎实。

    所以现在的道元班学生们,其实是上不了台面的。真要让他们进入遗迹里面,怕是要跪。

    “话说遗迹到底是什么?”吕树老听遗迹遗迹的,但直到现在他也不清楚遗迹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只是知道,不管全世界哪里出现遗迹开启,都会引来无数高手抢夺里面的东西,有药材,有灵器法器,最重要的是一个称为阵眼的东西,有人得到阵眼,遗迹就会消失,这是所有遗迹里最宝贵的东西,”姜束衣解释道:“据说今天晚上会生大变故,之前全国只开启了一个遗迹,不过在沙漠里并没有引起特别大的动静,境外的B级高手也都被阻拦在国境线以外,仅有一些C级和D级渗透进来添了许多麻烦,不过最终还是被我们国家拿到了阵眼,据说是一柄刀,在某位天罗手里。巨大的利益,值得许多人铤而走险,甚至付出生命。”

    吕树愣了一下,这咋B级都挡住了,C级和D级却没挡住呢?

    难道是因为B级目标太大了?

    事实上天罗地网在海外的线重点还是盯住各个B级的高手,至于那些C级和D级实在是人手不够,而且这种级别的高手虽然也很难缠,但这毕竟是自己家的主场,有天罗坐镇理当无事。

    以此来削弱一些外来力量,甚至还能给天罗地网里的修行者一些练兵的机会。

    天罗地网现在高手并不少,但和平了这么久,老手却不多。有些修行者第一次战斗时看到破碎的身体血肉还会忍不住吐出来,那是太过紧张的情绪导致身体的不适。

    如果说在天罗的保护下让大家慢慢成熟起来还好说,万一要是突发事件让一群新兵走上战场,那会出大问题的。

    吕树和姜束衣两个人算是道元班学生里知道情况最多的了,其他学生大部分还一脸迷茫。

    此时李一笑没有在学校里,吕树觉得对方可能已经在遗迹那边了。

    道元班的学生们毕竟没有西吠他们有纪律,西吠他们的纪律性那是一天天吃苦磨练出来的,可道元班学生们缺少这个过程。

    整个方阵都是乱哄哄的,一群人在那揣测讨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家倒是不会太困,如果修行者一会儿不睡觉不修行就会犯困,那就太衰了点……

    “忽然这么神秘把大家集合起来,不会是要给我们传授什么新的功法吧?”

    “我觉得不像,传授功法哪需要这么大的场面?我觉得可能是发制式武器什么的……”

    几个人正胡扯着呢,忽然有人余光看到吕树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这边,顿时闭嘴了,吕树现在就有这种威力……

    然而吕树并没打算放过他们,他乐呵道:“真羡慕你们一脸天真爱做梦的样子,我就不行,只能靠和班长掰手腕才能增加实力。”

    所有人下意识的朝刘里那个方向看去,都感觉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臂,要和刘里当场掰手腕去了……

    旁边的刘里本来就安安静静的没参加讨论,结果这时候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特么的,我说话了吗?啊?我说话了吗?你干嘛啊你!

    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躺一枪,还能不能行了?!你换个人恶心行不行啊?

    “来自刘里的负面情绪值,+388……”

    旁边的那些同学也不能幸免,一拨就给吕树加了一千多的负面情绪值……

    吕树心情豁然开朗,感谢道元班大半夜给自己提供赚负面情绪值的机会啊!

    此时,一名吕树曾在追击逃犯过程中见过的D级修行者走到所有人面前,就是他一剑击中了逃犯的肋下。

    此人脸型方正刚毅,面对所有道元班学生说道:“今晚行动全程保密,与其说是让你们来协同,不如说是为了让你们参与进来增加经历,如果有泄露计划或者事后泄密的人,等待你们的不是开除,而是军事法庭。”

    所有人面面相觑,以往军事法庭这种词汇,也只能在电影里听到,没想到今天却是亲身经历了。

    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严重性!

    而吕树则是有所明悟,看来遗迹里确实危险,拉着大家出来一趟就是见证一下,以后实力再有进步了好知道是怎么回事。

    二十辆运兵卡车呼啸而至,所有人都被按照各自班级的方阵安排到了每一辆车上,吕树平静中藏着一丝忧虑,如果真的如姜束衣所说各国了解情况的觉醒者后修行者都想要来分一杯羹,那这次的遗迹之行恐怕并不平静。

    先不说金发碧眼的欧美人,这些人想要一路从国外到内陆不被发现真不容易,但万一是黄种人偷渡进来,可就说不好了。

    要说道元班学生的心也挺大的,一个个上去之后都跟要去观光一样,兴高采烈的恨不得带上零食和风筝……

    赫然让吕树想起小时候福利院老师组织去郊游的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