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换下来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扔到洗衣机里,上衣基本是可以告别了,光是破洞都有好几个,不过裤子之前他看了,应该还可以穿。

    等他研究完山河印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吕小鱼正拿着针线一脸惆怅的研究怎么补裤子呢,已经补好了一个,然而针脚怎么看怎么别扭,歪歪曲曲的。

    小凶许就趴在她的脑袋上,好像已经和吕小鱼很熟的样子了,这一幕看得吕树心里暖暖的。

    这个家是越来越有生气了啊。

    他之前想着要去典当行将金链子、手表变现时,也是因为一种满足感:自己慢慢的将自己家改造的越来越好,东西慢慢换上新的,日子越过越有滋味,这本身就是一种快乐。把冰箱换成新的,把空调换成新的,把电视也换成新的,好像本身就意味着新生活的开始。

    这种快乐甚至还要凌驾于他在遗迹里大丰收之上的。

    对于吕树而言,在遗迹里大丰收,本身不就是为了要让自己的日子过的更好吗。

    有些赚钱一开始也许只是为了吃饱饭吧,然后慢慢的沉浸在赚钱的快乐中无法自拔,甚至忘记了赚钱的本来目的,也许曾经攒了许久的钱,也只是为了买一辆凤凰牌自行车而已。

    有些人修行的初始,也许只是为了更加自由,或者体验更加精彩的世界,结果慢慢的,沉浸在争斗中,一切都想争。

    而吕树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修行的目的是为了生活和自由,而不是为了修行而修行。

    吕小鱼最后生气的把吕树那条破裤子扔一边:“去遗迹就去遗迹,怎么把裤子给穿成这样了,日子不过了是吧!”

    噗,吕树这边还正温馨着呢,瞬间就被当头泼了一盆凉水:“我也没让你给我缝啊!”

    “不行!偏要缝!”吕小鱼又赌气的拿起裤子继续缝缝补补……

    第二天早上吕树又是3点钟起床去李弦一那边练剑,此时李弦一已经等在那里了。

    老爷子看到吕树的身影时平和的笑道:“我以为你不会来。”

    毕竟刚从遗迹那种地方出来,想要休息两天也很正常,不过他还是等在这里,想看看吕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心性,结果吕树没有选择休息,还是来练剑了。

    李弦一说道:“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这个年纪能有这份心性实属难得了,其实你可以休息两天再说练剑的事情,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呢?”

    吕树咧嘴笑道:“能够平静的修行,相比遗迹里那种惊险,已经算是放松了。若没有累日的修行,这次在遗迹里我恐怕会吃点亏的。”

    这是实话,如果没有每日练剑修行积累的身体掌控力度,他根本就不可能将长矛投掷的那么精准。

    有时候平日里的积累很难看出成效,但是到了关键时刻,那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光辉,就会大放异彩!

    李弦一认真的打量着吕树,若他当年能有这份心性,恐怕现在的成就还要更上一层楼才对。

    少年大多贪玩,哪怕是许多成功人士在少年时也会顽劣不堪,也会朝三暮四好高骛远,但最终生活的磨砺会让他们成为真正的金子。

    而吕树似乎从来都没有顽劣过,就像是从来没有得到过顽劣的资格,从一开始他的人生便只有奋斗这一条路可走。

    李弦一不由感慨,也许只有吕树这样吃过苦的人才会真切懂得珍惜与进取。

    他很想知道,这样的一个少年,未来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成就。

    老爷子没问吕树在遗迹里有什么样的收获,也没问吕树身上还有什么秘密,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把自己的东西教给他,然后看看对方青云直上的那天,会踏碎几重云霄。

    到了那时,自己当初与吕树交换的那个条件,怕是就能实现了吧。

    “从今天早上开始不练劈了,开始练挑,”李弦一说罢,便以身示范,务必做到让吕树心领神会。

    练完剑,吕树带着吕小鱼出门的时候,小凶许直接跳到吕小鱼的肩膀上,也不理吕树了,直接为了薯片变节,半点节操都没有,吕树也懒得管它。

    路过李弦一院门口,老爷子正在院子里看书了,手边就放着一个茶壶,老爷子一脸安乐平静,手中握着一本初二数学……

    他看到吕树带着吕小鱼出来好奇道:“你俩要去哪?”

    “去典当行卖点东西……”吕树一时心虚都没好意思说要卖啥,阔气够了以后就把东西摘下来放到一个袋子里,他也不怕人抢,着你那头现在能抢他的人还真的不算多了……

    就以吕树的财迷性格,要是有人抢了他这一袋子大金链子小手表,对方估计能暴毙当场了……

    李弦一摇摇头:“卖东西不要去典当行,直接去那些挂着高价回收的地方就好了。”

    “为啥?”吕树愣了一下,他在网上搜了搜,说是现在的典当行价格还是挺公道的啊。

    “有所不知了吧,典当行与高价回首有什么区别?典当行的本质其实是‘质押’,你是可以赎回去的,所以就以每克黄金价格来说,它比那些挂着高价回收牌子的地方要便宜个十多块钱,若你是买黄金的话,到可以去典当行碰碰运气,或许能遇到便宜的东西,”李弦一解释道:“我看你应该不会再把这些东西赎回来了吧,所以没必要去典当行,直接高价卖了吧。”

    吕树顿时豁然开朗,这种事情还是要听老江湖的啊,原来是这么回事:“行,听您的。”

    听了李弦一的话,吕树又打听了半天才打听到,洛城万达旁边的世纪华阳写字楼里就有一个,看起来还挺正规的,结果仔细一看:谢绝未成年人交易、谢绝来路不明物品销赃……

    终于在周王城广场那边找到一家回收小店,老板正叼着烟坐在柜台后面玩盗版传奇服务器……

    吕树敲了敲玻璃柜台:“老板,卖东西。”

    “卖啥啊?”老板头都没转。

    “卖几条金链子,还卖天梭、浪琴、欧米茄、雷达……”

    中年老板愣了一下转过头看着吕树:“咋的,哥们搞批发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