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家里的电器焕然一新,吕小鱼最先体验的就是电视了,吕树还专门去给她开了新的有线电视,换了新的机顶盒,办理有线电视的时候还送了宽带,现在家里连WIFI都有了。

    这种感觉顿时让吕树觉得幸福感暴增,用俩字形容就是,安逸……

    容着吕小鱼去体验新电视的新鲜感去了,吕树回到屋里开始思索着未来要做的事情。

    修行必然是排在首位的事情,只有修行得来的实力足够在世界立足,才算是有了真正安身立命的本钱。

    而且单从这次遗迹赚钱来说,没有实力他铁定赚不了这个钱,甚至可以说如果他按部就班的学习道元班功法,可能也赚不了这个钱。

    现在跟着主流混,但吕树是有独立的能力的,别人需要仰仗天罗地网给功法给资源,然而吕树并不需要,灵气灵石功法,都对他没什么大用。

    所以要说吕树没野心也不对,只是他的野心并不是争权夺利,而是保持自身的安全系数以及自由程度罢了。

    考虑完修行再考虑生活,日常赚钱还是要有的,虽然说马无夜草不肥,可遗迹这种赚打钱的机会并不是时时都有。

    就好比彩票这个行业,有人买彩票偶尔中了一次就觉得自己好像永远都可以靠中彩票生活了,结果放弃自己原本生活甚至举债买彩票,最后搞得自己负债累累家破人亡,这种新闻并不少见。

    而吕树的性格本来就更踏实一点,他不会把希望寄托于下一次遗迹到底能赚多少钱,卖臭豆腐养家糊口对他来说也不是不可以。

    只要未来,修行者的灰色地带出现,他就还能依靠那些黑市之类的行业将自己手中一些东西扔出去,比如灵石。

    到了那个时候,他的物质生活压力才能算是彻底消失。

    说到遗迹,也不知道下次豫州再启遗迹是什么时候了,吕树觉得自己有必要适当跟李一笑拉拢一下关系,毕竟自己作为一个道元班的普通学生,下次还能不能进遗迹就都指望这位不靠谱校长了。

    和校长联手做生意,这种事情想想就有点古怪……

    考虑完生活,吕树想了想,将学习放在了第三位。

    学历不重要,文凭不重要,可底蕴很重要。

    事实上他在跟姜束衣交流的过程中了解到一件事情,从国家的层次来讲,一个国家有没有底蕴很可能意味着这个国家现在在修行世界的实力强弱排名。

    当时吕树有点好奇,这又是个什么说法?

    从道元班的修行功法来看,这是那位天罗石学晋的杰出成果,为整个国内道元班学生、天罗地网战斗人员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级别分明的修行功法,大家只需要按部就班的照着功法修行就能增强实力。

    很多古老文化繁荣地都有类似的传承,这会让自己国家的修行者更加轻松。

    倒不是说其他地方没有修行者,而是那些地方的修行者在循序渐进这方面更吃力一些。

    所以文化底蕴的影响力不是指现在的强弱,而是影响着灵气全面复苏后,一个国家整体修行者的强弱。

    当时吕树还开玩笑,那这么看来不会出现什么烂俗桥段比如教廷之类的西方国家修行势力吧?

    结果姜束衣面色古怪的点点头表示,别的不敢说,教廷下面的枢机院、基督徒合一秘书处里,枢机主教有一半都是修行者了……

    枢机主教,又称红衣主教……

    枢机院、基督徒合一秘书处还算是比较世俗的部门,而圣赦院里,已经全都是修行者了。

    当时吕树差点被水呛住,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从文化底蕴想到文化,吕树一直坚持让吕小鱼学习功课也正是因为他自己也觉得文化很重要,所以现在修行者大兴的当下,许多道元班学生已经放弃了文化课的学习,可他却不想放弃。

    毕竟还要面临一个曾经的人生头等大事高考。

    现在天罗地网并没说他们这些高中生要是高考了怎么办啊,是干脆不上学了进入天罗地网还是到大学当地的天罗地网继续修行?

    吕树觉得不上大学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啊,现在部队都在提倡大学生入伍呢,天罗地网怎么会自己断了他们道元班的文化学习?

    所以还是要好好学习啊,怎么说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才行,就算以后还要去考上的大学当地,也有能力挑个好点的地方吧?去一个野鸡大学说出去也不好听啊。

    这时候未来都还是很朦胧的,不光吕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就连许多天罗地网的内部人员其实也一样。

    这些天在遗迹里,他的许多功课都有点落下了,这让吕树有点不习惯。

    吕树想了想发了条朋友圈:真羡慕你们这些能在学校上学的人啊,哪位同学给我说说课讲到哪了,我好自学一下。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这时候学校里的那些普通学生正羡慕道元班学生能够直接放假到下周一呢,结果就看到吕树这条朋友圈!

    “来自李清玉的负面情绪值……”

    “来自……”

    吕树琢磨了半天感觉有点不对啊,今儿的负面情绪值咋少点啥呢,对啊,咋没叶玲玲这位老同桌呢……

    肯定是把自己给屏蔽了啊,这能行?同学之间的友谊都不要了吗?

    凭啥我看你的朋友圈,你却不看我的,跟谁俩呢!?

    吕树把这条朋友圈又复制成群发短信发了一遍……

    “来自叶玲玲的负面情绪值,+666……”

    就在此时,吕树忽然接到西吠的通知,道元班要开一次全体家长会,商讨事情!

    此时那些在遗迹中丧生的学生父母还堵在北邙山营地外面声讨,拉横幅,痛哭。

    媒体封锁了这件事情,可不代表这件事情就过去了,要知道这次遗迹里死的学生人数可是三百多个啊。

    现在道元班忽然通知现在幸存的这些学生开家长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吗?吕树上基金会论坛一看,原来不止是洛城,其他地方的道元班,也要开家长会了!

    这是要有大动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