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昨天的剧情争议较大今天的提前发吧不过话说我还是坚持我写的东西我笔下没有完美的人因为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完美的人圣人也不例外)

    高二3班门口张海涛站在班级门口:“你们班的吕树呢?”

    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这位老师:“道元班的学生现在还在放假……”

    张海涛脸一黑这特么不是说了来楼上就能找到人吗……

    他这时候才想起自己好像是有吕树电话的翻着通讯录站在班门口打电话:“喂?吕树!你赶紧来学校把你妹妹领回去她竟然上学第一天就打同学!”

    吕树在沙发上就开始苦笑这特么!担心什么来什么!

    不过他有点好奇吕小鱼向来听自己的话自己说不让动手她就绝对不会动手……卧槽小凶许!难怪吕小鱼要带着小凶许!

    说实话吕树现在在学校白天基本都是在恶补物理和化学或者就是在看基金会的论坛关注新消息很少和同学们打交道了。

    甚至他曾感觉修行这件事情好像瞬间将道元班学生与非道元班学生拉开了一条巨大的鸿沟不是说双方有什么矛盾而是大家的兴趣完全不一样了。

    其实各种圈子的组成要么因为利益要么因为兴趣当两者重合的时候大家就会聚在一起生活也都息息相关但是当这两点不重合的时候圈子就会分裂开来。

    到了晚上道元班里虽然吕树自带抗拒光环属性但其实跟同学们也不是完全没有交集偶尔也会正经的聊两句。

    于是当身边的人都是修行者这样的人时他下意识的没有太把小凶许的战斗力放在心上。

    然而……吕小鱼的同学都是普通人啊……

    他收拾了一下也顾不上抽奖了赶紧跑到学校等他到的时候教务处里已经站着五六号学生还有他们的家长。

    吕树看见五六个家长围在吕小鱼身边数落她结果吕小鱼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一句话都不说眼神空空的。他快步走过去把吕小鱼挡在身后笑道:“我听出来了您几位是被打孩子的家长吧?您等我先了解一下情况有什么事情冲我来您几个家长数落孩子也不好看。”

    吕小鱼原本坐着一动不动当吕树身体遮蔽下一片阴影时她眼神里才重新恢复出一片神采。

    “怎么回事?”吕树转头看向吕小鱼他觉得自己现在最该做的是听听吕小鱼怎么说而不是从别人嘴里听到对她的辱骂而且吕小鱼虽然脾气性格都不好但从来都不会骗他。

    “我不想上学心情很不好同桌女孩跟我打招呼我没理她她们六个人在旁边说我骄傲不屑于跟她们说话然后一个女孩想伸手抓小凶许我就让小凶许揍了她们没有多揍一个”吕小鱼把事情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旁边张海涛忽然心里暗忖……这是哪的口音?好像跟自己老家有点像啊……

    吕树一听吕小鱼对于打人的事情是供认不讳的这样他就理解了转头跟家长们赔礼道歉也愿意出所有的医药费甚至可以找人打他他不会还手。

    吕树诚恳道:“家长之间的事情就在家长之间解决好了千万别为难孩子您几位看需要多少医药费我现在就转账给你们。”

    一个家长愤怒道:“把孩子打成这样没有一万别想解决!”

    “您几位的意思呢?”吕树看向其他家长。

    其他家长想了想其实一万是往多了要的一般情况下现在骨折也才赔这个数大家心里也比较清楚怎么回事不过她同桌的家长就不乐意了:“我家孩子牙都被打掉了怎么也得两万!”

    “好您两万”吕树点点头:“我现在就转给您几位。”

    他转身从教务处的办公桌上拿了一张纸和一支笔写到:今按约定赔偿医药费……

    写完后他对各位家长说道:“我现在就转钱给大家咱们完成一个家长们就先签个字确认这钱你们是收到了解决了经济纠纷再说别的。”

    家长们面面相觑之前听张海涛说这对兄妹是孤儿的怎么出手这么大方?说给就给了?

    事实上在学校打架的学生但凡不见血不伤筋动骨赔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最多就是和解学校也愿意当这种和事老但吕树很干脆的就把钱掏了。

    转完钱之后家长们有点不想签字不过最后还是签了。

    然后再说道歉的事情吕树表示这方面也会尽量按照大家的意思来他转头对身后的吕小鱼说道:“来给大家认认真真道个歉。”

    吕小鱼并没有什么不情愿从椅子上坐起来认认真真对同学鞠了一躬:“对不起。”

    “您几位看看还有什么要求?”吕树诚恳道。

    “鞠一躬就完了?”有家长不乐意了:“要是道歉有用要警察干什么?”

    “未成年人之间小打小闹的事情警察恐怕不会管您应该也很清楚这个学校也不会乐意您把警察给喊到学校里来……您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求?”吕树依旧诚恳道。

    “这个学生必须开除有这样的学生在班里我们怎么放心?还有她说一句对不起哪够必须说一百句!”家长愤怒道。

    听到对方要开除吕小鱼吕树想了想说道:“要是把她开除就耽误她一生了啊。”

    “耽误一生怎么了?从小就没教养长大能好?”

    听到这话吕树的摇杆忽然直了起来平静道:“说实话起因是别人跟小鱼打招呼小鱼没回应你可以说她没有礼貌但是我从来都不认为别人跟我打的每一个招呼我都要回应我不回应你你也可以不回应我。我没有求着你来跟我做朋友、讨好我我也不会去求着你跟我做朋友、讨好你。如果别人不回应你的好奇心你就要在旁边说风凉话这到底是谁给你惯的?如果你有机会见到国家大领导你跟他打招呼他却没理你你敢在旁边说风凉话吗?所以说到底……你的女儿也只是觉得他们人多底气比较足吃软怕硬罢了。”

    “吕小鱼是有不对的地方她不该让小凶许打人但说实话回怼几句我觉得是没有什么问题的。”