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李一笑这时候看到小凶许:“这是遗迹里的那只吗?”

    吕树警惕了一下:“怎么了?”

    “没事不用紧张现在开启灵智的小动物多的很不缺它这么一只拿回去研究”李一笑说到这里小声道:“嘿嘿你不知道吧现在不少有钱人见招揽修行者无望已经开始把目光转向这些开启灵智的动物了一边吃着灵气下异变的食物补养自己一边带着开了灵智的宠物熬鹰都有点过时了中东的土豪们现在都玩开了灵智的豹子!狮子!”

    “我去这么猛吗他们是修行者?”吕树惊了一下人类还真是强悍他还以为这些开启了灵智的动物能过的更好呢结果还是要被人类当做猎物?

    “他们当然有他们的手段不过有意思的是他们可能太低估了这些动物现在的智慧”李一笑贼笑着说道:“现在那些豹子狮子一个个都被耗的筋疲力尽不得不屈服但我就想看看这些宠物忍耐着等到一个机会反噬主人的时候会是个什么样子。”

    吕树疑惑的看了一眼李一笑怎么搞得跟卧薪尝胆的典故一样难道李一笑已经见过灵智达到这种程度的动物了?

    然后他再转头看向小凶许搞得小凶许赶紧拍拍胸脯表示自己绝对不会!

    吕小鱼抓着小凶许小脸黑黑的坐在旁边一声不吭的吃肉吕树还在跟李一笑说明天就拜托了之类的话然后把装着一万块钱的信封从桌子下面递给李一笑上面还有一个小小的试管试管里是三滴血液。

    “这是我妹妹的血现在可能道元班已经停止测试资质了她之前没赶上这次你也给帮帮忙”吕树低声说道。

    这是吕小鱼入学的最后一环资质!

    他和吕小鱼的资质都是有问题的完全超出了a级的范畴自己的钠钾合金最终亮如星辰般璀璨而吕小鱼则是如黑洞般深邃明显不太正常!

    吕树不想节外生枝之前在考虑吕小鱼的上学计划时就直接想到了这个问题所以才会找姜束衣要来三滴鲜血就是为了应付资质检查的。

    说实话姜束衣毫无保留的信任他半点过问这血样干嘛用的意思都没有这种态度让吕树也挺感动的他现在恨不得用山河印把姜束衣家的灵气浓郁级别再给提升几个档次……

    在吕树想来他并不想让吕小鱼走自己的老路整天顶个f级资质怪烦人的有个b级岂不是美滋滋。

    对他来说自己f级也就f级了反正可以觉醒嘛……然而当哥哥的肯定不想自己妹妹被人看不起了b级就挺好。

    如果私下把血样塞给李一笑这件事情行不通那他也只能暂缓吕小鱼的入学计划。

    “小兄弟你把我李一笑当什么人了吃一顿火锅就够了再收你钱我自己都过意不去入学的事情道元班的事情都包在我李一笑身上”李一笑只接过血样乐呵呵道:“你不如再告诉我几个关于我名字的古语啊?”

    吕树愣了一下这特么……还有这种癖好呢?不过对方接过血样已经让吕树松了口气了他之前一直担心自己钻空子到底行不行得通唯一的突破口就在李一笑身上现在看来是成了。

    吕树在心底默默算着自己欠下李一笑一个人情若是之后真的有机会再进遗迹吕树觉得自己要让两成分赃给李一笑。

    “一笑而过一笑泯恩仇……”吕树说了一大堆。

    李一笑眼睛一亮:“一笑泯恩仇这个好哈哈哈果然是文化人我李一笑这前半辈子就老吃没文化的亏!”

    正说着李一笑忽然转头对吕小鱼用哄小孩的语气说道:“明儿去上了学一定要跟你哥哥一样好好学习争取次次都考第一。”

    吕小鱼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为什么要考第一?”

    “道理很简单我问你世界第一高峰是什么峰?”李一笑故作神秘。

    “珠穆朗玛峰”吕小鱼面无表情的说道。

    李一笑点点头:“世人都知第一那我问你世界第三高峰是什么?”

    “干城章嘉峰”吕小鱼冷笑。

    李一笑:“???”

    “来自李一笑的负面情绪值+666!”

    这胖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一下情绪:“那第七高峰呢?!”

    “道拉吉利峰”吕小鱼冷笑。

    李一笑:“???”

    “来自李一笑的负面情绪值+666!”

    “哈哈好尴尬呀……”李一笑特么哪想过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特么的当初他师父就是用这道理来督促他练武他就没答上来!

    自己……还是吃了没文化的大亏啊!

    晚上吕树带着吕小鱼回到家里千叮咛万嘱咐:“在学校里没有修行之前千万别暴露你的力量不然咱们要出问题的知道吗?千万不要打同学……”

    这就是吕树最担心的问题啊怼同学那都是想象之中的事情可吕小鱼这货比自己暴躁多了好嘛口头怼那都是轻的了!

    自己这当哥哥的也是无奈人家家长第一天送孩子上学都是:咱班里一定要礼貌哟一定要团结同学哟。

    自己这开口就是提醒别打同学简直了!

    说到这里他还有点不放心:“也不是说让你一直低调等以后你可以找个机会就说自己力量系觉醒了……”

    毕竟他俩都是星图既然他不能修行那吕小鱼应该也是不行的所以对于他们俩而言最好的暴露途径就是觉醒这玩意别人也无从考证自己和力量系又没什么差别吕小鱼也是。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也想知道吕小鱼的功法和自己到底是不是完全一样的性质也不能修行道元班的功法?

    这得试过才知道他又不会传功的功法只能等吕小鱼自己练过才知道。

    吕小鱼心不在焉的窝在沙发里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吕树又强调了一遍:“记住了嘛。”

    吕小鱼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哦。”

    说完就抓着小凶许回屋里去了吕树蹑手蹑脚的跑到吕小鱼门口透过门缝看着里面吕小鱼正对着小凶许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吕树总感觉有种不详的预感……

    鬼知道不想上学的吕小鱼到底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